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82章 木牛问世

第582章 木牛问世


  、、、、、、、、、、

  被周县令带进来之人,是一名四十余岁的男,身材瘦高,显得非常精明能干,他姓单,是江陵吴氏商行的大管事之一,中年男进了大堂便跪下行礼,“小民单越拜见州牧!”

  刘璟笑着摆摆手,“不必多礼,请起!”

  “谢州牧!”单管事站起身。

  刘璟又笑问道:“听周县令说,单管事刚刚从交州归来?”

  “是!小民昨天才从南海郡番禹县率船队归来。”

  “原来如此!”

  刘璟沉吟一下又问道:“我大概在年初时知道刘备军队在合浦郡和士燮的军队发生激战,不知结果如何?”

  “回禀州牧,这一战早就结束了,士燮军队被诸葛亮击败,刘备占领了合浦郡和高凉郡,命大将陈到率军守合浦郡,冯习守高凉郡,随即诸葛亮率两万军东征南海郡,就在上个月,南海守士武被关羽所杀,听说番禹城中一万多军队投降了诸葛亮,我回来时,正好遇到刘备率领武官员及家眷从苍梧迁去番禹城。”

  刘璟点了点头,士燮不是刘备的对手,这早他的意料之中,却没想到刘备军队进展如此迅速,交州九郡就已经占领了六郡,他沉吟一下又问道:“那你是否知道士燮的情况?”

  “小民只听说士家退守交趾郡,现在只剩下交趾、九真和日南郡,军队损失大半,现在士燮在向刘备求和。”

  “向刘备求和?”

  刘璟顿时有兴趣地问道:“消息是否属实?”

  “小民只是回来时在苍梧县酒馆听到一些当地人谈论,有人见到了士燮的使者,是他弟弟士壹,求和是否属实,小民不敢保证。”

  刘璟笑着对刘贤道:“看样,刘皇叔选择去交州,这条走对了,至少也有基业了。”

  刘贤却摇了摇头,“坦率地说,我不看好刘皇叔,交州虽经赵佗经营,但依旧是荒蛮之地,比荆南尚且不如,更不用说和荆益两州相比,就算占领交州全境,没有十年、二十年的苦心经营,不会有什么起色,更不用说争霸中原,绝不可能之事。”

  众人正说着,这时,一名亲兵在堂下禀报,“启禀州牧,江夏马院主派人送信赖!”

  马院主就是马钧,官任从事中郎将,他所创建的匠依然在夏口,暂时还没有迁来襄阳,刘璟点点头笑道:“让送信人进来!”

  片刻,马钧的徒弟梁益快步走进大堂,向刘璟行礼道:“微臣奉师父之命给州牧送信,去了成都,才知道州牧原来在荆南,又赶了过来。”

  刘璟笑了起来,“居然追到零陵县,真是辛苦你了。”

  梁益取出马钧的信,呈给了刘璟,“请州牧过目!”

  刘璟接过信,先不慌拆看,笑着问道:“我很关心你师父现在说话怎么样了?”

  “多谢州牧关心,师父说话慢一点已经没有问题了,但如果着急起来就会一句话也说不出,前几个月研制木牛就非常着急,天没说一句话。”

  刘璟最关心的就是木牛的研制进展,这关系到他的北征,他拆开信看了一遍,顿时腾地站了起来,信中说研制木牛已经成功,刘璟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期待,对众人笑道:“看样我明天就得启程去江夏了!”

  .........

  五天后,刘璟的船队抵达了蕲春县,此时马钧并不在夏口,而是在蕲春郡的山区试验木牛,按照荆州和江东达成的协议,蕲春郡现在由两家共管,九月时正式移交给荆州,目前蕲春守步骘,郡丞却是陶政,郡内没有驻军。

  步骘只是名义上的蕲春守,他同时兼任庐江守,大部分时间步骘都呆在庐江郡,蕲春郡实际上是由郡丞陶政控制。

  看得出陶家在蕲春郡内也下了本钱,重新修葺了蕲春县码头,并将陶家船队补给站和仓库从武昌县移到了蕲春县,带动了蕲春县的发展,蕲春码头上停满了船只,码头上人来人往,也格外热闹。

  刘璟下了船,陶政和马钧立刻迎了上来,一起施礼,“参见州牧!”

  刘璟和陶政寒暄几句,便将注意力转到马钧身上,毕竟他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马钧的木牛,他立刻笑问道:“我能在哪里看到木牛?”

  马钧也拱手笑了笑,非常缓慢地说道:“我们一共制作了二十辆,并在蕲春县北面的云丹山内修建了试验场,距这里还有里之,不过县城内也有一辆”

  不等他说完,刘璟便笑道:“我可等不及了,就去县城!”

  ........

