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57章 关中消息

第657章 关中消息


  、、、、、、、、、、

  炎热的夏天渐渐过去,随着夜晚变凉,秋天的气息开始一天天浓厚起来,随着八月到来,八月祭也渐渐走近普通人家,八月节是一个传统的祭神节,时间在大约在白露的后一天,祭祀诸神。

  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挂蓍草,要求节日前七天内不能去有丧事或者生产的人家,节日这一天需要全家团圆,一起出城祭山神和河神,其实就是一次秋游,由于白露时节大多是在八月十五左右,所以八月祭就成了后来中秋节的前身。

  不过和旦日新年相比,八月祭还只能算一个普通的小节日,除了一些有时间,或者是条件许可的人家外,大部分普通人家都要为生活奔忙,难以做到全家团圆,最多在家门上挂一串蓍草,表示节日来临。

  还有两天便是八月祭,长安很多人家都在准备蓍草,准备举家出城赏秋,只是秋雨绵绵,使出游计划多了一点点烦扰.

  此时的长安早晚有了一丝凉意,今年的夏天特别长,一直快到了白露时节,秋老虎的肆虐才随着绵绵秋雨到来而告以段落.

  不过人们习惯了今年的酷暑,据说酷暑是兵灾之相,很多长安人都相信,今天的秋天一定会发生大战。

  长安人所说的大战,正是发生在西线天水郡一带的汉军北伐之战,原本应该在今年春天爆发的第二次汉军北伐,因为东线的荆州之战而被搁浅了,随着东线局势的渐渐平息,西线的战争气息又再一次悄然出现。

  汉军北伐已经历时两年多,始终没有能成功,关中人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战争气息,不再为之大惊小怪,大家正常的生活日,所谓战争也只是酒馆中客人们的酒后聊天之语。

  这天中午,长安城西门和往常一样的人头涌动,南来北往的客人熙熙攘攘,热闹异常,长安在司隶校尉钟繇十几年的治理下,渐渐恢复了黄巾大乱之前的繁荣。

  长安人口近十万,还有十几万商贾、走贩、士兵等等流动人口,使这座古老的都城在被战争屡屡蹂躏的关中大地上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或许是因为战争发生在天水郡的缘故,距离关中比较远,因此,关中的戒备并不严密,甚至是比较宽松,在城门前看不见守城的士兵,只有几个老吏卒蹲在城门两边打盹,任凭出城去赏秋的大户人家车队滔滔驶出城外。

  这时,一队满载着货物的骆驼大商队缓缓进入了长安城,这是来自远的西域的粟特商人,他们带来了西域的香料、宝石、胡布和银器,而他们要把中原的丝绸运往西方,在西方的罗马帝国,一匹丝绸可以换取同样重量的黄金,巨大的商业利益使粟特商人们从东汉时期开始,不远万里地来中原购买丝绸。

  这支粟特商队由五六匹骆驼组成,有一余名商人,他们大多是深眼高鼻,身上沾满了西域的风霜,这些粟特商人自有他们的落脚处,他们来到距离城门约半里的一座大仓库前卸货,然后骆驼要牵去城外寄养,人则住在城中。

  为的商人是一名年约六十岁老者,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但笑容却异常诚恳,他叫阿巴德,在丝绸之上走了四十年,历经人世沧桑,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也深谙中原的人情世故。

  他走到一名年轻的商人面前行一礼,恭敬道:“尊贵的马公,按照约定,我们该分手了。”

  这位马公身材高大,头戴粟特人的宽檐尖帽,留着短须,容貌清朗,眼睛异常明亮,他还带着几名同样身材魁梧的随从,看得出他们并不是粟特人,而是混迹在这支大商队中的汉人。

  这名马公正是汉军校尉马岱,当初他奉刘璟之命联系羌王南宫,希望南宫能够发动对氐人的战争,从而使氐人骑兵离开曹军,但曹操在平定马超之后,兵锋直指河湟和凉州,氐王杨千万和羌王南宫心中惧怕曹操之威,纷纷质于长安。

  尽管南宫有心帮助刘璟,进攻氐人,削弱氐人骑兵对曹军的支持,但因为他的独在长安为质,他担心儿安危,所以一直态暧昧,愿意卖马给刘璟,却迟迟不肯答应进攻氐人,怕触怒了曹军。

  所以,要想让羌人进攻氐人,就必须替南宫解决后顾之忧,救出他在长安到人质的儿,就成为羌人出兵的关键。

  马岱是从张掖过来,乔装成商人东进,利用这几个月停战时间所形成的宽松氛围,顺利过了曹军控制的天水郡,跟随这支粟特商队进入了长安城。

  马岱行一礼笑道:“多谢阿巴德,愿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众人和马岱告别,马岱便带着几名随从离开了商队,他们一东行,不多时来到位于长安中部的南安街,在街道尽头找到一家占地不大的旅舍,这家旅舍没有招牌,从外面看也普通寻常,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看得出生意也十分清淡。

  但马岱在前往长安之前,才知道这家生意清淡的旅舍竟然是汉军设在长安的情报点,这次要营救南宫的儿南宫伯玉,这家旅舍将发挥很大的作用。

  走进旅舍,一名懒洋洋的伙计迎了出来,“小店这几天在清扫,暂时不待客,几位去别处吧!”

