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51章 出兵合肥

第651章 出兵合肥


  、、、、、、、、、、

  次日一早,刘璟的马车在余亲卫骑兵的护卫下来到了骠骑将军府,这是他今年以来第一次来到将军府。

  此时刚到卯时一刻,天还没有完全大亮,东天空染红了朝霞,一道道曙光透过云层,将整个城池抹上了一层金色。

  将军府大门外,陆陆续续有不少官员前来上朝,几名官员正在大门前互致问候,寒暄聊天,这时有人喊道:“州牧来了!”

  众官员纷纷让开一条,刘璟的马车缓缓停下,他从马车里走了下来,向众人笑着点点头,众官员一起上前躬身施礼道:“参见州牧!”

  “这么早便赶来出朝,辛苦大家了。”

  众人纷纷笑道:“我们已经习惯了,倒是州牧南征北战,心忧天下,才是真正的辛苦。”

  刘璟笑了笑,走进将军府大门,将军府便是从前益州州衙,经过几次修葺,形成一座占地近五亩,气势恢宏的建筑群,进大门后是一片开阔的广场,当中立有双阙,正面是将军府集贤堂,实际上就是正殿,两边都是各个官署。

  议事大堂背后是原来的议事内堂,现在改名为平章台,也就是五尚书商议军国政务之地,周围有十座稍小的建筑,对应着十曹,是平章台的具体执行机构。

  在平章台的左面便是刘璟的官房,不过今天刘璟并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官房,而是来到了平章台,他是在汉中签署命令,宣布五尚书制成立,但他还是第一次来平章台。

  刘璟刚走进平章台,却迎面遇到了司马懿,司马懿一怔,连忙上前见礼,“州牧怎么来了?”

  刘璟笑道:“休息了天,差不多了,仲达从襄阳回来后就没有休息吗?”

  “微臣也休息一天,不过事情多,微臣便被各位尚书请来议事。”

  “说起来是我把琐碎政务都推给了大家,我是轻松了,你们却辛苦了,想想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刘璟微微笑道。

  这时,背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州牧应该集中精力考虑天下大事,这些日常政务琐事让我们来替州牧分担便可。”

  刘璟一回头,却是董和,便笑着点了点头,“原来是董尚书!”

  董和连忙上前行一礼,“参见州牧!”

  董和是原来巴蜀东州士的领袖,他出任五尚书之一,便是代表了东州士的利益,费观则是代表巴蜀本土系的利益,徐庶是代表原来的江夏系,司马懿是代表北方系,而蒋琬则代表荆州系,五名尚书都有各自的势力背景,作为最高权力者,虽然刘璟本身并不喜欢这种派系分明的格局,但他也必须适应现实,平衡各方的利益诉求,否则内部就会出现利益纷争,从而影响他的天下大计。

  刘璟问董和道:“大家都到了吗?”

  董和点点头,“今天要商议和江东的结盟,大家一早都到了,昨天下午吕范送来一封信,表示愿意放弃蕲春郡,尽快结盟,所以大家要商议具体方案。”

  这时,从事费祎快步走上前,向刘璟行一礼,又对司马懿和董和道:“时辰要到了,两位尚书请吧!”

  “在催促了,我们走吧!今天我要旁听一下。”

  刘璟呵呵一笑,便信步走进内堂。

  内堂的布置颇为庄重肃穆,四根巨大的立柱矗立在大堂上,挂着几丈高的帘幔,中间呈半圆形地布置五张宽大的桌,铺有软席,这便是五尚书的议席,后面又有数十张小桌,那是尚书从事以及十曹曹令、各个官署主官的位置,一般只有尚书从事在坐,其余座位都空着,只有一些特殊重要的议事他们才会参加。

  在五尚书议席的左上方,还有一张宽大的桌,那便是刘璟的座位,桌上铺着金黄缎带,并放着两方州牧之印,当然,这张桌只是象征意义,这其实也是汉唐政治的特点,皇帝不管政务,政务实权在相国手中。

  但也并不是完全架空了刘璟的权力,今天主要是商议和江东结盟之事,所以昨天徐庶就特地来拜见刘璟,征求刘璟的意见,而且最后的结盟决议还需要刘璟签字才能最终通过。

  刘璟在自己位上坐了下来,他并不干涉五尚书议事,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他也不想破坏这个原则,这时,五名尚书都在坐了,议事还没有正式开始。

  刘璟笑道:“既然议事还没有开始,我就先给大家说一个消息,曹操已派张辽率五万军队反攻合肥,现在合肥形势吃紧,孙权急于希望我们出兵助战。”

