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76章 危局反击 上

第576章 危局反击 上


  、、、、、、、、、、

  赵云率领千军队埋伏在沉冤谷的密林中,这条山谷距离西城约二十里,是北上冀城的必经之道,山谷长十里,最宽处约丈,最窄处也有二十丈不到,两边高山坡较缓,分布着大片密集的森林,是藏兵埋伏的上佳之地。

  赵云知道他要面对一万以上的曹军,因此他率领的千军队是汉军中的精锐,是赤壁大战后从十余万曹军战俘中挑选出的万降军中的一支,这支军队最早是吕布的长矛军,南征北战,战斗力强,吕布覆灭后被曹军收编,后来又投降了江夏。

  军队是以长矛为主,同时背着军弩,所以又叫枪弩军,能不能依靠这支军队拦截住北上的曹军,这便是整个战局的关键了,赵云有些紧张,手心都攥出汗来。

  这时,一名斥候飞奔跑来禀报:“将军,敌军的八名巡探都被射杀,另外发现了大队曹军北上,即将进入山谷,约一万五千人,为大将正是夏侯渊。”

  赵云点点头,低声喝令道:“传令全军准备,听我号令放弩!”

  命令迅速被传达下去,千汉军士兵纷纷张弩搭箭,全神贯注地向山谷底部望去,远处的月光下,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正疾速行军而至,很快进了山谷,为数十名骑兵簇拥着一名大将,大将身高八尺,相貌威武,长得虎背熊腰,手执一支大铁枪,胯下乌骓马,俨如霸王重生。

  此人正是曹操帐下重要将领夏侯渊,也是这次曹军西征的副将,按照荀攸的计策,曹操命令夏侯渊在徐晃军队抵达西城后,立刻率一万五千军北上,截断刘璟军队的粮草供应,并在爆发战役时从后面袭击汉军。

  可以说这是荀攸连环计中为重要的一晃,将诱兵计和奇兵计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如果夏侯渊能成功,那么荀攸的连环计就基本成功了。

  夏侯渊一边催马行军,一边打量这座山谷,他考虑可以在这座山谷内部署一支军队,既可阻断粮道,也可打击北上支援刘璟的汉军,这座山谷的条件非常适合作伏兵之地。

  想到这,夏侯渊回头问道:“这条山谷叫什么名字?”

  “回禀将军,这条山谷叫做沉冤谷。”

  夏侯渊心中吃了一惊,自己名字中有一个‘渊’字,偏偏这里就叫沉渊谷,这可对自己不利,他急忙问道:“探又没有巡查过这条山谷?”

  “探去前方了,没有回来禀报,应该没有什么事吧!”

  夏侯渊满心疑狐,没有回来禀报并不代表没有事,或许探被射杀了也很有可能,他向两边密林看了看,又令道:“停止前进,再派探上山的探查。”

  月光下,赵云看得格外清晰,他紧紧盯住了夏侯渊,他发现了一个机会,这时赵云见曹军停止了前行,立刻下令道:“对准敌将射击!”

  山谷中一阵梆声骤然响起,声音为清脆,传遍了山谷,这就是放箭命令,埋伏在两边的千汉军一起放箭,铺天盖地的弩矢射向山谷中的曹军,曹军措不及防,顿时惨叫声响成一片,数人被射翻在地,曹军士兵顿时混乱起来,人人争先恐后向回奔逃,拥挤在二十余丈宽的谷道上,士兵们互相践踏,哭喊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夏侯渊挥舞长枪拨打箭矢,他身边二十余名骑兵大半中箭,只剩下四五骑,皆惊惶不安,一连声催促他逃命,夏侯渊不由勃然大怒,回头大吼:“谁也不准乱,给我稳住阵脚!”

  就在这时,山上鼓声大作,千汉军挥舞长矛冲杀而下,一匹白色战马快如疾电,从一条山道上俯冲而下,马上大将银甲长枪,头上盔缨随风飘动,马烈枪狠,俨如天神下凡,来将正是赵云。

  赵云见夏侯渊身边的亲卫已不多,这是一个千载难逢之机,他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他一提战马,战马从几名骑兵头顶一跃而过,在半空中,赵云一枪疾刺夏侯渊。

  赵云马速快,刹那间便到了眼前,夏侯渊不及提防,心中大吃一惊,慌乱地挥枪向外格挡,不料他却架了个空,枪尖突然在眼前消失了,他知道危险已至,本能一侧脖,躲过了赵云致命一枪,大喝一声,挺枪刺向赵云战马.

  这时赵云已冲到他身后,战马前蹄尚未落地,赵云反手一枪疾刺夏侯渊后颈,这一枪是回马枪,天下没有人能在战马落地前连续两次进攻,唯独赵云可以办到。

  这一枪比闪电还快,不等夏侯渊反应过来,他只觉后脖颈一阵剧痛,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冰凉的枪尖已刺穿了夏侯渊的脖颈。

  就在战马落地的瞬间,赵云双臂振力,枪尖在夏侯渊脖腔内猛地一搅,夏侯渊的人头顿时飞了起来,鲜血喷溅,夏侯渊的尸体从马上摔下,这位纵横天下二十年的大将最终在祁山道死在赵云的枪下。

  这时赵云战马已经落地,赵云单手扯住缰绳,单臂执枪反手向空中刺去,一枪刺穿了人头,赵云高举枪上人头纵马大喊:“夏侯渊已死,人头在此!”

