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73章 意外援兵

第573章 意外援兵


  、、、、、、、、、、

  次曰凌晨,曹军偷袭运粮队的报告便放在了刘璟的书案上,结果没有让刘璟感到意外,他深知粮草运输对于他的重要,先后派出两万军队保护粮队,曹军怎么可能占到便宜。.

  结果正如他所预料,千曹军在张任和赵云两支军队的合力绞杀之下,曹军全军覆没,敌军主将夏侯兰被俘。

  不过赵云在报告中说,夏侯兰和他是同乡,自幼一起长大,恳求刘璟饶此人一命,刘璟沉吟片刻,立刻吩咐亲兵道:“速去将战俘夏侯兰提来见我!”

  他当然会给赵云一个面,而且这个夏侯兰如果愿意投降自己,或许还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重要情报,他总觉得这次曹军搔扰粮道颇有几分蹊跷。

  刘璟回头对法正笑道:“孝直没有发现这次曹艹似乎比我还急躁吗?”

  法正点点头,“这次曹艹派兵搔扰粮道确实有点蹊跷,按理,他应该知道我们对粮道护卫之严密,派千人去搔扰粮道,效果并不大,而且这千人等于去送死,他只要稳住阵脚和我们对峙,时间久了,我们自然就会因粮草不足而撤军,这一次他确实没有必要出兵搔扰我们的粮道,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暗藏着一种目的。”

  法正刚说到这里,一名亲兵在帐外禀报道:“启禀州牧,曹艹派人来送信!”

  刘璟一怔,立刻道:“让信使进来!”

  片刻,一名信使被领进大帐,单膝跪下行礼,“奉丞相之命给刘州牧送信。”

  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呈上,刘璟接过信看了看,果然是曹艹亲笔信,他拆开细细看了一遍,曹艹在信中指责他身为朝廷地方重臣,未奉旨擅自越境用兵,这是对天的藐视,责令他立刻撤军南归,在信的最后,曹艹提出只要他肯撤军,将表奏天加封他为益州牧,并保证他撤军安全。

  刘璟笑了笑,对信使道:“我就不写回信了,请转告丞相,我是为了护送辅民众返乡才率军北上,等辅民众安顿好了,我自然就撤军,请丞相不必担心。”

  信使行一礼,“我一定转告,告辞了!”

  刘璟命人送他出去,这才将信递给法正,“孝直看看信吧!真有点奇怪。”

  法正接过信看了一遍,沉思片刻道:“指责州牧擅自出兵北上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但最后希望我们撤军,他将保证军队安全,我觉得这才是整封信的重点,也曹艹写这封信的目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州牧撤军?”

  刘璟点点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明明曹艹在整个战局并不落下风,甚至已经发现了我的弱点,他应该示弱,千方计把我留在西城才对,居然保证我撤军安全,难道是他故作姿态?”

  “我觉得这不像曹艹的做事原则。”

  法正有些疑惑道:“我感觉这里面必有蹊跷,我们不妨再观望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

  傍晚时分,十几名亲兵将被俘的夏侯兰押送而至来,夏侯兰年约四十岁,他虽然复姓夏侯,却和夏侯家族没有什么关系,他是常山郡真定人,和赵云同乡,事实上他在被俘后,便向赵云表示愿意归降汉军,恳求赵云说情饶他一命。

  夏侯兰被押进大帐,跪下磕头道:“降将夏侯兰拜见州牧!”

  刘璟看了赵云的信,知道这个夏侯兰已有归降之意,但夏侯兰不是王平,不过是个平庸之将,刘璟对他没有什么兴趣,刘璟坐下冷冷淡淡道:“夏侯将军免礼,请安坐!”

  有士兵拿来席,夏侯兰战战兢兢坐下,显得十分局促,刘璟笑了笑问道:“我有些疑问,不知夏侯将军能否解释?”

  “卑职知无不言!”

  刘璟点点头便问道:“我想知道,曹艹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他这么急于偷袭我的粮道,夏侯将军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

  夏侯兰一阵茫然,他只是奉命搔扰汉军粮道,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曹丞相一般不会给大将多解释。”

  刚说到这,夏侯兰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道:“卑职想起来了。”

  “你说!”刘璟紧紧盯着他。

  夏侯想了想道:“曹营暗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说冀县被氐人骑兵袭击,形势有些不妙,我也听从冀县送粮的士兵也说起,氐人在粮道上十分猖獗,应该属实。”

  刘璟猛地想起他出兵前,氐王杨千万曾派兄弟戈援来找他,提出要出兵助战一事,因为马超说羌人和氐人信誉不佳,他便没有放在心上,难道真是氐人出兵了吗?

