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49章 家有小女

第649章 家有小女


  、、、、、、、、、、

  刘致鼓起勇气道:“二娘只是嘴上说得凶,她心其实很软,而且她忘记了自己说过不教我练武之事,非要逼我向她剑,早晨天不亮就把我拉起来。”

  说到后面,刘致竟有了一丝埋怨之意,刘璟笑了起来,语重心长对儿道:“你二娘是希望你不要变成书呆,她是为你好,让你早起是为磨练你的意志,爹爹武时,四更时就要起床,一直坚持了八年,到现在还是天不亮起来,只有意志坚强的人,将来才能做大事,你应该感谢二娘才对。”

  刘致呆了一下,还没人对他说过这些道理,他这才理解二娘的良苦用心,不由羞愧地低下头,“孩儿明白了!”

  刘璟拍拍他稚嫩的肩膀,“以后师父会慢慢教你这些道理,好好写字吧!”

  “是!”

  刘致又端正做好,开始认真写字,这时,刘璟忽然看见一个小脑袋,向房间里探头探脑,正是他的宝贝女儿刘珠,今年才岁,颇为调皮,一般当父亲都疼爱女儿,刘璟尤其疼爱。

  他笑着走了上去,一把将女儿抱了起来,轻轻捏了捏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笑问道:“小猪儿在做什么?”

  刘珠和她母亲一样,长了一个圆圆的包脸,大眼睛,乖巧聪明,她眨眨眼睛,笑嘻嘻道:“我在看爹爹是不是在教训哥哥。”

  “要是爹爹在教训哥哥呢?”刘璟又笑问道。

  “我帮爹爹一起打!”

  刘璟哈哈大笑起来,他亲了女儿脸蛋一下,“哥哥有果都给你吃,你还打他?”

  刘珠扮了个鬼脸,却不回答了,刘璟回头见儿像老僧入定一样,不为所动,便点点头笑道:“哥哥在练字,我陪猪儿去院玩。”

  刘珠欢喜得拍掌,“我要爹爹帮我摘果。”

  “好!爹爹帮你摘。”

  刘璟抱着女儿走到院里,刘珠指着杏树上已经泛黄的累累杏,急道:“我要那个。”

  刘璟伸手拉下枝头,刘珠伸出小手抓下两颗杏,笑得满脸开花,这时,孙尚香走进了院,对刘璟笑道:“刚才遇到吴阿婆,说徐长史来了,在外书房等夫君,夫君不去看看吗?”

  刘璟知道徐庶一定是为江东之事,他点点头,把手中女儿递给她,“小猪儿,让二娘陪你玩,爹爹有事了。”

  刘珠撅起嘴巴,一脸不高兴,她眼巴巴地来找爹爹,爹爹却只陪她一会儿,刘璟疼爱女儿,又捏捏她的小脸蛋笑道:“晚上爹爹陪你画画。”

  刘珠顿时欢喜起来,“爹爹骗我是小狗!”

  刘璟和她勾了勾小指头,又对孙尚香一笑,转身去了,走出院门便听孙尚香逗她道:“小猪儿,手中杏给二娘一个。”

  “不行!这是爹爹给我的。”

  刘璟笑着摇摇头,快步向前宅去了

  走进外书房,徐庶和董和正坐在屋说着什么,见刘璟进来,两人连忙起身施礼道:“微臣参见州牧!”

  在去年年底,将军府进行了一次重大权力改革,正式推行多相制,但因刘璟尚未建国,所以还不能称相国,便设立了参政尚书这个职务,简称尚书,得封这个职务,也就是获得了相国之权。

  目前由徐庶、蒋琬、费观、董和、司马懿五人出任参政尚书,共同协商军政大事,又设尚书令之职,尚书令负责处理日常政务,执掌政事笔,由五人轮流出任尚书令,每人执掌政事笔一个月,为此,又将议事堂改名为平章台,平章也就是协商的意思,这样一来,刘璟所倡导的多相制便形成了。

  但为了制约尚书滥用权力,又设立侍中之职,由尹黙出任,尚书或者尚书令的政务决策若有重大不妥,便会被侍中驳回,交还给平章台的尚书们重新协商,侍中下设侍郎数人,作为侍中的助手。

  如果尚书和侍中的意见始终无法达成一致,那就由刘璟来做最后决定。

  另外,侍中还有一项重要权力,政务的辨别之权,哪些政务可以由尚书令自己决定,哪些政务必须要平章台五尚书协商解决,哪些政务又必须交给刘璟审批,这样一来,刘璟便可以从繁重的日常政务中解脱出来,专心考虑军国大事。

