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00章 夜夺历城

第600章 夜夺历城


  、、、、、、、、、、

  中午时分,一支五千人组成的军队正疾速向北行军,为的赤色大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汉’字,这是汉军军旗。

  这支军队正是老将黄忠的队伍,作为汉军先锋,黄忠率领一万精锐之军北上,他的要任务就是夺取历城和祁山堡,建立个中途补给点,为汉军夺取西城打下基础。

  黄忠没有参与第一次北征,他当时是率领两万军队驻防益州南部,防范蛮夷人趁汉军北征的机会造反,但随着蛮夷人先后表示臣服,刘璟和南疆各族达成了妥协,南疆的局势渐渐缓和了。

  刘璟随即任命严颜为益南都督,廖化为副都督,两人统帅一万军驻防南益州,而把黄忠调到了汉中。

  黄忠为人谨慎,擅用谋略,而且善于和人相处,让他为先锋,会更加稳妥地贯彻汉军第二次北征步步为营的战略,和赵云相比,黄忠的经验更丰富,能将庞统等谋士的计谋变通,和实战更加完美的结合,从而会更加有效果,赵云在这方面就稍微显得弱了一点。

  庞统骑马跟在黄忠身旁,他有些不解问道:“老将军为何不在晚上行军,在白天行军容易被曹军斥候发现。”

  黄忠微微一笑道:“北上只有一条官道,就算晚上行军也会被曹军探发现,而且晚上行军,容易被敌军伏击,反而不利,所以权衡一下,白天行军也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被曹军发现,他们就会加强城墙防御,这会增加刘正他们的入城难,老将军考虑到这一点了吗?”

  黄忠温和地笑了笑说:“士元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我只来了五千军队,我想夏侯霸不会紧张,我也相信刘正他们不会让人失望,他们一定能成功。”

  庞统无话可说了,他发现黄忠表面上很宽和,从不生气,但其实他比赵云更加难以说动,制定了策略后,黄忠完全就是按自己的想法来行事,不听从别人的意见,庞统心中很无奈,只得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时,前方奔来几名骑兵,一名骑兵抱拳道:“启禀黄老将军,有刘校尉的情报!”

  他取出一封情报,呈给了黄忠,黄忠打开看了看,不由捋须对庞统笑道:“看来刘校尉已经有把握了,我们加速行军,夜夺历城!”

  .........

  夏侯霸在沉睡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十分不悦问道:“什么事情?”

  “禀报将军,有斥候紧急来报,发现汉军北上!”

  “啊!”

  夏侯霸惊呼一声,困意顿时消退得无影无踪,他连忙起身走出门外问道:“有多少敌军,现在在哪里了?”

  “斥候说大约五千人,发现他们时在十里外,估计现在已经在二十里外了。”

  夏侯霸听说只有五千人,心中稍稍一松,他有四千守军,又占有城墙的防御优势,完全可以应对五千人的进攻,他快步走出军衙,向城墙走去。

  历城经过上一次的大火洗礼后,城中的布局已经做了一些改动,军队尽量靠南面驻扎,用石板泥土和木头混合搭建了上间营房,紧靠城墙还修建了一排石屋,石屋自然是主将夏侯霸的军衙,这样就算敌军用火攻,也不容易被点燃。

  不过帐篷还是不可能完全放弃,只是少了很多,只有一多顶大帐,用来做仓库,位于城中间部位,四周还简单搭建了木板,可以抵御火箭袭击。

  就算这一多顶大帐,也只是临时使用,上千士兵依然在忙碌搭建营房,力争在明年春天之前完全废弃使用帐篷。

  夏侯霸匆匆跑上了城,站在城头向南眺望,他并不着急,毕竟敌军还在二十余里外,至少还要走一个时辰,现在他还不能判定汉军是不是来攻打历城?

  这时,又有一名斥候疾奔而至,奔至城下喊道:“启禀将军,汉军在十五里外驻营了,好像在修筑板墙营寨。”

  夏侯霸有些愣住了,汉军在十五里外修筑板墙营寨,这一般是要长久驻扎的意思,他心中愈加糊涂了,汉军到底要干什么?

  这时,夏侯霸的副将毛信上前道:“将军,会不会是汉军在为北征做准备,修筑营寨储粮,这样他们就有了补给点,不用再从武都郡运送粮食了,上一次他们不就是因为粮食运输困难而被迫南撤吗?”

  一句话提醒了夏侯霸,汉军只来五千军队,不像是来攻城打仗,但又是来做什么呢?令他不解,而毛信却提醒了他,汉军是来建造补给营寨,为北征做准备。

  夏侯霸也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情报,他们发现了汉军的北征战略,建立补给站,步步为营作战,他必须要立刻向上汇报,夏侯霸当场写了一封快信,找来一名亲兵道:“速去冀城,将此信交给夏侯将军!”