  千汉军也从两边杀进了曹军队伍,他们跟着大喊:“夏侯渊死了!夏侯渊死了!”

  汉军士气大振,奋勇杀敌,他们结成数十个长矛阵,在谷道上锐不可挡,杀得曹军尸横遍地,节节败退,此时曹军军心已乱,士气低迷,主将既死,他们无心应战,争先恐后向南奔逃。

  副将李典率领数千人为队伍的后军,他的队伍还能稳住阵脚,但前方大乱,败军如潮水般涌来,冲乱了后军的阵脚,后军也跟着混乱起来,这时,一名牙将大喊:“李将军,夏侯将军阵亡了!”

  李典惊得目瞪口呆,急忙问道:“到底是真是假?”

  “真的死了,被赵云刺死,级就在赵云手上,我眼前所见!”

  这时,只听山谷声传来一声长啸,随即惊雷般喝喊声传来,“吾乃常山赵龙是也,挡我者死!”

  只见一名大将杀透了曹军人群,直冲了过来,在曹军群中大开杀戮,他的战马和长枪所过之处,挡他者死,阻他者亡,在他枪下死尸堆积,曹军士兵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大喊大叫奔逃。

  李典认出了赵云,又看见他腰间的夏侯渊人头,这时赵云催马向李典杀来,李典心中一阵胆寒,调转马头便逃,一万五千曹军在赵云和千汉军精锐的拼杀下,全军崩溃了,山谷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连投降者也被士兵一矛刺死。

  曹军死伤大半,剩下数千士兵逃出了山谷,跟随着副将李典向西城惶惶逃去,赵云抹了一把脸上鲜血,回头大喊道:“整队,随我杀回西城!”

  ‘咚!咚!咚!’汉军大营外的攻守大战进行到了最血腥的一刻,五万曹军轮番向汉军大营发动进攻,鼓声、喊杀声响彻原野,箭矢如雨,在空中织成了一片箭网。

  一只只巨大的火球和装满火油的木桶在曹军头顶上掠过,轰然砸进人群中,木桶碎裂,火球翻滚,烈焰腾,浓烟四起,火球的杀伤力虽然不如巨石,但大火引起的恐慌却一次次打击曹军的士气,眼看火球从天空呼啸砸来,曹军士兵便一片大喊,抱头四处逃窜,冲乱了阵脚。

  山坡上的汉军营寨居高临下,难以进攻,唯有位于平地一里长的营寨稍微容易进攻,这里也成了曹军的主要进攻点,杀进汉军大营,烧毁粮草,这便是徐晃大军的任务。

  此时,大营前的进攻已经到了白热化,无数梯架在两丈高的板墙上,黑压压的上万曹军在板墙攀爬,和数千汉军进行惨烈的搏斗,战刀劈砍、长矛疾刺,鲜血四溅,不断有士兵惨叫着跌下营寨,已分不清是曹军还是汉军,

  在板墙内侧的下面,两千余汉军弩兵从箭孔向外放箭,密集的弩矢不断将一群群抱着撞木冲来的曹军士兵射翻,板墙外的曹军尸体已堆积有尺高,几乎要堵住箭孔了。

  这时,一队余人曹军抱着撞木冲了上来,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板墙剧烈摇晃,紧接着又是第二次猛烈撞击,板墙一角终于被撞得塌陷下来,形成了一道两丈宽的缺口,指挥作战的张郃大喜,大喊道:“冲进营去,第一个杀进大营之人赏金五两!”

  在重赏之下,数曹军挥舞战刀疯狂地冲向缺口,这时,一余名汉军士兵在雷铜的率领下冲了上来,用身体堵住了缺口。

  雷铜俨如疯了一半,抡起大斧乱劈乱砍,杀得曹军血肉纷飞,一连杀死数十人,顶住了曹军第一波疯狂进攻,双方在缺口前展开了血腥的争夺厮杀。

  张任却很冷静,他的军营中有一万六千人,只要指挥得当,完全可以依靠坚固的营寨抵御住敌军的疯狂进攻,尽管敌军有五万人,倍于己,但战斗力却不如自己的士兵。

  这时他见弓箭已经失去了作用,回头喝令道:“投石机改用巨石,砸两步内敌军!”

  汉军的投石机可以调节射距,最远四步,最近可以射步,两千士兵迅速调整了射距,换上一块块斤重的巨石,很快,二十块巨石猛地抛射出来,在空中翻滚,越过防御守军的头顶,向营寨外两步内的敌军群砸去。

  这里是敌军最密集之地,上万曹军士兵手执盾牌抵挡箭矢,但他们却挡不住空中砸下来的巨石,随着一块块巨石凌空砸下,曹军士兵被砸得骨断筋折,血肉模糊,巨石翻滚,砸翻了一片片曹军。

  营寨外的曹军士兵顿时大乱,他们纷纷掉头奔逃,如潮水般退下,没有了后继支持,营寨上进攻的曹军也难以继续,很多士兵跳下板墙,跟着逃了回去。

  张郃大声喝骂,却止不住士兵败退,他见敌军投石机攻势凶猛,确实杀伤力大,只得调转马头回去找到了徐晃。

  “公明,敌军投石机犀利,让我们功亏一篑。”

  徐晃在高处指挥全局作战,他看得很清楚,他又回头向西城望去,冷冷道:“不妨事,我们也有投石机,用投机机砸毁寨墙,便可以直接冲进敌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