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26章 隔空过招

第626章 隔空过招


  、、、、、、、、、、

  鲁肃已非常了解孙权,他知道孙权不会轻易任命一个高官,可一旦说出来,就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他也知道再拒绝下去就是矫情了,鲁肃便不再推辞,跪下行一拜礼,“微臣遵令!”

  孙权任命鲁肃为大都督,并不完全因为周瑜的推荐,他也有自己的考虑,孙权真正想任命的人是陆逊,一方面陆逊是孙策女婿,另一方面,陆氏家族是吴郡第一大家族,而吴郡是江东的根基所在。

  但陆逊资历还有所不足,让他为大都督,恐怕很多人不服,尤其是军方那些大将高官,同时,陆逊属于开拓型的大将,而现在是需要休养生息,需要守成,陆逊显然就不适合了。

  鲁肃恰恰就非常适合守成,他为人谨慎,对荆州主张和而不战,更重要是鲁肃的忠诚也可以让孙权放心,而且鲁肃为人宽厚,人缘好,属于周瑜的庐江派,他为大都督,无论张昭、程普的北方派,还是张纮、顾雍、陆逊等人的本土派都能接受,不会破坏目前江东的势力平衡。

  所以孙权深思熟虑一夜,还是决定让鲁肃继任大都督之职,孙权又扶起他笑道:“现在我要请教敬,司马懿要求江东出兵合肥,我是救还是不救?”

  鲁肃沉吟一下道:“主公自己的想法呢?”

  孙权虽然为周瑜之去而悲痛,但他并不会沉迷于悲痛之中,在谈论正事之时,他的情绪和平常完全一样,淡淡道:“其实出兵也可以,只是我不想白救,我想让刘璟放开当年的一些条约,敬觉得可以吗?”

  鲁肃想了想道:“微臣的建议应该毫不犹豫出兵,等解除了荆州之危后再和荆州谈条约问题,我想那时候刘璟也会出于感激放开对江东的限制。”

  孙权点了点头,“这件事让我考虑一下吧!”

  回到建业宫,孙权刚走到自己官房,便有侍卫在门口禀报:“启禀吴公,军师求见!”

  江东军师便是张昭,孙权知道他这个时候求见,必然是为了荆州之事,他沉吟片刻便道:“请他进来!”

  片刻,张昭匆匆走进了官房,躬身行礼道:“微臣参见主公。”

  “军师请坐!”

  孙权请张昭坐下,又命侍卫上茶,张昭有些着急道:“主公答应荆州出兵了吗?”

  “还没有正式答应,只是表了一个态,我会以孙刘两家的大义为重,但具体怎么做,还有待商榷。”

  “微臣就是为此事而来,微臣劝主公千万不要为此事得罪曹操。”

  “你的意思是说,我拒绝出兵?”孙权眉头一皱问道。

  “微臣也不是这个意思,微臣只是觉得眼前的局势,江东还是保持中立较好,江东应该在刘璟和曹操之间谋取最大的利益。”

  孙权负手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窗外,虽然他决定任命鲁肃为大都督,但在对荆州求援的态上,他的想法却和张昭的建议不谋而合。

  现在的刘璟势力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独占江夏一隅,和江东唇亡齿寒的小势力了,而是一个已经能和曹军抗衡的大势力,在这种情况下,江东就必须审时势,选择自己的立场。

  在孙权看来,刘璟和曹操的争霸还需要很多年才会有结果,在这种情况下,江东无论帮刘璟还是帮曹操,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最好的选择就是中立,在这两大势力的争斗中为江东谋取最大的利益。

  沉思良久,孙权又回头问道:“军师有什么方案吗?”

  张昭笑道:“方案很简单,既然曹操已经册封了主公,算是给了我们好处,那刘璟也应该有所表示,我们可以向司马懿提出条件,如果对方答应,我们就可以象征性地出兵合肥,至少表面上不要和刘璟翻脸。”

  ‘象征性地出兵’,孙权不由笑了起来,又问道:“那具体是什么条件呢?”

  “可以提个条件,一是废除对我们战船上限的约束,其次是归还蕲春郡,第是取消内河贸易。”

  孙权默然无语,前两个条件他还能理解,那么第个条件就是张昭代表一些高官的利益了,取消内河贸易,那荆州商人就不能深入江东郡县去直接采购货物,而是必须和江东的大商家做买卖,等于是江东的大商家又重新垄断了江东内河。

  不过孙权也知道,张昭做事一向是公私兼顾,不会因私而废公,如果公私不能两全,张昭一定会放弃私心而全力为公。

  孙权又问道:“如果荆州真的答应这个条件,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出兵合肥呢?”

  张昭摇了摇头,“条件苛刻了,荆州绝不会全部答应,尤其是蕲春郡,他们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们出兵不过是做个样,这样就在两边都获取了利益。”

  说到这,张昭又意味深长地笑道:“难道主公不希望他们两败俱伤吗?”

