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69章 上方谷 下

第669章 上方谷 下


  、、、、、、、、、、

  重甲步兵虽然步履沉重,行走缓慢,但一旦奔跑起来却又势不可挡,他们眨眼间便冲到二十步外,此时曹军弩兵再上弦已来不及,纷纷后撤,夏侯惇大喝一声,长矛军杀上去。

  万长矛军霍地举起了长矛,列队上前,向狂风般杀来的重甲步兵迎战而上,‘轰!’一声巨响,两支军队激烈地撞在一起,随即血雾弥漫,肢体横飞,哀嚎声、惨叫声响彻大营,仅仅只是一击,便有一多名曹军被劈死。

  重甲步兵像一只沉重而犀利的狼牙大棒,一连杀透了层曹军方阵,砍杀数人,凌厉不可挡的势头才终于被曹军的长矛挡住,这时,第一排重甲士兵退下,第二排杀出,双方短兵相接,激战在一处。

  但曹军军营十分宽阔,重甲步兵只是占据其中一小部分,就在曹军准备从侧面对重甲步兵进行包围攻击之时,马超率领两万长矛军杀了过来,正好截断了侧面杀来的曹军,双方在另一面展开激战。

  此时是四更时分,月色昏暗,这刘璟特地选择的时机,汉军轮番在武都县大营进行了长达近两年的夜战训练,早已习惯了夜战,而且两军的盔甲都有所不同,汉军左臂绑有白布,在夜间也能分辨。

  这原本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激战,甚至曹军还略略占优,但千重甲步兵无疑是破局者,他们以一击五,拖住了近一万五千曹军,这样便是两支长矛军的激战出现兵力不平衡,汉军占据了五千人的优势。

  夏侯惇正嘶声力竭指挥战斗,这时,他的亲兵忽然一片大喊:“将军,危险!”

  夏侯惇一转头,却见一名银盔大将从斜刺里杀了过来,此人长得为雄壮,白马银枪,威风凛凛,正是号称天下第猛将的锦马超,夏侯惇只有一目,待马超近前他才认出,顿时大吃一惊,但马超没有给他脱身的机会,大喝一声,”夏侯贼,拿命来!”

  他催马疾冲而至,挺枪便刺,锐利的枪尖刹那间便到了眼前,夏侯惇见无法脱身,只得硬着头皮举枪格挡,大铁枪反手向马超刺去,两人战马盘旋,在战场上激战在一处,激战十几个回合,夏侯惇渐渐支持不住,却又躲避不开马超快如暴风疾雨般的攻击,眼看要抵挡不住,夏侯惇心中叫苦,暗暗忖道:‘莫非我也要象妙才一样死在陇西吗?’

  这时,臧霸见势不妙,催马疾奔而至,眼前夏侯惇要被马超长枪刺中,情急之下,臧霸抢过一支长矛,猛地向马超投掷而去,就马超即将一枪将夏侯惇刺于马下时,长矛从斜刺里飞射而至,眨眼到了面前,不容不理,马超无奈,只得挥枪击飞了长矛。

  但夏侯惇却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纵马疾奔,冲出了马超控制的战圈,马超大怒,“夏侯贼休走!”

  他催马急追,马速疾快,长枪已距离夏侯惇后心不到一尺,夏侯惇的亲兵们见形势危急,一拥而上,数十件兵器杀向马超,挡住了马超的前,马超勃然发怒,挥舞长枪,如梨花纷飞,左右挑刺,只片刻,数十名夏侯惇的亲兵都被他刺翻在地。

  但夏侯惇却逃过一劫,他马不停蹄,急向后军奔去,渐渐被军队淹没了,马超左右找不见夏侯惇,心中着实恼火,大喝一声,杀进了曹军最密集之处,如猛虎如羊群,所向披靡,勇不可挡,连臧霸也不敢掠其锋芒,胆战心惊地远远避开。

  这时,一名牙将奔上前,对臧霸大喊道:“将军,敌军重甲步兵犀利,前锋死伤惨重,已快顶不住了!”

  臧霸大吃一惊,催马飞奔上前,只见大营西面的曹军出现了崩溃迹象,千重甲步兵仿佛杀疯了一般,地上血流成河,残碎的尸体堆积如山,曹军前锋的数千长矛兵被杀得节节败退,哭喊连天,已经有士兵脱战逃跑了。

  臧霸心急如焚,一回头,只见长矛军阵的两千右翼稍空,没有遭到敌军进攻,情急之下,臧霸令道:“右翼军队杀去前锋,给我顶上去。”

  旁边一名牙将急道:“将军,右翼不能空缺,危险。”

  臧霸大吼一声:“前军要崩溃了,你还管这么多,立刻去报告主将,让他调后备军补充右翼。”

  “可是主将在哪里?”

