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66章 张任首战

第566章 张任首战


  、、、、、、、、、、

  庞统的计策很简单,他从一千七余名战俘中将父兵和兄弟兵挑出来,把父亲和兄长送去武都,剩下五十余人。

  庞统将这些士兵集中在一起,对他们说道:“按照汉军的规矩,战俘要去开矿年,然后才能回家,但也有例外,那就是立功的战俘,你们的父亲和兄长都去了武都,只要你们能立功,那么你们和父亲兄长便不是战俘了,可以选择回家,也可以成为汉军,甚至还可以在益州和荆州定居,但前提是你们要立下功劳,助我们拿下白龙隘,大家明白吗?”

  众士兵面面相觑,一名胆稍大的士兵问道:“我们该怎么做?”

  “很简单,你们就是从历城逃出的士兵,白龙隘兵少,必然用你们防御,在我们攻打白龙隘时,希望你们能反戈一击。”

  众士兵纷纷跪下,“愿为汉军效力!”

  .......

  在驻军的另一侧,张任慢慢走到赵云身旁,笑了笑道:“龙,白龙寨让我来攻打如何?”

  张任自从归降刘璟后,被封为中郎将,他的主要任务是配合黄忠对益州军进行整编,但随着攻打关中的大幕渐渐拉开,张任也开始有了想法。

  当初他投降刘璟,就是被刘璟的天下论打动,他不甘心做一个默默无闻蜀将,他也渴望能在统一天下的大潮中建功立业,封爵拜将,赢得生前身后名,为孙后代创立福荫。

  所以他再向刘璟申请参与关中之战,终于得到了许可,这次作为赵云的副将,为关中之战的先锋,他至今尚未立功,如果说夺取历城是庞统的功劳,那么下一个白龙隘便让张任动心了。

  张任是赵云的师兄,两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既然张任开了口,赵云自然也会答应,他点了点头笑道:“那我给将军千士兵,明天天亮前拿下白龙隘,可有问题?”

  张任大喜,连忙抱拳道:“没有问题!”

  赵云又将庞统的计策低声说了一遍,张任这才知道又被庞统抢了先,不过庞统是谋士,他出谋划策也是正常,张任点了点头,转身去点兵出发。

  就在张任刚走,魏延便匆匆找到了赵云,抱拳行礼道:“赵将军,能否让卑职去打白龙隘?”

  赵云有些遗憾道:“刚才张任将军已经请战了,我已答应,要不然攻打黑松寨时,我再多给魏将军一些机会,如何?”

  黑松寨是进入祁山主道的大寨,有驻军五千人,由大将于禁率领,能拿下黑松寨当然是大功。

  但魏延也知道,仅凭他一个人是拿不下黑松寨,如果能夺下白龙隘,便是他的独功了,没想到却被张任抢先一步,魏延心中有些失望,无奈,他只得勉强点了点头。

  魏延在赤壁之战后,因为骄功抗令而令刘璟不满,导致他屡遭挫折,一直到拿下上庸,才终于恢复到校尉之职。

  而这时甘宁已经升为中郎将,赵云、聘也升为裨将,黄忠甚至升为偏将,就连投降的张任、吴懿也是封为中郎将,都高他一级。

  他魏延只是和廖化、雷铜、霍峻等人同级,这让魏延心中郁郁不乐,尤其马超的归降,更是使他失去了五虎将的称号,军中声望进一步下跌。

  痛定思痛,魏延终于明白自己当初抗令的愚蠢,好在他和贾诩的关系不错,正是贾诩向刘璟的一再推荐,魏延也得到了前锋副将的出征机会,只要不断立下军功,他就有被提升的希望,所以魏延比谁都更加渴望立下战功。

  赵云为人宽厚,知道魏延的心思,便笑着安慰他道:“既然是先锋,逢山开道,遇水搭桥便是我们份内之事,只要保证军队驻营便利安全,给大军北上创造条件,那也是立功,就象魏将军斩杀历城守将单挺,俘获七余人,这也是功绩,无数小功累加起来,就会变成大功,关键是要有耐心,慢慢来,属于长的军职一定跑不掉。”

  魏延感受到赵云的诚恳,他心中也十分感动,抱拳道:“多谢龙开导!”

  赵云点点头,又道:“安排士兵们驻营吧!明天休整一天,我们静候张任将军的捷报!”

  白龙隘实际上一处峡谷口,是白龙谷的谷口,也扼住了祁山道的必经之,距离历城十里,是曹军设在祁山道上的第二处防御点,不过白龙隘的守军只有人,比历城要小得多,它只能算是黑松大寨的前哨站。

  昨天晚上,历城燃了一夜的大火,白龙隘的曹军都看见了,他们知道这是汉军开始北上了,所有士兵都异常紧张,军侯杨琦派人紧急向主将于禁禀报。

  天不亮,开始有历城的败兵陆陆续续逃来,这些败兵都为狼狈,有的没有穿盔甲,有的赤手空拳,甚至还有人光着脚,一个个神情惶恐,守寨军侯杨琦一一辨认后,便放他们进了寨,这时,于禁也在余人的护卫下,从黑松寨赶来查探情况。

  于禁自从赤壁大战后,便再也不被曹军同僚嘲笑,随着刘璟夺取益州和汉中,声名一步步大振,从前于禁数败于刘璟,也就不值一提了。

  曹操也开始继续重用于禁,在攻打马超的战争中,他率千人拦截住了万余西逃败军,并斩杀杨秋有功,被曹操传令嘉奖,赏邑五戶,这是他数年来最大的一次封赏,也意味着他终于开始从刘璟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不过,曹操次曹彰却对于禁当年在汝南放过刘璟很有意见,尽管于禁当年并非本意,但这并不能挽回曹彰对他的不满。