  “我明白了!”

  张昭的最后一句话说到了孙权的心坎上,

  孙权想了想便笑道:“不如这样,就由军师代表我去和司马懿谈一谈,看看个条件,他们能答应多少?”

  停一下,孙权又道:“还有一事我要告诉军师,我已决定任命敬继任军大都督一职。”

  张昭愕然,居然是鲁肃出任大都督,不过他心中又微微一松,鲁肃还好,只要不是陆逊出任便可……

  张昭离开了建业宫,转身便去了贵宾驿,他心中有一种明悟,虽然主公任命鲁肃为大都督,但在这次和荆州的谈判上,他还是让自己来主导,由此可见他对鲁肃还是并不放心,或者说鲁肃的主张不符合他的心意。

  不用说,张昭也猜到鲁肃的建议是什么,一定是毫无条件地出兵,如果是在年前,这样的主张也算是比较理智,但现在还是无条件出兵,就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了。

  事关一国根本利益,可不是谈谈感情就可以达到目的,至少在他张昭看来是不可能,江东最根本的利益是什么,就是安全。

  刘璟和曹操两败俱伤,这样江东就有了安全保证,可惜鲁肃不懂这一点,好在吴公心中明白,无论是强大的汉军,还是强大的曹军,对江东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张昭被驿丞领进了贵宾驿,这时,司马懿也闻讯迎了出来,他刚才还在和刘敏说,江东重臣中谁会为难这次荆州求援,两人都同时想到了张昭,他一向对荆州不友好,没想到张昭居然来访。

  这便使司马懿意识到,恐怕这次荆州出使就真如他们事前所担心,江东没有什么诚意援助荆州,虽然心中微微有些不悦,但司马懿还是热情地将张昭迎进内堂。

  两人寒暄几句,侍女给他们上了茶,张昭便主动将话题转到了荆州之事上,他沉吟一下道:“其实我们也听说了曹军南下之事,但根据我们从邺都得到的情报,这次曹军南征准备并不充分,所以我们判断,曹操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荆州,而是陇西,只要刘州牧肯答应暂停北征陇西,曹操就一定会收兵回南阳。”

  司马懿暗呼张昭果然厉害,一开口便让自己道义处在被动的位置上。

  张昭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自己可以解决的麻烦,现在却要来求江东帮忙,那江东如果出兵就变成助汉军北征,这就不是雪中送炭了,而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从道义上应该是无偿帮助,但锦上添花则不然,是需要付出代价。

  司马懿笑了笑说:“其实我们也知道曹操的战略目的是为了西线,但现在西线两军正呈胶着状态,曹操在关中和陇西也部署了十余万大军,如果我们放弃西线,转而援助襄阳,就会造成西线兵力空虚,反而会使曹军攻入汉中,甚至威胁益州,所以不敢轻易调动益州之军。”

  张昭呵呵一笑,“我知道贵军已有二十万之众,其实十万守汉中,十万对峙襄阳,甚至还可以临时招募民团,以荆益两州的雄厚实力,对付曹操南征应该是绰绰有余,其实不必司马军师这么辛苦跑一趟。”

  司马懿沉默了,半晌冷冷道:“我明白张公的意思是,也就是说江东婉拒了荆州的请求,是吧!”

  “没有!没有!”张昭连忙摆手,笑道:“我们两家有联姻之亲,怎么可能拒绝,这让公主在益州可不好过,我只是提几个建议罢了。”

  司马懿也明白张昭之意,说到底就是要有条件,只是张昭不好开口,他想了想便道:“为了表示双方的诚意,我们也不会让江东白白出兵,我们承诺,只要江东军占领了合肥,一旦曹军反攻,我们会从西线策应,以投桃来报李。”

  旁边刘敏没有说话,而是在静静听两位军师的谈判,他心中也颇为感慨,不愧是军师,两人就像隔空交战一般,都在抢占道义高点,张昭的出招固然犀利,司马懿的回击也毫不示弱,他很明白的告诉张昭,如果这次江东不救襄阳,那么下一次就不要指望荆州救江东。

  张昭沉吟一下道:“实不瞒司马军师,现在江东军正在建安郡和山越人作战,我们援助荆州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一时抽不出多的军队,担心解决不了荆州之危。”

  司马懿心中冷笑,说来说去,就是江东没有出兵的诚意,如果自己给出的条件多,而江东却不肯尽力,那就是白白割肉饲虎了,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想到这,司马懿拱手道:“我家州牧也知道江东有难处,但还是希望江东能够出兵合肥,请张公转告吴侯,如果江东愿意出兵,荆州可以答应江东不再受千石战船的限制。”

  司马懿先把江东提条件的机会堵死了,就是明白告诉张昭,荆州只有一个条件,江东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也就不勉强江东出兵,张昭的脸色有些发白,起身施一礼,勉强笑道:“如此,容我回去禀报吴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