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73章 南阳牵制

第673章 南阳牵制


  、、、、、、、、、、

  曹操心中一沉,难道南阳出事了吗?他急道:“进来禀报!”

  一名侍卫进来,将一封南阳急信呈上,这是南阳主将曹洪送来的加急军报,曹操打开信,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果然是襄阳的军队进攻南阳了,曹洪军队抵挡不住,已经连输两阵,现在退守宛城,形势十分危急。

  这个消息让曹操烦躁异常,西线战事不利,襄阳一线又出事了,他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南阳那边他不可能不救,他就担心自己的援军杀去了,而宛城已经失守,这封快信过来,至少已经天过去了。

  反复考虑,只能用骑兵去救,他立刻令道:“让曹纯来见我!”

  不多时,曹纯匆匆走进房间,躬身施礼道:“参见丞相!”

  曹纯是曹操族弟,年约四十余岁,身材高大魁梧,武双全,喜怒不形于色,尤其善于统领骑兵,是虎豹骑的主将,正是他为人低调,从不彰显自己的个性,才得到曹操的信赖,曹操对他的信赖甚至超过了曹仁和曹洪。

  曹操回头对他道:“南阳那边形势危急,曹洪作战不利,已连败两阵,现在困守宛城,我怀疑他快支持不住了,和可率五千骑兵,昼夜赶赴南阳救援。”

  “遵令!”曹纯躬身行一礼,“卑职这就出发。”

  “去!外面已经下雪了,武关可以补充给养,你自己当心。”

  曹纯点点头,快步离去了,曹操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有曹纯赶去救援,确实让他略略放心,就在这时,曹操忽然想起了荀彧,荀彧现在就在宛城,如果他被汉军俘虏,会不会成为贾诩第二。

  而且若荀彧肯出谋划策,曹洪也绝不会连输两阵,这说明荀彧根本就置身事外,不管南阳死活,曹操心中顿时杀机迸发,但他也知道曹洪和荀彧是亲家,曹洪绝不会杀荀彧,就算自己发鸽信去命令他,他也不会动手,只有当面下令。

  曹操沉思片刻,取出了一面金牌,递给一名心腹侍卫道:“你拿我的金牌立即赶去宛城,告诉曹洪,不管用什么方式,荀彧必须自尽,若曹洪敢违令,让自己提头来见我!”

  侍卫接过金牌行一礼,慢慢退下去,也急急赶去了南阳,这时曹操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窗外的大雪,良久,他冷冷地自言自语道:“若,这是你在逼我,休怪我无情!”

  南阳的局势确实十分危急,刘璟为了将曹操的军队牵制在关中,向聘下达了进攻南阳的命令,聘命蔡进率五千军守襄阳,又请甘宁发千水军封锁汉水。

  他这才率两万人北上新野,和庞德合兵一处,他又命庞德为先锋,率五千军先行,他自己则率两万大军随后北上。

  庞德不负聘期望,在淯阳县击败了曹洪部将晏明的五千军,占领了淯阳,汉军又以淯阳为根基,聘和庞德合兵北上,在宛城以南再击败曹洪的一万五千主力军,曹洪败回宛城,手中只剩下不到八千军队,他唯恐宛城不保,急向曹操求援。

  宛城,汉军的两万五千军队已经和城上曹军对峙了天,汉军驻扎在淯水东岸,在耐心地等待攻城武器的送至,这天下午,汉军船队终于将五架攻城梯和其他攻城器械送到了汉军大营。

  聘站在岸边,注视着士兵们将一架架云梯从船上搬了下来,这场战役他已经等了很多年,或者说他忍了多年。

  从建安初年,他便在等待这一天,南阳本来就是荆州的势力范围,是他聘的管辖之地,自从刘表将它划给张绣,南阳便从此和荆州分离,直到今天,荆州的军队才再次踏上这片土地,这令聘无限感慨。

  这时,庞统慢慢走到他身旁,对聘笑道:“将军觉得曹操会派援军来救南阳吗?”

  聘点点头,“南阳是北上中原和进入关中的门户,战略地位为重要,曹操一定会派援军,而且是速最快的援军,才能保证宛城不会落到我们手中。”

  “都督是说骑兵?”

  “如果我是曹操,我一定会派骑兵,正好曹操不是率了两万虎豹骑去关中吗?应该就是这支骑兵从武关道直接杀来。”

  庞德赞同聘的判断,“都督说得对,只有骑兵走武关道才是最快的救援方式,如果昼夜不停,那么最迟明天上午会杀到南阳郡。”

  “我们的时间很紧张,最迟明天天亮前必须夺下宛城,否则曹军骑兵杀至,我们将功败垂成。”

  聘注视着不远处的宛城,拳头慢慢捏紧了。

  这时,庞德拱手笑道:“孙云,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我倒有一计,可夺取宛城。”

  宛城是南阳第一大城,也是荆州的门户之城,城池宽阔,为高大坚固,而且护城河和淯水相通,宽达十余丈,就算用木板也难以铺过去,一般是用泥土填平护城河,比如当年曹操攻宛城,十几万大军一夜之间便填平了护城河。

