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53章 将计就计

第653章 将计就计


  、、、、、、、、、、

  尽管有一千士兵赶来增援北城和西城,但随着曹军越来越多的巢车靠上城,城头的防御终于被突破了,还是在东北角,江东军被曹军击溃,数曹军蜂拥着冲上城头,他们迅速占领城头,辟开了一条上城通道

  黄盖正率领千余人在苦苦抵抗曹军士兵的进攻,这时,一名士兵奔跑来急声禀报,“黄将军,东北角失守!”

  黄盖扭头望去,只见东北角大群敌军正源源不断冲上城,只有不到余士兵在拼命抵抗,黄盖心急如焚,他对身旁一名部将吼道:“你速带弟兄去东北角防御!”

  话音刚落,城内传来一片惊恐的喊声,有士兵飞奔上甬道,带着哭腔大喊:“黄将军,数千曹军从逍津方向杀进城了!”

  黄盖只觉头脑里‘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这时身边数十亲兵望着他,等待他的决策,黄盖缓缓叹息一声,脸上充满了苦涩,尽管他拼死抵抗,但合肥还是失守了。

  ........

  孙权最初的计划是等到荆州水军赶来,两军合兵一处,由荆州水军走水,他的十万大军走陆,水并进救援合肥,但黄盖的求援信一封接一封送来,孙权也知道合肥形势危急,不容他再耽误了。

  他等不到荆州水军赶到,便昼夜兼程赶往合肥,对于孙权而言,合肥他是北图中原的战略要地,只要站稳合肥,一旦曹操被刘璟拖在西线,他便随时可以向中原进发。

  相反,若失去了合肥,恐怕江东十年之内都无力再用兵北上,可以说,合肥之战是关系到江东未来地位的一战,是偏安一方,还是北图中原,继而问鼎天下。

  正因为合肥的重要,孙权才亲率十万大军北上救援合肥。

  十万大军沿着淝水东岸疾速向北行军,此时他们距离合肥还有二十里,再走一个时辰便可抵达,孙权心急如焚,就在几个时辰前,他又接到了黄盖的求援信,曹军已经开始大规模进攻合肥城,现在却又没有了消息,让孙权怎么能不着急。

  十万大军绵延十余里,在河畔宽阔的官道上疾奔,这时已四更时分,官道两边漆黑一片,没有灯光,格外的寂静,只有大军北上行军的急促脚步声。

  忽然,有侍卫指着前方大喊:“将军快看前方,好像有军队。”

  孙权勒住了战马,他似乎看到了,前方数里外,一支军队正急急向这边奔来,还有杂沓的马蹄声,这时,史慈率领千江东精锐弩兵立刻在官道上部署了防御阵型,千把军弩冷冷对准了北方。

  早有一队骑兵飞奔前去打探情况,片刻,骑兵奔回来禀报道:“启禀主公,是黄将军和吕将军!”

  孙权心中一沉,他立刻意识到合肥出事了,半晌他才令道:“带黄将军来见我。”

  很快,一队骑兵带着黄盖上前,黄盖浑身是血,身上中了数刀,血肉模糊,他显得已经筋疲力尽了,上前勉强抱拳道:“卑职有罪,未能守住合肥,愧对主公!”

  果然是合肥失守了,孙权心中万分沮丧,半晌,他叹口气吩咐左右道:“带黄老将军下去疗伤!”

  黄盖心中愧疚,他想说点什么,却又无法开口,只得跟随士兵下去了,孙权又让人将吕蒙找来,问他道:“还剩下多少军队?”

  “启禀主公,还剩下两千余人。”

  孙权心中一阵疼痛,两万人镇守合肥,最后却只剩下两千余人,这个损失实在惨重了,但兵员损失还是其次,关键是合肥这个战略之地丢失,让他无论如何难以接受,沉思良久,他又不甘地问道:“曹军还有多少?”

  “回禀主公,曹军原本有五万千余人,但经过几场大战,他们也损失七八千人,估计现在还有四万出头。”

  这时,鲁肃缓缓催马上前道:“合肥城宽墙高,我们也没有带重型攻城器,恐怕难以攻打,不如先撤回江东,以后再徐徐图之。”

  孙权摇了摇头,“我损兵折将近两万人,就这么退回去,我心中实在不甘!”

  旁边陆逊明白孙权的心思,拱手道:“启禀主公,微臣认为,我们还是有希望夺回合肥。”

  “你继续说!”孙权顿时精神一振道。

  陆逊笑了笑,继续说道:“正如鲁都督所言,合肥城宽墙高,难以攻打,但合肥同样有一处弱点,我们可以从这个弱点着手,吕将军应该知道这个弱点在哪里?”

  说到这,陆逊瞥了一眼吕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自从当年的柴桑之战,陆逊带兵先逃,导致吕蒙被俘,吕蒙和陆逊的关系一直不和睦,但两人表面上从不表露出来,只是在不经意之间暗暗和对方作梗。

  孙权又问吕蒙,“弱点在哪里?”