  在县衙的后堂内摆放着一辆黑色的木车,高约六尺,长一丈,从外形看确实像一头木牛,前面还雕了一个牛头,中间的牛身实际上就是粮柜,非常宽大,但下面只有一个轮,这一点有点象鹿车。

  刘璟轻轻抚摸着这辆木牛,看得出有很多机关,绝不是一辆简单的鹿车,旁边马钧的一名弟介绍道:“木牛有两大特点,一是存储量大,粮柜中可以放四石米,相当于两匹骡或者两辆鹿车的负载,其次是轻便,一个人就可以操纵,而骡要吃草,鹿车也要两人操纵,走山还很不方便,我们的木牛走山如履平地。”

  “这是怎么办到呢?”刘璟好奇地问道。

  “这个真的一言难尽!”马钧笑着慢慢说道:“关键是木牛肚下有一套铜制机关。”

  他让人将木车翻过来,下面果然有一套铜制的盘状机关,显得很复杂。

  马钧指着机关又缓缓道:“这个机关主要用来调整轮和箱的高,以及前后左右,根据不同的地形进行调整,这样,无论上坡、下坡还是走崎岖山道,都能应对。”

  刘璟眉头微微一皱,“好像操纵很复杂啊!”

  “确实操纵不容易,这就是唯一的麻烦,使用木牛之人,需要训练几个月才能熟练操作。”

  刘璟已经难以抑制心中的期待,笑道:“我希望能立刻看到木牛在山地中的实际表现。”

  云丹山位于蕲春县东北方向约余里处,它属于大别山余脉,山势陡峭,高地落差大,且山崎岖,山涧溪水潺潺,森林茂盛,和终南山地形颇有几分相似,是试验木牛最理想的场所。

  当天下午,刘璟一行人浩浩荡荡抵达了云丹山,此时,马钧的一多名弟已经在山脚下搭建了几十座帐篷,作为试验木牛的基地,在刘璟未来之前,他们已经反复试验了个多月,不断进行调整完善,最终拿出了二十辆样车。

  大帐前的空地上,整齐地摆放着二十辆黑漆木牛,马钧的二十名弟已经准备就绪,他们个个长得身材高大壮实,非常适合操纵木牛。

  在他们身后数十步外,便是一条蜿蜒崎岖的上山之,山上有两座道观,这条山便是道观运送物资的上山小道。

  刘璟走上前,轻轻拍拍了其中一辆木牛,对马钧笑道:“我拭目以待,开始吧!”

  “装粮!”

  马钧的其他弟从一座大帐中扛出了一包包粮食,这是荆州的标准粮包,一包正好一石米,他们在每辆木牛的粮柜中各放四包粮食,又将柜门锁好,二十名操纵木牛的弟纷纷将皮带搭上肩膀,准备就绪了。

  “出发!”

  随着马钧的一声令下,二十名弟推动木牛开始列队而行,刘璟则带着数士兵跟在他们身后,观察粮队的行动,果然如马钧事先的描述,二十辆粮车非常轻便,虽然运载着近五斤重的粮食,但依旧能在山道上行走如飞。

  上坡时稍微吃力,但依旧能缓缓推上去,下坡时又转换机关,使木牛能够徐徐而行,不至于一下冲下去,关键是轮非常灵活,能够轻巧地避开前方的大石。

  一淌过溪水,穿越丛林,二十辆木牛始终保持着阵型,行走如飞,连操纵木牛的弟也显得并不疲惫,他们一走了二十里,终于来到一座道观前,这里已经有十几名弟在等候了。

  不多时,刘璟率领士兵们也赶到了道观,只见二十辆木牛整齐地停放在道观前,一辆辆木牛完好无损,眼见为实,不仅刘璟眼中充满了赞许笑意,连他的士兵们也都惊呼不已,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健骡,不用吃草料,负载量又大,是山区运送粮草物资的宝贝。

  这时,马钧带着弟们也赶来了,拱手笑道:“州牧还满意否?”

  “满意,非常满意!”刘璟笑眯眯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州牧请说!”

  刘璟拉着他上前道:“我在上考虑,可以不用征集民夫,直接命令士兵运送粮食,同时遇到敌情时,士兵还能放下木牛作战,所以,能否将木牛同时改装成一种防御武器。”

  马钧想了想,慢慢说道:“应该可以!”

  他指着轮说:“木轮可以收回车腹,这样便成为一种掩体,而且敌军不懂机关,也无法推动它前进,另外我可以在牛头这里修改一下.....”

  马钧拍了拍牛头道:“这个牛头本来是装饰,但我可以将它变成一排弩,这样遇到敌情,木牛也可以发弩劲射,州牧觉得如何?”

  此时,刘璟已在憧憬数千辆木牛行走于祁山的盛况,他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沉吟一下又问道:“如果我要五千辆牛车,需要多长时间造出来?”

  马钧有些为难,“这种木牛制作要求很高,我看最快也要年才能造出五千辆。”

  “年!”

  刘璟连连摇头,“等到年后,黄花菜都凉了,还打什么关中,能不能提前完成,或者不用五千辆,千辆木牛吧!几时能造出?”

  马钧沉思片刻道:“如果有足够的工匠,加工赶制,一年时间可以完成千辆。”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刘璟毫不迟疑道:“我把所有的军械工匠都交给你,要多少钱粮我都可以拨付,无论如何,一年之内务必造出千辆木牛,另外先造一辆用于培训士兵。”

  马钧慨然应允,“卑职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