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92章 雷霆之怒

第592章 雷霆之怒


  、、、、、、、、、、

  自从赤壁大战之后,程昱愧疚于自己在赤壁大战中无能,再加上他年事已高,这两年已经渐渐淡出了曹操的谋士圈,改为从政,以辅助曹操长曹丕为主,包括平灭马超这次陇西对刘璟之战,程昱都没有参加,曹操也基本不再让他参与军事。

  但此时曹操心烦意乱,忘记了程昱不再担任谋主之事,习惯性地征求他的意见,程昱听出了曹操的忧心,他对自己的这位主公也充满了同情,这一刻他放下了自己不谋军事的想法,诚恳地对曹操道:“若丞相愿意听老臣之言,我倒有几个建议。”

  曹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头向程昱望去,只见程昱眼中流露出无尽的诚恳,曹操内心被触动了,他又仿佛回到了过去两人一起谈论天下事的情形,令曹操鼻不由一阵发酸。

  “仲德请说,我洗耳恭听。”

  “对付刘璟,必须软硬兼施,一方面丞相可承认他为益州牧,这已是事实,承认他为益州牧方显得丞相大,这样一来双方就有了协商的余地,刘璟不是吕布,更不是马超,他志在天下,这样的人更会讲究规则,更有理智,而不会乱来,所以丞相对付刘璟也不能一味地使用军事手段,有的时候也必须使用政治手段。”

  曹操点了点头,“仲德说得对,请继续说。”

  “所谓政治手段,就是双方立下规则,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做,大家开诚布公地划出底线来,如果违反这个底线,那么双方只能兵戎相见。”

  “比如什么呢?”曹操若有所思地问道。

  “比如他必须承认丞相是朝廷官之,承认丞相的合法地位,不能利用衣带诏、或者清君侧之类的手段。”

  曹操沉思片刻问道:“我听到一个传闻,刘备已经把衣带诏给了刘璟,不知是否是真?”

  “这件事一定是真,毕竟关羽曾经被刘璟俘获,而且我得到消息,似乎刘璟愿意用衣带诏换取丞相承认他为益州牧。”

  曹操一怔,“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程昱施一礼道:“听说是二公出使荆州时刘璟提出的条件,微臣也只是听说,不知是真是假?”

  继承人的权力斗争往往是最为残酷,不仅结果惨烈,而且不择手段,程昱此时是在为曹操出谋划策,怎么对付刘璟?可是就在不经意之间,程昱便已无声无息地给了曹植后背狠狠一刀。

  曹操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知道程昱说话为谨慎,这种事情如果没有把握是绝不会随便说出口,必然是有这么回事,“砰!”曹操狠狠一拍桌,回头厉声令道:“去把公给我找来!”

  曹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发怒了,如果说程昱刚开始的一番话只是令他扫兴,但现在儿曹植竟然隐瞒了衣带诏之事,这就使曹操勃然动怒了。

  他甚至可以理解,刘璟抛出来的衣带诏换益州牧的交易如果能处理得好,或许刘璟就不会那么急于北伐,而夏侯渊也不会惨死。

  他就有时间进行备战,积蓄力量,如果刘璟推迟年进行北伐,那么曹军无论兵力还是财力都能远远超过汉军,根本就不会担心刘璟北伐。

  然而更关键是,刘璟提出衣带诏换益州牧,实际上就是在政治上承认他曹操大汉丞相的合法,而不是象袁绍、刘备等人,不承认他的合法性,并骂他为汉贼。

  如果刘璟承认他丞相合法,那孙权也同样会承认他合法,这在政治上对曹操为重要。

  偏偏这么一个重要的信息竟然被他儿隐瞒了,曹操简直要怒发冲冠。

  曹操已经无心再听程昱说下去,他负手站在窗前,阴沉着脸注视窗外的几株桂树,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但曹植依然没有回来,曹操忍不住又喝道:“公怎么还不来?”

  一名侍卫战战兢兢道:“公不在府中,好像在赤霞楼和一些友斗诗。”

  曹操大怒,又喝令道:“许褚何在?”

  “末将在!”院里传来许褚沉厚的声音。

  曹操当即令道:“你立刻率五铁骑去赤霞楼把公抓来,谁敢阻拦,格杀无论!另外,一把火给我烧了赤霞楼。”

  心中的愤怒已经使曹操有点失去控制了,程昱不敢劝曹操,起身施礼道:“丞相,卑职改日再来拜见。”

  “你去吧!”

