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89章 月亮宝珠

第589章 月亮宝珠


  、、、、、、、、、、

  孟获叹息一声,“以一战,王将军真是神勇之将也!”

  他又将佩刀恭恭敬敬呈给刘璟,“州牧有这样的猛将,何愁天下不平?”

  虽然孟获话语中带着奉承之意,但刘璟也愿意听到这样的恭敬之言,他接过佩刀,笑道:“虽然是赌注,但蛮王远来是客,我焉能不表示心意。”

  他牵过青骢马缰绳,递给了孟获,“这匹马就当我送给蛮王了!”

  孟获大喜过望,南疆不产战马,只有一些畜力,他一直梦寐以求能得到一匹战马,原以为赌输无望,没想到刘璟还是把这匹宝马给了他,连他感激不尽,连连施礼,“州牧恩情,孟获铭记于心!”

  这时,祝融夫人从脖取下一串明珠项链,躬身呈给刘璟,“感谢州牧赠马之恩,这是我献给州牧夫人的礼物,请州牧收纳!”

  孟获暗暗一惊,这串明珠是蛮人至宝,是历代蛮王妻的身份标识之一,夫人竟然把它献给了刘璟。

  他急向妻使眼色,祝融夫人却恍若不觉,孟获无奈,既然夫人已经献出来了,孟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暗叹了口气,心中着实可惜,妻竟然把明月宝珠送出去了。

  刘璟并没有意识到这串明珠的宝贵,入手只觉冰凉异常,在炎热的夏日,手感非常舒适,他见祝融夫人颇为诚恳,便笑着收下了,明天再让夫人还她一件礼物。

  刘璟看了看时辰,又对孟获笑道:“我还要去军营,咱们明天再正式会晤,先告辞了。”

  孟获夫妇将刘璟送出军营,望着刘璟的马车远去,孟获的脸沉了下来,狠狠瞪了妻一眼,转身向大帐走去。

  祝融夫人跟他进了帐,她也怒道:“明月宝珠是我母亲留下之物,我有权处置,献给州牧之妻是我的心意,你冲我发什么火?”

  孟获沉着脸道:“我不是为明月宝珠生气,而是他要招募五千蛮兵之事,我不想答应,你为何要让我难堪?”

  孟获是因为娶了祝融夫人才有机会成为蛮王,有点象赘婿的性质,所以在熟蛮中,祝融夫人地位高,在蛮人眼中,她才是真正的女王,可以说孟获只是名义上的蛮王,而祝融夫人才是真王,只是外人不知道这一点,包括刘璟也不知。

  也正是这个原因,祝融夫人有大的话语权,她可以不经丈夫同意而直接表态,刚才使孟获难堪也是这个缘故。

  现在帐中没有外人,祝融夫人也不用顾及丈夫的面,孟获不提蛮兵之事还好,提起此事,祝融夫人顿时心中怒火燃起,瞪着丈夫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你就想保住你的王位,却不管我们蛮人死活,蛮人贫困几年,中央朝廷谁管过我们的死活,好不容易来一个关心蛮人的汉人领,你却只考虑自己的地位,你对得起我父亲吗?”

  孟获见妻发怒,他便软了下来,叹口气道:“因为我知道刘璟的心思,他是想把蛮人汉化,彻底把蛮疆并入汉人版图,我是为蛮人的未来着想,你却不领情,哎!”

  祝融夫人也渐渐冷静下来,沉思半响道:“刘璟屠杀生蛮和黑夷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他把马给你,又提出改善蛮民生活,这是在笼络我们,如果我们不知趣,不答应他的要求,恐怕我们也是和生蛮一样的下场,况且这次我们来成都朝觐,是想把势力北扩到牂牁郡,你若不做出让步,他怎么可能答应?我觉得你不如给他这个人情,然后就不用把孩儿质押在成都了,这样不好吗?“

  孟获听夫人说得也有道理,他左思右想,还真不敢不答应,半晌,他长长叹息一声,“那好吧!明天就用五千蛮兵为条件,换取我们的势力北上,希望刘璟能封我为牂牁守。”

  刘璟乘马车进了城,他让亲兵把王平找来,王平催马上前,在车窗前拱手道:“州牧,卑职在!”

  刘璟笑道:“勇士牌是什么样,让我看看?”

  王平取出蛮人勇士牌,递给了刘璟,又挠挠头道:“听说蛮人一共有五块勇士牌,这是其中一块,虽然输给我,但我不是蛮人,所以还是不能享受勇士的地位。”

  刘璟看了看勇士牌,其实是用龟壳制成,雕刻有两条龙的图样,颇为精致,他便将勇士牌还给王平笑道:“我计划设立牙门五军,准备任命你为五个牙门将之一,统领五千蛮兵,这样你的勇士牌就有用处了。”

  牙门军就是刘璟的直属军队,牙门将就是直属领兵大将,虽然军职并不特殊,但它却是刘璟的亲信,前途无量,王平心中大喜,连忙抱拳躬身道:“愿为州牧效命!”

  不过王平心中还是微微有些遗憾,州牧竟是让他统领五千蛮兵,略略不遂他意。

  ........