  但汉军却不可能采取种填平护城河的办法,一是兵力不足,其次时间也来不及,对于荆州的军队而言,他们有另一种办法渡过护城河,当天晚上,一艘艘船只无声无息地驶入了护城河,这些船只数艘并列,便搭建成了一座座临时浮桥。

  这时,城头上的曹军也发现了汉军船只驶入护城河,精报声急促地敲响了,‘当!当!当!’急促的钟声传遍城头,在城头上守卫的数千士兵纷纷奔至城垛,张弓搭箭,对准了城下的船只。

  早有士兵跑去禀报主将曹洪,此时曹洪却在拜访荀彧,颍川荀氏和南阳邓氏有姻亲关系,交情颇好,荀彧便是住在南阳邓氏的府宅中。

  因为邺都发生伏完事件,荀彧被曹操强行留在南阳,出任军师将军,辅佐曹洪守城,但荀彧却以身体有病为由,从不参与军事,曹洪和荀彧是亲家,知道荀彧的难处,他也不勉强荀彧。

  但这一次曹洪心中紧张,他担心城池守不住,便赶来找荀彧商量,以亲家的身份请荀彧帮忙,希望他能给自己指了一条明。

  书房里,荀彧碍不过亲家的面,他慢慢喝了一杯酒,淡淡道:“廉应该做两手准备。一是等待丞相的援军,其次是准备撤军,不过我估计聘也会明白长安援军将至,他会加大攻城的力,廉能否守住宛城,其实我并不抱大希望。”

  “如果宛城丢了,我怎么向丞相交代?”曹洪叹了口气道。

  荀彧微微一笑,“廉放心,丞相不会处罚你,其实他对丢失南阳有心理准备。”

  曹洪愕然,“这是为何?”

  “很简单,他撕毁停战协议,攻打樊城和襄阳,就已经种下了今天的苦果,他若想保住南阳,至少要在南阳屯兵五万,就像当年一样,但他只屯兵两万,而且还不是最精锐之军,大多是去年俘获的河北战俘,战斗力差,怎么可能保得住南阳?廉,他心里有数,你若守不住南阳,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荀彧的分析使曹洪略略心宽,他叹息一声道:“现在我就希望长安的骑兵明天就能赶到,这样宛城就保住了。”

  荀彧摇了摇头,“你想得虽然好,但聘未必会给你机会,如果我没有料错,汉军今天晚上就会大举攻城。”

  荀彧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有士兵紧张禀报道:“启禀将军,城头有精报声传来,可能汉军开始攻城了。”

  曹洪腾地站起身,脸色大变,他紧张得声音都变了,“荀公我该怎么办?”

  荀彧摆摆手笑道:“廉不必紧张,尽力而为!而且要做好撤退的准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曹洪心中乱成一团,竟没有问荀彧的打算,他行一礼,便匆匆而去,荀彧慢慢又喝了一杯酒,自言自语道:“廉,丞相已经不会再容我了,你自己保重!”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年轻人,是邓义之侄,名叫邓大挺,他拱手道:“荀世叔,我叔父说城破恐怕不安全,请叔父随我去暂避。”

  “呵呵!多谢贤侄,汉军不会伤害我。”

  邓大挺很认真道:“世叔,恐怕不是汉军,是担心曹操不会放过世叔。”

  荀彧沉思片刻,终于点了点头,起身道:“那就多谢贤侄了。”

  夜晚,黑沉沉的暮色笼罩着南阳大地,但宛城城头的守军却异常紧张,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紧张不安。

  城外一望无垠的原野上布满了火光,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椭圆形,铺摊在城外的大地上,俨如汇聚成了一片火把的海洋,一直延伸到十几里外,而且在椭圆上的后边,一股赤亮的火流继续源源不断的注入到这片火的海洋之中。

  这至少是十几万人的军队,几乎所有的曹军都意识到,一定是襄阳援军大举到来。

  这时,曹洪匆匆赶到城头,他也被城下的壮观景象吓得倒吸了口冷气,旁边长史贾逵道:“廉将军,这不是真实的军队,一定是敌军的虚兵之计,只是火把而已。”

  曹洪顿时醒悟,大喊道:“没有什么援军,是假的军队,他们只有两万人。”

  虽然曹洪再辟谣,但士兵还是心中很紧张,因为这些火把都在动,就算一人拿两支火把,也至少有六七万人,绝不止两万。

  曹洪见所有的火把都在移动,他心中也没有底了,很显然,汉军是要从南城进攻。

  这时,曹洪看见汉军的艘平底拖船已驶进了护城河,五艘船并列在一起,铺上木板后便形成了浮桥,长约数里。

  曹洪大喝道:“投火油下去,烧这些船只!”

  曹军士兵立刻将数桶火油抛了下去,又用火箭点燃了火油护城河上的船只顿时熊熊燃烧起来,火势越烧越猛,渐渐连成一片,城上曹军顿时欢呼起来。

  城下的战鼓声陡然敲响,喊杀声震天,无数的汉军向南城汹涌杀来,曹洪见南城的兵力只有四千人,根本不足以抵抗汉军,便回头厉声令道:“所有军队调到南城,熬过今晚,明天援军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