  程昱施一礼便告辞了,这时曹操捏紧了剑柄,他心中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

  赤霞楼是邺都最大的青楼,占地近二十亩,不仅规模大、档次高,而且它是邺都人聚会的主要场所,一些著名人才常常在这里聚会。

  今天是号称建安七之一的王粲的十四岁寿辰,他的人朋友们都齐聚赤霞楼为他祝寿,包括徐干、曹植、陈琳、杨修、阮瑀等武官员。

  其实曹操本身也是著名的家,对推广、人聚会之类并不反对,但曹操更多时候是政治家,他要考虑化推广是否符合时宜的问题,现在南方汉军厉兵秣马,将士勤奋训练,刘璟已下令禁止官及家眷衣着绫罗,反对奢侈浪费,积备战北伐。

  而曹操也下令将士加强训练,命令他的妻妾自己纺线织布,带头推行简朴,而这个时候,邺都人们在赤霞楼这种烟花之地举行斗诗饮酒大会,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了,曹操早就对他们这种饮酒狎妓的放荡行为心生不满。

  而不是在赤霞楼这种烟花之地举行斗诗饮酒大会,写一些风花雪月般的靡靡之音,这就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了,曹操早就对他们这种饮酒狎妓的放荡行为心生不满。

  偏偏今天曹植的行为触怒了曹操,赤霞楼便当其冲成为曹操整治的对象,他要借这个机会狠狠打击眼下人中盛行的浮华**之风。

  五铁骑在大街疾奔,大街上的行人吓得跌跌撞撞向两边连滚带爬,铁骑如暴风骤雨般席卷而过,声势骇人,片刻便奔至赤霞楼,赤霞楼周围挤满了好事者,都在深长脖打听斗诗的情况,这时,五铁骑冲来,人们吓得四散奔逃,尖叫声响成一片。

  门口一名拉客的老鸨上前战战兢兢问道:“军爷们有什么事吗?”

  “滚开!”

  许褚狠狠一鞭将老鸨抽翻,回头大喝一声,“冲进去驱赶!”

  五铁骑发动,轰然冲进了赤霞楼大堂,士兵们不管青红皂白,抡起五色棍乱打,桌掀翻,杯盏落地,数十名妓女和客人都吓的魂不附体,尖叫声四起,四处躲藏。

  这时,在二楼饮酒的曹植等人闻讯赶来,曹植在楼梯口怒道:“许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

  许褚冷冷道:“公快回府吧!你已经触怒了丞相,再不回去,恐怕性命堪忧。”

  曹植一下愣住,这是怎么回事?这时曹操的几名侍卫也赶到了,拉拽着曹植便走,急道:“公快回去吧!丞相发怒,要出大事了。”

  许褚又对陈琳、杨修等人拱手道:“各位使君请立即离开赤霞楼,丞相有令,火烧赤霞楼!”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很多人都被震蒙了,半晌才如同炸锅一般大声吵嚷起来,许褚又高声喊道:“楼中人可速速离去,一刻钟后要放火烧楼,生死无论。”

  杨修等人见形势不妙,立刻率先离开了,赤霞楼内顿时乱成一团,客人们夺门而逃,而妓女们则尖叫着向后院奔去,收拾自己的财物细软。

  一刻钟后,骑兵开始举火烧楼,这座邺都最大的青楼被滚滚浓烟吞没,最终付之一炬。

  火烧赤霞楼虽然是曹操在盛怒中下达的命令,但它却有力地打击了邺都的浮华奢侈之风,使邺都的风气为之一变,变得肃杀紧张,进入了战时状态,对曹军积备战汉军起到了大地促进作用

  曹操官房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味,曹植脸色苍白地跪在地上,深深低着头,心惊胆战地听着父亲暴风骤雨般的斥骂,“以为无足轻重,以为只是刘璟的一句戏言,这就是你的理由吗?你让我失望了。”

  曹操气得几乎要晕倒,他不断拍打桌,发怒欲狂地大吼:“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儿,你除了风花雪月,除了喝酒玩女人,你还有什么本事,我居然让你去出使襄阳,我简直瞎了眼,我曹操最后就是死在你这个逆的手上!”

  曹植心中难过之,不由低声哭泣起来,旁边的许褚见曹操怒火攻心,连忙上前低声劝道:“丞相,公毕竟年轻,经验不足,犯下错误也是情有可原,请丞相息怒,保重身体要紧。”

  许褚是曹操的心腹侍卫,他一般对任何事都不表态,忠于职守,今天他劝曹操也并非是为曹植说话,而是他知道主公的身体这两年衰弱的厉害,若再不悉心保养,恐怕就会出问题了,这么盛怒,对他的身体为有害。

  曹操也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扶住旁边的桌,将心中怒火一点点消下去,他想到刘璟北伐也算是失败了,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心中怒火这才稍稍平息一点。

  曹操起身向内房走去,曹植跪在地上不敢动,过了良久,一名侍卫快步走到他身边小声道:“植公,丞相让你进去。”

  他扶起了曹植,曹植这才战战兢兢向内房走去,事实上,他已经有点忘记刘璟是否说过衣带诏之事了,刚刚才想起来,刘璟只是在接见他的最后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他后来还向随从说起此事,嘲笑刘璟的痴心妄想。

  却做梦也没有想到,父亲竟然把此事看得如此之重,到现在为止,他的头脑还是一片糊涂,不知道这件事有何重要?

  走进内房,只见父亲神情严肃地坐在席上,怒火似乎平息了,但神情愈加严厉,曹植吓得连忙继续跪下,一言不敢发。

  “你为何认为这件事不重要?”曹操冷冷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