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27章 西瀛来客

第627章 西瀛来客


  、、、、、、、、、、

  送走了张昭,刘敏忿然对司马懿道:“看得出江东并没有诚意派兵,我就不明白,难道江东以后不求我们吗?”

  司马懿摇了摇头,“一个人或许看不到,难道这么多江东高官都看不到吗?这应该是江东权衡利弊的结果,他们骨里是希望我们和曹操两败俱伤,至于曹操对江东的威胁,坦率地说,在没有灭掉我们之前,曹操只会笼络江东,从这次孙权受封吴公便可看出曹操对江东的态。”

  说到这,司马懿轻轻叹息一声,“我现在才真正理解了,为什么州牧一定要将江东打残后才考虑西征,如果江东实力尚在,那么我们现在就将面对曹军和江东军两夹攻,现在进攻襄阳的就不再是曹军,而会是江东军,江东不是不想趁机夺取荆州,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刘敏默默点头,也有些感慨道:“这就是一国的根本利益,就算联姻也没有意义。”

  “其实联姻还是有用!”

  司马懿微微笑道:“至少双方不会撕破脸皮,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坏,如果我没有猜错,江东还是会出兵,表面上的出兵,孙权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该怎么权衡利弊。”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驿丞在堂外禀报道:“启禀司马军师,馆外有人求见,他说他也是荆州将领。”

  司马懿一怔,江东怎么会有荆州将领?他心念一转,忽然知道是谁了,连忙吩咐道:“快请他进来!”

  刘敏不解地问道:“军师,会是谁?”

  司马懿神秘一笑道:“你想一下,最近一两年,谁失踪不见了?”

  刘敏沉思片刻,忽然脱口而出,“娄发!”

  司马懿点了点头,“正是他,他奉州牧之命,执行一个秘密任务,现在应该是回来了。”

  这时,驿丞领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大将快步走进了内堂,他皮肤黝黑发亮,目光为有神,正是荆州水军大将娄发,娄发和沈弥当年是甘宁的左膀右臂,后来逐渐独当一面,成为荆州水军的主力大将,官任校尉之职。

  在攻取益州后,娄发便被刘璟派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也就是当年刘璟和孙权达成的协议,用豫章郡换取夷洲,夷洲也就是后世的台湾岛,但娄发的任务并不是去夷洲,而是夷洲和建安郡之间的西瀛岛,也就是后世的澎湖列岛,在那里建立一个补给点。

  娄发是前年秋天率领十艘两千石大船和八士兵出发前往西瀛岛,一去就是一年半,至今没有任何消息,却没想他今天也出现在建业城,娄发上前一步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军师!”

  司马懿连忙扶起他,“娄将军免礼,快快请起!”

  娄发又和刘敏见了礼,这才坐下,司马懿笑道:“娄将军怎么会出现建业?”

  “启禀军师,我们是回荆州途中过建业,在码头上补给时发现了荆州战船,打听一下,原来军师在城内,卑职便赶来拜见。”

  “原来如此,真是巧了。”

  司马懿一笑,又问道:“西瀛岛那边情况如何?”

  “我们已经在岛上建立了军营,和当地土人相处很好,现在有士兵在岛上筑城,千余土人也协助我们,城堡已建成过半。”

  司马懿点点头,又问道:“离西瀛岛最近的县是哪里?”

  娄发想了想道:“最近的县应该是原闽越国的都城东治县,不过也要几天几夜的航程。”

  说到这,娄发苦笑一声道:“坦率地说,州牧和吴侯的这个买卖做亏本了。”

  “为何亏本?是远了吗?”司马懿笑问道。

  娄发摇了摇头,“其实沿海有很多岛屿都是荒岛,还有建安郡的很多河口之地,土地肥沃,人烟稀少,江东也无力占领,我们完全可以进军陆地,不必要非要占据西瀛岛,其实我们也是哄骗当地土人,说是建立船只补给点,无意谋取他们的土地,否则他们也绝不会容许我们上岛。”

  “你说的不错,其实我们的目的也是想在江东的后背放一把刀,为将来扫灭江东创造条件,但又不能让江东生疑,所以才暂时在西瀛岛筑城,有了这个补给点,然后向大陆扩张,州牧的意思是,我们要在五年内,逐步在沿海地区建立十座军城,驻扎五千士兵。”

  娄发默默点了点头,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事,笑道:“我们回来时,为躲避风浪,无意中在会稽郡南面的一座荒岛上发现一名被流放的犯人,军师猜猜他是何人?”

  “是谁?”