  设立牙门军一直是各大诸侯的惯例,主要是保证紧急战事调动,保护诸侯的安全,兵力大多在一万到两万直间,象曹操就有万牙军,刘备也有五千牙门军,孙权则有两万直属军。

  刘璟至今没有设立直属军队,主要是他牢牢掌控军权,暂时没有设立直属军的必要,但自从第一次北伐失利后,刘璟便开始考虑这件事,按照一般诸侯的做法,是动用总军力的一成士兵设立直属军。

  而现在有二十万汉军,那就是可以设立两万牙门军,按照刘璟的想法是设立五军,分别为骑兵、重甲步兵、蛮人弓弩兵、重盾军和鹰击军。

  同时任命五名牙门将,骑兵牙门将由马岱担任,重甲步兵自然是刘虎统领,鹰击军统领是刘正,今天他决定用王平统帅蛮人弓弩兵,只是最后重盾军的牙门将他一时还找不到合适人选。

  “州牧!现在去军营吗?”

  侍卫领李青的疑问打断了刘璟的思,李青很了解主公的习惯,傍晚时他从不会去军营,要么去将军府,要么回自己府邸,尤其最近夫人身体不好,州牧更会关心夫人的情况。

  果然,刘璟抬头看了看天色,西方天空已经布满了深红色的云霞,他摇摇头,“今天不去军营,回府吧!”

  马车调头,向刘璟府邸驶去。

  .......

  凤仪阁内,刘璟正和家人共用晚餐,凤仪阁是一个阙阁,高约丈,临水而建,坐落在湖西北,湖面上的凉风习习吹来,使阁楼内格外凉爽,闷热暑气一扫而空,这里也是刘璋为过盛夏而费尽心机修建的避暑阁,可惜刚刚修建好益州便换了主人。

  阙下种植了大片特殊的植物,使凤仪阁内没有蚊虫骚扰,去掉了一大烦恼,阁内不大,方圆不过两丈,四周站着四名侍候丫鬟,还有两名照顾孩的乳娘。

  刘璟喜欢全家聚在一起吃饭,桌四面围成一个小圈,大家相邻而坐,这也是一般小户人家家庭用餐的方式,叫做‘聚坐’,而大户人家则是‘散坐’,要求独桌独席,每个座位间相隔一丈,四面散开。

  聚坐是因为食材不多,无法做到每人一份,所以大家聚在一起举箸共享受一盆之菜,这就和后世的用餐方式一样了,而刘璟家中聚坐是为了增加亲情,因为府宅地方大,每个妻妾都有**的院,平时往来不多,如果吃饭时再远远而坐,这种亲情就真的疏远了。

  所以刘璟采用小户人家的聚坐,但菜肴却是每人一份,刘璟坐主位,妻陶湛坐在左第一个,她保胎稍有成效,今天也特地出席了家庭宴会。

  右第一个则是孙尚香的位,她虽然回江东探亲,但位还留着,右第二个便是小包娘,乳娘带着两个孩则坐在他们母亲身后。

  而蔡少妤按理不应该出现在凤仪阁内,客不入阁是刘璟府上的规矩,但陶湛却了解刘璟的心思,特地在自己身旁给蔡少妤加了一个位,包括丫鬟在内的众人都心知肚明,唯独蔡少妤本人不知。

  餐桌上颇为热闹,刘璟取出了祝融夫人给妻的明珠项链,递给她笑道:“这是蛮王妻献给你的礼物,好像挺冰凉,我替你收下了。”

  陶湛是豪门之女,见多识广,对一般珍宝都不放在眼中,但她却被这串明珠吸引住了,明珠是磨圆而成,一共十八粒,用金丝镂空包裹,她拾起来对着灯光仔细看了看,有些惊讶道:“将军知道这是什么吗?”

  刘璟也有些好奇道:“我以为它是水中产的明珠,但发现不是,竟是用人工磨圆,而且一直都很冰凉,好像是件稀罕之物。”

  陶湛低低叹息一声,“我知道蛮疆有一种罕见的奇石,叫做**石精,蛮人叫做月亮石。”

  旁边蔡少妤接口笑道:“**石我也知道,很多洞中都有,各种形状,千奇怪,南郡的白龙洞就是,我去过,各种**石很漂亮。”

  陶湛摇了摇头,**石很常见,我说的**石精,是**石孕育了数十万年的精华,并不是每一根**石都有,大概一根**石才有一根**石有一点点石精,大小宛如米粒,陶家一个管事在蛮疆花高价买到一点点,十几颗黄豆大小,镶嵌成手链,被我祖父献给江东吴老夫人,就是尚香的大娘。”

  刘璟更加奇怪了,笑道:“听起来好像很珍奇,但我看那祝融夫人也是毫不犹豫取下来给我了,我还不当回事。”

  陶湛叹了口气,“这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一串,蛮人叫做明月宝珠,世代由蛮人王妻佩戴,是王妻的一种标志,堪称他们的国宝,她居然把这个宝贝送给将军,真不知将军给了她多大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