  他又向法正看了一眼,见法正也是一脸疑惑,刘璟便安抚夏侯兰几句,任封他为副校尉,作为赵云的部将,夏侯兰万分感激退了下去,夏侯兰刚走,刘璟便对法正笑道:“难怪曹艹要保证我撤军安全,他们果然有问题,看来我们时来运转了。”

  法正沉吟一下道:“此事虽然是有可能,还是要谨慎从事,当心兵不厌诈,曹艹用计来欺骗我们。”

  刘璟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姓再观望一下,不过情报一旦属实,果真是氐人袭击冀县,那这个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是我们击败曹军的千载难逢之机。”

  .........

  后半夜,刘璟正在沉睡之中,却被亲兵急促呼唤声叫醒了,“州牧!州牧!有重要军情。”

  刘璟一下清醒了,问道:“什么事?”

  “刚刚得到斥候的紧急情报,曹艹撤军了。”

  “什么?”

  刘璟一下坐起身,他心中十分惊讶,披上一件军袍快步走出寝帐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刚才,应该是更时分开始撤军!”

  刘璟看了看夜色,估计四更未到,他立刻吩咐道:“速去将法军师和赵将军请到中军大帐,就说有重要军情商议。”

  此时庞统去武都郡催粮,暂时不在营中,军营中的军师就只有法正一人,不多时,法正和赵云先后来到中军大帐,大帐内已点燃了灯烛,灯火通明,刘璟请两人坐下,便道:“刚刚得到情报,曹艹已经北撤了。”

  赵云眉头微皱,“难道是氐人大举进攻冀城了吗?”

  “很有这个可能!”

  刘璟沉声道:“冀城是曹艹的军粮后勤重地,如果冀城有失,将扭转整个战局,曹艹必败无疑,所以他撤军回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刘璟负手走了两步又道:“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氐人骑兵袭击冀城,从常理推断,冀城必然有重兵防护,但曹艹居然为此撤军,说明氐人骑兵的数量不会少,现在的关键是,我们要不要趁机追击曹军,和氐人骑兵南北夹击曹军主力,这是我们夺取陇西战局,甚至夺取关中的良机。”

  说到这,刘璟回头向法正望去,法正沉思良久才缓缓道:“我还是一贯意见,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但必须谨慎,必须确定事实后再出兵,防止曹艹用计。”

  这时,帐外有亲兵禀报:“启禀州牧,有一个叫戈援的氐人使者求见,说州牧认识他。”

  刘璟笑了起来,对赵云和法正道:“刚说到关键处,关键人就来了。”

  他立刻吩咐亲兵,“带他来中军大帐!”

  片刻,亲兵将氐人戈援请进了大帐,戈援单膝跪下抱拳道:“参见州牧!”

  刘璟笑着摆摆手,“请起!”

  戈援起身向法正和赵云行一礼,这才难掩兴奋道:“启禀州牧,我们已经出兵攻打冀城,配合汉军和曹军的作战。”

  “你们出兵多少?”

  “回禀州牧,我们出动万骑兵,由我兄长亲自率领,天前,千先锋骑兵先袭击了冀城,只可惜被曹军发现,没有能够破城,昨天我兄长已率万骑兵主力进入天水郡,随时听从州牧的安排。”

  刘璟暗暗点头,难怪曹艹要退兵,万骑兵确实是很大的威胁,他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戈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不瞒州牧,我们是想夺取曹艹存放在冀城的粮草,可惜被曹军巡哨发现,先锋军没有能及时夺取城池,冀城内只有六千守军,但我们不擅攻城,现在我兄长的意思,愿意遵从州牧的安排?”

  刘璟想了想又问道:“现在你们在哪里驻军?”

  “我们现在在渭水南岸驻兵,位于冀城以西约十处。”

  刘璟快步走到沙盘前,看了看地形,用木杆指向冀城以西一座小镇,“是在这里吗?”

  戈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沙盘,他心中十分惊讶,顺着刘璟的木杆指向看了半晌,点点头,“应该就是这样,附近确实有一座小镇,不过镇上人都跑光了。”

  刘璟凝视沙盘良久,如果曹军北撤,氐人骑兵确实可以在冀城以南进行拦截,想到这,刘璟缓缓道:“我想让你们从北面拦截曹军,配合我南北夹击曹军主力,你们可能办到?”

  “当然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刘璟目光凌厉地注视着他。

  戈援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干笑一声道:“你们汉人常说,无利不早起,我们辛辛苦苦从河湟赶来,耗尽马力,州牧总该给一点辛苦钱吧!”

  刘璟心中冷笑一声,他知道这帮家伙不会无缘无故帮助自己,说白了,他们就是来趁火打劫,马超说得对,没有足够的利益,休想让这帮家伙出兵卖力。

  刘璟不露声色问道:“你们想要什么条件?”

  戈援躬身行一礼说:“我们氐人一向爽快,我就实话实说,我们有两个条件,第一冀城内的粮食归我们,草料可以不要,其次,我们希望以后可以用战马换到生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