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37章 噩耗传至

第637章 噩耗传至


  、、、、、、、、、、

  此时天色已渐渐到了五更时分,天空已有一丝青明,最黑暗时刻已经过去,攻打合肥城的战役也渐渐到了尾声。

  在听闻一千虎豹骑兵被汉军全歼后,主军营的曹军便没有了抵抗意志。

  当甘宁率领八千余汉军杀至,主军营的两千曹军便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一部分曹军从西营门逃走,而曹军中的当地人则不愿意逃走,他们在一名合肥籍牙将的率领下选择了投降。

  一队队汉军士兵列队进入了占地数亩的主军营,迅速控制了军营的各处要害,投降的八余士兵则放弃了兵器和盔甲,集中坐在十几顶大帐之中,等待战争结束后回家。

  甘宁则投降牙将的陪同下,登上了位于主军营西面的哨堡,这是一座高达五丈的堡塔,是整个合肥地区最高的建筑,站在堡塔之上,周围数十里一览无余。

  牙将姓蒋,合肥本地人,年近五十岁,已经没有了争强好胜之心,也没有了对仕途的期盼,只想平平静静地过完余生,因此在汉军歼灭曹军骑兵的消息传来后,他便立刻决定弃营投降。

  他陪同甘宁登上了哨堡,可以清晰地看见城池的情况,在微弱的晨曦中,只见西城上的曹军越来越少,江东军已从南门攻入了合肥城,牙将指着北城门道:“将军看见没有,北城门已经开启,这说明曹军已经弃城而撤了。”

  甘宁点了点头,他看见了北城门大开,便问道:“满宠会坚守到底吗?”

  “应该不会,满将军比较看重士兵,东面逍津失守,南城也失守,我想他不会再坚持守城,一定会保存士兵,率军从北城门撤走。”

  说到这里,牙将又忍不住问道:“攻克合肥,是属于荆州,还是江东呢?”

  “合肥是给江东,我们暂时不需要。”

  甘宁见牙将脸色露出失望之色,便拍拍他肩膀笑道:“蒋将军不用担心,我会和黄盖谈妥,让你继续镇守合肥,希望有一天,当汉军正式攻伐合肥时,还能和将军再相逢。”

  牙将明白甘宁的意思,他默默点了点头,这时,一名江东骑兵从城内疾奔而至,被士兵带到塔下,他高声喊道:“甘将军可在?”

  “什么事?”甘宁探头问道。

  “黄将军已夺取合肥城,请将军去郡衙一叙。”

  “我知道了,请告诉黄将军,我安排完军务就来。”

  报信兵又飞奔而去,甘宁走下了哨塔,这时,几名部将上前劝道:“将军要当心江东军心怀不轨,最好不要去。”

  甘宁呵呵一笑,“诸位放心吧!黄盖心里明白,他不会对我们不利,这个后果他承担不起,大家守好军营,我很快就回来。”

  又嘱咐众人几句,甘宁带领余名亲兵骑马向城内而去

  合肥城已经被江东军控制了,满宠听说逍津和南门双双失守,知道大势已去,便率领数千曹军从北门撤出,向汝南方向撤退,此时,合肥已经戒严,不准民众上街,大街上到处是一队队巡逻的江东军士兵,不时有江东军巡逻兵押解着抓获的曹军士兵走过。

  甘宁很快来到了位于城中部的郡衙,这里也是整个淮南郡的郡衙,在曹军撤离后,守钟昀也率郡官投降了江东军,甘宁翻身下马,一名黄盖的亲兵已等候在大门前,他连忙迎上来施礼道:“我家将军已在等候甘将军了,请将军随我来。”

  甘宁跟着他走进了郡衙,在一间临时辟出的官房内,黄盖正独自一人站在地图前沉思,夺取合肥虽然完成了吴公的交付的任务,但黄盖知道,战局并没有结束,这次荆州出兵帮助他们夺取合肥,这个人情他们得还。

  这时,亲兵在门口禀报道:“启禀老将军,甘将军来了!”

  “快快请进!”黄盖连忙道。

  片刻,甘宁快步走了进来,拱手道:“向黄将军说声抱歉,没有能吸引曹军主力,甘宁没有实现承诺。”

  黄盖是知理之人,虽然江东军为攻打合肥损失千余人,但他知道若不是甘宁将四千曹军拖在逍津,他们也未必能攻下合肥,尤其是一千虎豹骑兵被汉军全歼,这才是大的人情。

  他连忙道:“甘将军请不必歉疚,陈朔阵亡,我深表遗憾,你们已经尽力,也为我们攻下城池拖住了曹军,我心里明白。”