  马岱取出一面令牌,在伙计面前一晃,伙计顿时脸色大变,慵懒的状态一扫而空,他快步走到大门前,探头向外面看了看,随即关闭了大门,对马岱道:“请跟我来!”

  他让人领随从去外间休息,他则带着马岱走进内院,来到一间屋前,敲了敲门,“掌柜,他们来了!”

  “请进!”屋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听出年纪不大。

  马岱推门进了屋,屋干净整洁,坐着一名十余岁的士,身材瘦高,眉眼间显得颇为精明,他上前笑着拱手施礼道:“欢迎马将军到来!”

  “你知道我?”马岱愕然问道。

  士点点头,“我事先已经接到了法军师的快信,知道马将军要来。”

  他又笑着自我介绍,“在下姓周名智,长安本地人,原是将军府书佐,两年前奉命来长安建立这个情报点。”

  “原来是周先生,失礼了。”

  马岱行一礼,两人坐了下来,此时马岱心中有了明悟,既然这个周智已经知道自己要来,也一定知道了自己的任务,他便试探着问道:“周先生知道我此行的任务吧!”

  周智点点头,“法军师在信中都有交代,我已事先去打听了,不过今晚才会有消息,请马将军先休息,我们晚上再谈。”

  马岱是从张掖郡过来,一风尘仆仆,也着实累坏了,他便点点头笑道:“那就麻烦先生了。”

  入夜,伙计打着灯笼将马岱领到白天的房间里,房间里除周智外,又多了一人,是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长得颇为肥胖,他恭敬地向马岱点点头,满脸堆笑。

  待马岱坐下,周智这才笑着给他介绍道:“这位邱管事,是长安第一大酒馆望月楼的大掌柜,望月楼是荆州陶家的产业,马将军知道吧?”

  马岱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周智开了一间又小又破生意清淡的旅舍,手下不过人,马岱还很纳闷,他们怎么进行情报收集?原来他们是利用了陶家在长安的商业。

  周智明白他的心思,又笑着补充道:“不仅是陶家,汉中郡的几家大商行,都和我们有合作,我们要低调行事,这样才更加隐蔽。”

  马岱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这时,邱管事陪笑道:“关于羌王南宫的儿,我已经打探到消息,他住在郡衙内,有专人照顾,实际上就是监视,很少出门。”

  “这个人质年纪有多大?”马岱问道。

  “大约有九岁,名叫伯玉,钟繇待他不错,还专门请了一名儒生教他读书识字,另外,他还有一个随从,姓姜,他的儿陪同伯玉读书,两人年纪相差无几。”

  邱管事的介绍和马岱了解差不多,那应该没有错了,就是此人。

  马岱沉吟片刻道:“可有什么办法接触这个孩?”

  旁边周智笑问道:“可不可以从那个教他们读书的儒生着手?”

  “不行!”

  邱管事当即摇头否定,“那个儒生是长安官博士,他和钟繇是挚友,不会助我们,不过可以从那个姓姜的随从入手,我有办法让他来我们酒馆。”

  马岱想了想问道:“这个随从叫什么名字,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

  邱管事笑了笑道:“他是天水第一望族姜氏的族人,天水姜氏实际上汉化的羌人,此人名叫姜囧”

  “原来是他!”马岱惊讶道。

  邱管事和周智对望一眼,两人一起问道:“马将军认识此人?”

  马岱点点头,“此人原来是守韦康的幕僚,我兄长在争夺冀县时杀死了韦康,这个姜囧逃走了,没想到竟然成了南宫伯玉的随从,恐怕这件事不好办了。”

  马岱十分担心,姜囧是韦康的心腹幕僚,兄长马超杀死了韦康,这个姜囧还愿意帮自己吗?

  旁边周智笑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马将军是代表州牧,又是要救人质回凉州,我想姜囧心里应该明白,而且此人儿也是出名的神童,名叫姜维,年仅十一岁,读书武,有天赋,聪颖过人,他当然也不会愿意让自己儿永无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