  随着刘璟势力的步步扩大,曹彰对于禁的不满也更加难以扭转,就仿佛曹氏家族面临现在的困境,完全是于禁一手导致。

  曹彰的这种不满虽然不会公开表露,但会在很多方面不经意地表现出来,在他担任陇西主帅的第二天,便将主要大将派去各地要塞,并划分了防御区。

  或许是一种巧合,或许也是曹彰的有意安排,于禁的防御区便是天水郡最南部和武都接壤的地方,包括历城和黑松寨,也就是和刘璟军队北上的第一站。

  当然,不能说曹彰是故意,因为就算于禁不去,也会有臧霸、李典等人前去,曹彰的理由只有一个,于禁和荆州打交道已久,经验比其他人更丰富,这让于禁无话可说。

  寨墙之上,于禁神情凝重地望着败军陆陆续续逃回,他知道刘璟的北征已经开始了,他将不得不面对他人生的又一次挑战。

  这时,守营寨的军侯杨琦将两名败军带到于禁面前,两人跪下行礼,“参见将军!”

  “我来问你们,历城是怎么丢失的?”

  这是于禁一直困惑的问题,历城居高临下,城池高大坚固,为何一夜之间丢失,他也知道汉军用火攻,但具体怎么用的火他却不知道,他急于想了解真相。

  “启禀将军,火是从天而降,应该是从山上打下来,不是火箭,而是火球,南瓜还要大数倍的火球,火球点燃了城中的营帐,引发了全城大火。”

  于禁点了点头,他明白了,这一定是汉军将投石机运到山上向下投掷火球,至于怎么办到,于禁一点不惊讶,他早已习惯于刘璟军队中层出不穷的新玩意。

  想到这,于禁不由抬头看了看两边山势,还好,这边山势平缓,开阔较大,无法用历城的火烧手段,不过....有一点于禁也很清楚,白龙隘只是一个小军寨,余人,根本无法抵挡住汉军大规模进攻,当然,他们居高临下,也能使汉军付出惨重代价。

  沉吟片刻,于禁又问道:“敌人有多少军队?”

  两名士兵对望一眼,都摇了摇头,“我们也不清楚。”

  于禁当即对左右下令,“命斥候去探查清楚!”

  十几名曹军探离开了营寨,向南方而去,于禁回到了大帐,显得忧心忡忡,他坐在帐内考虑对策,当然不是考虑白龙隘,而是他的黑松寨。

  历城轻而易举地丢了,这对他已经很不利,假如黑松寨再有失,恐怕曹彰就有杀他的借口了,如果丞相能够及时赶到冀城,或许他只是被责骂,但不会有什么事,可是.....丞相现在还在关中吗?

  事实上,曹操此时已经赶到了冀城,只是于禁还不知道,巨大的压力使他焦虑不已。

  下午,探终于有消息传来,目前是汉军先锋北上,主将是赵云,约一万军队,这个消息使于禁顿时有了几分信心,如果只有一万军,那么他的黑松寨就能守得住,只是还要再加强防御。

  想到这,于禁顿时心急如焚,他吩咐军侯几句,立刻率领手下赶回了黑松寨。

  .......

  傍晚时分,张任率领千军抵达了白龙隘,这里地势和历城差不多,军寨也是建立在高处,居高临下,不过要小得多,另外也不象历城紧靠一座大山,可以从山上袭击,这里都没有这种地形。

  唯独只能指望军寨内的那些败兵,他们现在应该也编入了防御阵型之中,张任在马上凝视远处的军寨,他隐隐看见军寨上布满了弓弩手。

  张任冷笑一声,令道:“就地休息半个时辰!”

  千士兵原地坐下休息,余士兵找到一棵粗壮高大的树木,将它砍下,制作简易使用的攻城槌。

  很快,夜幕便悄然降临,今晚天气比较阴沉,乌云密布,没有星光,数十步外便是漆黑一片。

  这时汉军已经列队整齐,他们抬着一根临时制作的攻城槌,开始缓缓向白龙隘进军,前方两千士兵高高举起盾牌,他们一手执盾,一手举弩,慢慢地向前进发,在弩军后面数十步外则是一千长矛军,他们扛着一根粗壮的攻城槌缓步跟随。

  汉军战术明确,用强大的弩箭压制住敌军,然后长矛军登寨,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如果军寨中的内应发挥作用,他们攻克白龙隘就会更加容易。

  就在距离军寨两余步时,军寨中的曹军发现了他们,立刻钟声大作,曹军士兵也都看见了黑压压的军队向隘口压来,他们顿时慌乱起来,一齐向外放箭,数支箭射向远方的黑影。

  张任见敌军胡乱放箭,他哼了一声,回头令道:“擂鼓!”

  “咚!咚!咚!”

  巨大的鼓声敲响了,这是他们和城中内应士兵的约定,以鼓声为信,听见鼓响,他们将立刻反戈一击。

  军寨中原本有士兵,加上陆续逃回的五十余名败军,现在有五十人,全部部署在寨墙之上,当汉军鼓声敲响时,军寨中的异常出现了,五十名败逃士兵纷纷大喊大叫,“快逃命吧!汉军十万大军杀来了,攻破军寨,大家一个都活不成。”

  士兵们大喊大叫,鼓动士兵逃命,几名士兵甚至还在军寨内放起火来,军寨内的士兵本来就人心惶惶,经过他们这样鼓动,再加上军寨内起火,防御阵线开始混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