  臧霸一指后方,“他刚才后撤了,去后面找他,快去!”

  这名牙将调转马头向后面奔去,臧霸对奔上来的右翼大喊道:“跟我来,顶住前锋!”

  两千长矛军呐喊着跟随臧霸冲向前锋,顶住了犀利的重甲步兵,使即将要崩溃的前锋阵脚又稳定了下来,但由于原本护卫右侧的两千长矛军临时调去前锋,这样便使曹军长矛阵型的双翼变成了单翼。

  汉军是由刘璟亲自指挥,他却没有直接参加作战,而在千余名侍卫的严密护卫下,立马在一处高地,冷冷地观察战场的进展,这时他发现西面曹军长矛军阵的右侧出现了防御漏洞。

  按照正常的作战,作为主帅的夏侯惇应该及时将预备后军调上去填充右翼,偏偏夏侯惇被马超杀败,脱离了指挥中心,没有能及时得知右翼被调走,也就没有能及时补上这个漏洞。

  曹军西面大阵的右翼短暂消失,使曹军主力右侧没有了防御,而这个致命的漏洞却被刘璟发现了,战机往往是一瞬而过,就看主帅能否果断抓住,这是决定整场战役的关键.

  刘璟当即对马岱喝令道:“骑兵速击西面曹军右翼!”

  “遵令!”

  马岱抱拳接令,回头对两千骑兵大喊道:“弟兄们跟我上!”

  他纵马疾奔,一马当先,后面两千骑兵紧紧跟随,冲进了曹军大营,直杀西面曹军主力右侧,没有了右翼军队防御,两千汉军骑兵杀进了曹军大阵,使曹军阵型顿时混乱起来,很快,骑兵如犀利的战刀,将曹军主力一切为二。

  这时,刘璟再次下令,“命刀盾军左右出击,包围西面敌军前锋。”

  雷铜立刻率千刀盾军冲击军营,分兵两杀到了西面曹军左右两侧,对曹军前锋形成了包围之势,

  曹军前锋约有五千人,正苦苦和重甲步兵鏖战,此时他们后面被汉军骑兵切断,而汉军刀盾军从左右两边杀来,便形成了对曹军前锋的包围之势,臧霸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再不突围,他们就要被包围全歼。

  他立刻大喊道:“向右侧突围!”

  五千长矛军停止了和重甲步兵的鏖战,跟着臧霸向由右面突围,这时,刘璟看出了敌军的突围企图,便冷笑一声令道:“放敌军突围,骑兵从后面掩杀!”

  两千包围右侧的刀盾军撤开了,让出了一段空缺,惊恐万分的五千曹军前锋蜂拥而出,此时曹军士兵们已被重甲步兵杀得胆寒心战,一旦出现逃离之势,没有人再愿意整军回击,他们没命地向北奔逃,丢盔卸甲,俨如山崩海溃一般,臧霸大惊,大声喝喊,“停住,不准逃,给我停住!”

  他连杀十几名逃兵,却挡不住数千人逃命,这时,两千汉军骑兵从后面掩杀而来,加速了曹军崩溃之势,五千军队的崩溃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使得各线作战的曹军都纷纷无心恋战,跟着溃军逃命了,汉军尾追掩杀,投降者不可计数。

  偏偏此时,夏侯惇率领两千后备军赶来补充临时消失的右翼,但他来晚了,曹军已形成全面溃败之势,夏侯惇见势不妙,也调转马头向后营奔去

  曹军在上方谷一共有座大营,呈字型分布,后两座军营几乎是紧靠在一起,但和前营却相距数里。

  被汉军攻下的是前营,当夏侯惇率万余名残兵败将逃向后营,荀攸已率领两万曹军在上等待接应他们了,荀攸并没有赶去救援夏侯惇,固然是因为军营无法容纳多军队作战,但更重要是荀攸知道前营已守不住,与其造成更多军队崩溃,不如严正以待,稳住后营。

  接应军队的到来,使惶恐的曹军终于得以平静,夏侯惇也稍稍松一口气,上前对荀攸惭愧道:“在下无能,没有能顶住敌军的进攻,兵败下来。”

  “将军不必自责,这一战刘璟准备已久,加之他有新式投石机,使我们的防御没有发挥作用,才导致此败,非将军之过也!”

  话虽这样说,但夏侯惇心中还是不安,他又小心翼翼问道:“不知我们能否守住后营?”

  荀攸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叹息一声,“我们尽力而为!”

  这个表态让夏侯惇心冷了半截,连荀攸都没有把握,看来情况确实有些不妙,这时,荀攸吩咐左右,“请夏侯将军去大帐休息!”

  夏侯惇满怀心事地走了,曹军士兵也迅速向后营撤退,荀攸负手望着远处军营,眼中愈加严峻。

  他又转头向东望去,他最担心的还是上邽县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