  甘宁见他明理,便笑了笑走上来,又道:“按照约定,合肥由江东军控制,我会撤回荆州,另外,我那里有近一千降卒,都是合肥本土人,连同牙将一起我会交给江东军,望将军善待他们。”

  黄盖笑了起来,“甘将军放心,既然是本土人,我当然会继续使用,让他们维持秩序,我请将军过来,是想商议一下,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最大程地震慑曹军,或许能逼曹操撤军。”

  甘宁走上前笑道:“我临走时,州牧已经给了我一个方案,如果拿下合肥,我会继续北上夺取寿春,出兵谯郡,希望江东军也能派一部分军队配合我北上,只要曹操从荆州北撤,我会立刻撤回合肥,将合肥交给江东,我率军返回荆州,决不食言。”

  甘宁的方案在黄盖的意料之中,不过如果能夺取寿春,他便可以向吴公交代,他沉思片刻道:“我命吕蒙率军一万配合贵军北上,但最后我们要寿春。”

  甘宁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天后,两万联军杀到寿春,由于合肥失守,使中原地区的东大门洞开,而四十万曹军主要集中在关陇、荆州、邺都、许昌以及北面的徐州一带,中原地区兵力空虚,寿春只有数郡兵。

  在得知江东和荆州联军杀到,寿春县令弃城而逃,使得联军兵不血刃占领了寿春,两万联军并没有在寿春停留,又继续向谯郡疾速进兵,一披靡,五天后攻占了城父县,兵指谯县,中原为之震动。

  孙刘联军攻克合肥,杀入谯郡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荆州,此时已是四月下旬,汉军和曹军的对峙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双方都没有动手,都在耐心等待。

  曹操是为了拖延时间,尽快实施荀彧的方案,将占领樊城坐实,使双方的边界推到汉水一线,同时开始向汝南调兵,准备进攻安陆郡,从而兵伐蕲春。

  而刘璟一方面在等待合肥的消息,另一方面又从巴蜀调兵万赶赴荆州,同时将两万军队从襄阳转向江夏,增加江夏的防御,双方各自调兵遣将,大有决一死战的架势。

  但事实上,曹军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这次曹操南下荆州只是一个临时决定,远不象赤壁大战时进行了一年多的事先战备,十万大军的补给开始告急,曹军的粮食需要从宛城运到樊城,尽管曹操又征用了千辆牛车,昼夜不停地运送粮食,但还是无法满足十万大军的巨大消耗。

  张辽曾经在宛城造了不少船只,可以利用淯水运送粮食,但一次渡江行动便使近千艘小船全部丧失,没有了船只,也就无法大规模走水运。

  在迫不得已之下,曹操开始动用羊皮筏来运送粮食,但就在两天前,一队汉军哨船沿比水北上,烧毁了数艘满载粮食的羊皮筏,上万石粮食被付之一炬,这次惨痛的损失令曹操愤怒之,下令将沿河护卫的名曹军将领斩。

  但曹操也知道这并不是将士失职,实在是水军薄弱之痛,他不得不停止用羊皮筏运送粮食,然而让曹操更无法接受的消息却悄然而至。

  陈群步履匆匆向曹操大帐走去,他刚才也听到了一些传闻,说合肥兵败,江东军已北上中原了,这个传闻使陈群心中有些不安,他急于想向丞相证实此事。

  陈群走到了大帐前,又停住了脚步,上前低声问许褚道:“许将军,丞相现在如何?”

  许褚轻轻摇头,“丞相刚才大发雷霆,我还从来没见丞相这么愤怒,建议先生暂时回避一下,等丞相冷静下来再说。”

  “可是合肥之事?”陈群关切地问道。

  许褚眼角余光向两边瞥了一眼,见左右无人,这才小声对陈群道:“合肥确实失守了,曹真逃去许昌,满宠也退兵到了汝南。”

  陈群心中异常震惊,传闻真是属实,这怎么可能,孙权居然对合肥动手了,他心中有些茫然,一时想不到其中的原因,这时,大帐内传来曹操疲惫的声音,“是长吗?请进来吧!”

  许褚吓得连忙退了两步,站直身体不敢吭声,陈群只得硬着头皮走进了大帐。

  大帐内曹操坐在桌前,背对着帐门,后背微微有些佝偻,显得异常疲惫,陈群上前跪下,行一拜礼,“参见丞相!”

  “不用客气,请坐吧!”

  曹操慢慢转过身,苦笑一声道:“长是听到传闻才来见我吗?”

  “是,卑职有点不敢相信。”

  “我也不相信,可这是事实,不仅合肥失守,连谯县也失守了。”

  陈群一下愣住了,半晌才低声道:“是卑职看错了孙权,卑职有责任。”

  曹操摇了摇头,“你并没有看错孙权,我也没有看错,只是我们低估了刘璟,低估了我们这个最大的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