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597章 尚香归来

第597章 尚香归来


  、、、、、、、、、、

  马车在街头疾驶,数亲兵护卫骑马左右,马车里刘璟靠在车壁上闭目小憩,随着岁末渐渐来临,第二次北征的日也越来越近,介于第一次北征的失败,刘璟已经吸取了充分的教训,不再急于北上,而是决定步步为营,以打持久战的方式北伐。

  如果是这样,那么荆州那边很可能就会遭遇曹军南下进逼,他必须要做好准备,刘璟轻轻叹息一声,这次北伐能否成功,将直接关系到他后十年的大局,如果这一次北伐还是被曹军击败,那么他也只能改变战略,转头向江东进攻,先统一南方了。

  这时,马车轻轻缓了一下,慢慢停了下来,刘璟睁开眼睛,原来已经到府邸了,这时,他忽然发现府门停靠着几十辆骡车,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箱笼,府中的仆妇正向府宅中搬运箱,刘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推开车门,跳下马车快步向府中走去。

  “将军!”

  刚走进府门,刘璟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他一回头,只见蔡少妤从影壁后走出,低着头慢慢走上前,“是尚香公主回来了!”蔡少妤小声道,语气中充满了寥落。

  自从那晚湖边一吻后,她和刘璟的关系又渐渐归于平淡,并没有继续进一步,蔡少妤已经看出,刘璟并不喜欢她,而只是出于对她的怜惜而愿意接受她,这种感觉令她倍感失落,她便向陶湛提出,暂时客居府中,女人的尊严使她并不想就这么被刘璟纳为妾。

  “我也猜到是她回来了。”

  刘璟呵呵一笑,他低头看了看蔡少妤,见她神情颇为落寞,便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

  蔡少妤低低叹了口气,“大哥写信过来,让我回他府中。”

  她抬头望着刘璟,目光里充满了悲哀,低下头小声道:“我想,我还是搬走吧!”

  刘璟心中升起一丝同情,事实上,并不是他不想纳蔡少妤为妾,他是怜惜她,可以照顾她,而是蔡少妤曾经是刘琮之妻,尽管只是名义上的妻,但荆州人皆知,他可以让蔡少妤住在自己府中,在外人看来这是叔嫂之情,但他却不能无声无息纳她为妾。

  所以他派人去襄阳蔡家,希望蔡家同意蔡少妤住在自己府中,这其实就是一种暗示,让蔡家出面,主动提出将蔡少妤续为他的偏房,只要蔡家开口,那么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但蔡家却沉默了,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实际上就是不想过问蔡少妤的事情。

  刘璟也明白蔡家的难处,毕竟蔡少妤的父亲蔡瑁现任上郡郡丞,没有蔡瑁的点头,蔡家不能越俎代庖,这样一来,刘璟也不能鲁莽地将她纳为妾,只能耐心等待。

  他明白蔡少妤心中的苦闷,便拉着她走到旁边的小屋里,捧起她的俏脸笑道:“不要再胡思乱想,安心在这里住下来,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

  “可是你要我等多久?”蔡少妤幽幽地问道。

  “一年之内,或许等我北征回来,相信就会有结果。”

  刘璟想了想又道:“你可以给父亲写一封信,告诉他,你就住在我府中,你还可以暗示他,你将会成为我的妻。”

  蔡少妤身一震,她望着刘璟坚定的目光,心渐渐被融化了,她轻轻点了点头,又将脸贴在他胸前,低低叹息一声,“其实我兄长没有写信给我,若你不要我,我真的不知该去哪里了?”

  “那你就听我的话,回内堂和大家在一起,不要一个人走开,这样我不喜欢。”

  “我知道,我会听你的话。”

  蔡少妤迅速亲吻一下刘璟的脸颊,转身快步向内堂走去,刘璟望着她走远,却不急着去内堂,而是先回了自己的书房

  内堂里热闹异常,孙尚香一走半年,今天又终于从江东回来了,她的母亲得到张仲景的医治,又慢慢从病重中恢复,虽然没有康复如初,但至少也不用准备后事了。

  母亲的病体刚有起色,孙权便催促孙尚香返回成都,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孙尚香的坐船终于抵达了成都。

  孙尚香也早已归心似箭,思念丈夫了,她性格外向奔放,母亲的康复使她心情格外愉快,内堂里充满了她的笑声,她从江东带回来一大堆礼物,不仅是陶湛、包娘和孩们,就连内府的丫鬟和女侍卫也人人有份,一时皆大欢喜。

  孙尚香穿着一身淡绿色的丝麻混织长裙,用绸缎束腰,腰间佩一把短剑,黑瀑般的秀发自然地披散,她身材很高,显得格外修长飘逸,她此时正抱着陶湛刚生了只有数月的女儿,和大家一起谈笑风声,评论着手中粉雕玉琢般的小宝贝。

  “我走的时候,你还在你娘的肚里,可一转眼,你就跑出来,还长这么大了,让二娘看看,你长得像谁?”

  孙尚香疼爱地亲了一下小脸蛋,回头对陶湛笑道:“大姐,你没发现她长得和我有点象吗?”

  陶湛没好气道:“若你喜欢,就送给你了,每天晚上你给她喂奶,可折磨死我了。”

  孙尚香抱起刘婵笑道:“噢!可怜的小家伙,你娘居然不要你了,以后就跟着二娘吧!二娘不会喂奶,但二娘可以教你练武,长大后上阵杀敌。”

  她这番话使内堂众人都笑了起来,包娘笑着把怀中女儿也递给她,“尚香,你也教教我家珠儿吧!”

