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84章 问责郡衙

第584章 问责郡衙


  、、、、、、、、、、

  虽然只是微服私访,但刘璟最终还是决定在临走前拜会一下守苏飞,至少给江夏一个交代,并非他不关心江夏,而是他以自己的方式在关注江夏的现状。

  江夏郡衙就是从前的州衙,虽然远不能和荆州的州衙相比,但也比一般的郡衙要大得多,所以守苏飞也不敢完全占据,而划出一半作为郡衙,另一半包括刘璟从前的官房在内都悉数封闭,作为一种纪念。

  郡衙大门前,刘璟正负手打量这座他曾经十分熟悉的官衙,他在这里过了近五年的时间,留下了多的记忆,这时,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守苏飞、郡丞伊籍等一班江夏郡高官纷纷走了出来。

  众人都显得很紧张,不知道州牧是什么时候来的江夏,他们甚至没有一点准备,更担心有没有哪个官员欺压民众被刘璟遇到,众人一起上前施礼,“参见州牧!”

  刘璟看了他们一眼,见所有人都十分紧张,便微微笑道:“很抱歉,事先没有通知你们,让大家受惊了!”

  苏飞苦笑一声道:“是下人办事不力,州牧到来,居然没有人通知微臣,让微臣惭愧!”

  刘璟呵呵一笑,“若让江夏人认出我,那才是失败,你们不必自责,我只是想重游故地,并非正式巡视。”

  苏飞和伊籍对望一眼,两人都松了口气,州牧坦言不是正式视察,让他们的压力都小了很多,苏飞连忙道:“州牧请进官衙细谈!”

  刘璟欣然走进了官衙,一边打量这座无比熟悉的衙门,他见一堵长长的高墙将郡衙一分为二,不由有些奇怪地问道:“那一半是做什么?”

  “启禀州牧,那一半包括从前州牧和官房和议政堂,现在暂时空着,微臣不敢启用。”

  “为什么不敢启用?”刘璟笑问道。

  这时,旁边伊籍接口道:“主要是因为现在郡衙已经是荆州最大的郡衙,如果再启用另一半,就显得庞大了,有点不成体统,其他郡也会议论,考虑到其他郡县的感受,所以只用一半。”

  这个理由还算可以,刘璟点点头道:“我正好考虑在江夏成立市舶司,管辖荆州的商业贸易,既然这一半空出来,就留给市舶司做衙门吧!”

  苏飞心中顿时一惊,现在江夏的商业就是郡衙在管辖,如果成立市舶司,这不就是剥夺了郡衙的权力了吗?

  但他也不敢多问,跟着刘璟进了内堂,众人在内堂坐下,有侍女上了茶,刘璟又对众人道:“去年江夏郡上交的钱粮在荆州排第二,次于襄阳郡,虽然从量上说,江夏郡的钱粮收入和前年一样,不过襄阳郡却比前年猛增了五成,这还是在大乱初定之时,按理,江夏的商业比前年繁盛了很多,江东又放开了贸易限制,至少江夏郡在商税一块应该有迅猛增长,但实际商税收入却和前年持平,我想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刘璟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就是在质问众官员,为什么江夏去年钱粮收入没有增加,尤其是商税,他们辛辛苦苦击败江东,逼迫江东放开贸易,最后却没有什么收获,这不就说明他的江东谈判失败了吗?在这一点上刘璟十分不满。

  大堂内鸦雀无声,谁都听懂了州牧的质问,别人可以沉默,但守苏飞和郡丞伊籍却不能装着没听见,苏飞连忙道:“江东开放贸易当然大大促进了武昌和柴桑商业的繁荣,这是有目共睹,如果我们强化收税的话,确实可以收取大笔税钱,但我们考虑到需要放水养鱼,鼓励商业发展,所以并没有强化征税,还是保持了前年的税额。”

  “若是为了放水养鱼我当然也不会反对,但为什么不向上汇报?为什么不解释商税没有增加的原因?”

  “这”

  苏飞一时不好回答,沉默片刻,他终于硬着头皮道:“收取商税一直都是各郡自己的权力,并没有要求向上汇报的制,所以就没有特意解释,如果州牧有需要,我们可以写一份详细的书。”

  刘璟没有说话,其实这就是他要在武昌、江陵、襄阳地设立市舶司的原因,将地方的贸易征税权收归将军府,刘璟淡淡道:“可以写份报告给将军府,未必是我需要,徐长史也应该知晓原因。”

  说到这,他话题一转,又问伊籍,“我想问问伊郡丞,江夏去年粮食丰收,军田的粮食增产了成,但官府的税赋却增加不到半成,这让我思不得其解,原因在哪里?”