  “是孙权的堂兄孙贲,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在一座荒岛上。”

  司马懿和刘敏对望一眼,两人的神色顿时严肃起来,他们听刘璟说过江东内讧之事,孙贲就是内讧的关键人物,司马懿连忙问道:“这个孙贲现在何处?”

  娄发低声道:“他就在我的船上,我感觉他有用,就把他带回来了。”

  刘敏急问道:“别人知道吗?”

  娄发摇了摇头,“岛上只有一名哑仆照顾他,还有五名士兵看守,我把所有人都一并带走了,据说会稽郡官府每个月会给他们送一次补给,刚送了一次,就算发现他们失踪,也要个月后了。”

  司马懿负手走了几步,这个孙贲确实一个重要人物,将来会有大用,关键是要隐秘,绝不能让江东知晓此事,想到这,司马懿当机立断道:“我要过几天才能返回,娄将军不要等我,你现在就离开建业回荆州,先把这个孙贲暂时藏在武昌县,回头再禀报州牧。”

  “卑职明白,这就离开!”

  娄发行一礼,便匆匆离去了,司马懿对刘敏微微笑道:“这趟江东也没有白跑,至少得了一颗好棋。”

  刘敏也会心笑了起来,“我可以想象孙权知道那人失踪后,会怎么样暴跳如雷。”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忍不住大笑起来。

  最终如同司马懿的猜测,孙权接受了刘璟放开战船上限的条件,答应出兵合肥,孙权随即命黄盖率领两万军队从历阳渡江,杀向合肥。

  但在黄盖临走前,孙权也对他交代得很清楚,这次出兵合肥只是攻而不打,不准损失一兵一卒

  刘璟的五万大军沿着上庸道一南下,五天后,军队抵达了房陵县,这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中县,人口约有两千余户,大多以务农为生,盆地内以筑水两岸为中心,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气候温暖而湿润,粮食产量十分稳定,使得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

  房陵县自然就是房陵郡郡治,虽然县城不大,但地利位置却十分重要,是上庸道前往襄阳的必经之地,从这里向西北可以去武当县,坐船走筑水可以直接驶入汉水,向东南则是进入襄阳地界。

  正因为这里地理位置重要,所以房陵县同时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庞德担心曹军从房陵郡渡江,新野兵败后,便直接率领残军赶赴房陵县参与防御,与此同时,聘又命蔡进率千军赶赴房陵和庞德军队汇合,使房陵县的驻军达到四千余人。

  这天上午,刘璟率领的五万大军缓缓抵达了房陵县,离县城还有数里,庞德和蔡进便已赶来迎接,五万大军停了下来,在数杆大旗中,庞德和蔡进看到了州牧刘璟,两人连忙上前抱拳施礼,“卑职参见州牧!”

  “两位将军辛苦了!”

  刘璟已知道庞德在新野激战之事,他翻身下马,拍拍庞德的肩膀,关心地问道:“伤势如何了?”

  庞德没想到州牧第一件事就是关心自己的箭伤,他心中十分感动,连忙道:“多谢州牧关心,箭伤无碍!”

  “那就好,这次新野之战我也耳闻了,虽然颇有争论,不过我支持你的决定,军队若不敢作战,那还叫什么军队?”

  庞德率领千军没有及时向东撤离,而是主动北上迎战曹军先锋,他此举在军中引起了议论,有人说他勇烈无畏,堪称大将楷模,还有说他为掩护民众撤退而战,很有担当,但也有不少人批评他无谓牺牲,明明可以保全士兵性命,却要以弱击强,导致最后惨败。

  但刘璟却主动替庞德开脱,赞扬庞德是英勇之举,从而结束了军中对庞德的争论,庞德默默点头,又躬身道:“感谢州牧理解,卑职虽死无憾!”

  刘璟笑着点点头,又对蔡进道:“房陵郡可有曹军窥视?”

  “回禀州牧,曹军没有走房陵,而是走了宜城县,不过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已在筑阳县和武当县各部署了一千军队,只要曹军有渡河迹象,我们会立刻赶去支援。”

  刘璟笑了笑便道:“房陵郡的两个渡河点,就分别在武当县和筑阳县,我建议两位将军各率两千军驻防一处,只是要当心,不要中了曹军的调虎离山之计。”

  庞德和蔡进对望一眼,他们都明白,这是州牧对他们出现在房陵县不满,认为他们应该在汉水边驻防,两人一齐躬身道:“遵令!”

  刘璟这才点点头,他翻身上马,命令左右道:“在县城外休整一个时辰,不准进城,然后继续向襄阳郡进发!”

  五万大军再次启动,浩浩荡荡向县城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