  “那我以后就有两个徒弟了。”

  这时,刘致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拉着孙尚香的胳膊央求道:“二娘,你也教我练武吧!我愿意。”

  孙尚香笑着在他小脑瓜上敲了一下,“第一,我不收男徒弟;第二,你老爹的武艺更厉害,我打不过他,你向他去;第,你快松手,我的袖要被你拉掉了。”

  正在说笑时,陶湛发现蔡少妤从旁边小门走了进来,她心念一转,便知道应该是刘璟回来了,她连忙让乳母带走孩,拉着孙尚香来到蔡少妤面前,给孙尚香介绍道:“这就是我刚才给你提到的蔡姑娘,少妤,这就是我妹妹尚香,其实你们早就应该听说过对方了。”

  蔡少妤心中有点紧张,连忙施一礼,“参见二夫人!”

  孙尚香性格爽朗外向,但她却是个为聪明的女人,虽然陶湛说得很含糊,但她立刻猜到了蔡少妤为何要住在府上,一定是刘璟把她带回来的,这个家伙,自己才回去几个月,他就又找了一个女人回来,今晚一定要好好找他算帐。

  虽然有点埋怨刘璟,但孙尚香却是一个开朗之人,她连忙回一礼,对陶湛笑道:“都怪大姐没有写信告诉我,我不知孙姑娘在府中,没有准备礼物,这可要命了!”

  蔡少妤慌忙摆手,“多谢二夫人好意,我不要礼物。”

  “那不行,我可不能厚此薄彼,空手见人。”

  孙尚香想了想,便从脖上摘下一串宝石项链,替蔡少妤挂上,笑着说道:“这是我从二嫂那里刮来的项链,我就转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蔡少妤心中感动,轻轻抚摸着项链,低声道:“谢谢二夫人!”

  “别说谢了,以后在一起的时间长呢!到时候你就会烦我了。”

  这时,陶湛走上前笑道:“这么啰嗦,我现在就有点烦你了,你快去洗把脸吧!准备吃饭了。”

  她又在孙尚香的耳边低声道:“他已经回来了,在书房等你呢!”

  孙尚香的脸蓦地红了,有些扭捏道:“他回来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为他才赶回来。”

  “快去洗脸吧!”

  陶湛笑着将她推了出去,出了院门,孙尚香便转身一阵风似的向书房赶去,包娘站在窗前,见孙尚香去的方向不对,她捂着嘴笑得喘不过气来,陶湛连忙给她使了个眼色,可片刻,陶湛自己也忍不住掩口‘嗤!’地笑了起来

  孙尚香快步走进刘璟书房,刚一进门,她的腰便被门口的人搂住了,闻着那熟悉的气象,孙尚香心中激动万分,她转身挽住丈夫的脖,两人紧紧吻在一起。

  不知吻了多久,孙尚香才恋恋不舍和他分开,她眼中闪烁着宝石般亮色,火辣辣地注视刘璟问道:“你想我吗?”

  回答她的,又是刘璟一阵暴风骤雨般的亲吻,孙尚香心都醉了,刘璟抚摸着她的**,低声道:“你这个野丫头,去了那么久,我要惩罚你!”

  说完,他一把抄起她的腿弯,抱起她快步向里屋走去,两人倒在榻上,忘情地拥抱在一起,直到刘璟开始解她的裙,她才蓦地醒悟,连忙拉住刘璟的手,“夫郎,现在不行,大姐还在等我们吃饭呢,晚上吧!”

  “不行!现在略做小戒,晚上再继续惩罚,要惩罚到天亮!”

  孙尚香搂着他的脖,吻了一下他的唇嫣然笑道:“应该是我来惩罚你,你先向我老实交代,那个蔡姑娘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心里不舒服吗?”

  “大姐都没有说什么,我才没有不舒服呢!不过呢,我警告你,我们这几个女人已经够你享齐人之福了,你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小心我把你下面咔嚓掉!”

  孙尚香‘嗖!’从腰间拔出短剑,锋利的剑刃压在刘璟大腿上,似笑非笑道:“知道我为什么带剑在身上吗?就是准备用来割你那玩意!”

  刘璟躺在床榻上,他见孙尚香样可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孙尚香脸一沉,“笑什么,你以为我不敢吗?阉了你,我再嫁给不沾花惹草的男人去,才不会管你。”

  “那可怎么办呢?”刘璟笑问道。

  “办法嘛!倒有一个。”

  孙尚香收了剑,压在刘璟身上,托着腮道:“听大姐说,你过两天要去汉中视察,那就把我也带上,我跟着你,这样你就没法沾花惹草了。”

  “你这个野丫头,原来是打这个主意,我若不答应呢?”

  孙尚香神情有些黯然,半晌低声道:“这次回江东,感觉压力很大,看来我也要生个孩了。”

  刘璟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他紧紧抱住孙尚香的腰,在她耳边道:“好吧!我答应你,而且我们今晚就努力。”

  孙尚香狡黠一笑,“这就叫软硬兼施,本姑娘又会了一招驭夫之术。”

  刘璟没好气地看着她,这时,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老爷,夫人请老爷去用晚餐了。”

  孙尚香忽然惊慌道:“坏了,我得先去洗脸收拾一下,要不然她们会笑死我。”

  说完,她爬起身,从后门慌慌张张走了,刘璟望着她动人的背影,心中充满了对她的爱恋,多可爱的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