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94章 另一个契机

第594章 另一个契机


  、、、、、、、、、、

  “最近身体不适,大多时间都在静心养病,也没有什么事,多谢丞相关心!”荀彧也轻描淡写回答了曹操。

  曹操没有直接问荀彧为何要私自去见汉帝,这种事情问不出口,大臣见天本身就是天经地义之事,问了反而在道理上站不住脚,但曹操今天是来精告荀彧,就算荀彧不肯帮自己,曹操也不希望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去。

  曹操话题一转,又笑道:“我今天来找若,一方面是来探望若的病情,另一方面也是想请教若,我该怎么应对刘璟北上的威胁?”

  “丞相觉得刘璟为何要北上?”荀彧淡淡一笑反问道。

  “野心!”

  曹操叹息一声:“此人野心大,想推翻天,取而代之,他的野心岁孩童皆知,若何必问我。”

  荀彧捋须笑道:“既然如此,那不外乎就是两种办法,疏和堵。”

  曹操虽然并不是真为对付刘璟而来,但此时他也被荀彧的话勾起了兴趣,连忙坐直身问道:“何为疏,何为堵?”

  “疏就是沟通,双方好好谈一谈,寻找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堵就是丞相现在所做之事,不用我再多说了。”

  “若觉得谈得通吗?”

  荀彧沉思片刻,意味深长道:“刘璟是宗室,他若为帝也无非是为了中兴汉朝,他其实要取代的是当今天,而并非丞相,我觉得其实可以谈得通,当初丞相不是也提出拥立他为帝吗?”

  曹操心中有些不悦,荀彧不会不知道刘璟不是刘协,他若为帝,岂能再容忍自己的存在,就算不杀自己,但自己十几年来的苦心经营都将毁于一旦,荀彧明知自己不能容忍强势帝王,他还偏偏这样说,这是在讥讽自己吗?

  曹操没有反驳,而是冷冷道:“请继续说下去!”

  荀彧已经感觉到了曹操的不悦,但他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把心中的话说完,他不看曹操的脸色,继续道:“我之所以说能谈得通,这里面其实就是一个相权和君权的平衡问题,刘璟想要君权,丞相想要相权,那么君和相之间该怎么平衡,我想只要双方抱有诚意,充分沟通,协商君相平衡之道,一定能找到平衡点,或者建立一种新制,这样天下就不会再有战争,大汉王朝也能得以振兴,这不就是丞相当年起兵反董卓时的抱负吗?丞相为何不试一试......”

  “够了!”

  曹操再也忍不住新心中的怒火,霍地起身道:“当今天并无失德,若何言废立?这种大逆不道之言我不想再听,你好自为之吧!”

  曹操转身便怒气冲冲而去,今天曹操终于明白了荀彧的心思,荀彧并不是忠诚于刘协,他是忠诚于汉朝,他已经转而支持刘璟取刘协而代之了,说到底,荀彧还是对自己建魏国不满,还是对自己掌权不满。

  曹操走出荀彧府,仰头望着天空,这一刻他心中终于对荀彧生出了一丝杀机,他可以容忍荀彧效忠刘协,但他绝不能容忍荀彧转而支持刘璟,曹操的拳头慢慢捏紧了,重重哼了一声,快步离去。

  书房里,荀彧平静地坐着,没有惊慌失措,曹操的盛怒在他的意料之中,此时他的心中感到一丝悲哀,当年那个为了匡扶大汉社稷而立志统一天下的曹公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曹操是一个迷失在权力**中的董卓第二了。

  这时,长荀恽快步走到门口施礼道:“启禀父亲,丞相已经走了。”

  “你过来!”

  荀彧将儿招上前,指了指对面,“坐下,为父有话对你说。”

  荀恽恭恭敬敬在父亲对面坐下,荀彧叹口气道:“估计这一次丞相不会放过我了。”

  荀恽明白父亲的心思,他不由垂泪道:“父亲明知丞相不可劝,为何还要陷自己于险地?”

  荀彧摇了摇头,“我荀彧志存高远,又岂能为富贵所惑,为生死所惧,中兴大汉是我一生的抱负,我早已置身死于外,若丞相因此杀我,我宁可慷慨赴死,也绝不愿做委屈苟全之人。”

  “可是父亲....”荀恽咬了咬嘴唇,泪水涌了出来。

  荀彧笑着拍拍他的手,“痴儿不用担心,你是丞相之婿,他不会迁怒于你,也不会迁怒你的兄弟,我也不会勉强你们跟随我,这是我自己的事,和孙无关,我只想告诉你,我和丞相之间只是志向不同,而并非有什么仇怨,你不要责怪妻,瑾儿是个孝顺的儿媳,我很喜欢,希望你们能为我多生几个孙,这样我也无愧于先祖了。”

  荀恽终于哭出声来,“父亲!”