  内堂顿时一片议论声,众人才知道江东使者为何急于达成结盟,原来是合肥发生战事,这时,费观问道:“请问州牧,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这是昨天晚上刚得到的消息,据说孙权已经亲自率军赶回合肥,战局应该对江东不利,所以孙权才急于结盟。”

  “那州牧决定出兵吗?”蒋琬又接口问道。

  刘璟笑了笑道:“这就看诸位和江东使者谈判如何了,如果能谈妥,我可以出兵,另外我昨天和元直也说过,彭泽湖对柴桑威胁颇大,彭泽县可以交还江东,但彭泽湖不能还,现在情况又有不同,既然是江东主动要求结盟,那么除了蕲春郡以东的长江水道外,其余土地都一律不让步。”

  ........

  孙刘两家的结盟由于孙权的让步,最终达成了一致,荆州保住了蕲春郡,彭泽县和彭泽湖,最终只做出了微小的让步,将蕲春郡以东的里长江水道还给了江东。

  结盟还需要两家主公的签字加印,来回至少要数月的时间,但合肥的形势已经非常紧张,刘璟便同意让荆州水军先走一步,赶去救援合肥。

  这天上午,在柴桑以东的江面上,一支由五艘战船组成的船队正列队在江面上疾驶,船队声势浩大,延绵数十里,这是由甘宁率领的两万荆州水军,按照刘璟的命令赶赴合肥支援江东军。

  在第一艘大船上,甘宁手握战刀注视着波光浩淼的江面,他返回江夏不到一个月,又再次启程赶赴合肥,或许是经历了合肥之战,他对这次曹军反攻合肥充满了担忧,不知道曹军虎豹骑有没有参战,如果虎豹骑也在其中,那江东军确实形势不利了。

  正在沉思时,有士兵指着江面喊道:“甘将军,那边好像有船只在叫我们!”

  甘宁走到船舷边,只见一艘五石的快船正在调头,桅杆上挂着江东军军旗,一面红旗正在挥舞,这是旗语,意思是请求上船,甘宁立刻令道:“放慢船速,接对方上船!”

  战船缓缓放慢了速,不多时,江东船只靠近,一名报信兵爬上了大船,他上前一步单膝跪下行礼:“卑职是江东军军侯,奉吴侯之令赶来江夏送信。”

  说完,他取出一只卷轴,双手呈给了甘宁,这是鲁肃写的亲笔信,是写给甘宁,当然,如果是孙权的亲笔信,就应该是写给刘璟,显然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甘宁打开卷轴看了一遍,鲁肃在信中的语气显得颇为急切,希望他能尽快出兵支援合肥,合肥形势危急。

  这让甘宁心中不由略略一怔,鲁肃为何这么急切?还有怎么是合肥形势危急,为什么不是谯县或者寿春?信中没有给出答案,甘宁便问送信军侯道:“江东军放弃谯县和寿春了吗?”

  军侯叹了口气道:“谯县是放弃了,但寿春却是兵败,黄将军在寿春被曹军火攻,战船烧毁殆尽,损失上万人,黄将军被迫撤回合肥。”

  “那吴侯到哪里了?”甘宁又问道。

  “卑职出发时,吴侯在濡须水,正向合肥进发,因为害怕曹军火攻,就没有走水,战船都停在濡须口,从陆地上赶赴合肥。”

  “那吴侯带了多少军队?”

  “大约十万军队。”

  听到孙权率领十万军队去支援合肥,这让甘宁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他笑着对军侯道:“放心吧!我这就是赶去合肥支援江东军,我会尽快到达。”

  “多谢甘将军!”

  军侯下船去了,这时,沈弥缓缓走到甘宁身旁,低声道:“将军,孙权不敢乘船北上,却指望我们水军,这似乎有点居心叵测啊!”

  “这我知道!”甘宁叹了口气道:“孙权不是居心叵测,而是明摆在眼前的事情,守合肥需要水军,他却怕火攻不敢乘船,指望我们顶上去,不过江东军此战若败,恐怕再也不敢北征,对分担我们的压力不利,从大局考虑,我们必须抛去对江东军的不满。”

  说到这,甘宁随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战船速再加快成。”

  原本在江面上匀速行驶的荆州水军战船速再次加快,甘宁改变了增援计划,原本八天赶到合肥,现在改成了五天,尽快荆州水军昼夜不停疾驶,但毕竟途远,而此时,合肥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