  对于这种重大的权力变动,损失最大的是徐庶,实际上就是把徐庶的长史之权,分成了五份,本来是徐庶一个人执掌政务大权,现在变成了五个人共掌相权。

  虽然自身权力损失很大,但徐庶却是这种多相制的坚定推行者,因为徐庶考虑的并不是自己的权力得失,而是考虑相权对君权的制衡,汉朝的单相制,容易使丞相大权独揽,也容易造成皇帝对丞相的猜忌,所以相权并不大。

  一旦实行多相制,丞相之间就可以互相制衡,对皇帝的威胁就大大减小,所以皇帝也容易放权。

  徐庶知道,一旦形成了这种多相制,对未来年的权力格局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从君相分权的角上考虑,徐庶是力支持这次改革。

  也是巧,这个月正好是徐庶出任尚书令,执掌政事笔,一些日常琐碎的政务就是由他负责。

  刘璟命侍女上了茶,又对徐庶和董和笑问道:“多相制运行了五个月,感觉如何?”

  徐庶欠身道:“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合,也有一些考虑不周之处,但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慢慢契合,所以我们也不担心,总的来说,还是非常不错,运转顺利。”

  刘璟点点头,“因为我的精力主要考虑在北伐东征之上,所以政务之事,我基本上不过问,不过一旦将来稳定下来,或许我也要参与政务。”

  董和接口笑道:“这是当然,州牧请放心,我们不会趁机夺了州牧的权力。”

  人一起笑了起来,房间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这时,刘璟又问道:“关于再征兵十万之事,可决定了吗?”

  这是荆州之战结束后刘璟第一件要做的事,兵力不足使他在和曹操的对峙中非常被动,不得不暂停了北伐计划,所以再募兵十万,使总兵力达到十万,就显得非常迫切了。

  募兵之事由董和负责,他主管兵曹和尉曹,职权就相当于后来的兵部尚书,董和连忙答道:“回禀州牧,方案已经制定好了,只等平章台协商后,再报州牧批准,便可实施。”

  “简单说说看。”刘璟笑道。

  “简单说起来,就是益州募兵五万,荆州募兵万,汉中募兵两万,其中益州的五万军包括了益州南部的两万夷蛮士卒,我们已经和蛮王和夷王达成了一致。”

  刘璟点点头,又问徐庶,“江东结盟之事谈得如何了?”

  .........

  孙刘两家结盟之事并不顺利,可以说是陷入了僵局,关键就是蕲春郡的归属,孙权的态很明确,结盟就必须废除之前签署的不平等协议,那么蕲春郡就应该归还给江东,但将军府的尚书们在商议之后,一致拒绝了江东的这个要求。

  理由很简单,结盟是将来的事情,而蕲春郡归属荆州是上一次江东军西征的结果,不能因为现在的结盟而抹杀掉江东军西征的事实,当然,作为荆州的诚意,可以把彭泽湖和彭泽县以及蕲春郡以东的长江水道还给江东,仅此而已。

  将军府的态使吕范深感郁闷,因为出发时,吴侯再叮嘱他,一定要将蕲春郡拿回来,否则宁可不结盟,虽然吕范也明白鞠春郡对江夏威胁大,将军府肯定不会答应,但吴侯的态也明摆在那里,令他左右为难,无计可施。

  吕范住在成都的贵宾驿馆内,馆内环境优雅,服侍细致周到,令他住得非常舒适,但将军府的态强硬却使他郁郁不乐,无心观赏驿馆内优美的风景,甚至也没有心思去探望尚香公主。

  中午时分,一辆牛车缓缓停在了贵宾驿馆前,一名中年男领着两名伙计将十几只食盒提下了牛车,这时馆丞走出来,他打量了一下这几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中年男拱手施礼道:“我们是江南酒馆之人,驿馆中的江东客人向酒馆订了酒食,我们特地送过来。”

  馆丞有些愣住了,还从未听说贵宾驿的客人在外面订酒食,这时,江东副使张承走了出来,张承是张昭长,十余岁,现任江东都督府参军,非常精明能干,这次被孙权任命为吕范的副使出使成都。

  因为谈判陷入僵局,张承心中也颇为苦闷,便想出去走一走,他走出大门,正好看见了牛车,心中不由微微一怔,这时送酒食的中年男连忙上前拱手道:“原来是张公,小人是江南酒馆掌柜,特来送酒食。”

  张承只觉得这个中年男很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沉吟一下,没有回答,中年男向他眨了眨眼,又道:“公忘记了吗?昨天你来过鄙店,江南酒馆。”

  张承顿时醒悟,江南酒馆不就是江东军设在成都的一个情报点吗?他打了个哈哈道:“是了,我险些忘了,是我定的酒食,快请拿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