  荀彧仰头叹息道:“我曾希望当今天能够肩负起大汉复兴的重任,但我发现自己错了,当今天最终只会毁了大汉社稷,这虽非他的过错,但他可以做出抉择,哎!他何以去面对高祖?”

  .........

  虽然曹操对荀彧动了杀机,但也不至于立刻下令将荀彧处死,毕竟荀彧曾是他的谋主,在军队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曹操也知道不能随意对荀彧动手,他必须要等待机会,但有一点他必须要做到,不能让荀彧成为贾诩第二。

  回到自己府宅中,曹操立刻命人将曹洪找来,曹洪也是荀彧亲家,他的女儿去年嫁给了荀彧幼荀粲,荀粲才华横溢,被荀彧视为自己才继承人,也是他最钟爱的儿,荀彧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把荀粲带到身边。

  曹洪单膝跪下道:“参见兄长!”

  曹操点了点头,“坐下吧!”

  望着曹洪坐下,曹操叹口气道:“今天我去拜访了荀若,结果不欢而散。”

  曹洪知道荀彧坚决反对兄长建立魏国,但荀彧毕竟也是他曹洪的亲家,他的女儿嫁给了荀彧的另一个儿荀粲.

  曹洪也不希望荀彧遭遇不幸,便小心翼翼劝曹操道:“既然他不愿助兄长,不勉强他就是了,那个傀儡其实也翻不起大浪,兄长就随他去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曹操苦笑一声道:“他现在认为刘璟能中兴大汉,劝我拥戴刘璟为帝,我怎么可能答应,现在我担心他会成为贾诩第二啊!”

  曹洪大惊失色,“他怎么能这样说?”

  曹操摇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当然,我也不能直接杀了他,或者将他抓起来,廉,我想暗中监视他动静,一旦他有私自离开邺都的企图,我必须立刻知晓。”

  曹洪一下明白兄长的意思了,如果荀彧要走,必然会带走最心爱的儿荀粲,而荀粲是自己的女婿,他便可以从女儿那里知道荀彧的动静了,兄长果然考虑得很深,虽然曹洪不愿意这样做,但他不敢拒绝,只得表态答应了。

  “我明白兄长的意思了,我会和琪儿谈一谈。”

  曹操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去吧!”

  曹洪起身告辞了,曹操又独自坐了片刻,虽然他不可能采纳荀彧的建议,去和刘璟谈君相平衡之道,不过他确实需要和刘璟再好好谈一谈,尽量延迟刘璟北征,为了他的实力全面恢复争取时间。

  这时,曹操的次女曹宪小心翼翼地端了一碗药进来,她向父亲行一礼,将药碗奉给了父亲,“父亲,该吃药了!”

  曹宪今年只有十七岁,长得为美貌端庄,也是曹操最心爱的女儿,几年前曹操便有让她取代伏皇后的心思,便于更好控制刘协,不过那时曹宪还小,不适合谈婚嫁,曹操也就暂时放下了此事,但今天他才忽然发现女儿长大了。

  曹操笑着接过碗问道:“宪儿今年十七岁了吧!”

  曹宪点了点头,“女儿春天时满十七了。”

  曹操眉头一皱,他怎么不知道女儿生辰?略一思,顿时想起来了,春天时还他在陇西和汉军作战呢,曹操歉然道:“爹爹被刘璟之事弄得焦头烂额,也顾不上宪儿的生辰,哎!爹爹很抱歉。”

  “爹爹别这样说,爹爹身负天下社稷之重,可惜女儿不是男儿身,否则也会上战场为爹爹征战。”

  曹操慈爱地笑了起来,“你有这个心,爹爹就很高兴了,只要你嫁的好,就是爹爹最大的欣慰。”

  曹宪低下头,半晌道:“爹爹,女儿不想嫁给天。”

  曹操一怔,“你这是听谁说的?”

  “爹爹忘了吗?两年前爹爹亲口告诉过女儿。”

  曹操想不起来了,自己几时给女儿说过此事?但他确实是计划把个女儿都嫁给刘协,断绝他对外戚的依赖,曹操沉吟一下道:“这件事再说吧!爹爹还没有考虑清楚。”

  曹宪咬了一下嘴唇道:“女儿愿意嫁给任何人,就是不愿嫁给他,女儿甚至....愿意嫁给刘璟。”

  “刘璟?”

  曹操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但曹宪这句话就仿佛打开一扇窗户,使曹操眼前忽然一亮,但随即他又摇摇头,他可不是孙权,他和刘璟利益之争不是联姻能避免,不过.....

  曹操忽然又意识到,即使联姻不能避免他和刘璟的利益之战,但也可以缓和或者延迟这种争斗,他现在不就在千方计拖延刘璟的北征吗?

  想到这,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女儿,女儿的貌美端正完全可以替自己拖延住刘璟的北征。

  曹操又沉思片刻,这件事暂且还不能考虑,还不到用女儿做棋的程。

  他便笑呵呵道:“你的婚事其实也不用急,让爹爹再好好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