  吕蒙心中不舒服,陆逊的意思就是暗指他们防御不严,被曹军从逍津突入,只是吴侯的话不能不答,吕蒙只得躬身道:“回禀主公,合肥的弱点就是逍津,是一片湖泊,没有城墙,可以直接从湖上进城。”

  这时,孙权忽然明白陆逊的意思了,他立刻问道:“陆将军的意思是说,可以等荆州水军至,利用荆州水军来突破逍津吗?”

  陆逊点了点头,“微臣正是此意!”

  旁边鲁肃急道:“请吴侯冷静,我们此行是为了增援黄将军,并非为了攻城,我们攻城准备不足,若仓促改变决定,恐怕对战局不利,吴侯应该先撤军,等准备充足后再攻合肥。”

  孙权对合肥谋之已久,哪里肯轻易放弃,他不听鲁肃之劝,当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继续北上,在合肥逍津东岸驻营!”

  十万大军再次出发,浩浩荡荡向合肥城杀去,一个时辰抵达了合肥城东面的逍津东岸渡口,开始在一片开阔地上扎下了大营

  江东军营内一片寂静,士兵们经过一天一夜的强行军,已经筋疲力尽,纷纷在大帐内休息,而曹军也刚夺取合肥城,需要稳住合肥城,暂时也不会进攻江东军,双方便处于一种临时停战状态。

  江东大营内,陆逊走过了一片营帐,匆匆来到孙权大帐前,向侍卫抱拳道:“请问吴侯是否入睡?”

  这时,大帐内传来孙权的声音,“伯言请进!”

  陆逊对侍卫点点头,便快步走进了大帐,大帐内,孙权正负手站在沙盘前查看地形,这也是江东向荆州习的先进作战工具,孙权在赤壁大战后便命人制作江东沙盘,数工匠耗时一年,终于造出了这座江东沙盘全景,也包括荆州以及江北一些地方,最北面就是寿春,沙盘长约各有丈,由八块小沙盘拼成,便于行军携带。

  陆逊上前行一礼,“参见吴侯!”

  “伯言有什么事?”孙权笑问道。

  陆逊点点头道:“微臣巡视军营,发现将士们因合肥失守而士气低迷,我们若要打赢此战,就必须先提高军心士气。”

  “我也知道士气不振,伯言有什么好办法吗?”孙权注视着他问道。

  “启禀吴侯,提升办法很简单,就是要先打赢一仗,这样军心士气必然高涨,微臣有一计,可击败曹军。”

  “什么计策请继续说下去。”

  陆逊笑了笑,“刚才微臣去探望了黄老将军的伤情,他告诉我,合肥的库粮只有万余石,大量粮食存放在寿春,如果曹军打算长期和我们对峙,那他们必然要从寿春调粮,曹军在寿春有两多艘运粮船,应该很快就会从水运粮来合肥,微臣愿带一支军队去伏击粮船,并夺取寿春。”

  孙权感觉陆逊似乎还没有说完,又问道:“伯言似乎言犹未尽?”

  “是!微臣还想说,只要江东军北上寿春,曹军必然会出兵保护寿春,我们便可调头吃掉这支援军,同时断掉曹军补给,就算荆州军不到,最多一个月,曹军就会支持不住而撤军。”

  孙权凝视沙盘良久,寿春在合肥之北,和合肥以淝水相连,确实只要扼断淝水,寿春的粮食就无法南运合肥,陆逊的建议确实是良策,孙权沉思片刻又问道:“如果伯言带军前往,需要多少军队?”

  “微臣需要万人,一万人为明,两万人为暗,曹军本身兵力不多,最多派一万人北上,那么微臣就有把握全歼这一万曹军。”

  孙权点了点头,“那我给你万人,周泰将军为副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就在陆逊向孙权献断粮计的同一时刻,城头上,张辽和李典也正在远远眺望江东军大营。

  李典指着江东大营笑道:”孙权竟然驻扎在逍津对岸,由此可见他们是想从逍津突破入城,但他们却没有战船。”

  张辽忧心忡忡道:“他们应该是在指望荆州援军的战船,一旦荆州水军赶到,至少是四艘战船,对我们的压力很大,他们兵力又占优势,很可能我们还是守不住合肥,可现在的问题是,明知道江东军的计划,我们却无计可施。”

  “应该有对策!”李典回头注视着张辽道。

  张辽点点头,“对策确实有一个,就是和江东军决战,在荆州水军未到之前击败江东军。”

  “可如果江东军不愿和我们作战呢?或者他们派兵截断我们的粮食运输”

  李典没有再说下去,这个问题他们早就探讨过,城中存粮只是万,普通居民也都粮食不足,而寿春有十几万石粮食,张辽已经派人寿春催粮,现在就害怕江东军也意识到这一点,派军队去截断他们的粮道。

  张辽淡淡道:“江东军一定会发现我们粮食不足的问题,也肯定会有人建议截断我们粮道,甚至诱我们更多军队北上,从而使城中空虚,但既然我们料敌在先,就可以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