  夏侯渊阵亡后,陇西主将改为夏侯惇担任,夏侯霸就是直接接受叔父夏侯惇统领,亲兵骑马飞奔北去了。

  夏侯霸虽然推断汉军不是来进攻,但他还是不敢大意,将军队分为两班,昼夜在城头巡逻,又派出上名斥候,侦查汉军筑营动静

  夜幕慢慢降临,倦鸟归飞,山林内一片寂静,在山林边的一棵大树后,刘正轻轻拍了拍任平的肩膀,低声道:“此去城内,凶险异常,你一切保重了。”

  任平已经换了曹军的军服,他只带两名手下入城,确实凶险异常,但他们人还是义无反顾地接受了任务,任平默默点头,“假如我不幸阵亡,我的父亲和妻儿就交给校尉照顾了。”

  “放心吧!你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但我相信你会平安归来。”

  刘正又对两名军士道:“保住自己的性命,回来接受厚赏!”

  两名士兵点了点头,这时,任平看了看天色,低声令道:“走吧!”

  人先后奔出山林,动作敏捷如狸猫,忽停忽走,渐渐向城墙靠拢了,他们走的是东北角,这里上城更加容易,人贴着城墙,任平试了试,缝隙很多,确实上城很容易,当然这只是相对他们而言,对一般人而言,还是一样难如攀天。

  人像壁虎一样,贴着城墙慢慢向上攀爬,片刻,任平先上了城头,他贴着城垛观察城头,曹军的防御主要集中在南面,几乎是步一岗两步一哨,而北面则没有这么士兵,主要是十几支巡逻队来回巡视城头,巡逻频率非常密集,巡逻队之间相隔只有二十余步,他们机会并不多。

  观察了片刻,这时,一支十人的曹军巡逻列队走来,从任平人藏身的城垛旁走过,就在他们刚刚走过几步,而另一支巡逻队没有过来,他们就只有这一瞬间的机会,任平给两个手下同时使了个眼色,人一跃而上,同时跃上城头,随即在城头疾速翻滚,轻轻巧巧地从另一边下去了。

  就在他们身影刚刚消失,另一队巡逻士兵又列队走来,他们没有发现异常,从城头上走了过去,而刚才那一队士兵又掉头回来了。、

  汉军鹰击军在北上时,曾抓住两名曹军斥候,从曹军士兵口中,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了城内的布局,也制定了相应的方案,城内有四千军队,而且是军城,没有民居,争夺城门不现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复制上一次的夺城。

  上一次是从山上砸火球烧营,而这一次是人潜入城中放火,任平人的目标,就是暂时还没有拆除的一多顶营帐仓库,烧毁敌军的粮食,曹军就支持不住了。

  当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营帐四周布满了守军,防御严密,很难靠近,任平人躲在一间军营后面,远远望着数十步外的帐篷,帐篷边有士兵来回巡逻,他们没有机会靠近。

  任平没有急于行动,他在耐心地等待,按照他和刘正商议的计划,刘正会帮他们创造机会。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奔马声,城头上喧哗起来,只听有人大喊:“快去禀报将军,汉军来袭击了!”

  有士兵奔跑去禀报,而城头上的喊声更大,无数箭矢从城下射上来,不断听到惨叫声,不少箭矢射进了城内,城外突来的袭击使城内一片混乱。

  士兵们五成群向城头跑去,守卫大帐的士兵也纷纷奔至前面,关注城头的情况,任平人抓住了这个机会,飞奔过去,趁曹军没有注意之机,钻进了大帐内。

  攻打城头的汉军正是刘正率领的两名手下,他们用突袭的办法骚扰敌军,吸引曹军的注意,给任平人创造机会,骚扰了一会儿,刘正见城头已混乱,立刻率领士兵迅速离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此时,黄忠率领五千军队已经开始列队了,等待着历城方面的情况,庞统真心佩服黄忠的经验,五千人来这里筑营确实很难让人想到他们是来攻城,虽然曹军会猜到他们的策略,但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一旦拿下历城,他步步为营的战略立刻就大白于天下。

  “老将军,你觉得他们能成功吗?”庞统有些忧心地问道。

  黄盖呵呵一笑,“军师放心,他们是鹰击军,这就是他们最擅长的手段,如果他们不能成功,那天下就再没有第二支军队能成功了,毕竟夏侯霸也没有多少经验,所以,他们一定能成功!”

  黄忠估算了一下刘正约定的时辰,现在可以出发了,他一挥手令道:“出发!”

  五千名士兵扛着数十架攻城梯,迅速向历城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