  伊籍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神情,他知道这个问题会被问到,此时他却不得不答,“回禀州牧,去年确实获得丰收,但因为去年大量难民返回襄阳和南郡,但他们却不肯放弃在江夏的土地,这个问题一直拖到去年九月才最终解决,这样就导致了上万顷土地没有获得秋收,所以出现了一个税赋缺口”

  “砰!”刘璟重重一拍桌,怒道:“这么重大的事件为什么不向上汇报?”

  伊籍吓得连忙跪下,“这是微臣失职,请州牧处罚!”

  刘璟重重哼了一声,“这不是你失职,是你们欺上瞒下!”

  刘璟这句话说得相当重,吓得大堂内所有的官员都跪了下来,苏飞更是满头大汗,他是守,他知道这次问题严重了,‘欺上瞒下’的罪名一旦坐实,他的官帽就保不住了。

  刘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道:“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包括商税在内,没有出现贪赃枉法、中饱私囊之事,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先自查,限期一个月内将报告交到成都,该怎么处罚,按规矩来处理。”

  苏飞叩道:“启禀州牧,微臣等人绝无贪赃枉法、中饱私囊之事,愿以人头担保!”

  “现在不要给我解释,你们没有,不等于你们属下没有,我给你们一个月时间自查,好自为之吧!”

  刘璟在武昌只呆了两天,便乘船返回成都了,本来他还要视察安陆郡和襄阳郡,还要从房陵郡前往汉中,但武昌发生之事着实令他恼火,他也深感问题严重。

  并不仅仅是江夏郡,还有其他郡县,在他们交给将军府的报告中是否和江夏郡一样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些都无从知晓,他需要建立制,一种监察制。

  事实上,汉朝本身有很完善的监察制,在中央设立有御史台,作为最高监察机关,汉武帝时在地方设立专门的监察机构,由各部派遣刺史一人,称为十部刺史,隶属于中央御史台,专门负责监察郡县。

  甚至州牧一职的最初安排也是帝王派去地方的监察官,但灵帝以后中央朝廷衰败,地方强势,各种监察制形同虚设,刘璟在建立江夏军后,在军队设立了军查一职,专门监察各地军纪和军队内部的违纪问题,但对地方各郡暂时没有进行监察。

  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荆、益两州数十郡,上个县份,如果没有充分的监察,这些郡县官员实际上就是当地的土皇帝了,刘璟在游缴所呆过,他知道收取商税的内幕,由没有凭证,该收多少税,是否缴税入官库,完全是由地方官员说了算,这里面的空实在大。

  这些都需要建立各种制进行完善,大船上,刘璟望着漆黑的江面,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这时,蔡少妤慢慢走到他身旁,关心地问道:“将军好像心事重重,遇到不顺心的事吗?”

  刘璟笑了笑道:“原来只有江夏一郡,倒没有什么烦心事,可现在管的地方大了,烦心事情也多了起来,其实没什么。”

  他看了看蔡少妤,又笑问道:“现在已经两更时分了,你怎么还不睡?”

  蔡少妤脸微微一红,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睡不着!”

  “是不习惯乘船吗?”刘璟又关切地问道。

  “也不是,就是心里有点慌,怎么也睡不着。”蔡少妤的脸更红了。

  刘璟笑了起来,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柔声道:“去睡吧!不用担心,陶夫人会很欢迎你。”

  蔡少妤感受到刘璟温暖有力的手放在自己肩头,她几乎没有一丝力气了,这种感觉让她无比依恋,她迷迷糊糊跟着刘璟向自己船舱走去,这时,蔡少妤的贴身侍女迎了过来,刘璟把蔡少妤交给她,“带蔡姑娘去睡觉了。”

  侍女连忙搀住蔡少妤向船舱走去,走到舱门口,蔡少妤又忍不住回头偷偷看去,只见刘璟救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满脸笑容地望着自己,蔡少妤心中一热,竟涌起了一丝希望,她忽然娇媚地白了他一眼,快步走进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