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87章 反攻南阳

第687章 反攻南阳


  、、、、、、、、、、

  宛城以西约四十里外的官道上,一支万余人的军队正急速向宛城方向行军,这是庞德率领的一万军,原驻扎在南乡县,做出准备西进武关的姿态,但曹军大举反攻的消息传来,聘便命庞德放弃南乡,立刻返回宛城。

  庞德也意识到问题严重,急急率军向东返回宛城,但不知为什么,庞德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这次返回宛城不会顺利,他感觉曹军不会轻易让他返回宛城。

  庞德走在队伍中间,不停向北方眺望,北方是连绵起伏的低缓丘陵和大片麦田、树林,使他的目光看不远,眼看距离宛城还有四十里,可他心中不安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就在这时,有士兵指着北方大喊:“将军,斥候回来了!”

  只见几名骑兵疾速向这边奔来,有些慌不择地踏过了大片麦田,庞德心中顿时一沉,汉军军纪严厉,踏麦者死,这几名斥候如此不顾军纪,必然是出了大事。

  “将军!”斥候远远大喊:“曹军骑兵杀来了!”

  汉军士兵顿时有些慌乱起来,这时庞德却冷静下来,果然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催马迎上去问道:“有多少骑兵!”

  “大约五千骑兵,离我们这里还有数里,即将杀至,请将军速做定夺!”

  庞德点点头,责骂斥候道:“踏麦之责以后再找你们算帐,再急也不得违反军纪。”

  他随即回头喝令道:“全军调头向西撤离!”

  庞德很清楚他们和曹军骑兵的力量对比,他们一万步兵绝不是五千骑兵的对手,何况还是曹军最精锐的虎豹骑,除非他们是重甲步兵,这种情况,只有迅速撤离,摆脱曹军骑兵才是生存之道。

  庞德心念转动,曹军不准他们去宛城,必然会是从东面绕来,而向南是平原,他们跑不过曹军,只有向西撤离,二十里外便是方山,上山可避曹军骑兵。

  汉军纷纷调头向西奔跑,就在这时,东北方向尘土飞扬,大地震动,响起闷雷般的声音,庞德骑兵的经验为丰富,他立刻判断出,曹军距离他们还里左右的距离。

  这时,副将杨青催马上前对庞德道:“曹军马速很快,恐怕我们跑不过敌军,卑职愿率千军阻击曹军骑兵。”

  这是断臂求生之策,庞德默默点头,拍了拍杨青肩膀,“活下来就是你的大功!”

  杨青调转马头,大喝道:“后军随我来!”

  庞德率领大部队迅速西撤,而副将杨青则率领千汉军士兵在官道后侧迅速列队,张弩搭箭,瞄准了远处铺天盖地杀来的曹军骑兵,望着杀机凌厉的曹军骑兵,不少汉军士兵都骇然变色

  宛城的聘已经得到了曹军大举调兵叶县的消息,这个消息在聘的意料之中,南阳郡不像安陆郡,汉军夺取安陆郡,曹军也就默认了,多年来一直没有反攻。

  而南阳则不同,南阳向北可至洛阳,向西北可去长安,向东北则到许昌,战略地位异常重要,当年曹操征张绣才夺取了南阳,曹军不可能容忍汉军攻占南阳,只是曹军反攻的时间点让聘有些措手不及。

  曹军反攻南阳,正好在汉军造势欲夺关中之时,为了配合造势,聘派庞德率一万军前往南乡县,做出准备进攻武关的姿态,曹军就在这时反攻南阳,不得不说这和关中的形势有关。

  现在让聘很担忧的是,宛城只有一万守军,兵力偏少,很难抵敌曹军的大举进攻,他已经下令庞德军队火速赶回宛城,希望能在曹军南下之前完成部署。

  城头上,聘一直在向西方眺望,从时间上算,庞德的军队应该到了,但现在却迟迟没有消息,连他派去的一队斥候也音信全无,这让聘心中开始担忧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奔来一队骑兵,正是他派出的斥候,但他只派出二十人,现在居然回来了十余人,多了十几人,聘知道一定出事了,连忙喝道:“速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吊桥放下,城门缓缓开启,骑兵疾速奔进了城内,不多时,有士兵领着几名浑身是血的汉军士兵上了城头,他见到聘便跪下放声大哭,聘急得大喝一声,“不要哭了,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军官拭去眼泪道:“我们在半途遇到五千曹军骑兵,庞将军率军西撤,杨青将军率千人阻击敌军,但我们根本不是曹军骑兵对手,千弟兄全军覆没,连杨青将军也战死了,只有我们十几人侥幸逃脱。”

  聘惊得目瞪口呆,竟然有五千骑兵,半响他又问道:“那庞将军的军队呢?现在怎么样?”

  旁边斥候躬身道:“庞将军的主力撤退去了方山,就在西面二十里外,而杨青将军的队伍阻击曹军骑兵约小半个时辰,从时间上推算,庞将军主力应该上了山,曹军骑兵还是晚一步。”

  聘默然无语,这也只是推算,但真实情况呢?庞德军队能否逃过曹军骑兵追击,他心中充满了担忧。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上前禀报:“将军,邓治中说有急事要见将军!”

  聘一怔,邓义腿脚不便,他怎么会来了,他快步走到女墙,只见邓义坐在竹舆中,在城下向他招手,聘连忙走下城,拱手道:“邓公怎么来了?”

  “听到一些消息,特来告诉将军!”

  聘一指旁边的屋道:“请到屋里去谈。”

  两名随从抬着竹舆进了屋,又退了下去,邓义这才对聘道:“我听到传言,城中不少大户已经在暗中联络,准备响应曹军,虽然是传言,但我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怎么知道曹军要反攻南阳?”聘吃惊地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或许曹军事先已秘密派使者前来联系了。”

  聘眉头微皱,他感觉邓义有些言不由衷,作为南阳第一世家,他怎么会不知道宛城大户的具体情况,只是他不愿告诉自己罢了。

  不过聘也能理解,邓氏家族作为南阳世家领袖,邓家绝不会出卖乡党,邓义能告诉自己这些消息,就已经是他最大的诚意了。

  聘也不想为难邓义,只是他有些不懂,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宛城大户居然亲曹,这不现实啊!南阳应该是属于荆州的传统势力范围,士绅怎么能亲曹?

  “邓公能告诉我是什么缘故吗?我着实有点想不通。”

  邓义苦笑一声道:“其实这和当年的景升有关,当年南阳五十余户士族上书景升,反对将南阳让给张绣,但景升还是不顾士族们反对,将南阳让给了张绣,引来张绣报复,导致不少人家破人亡,这件事寒了南阳士族的心,再加上曹操对南阳不错,赤壁大战前后数年都免了南阳的税赋,深得南阳人心,曹洪无能,没有守住南阳,但改不了南阳人亲曹,听说曹军要反攻南阳,我估计南阳各县都会开城迎接曹军,宛城士族有异动也是必然。”

  聘半晌才恨恨道:“可现在早已不是刘景升的时代了,现在我们是匡扶汉室,他们就不明白吗?”

  邓义摇摇头,“这个需要时间来慢慢改变,毕竟璟公是景升之侄,一时半会南阳人不会接受,我的意思是告诉将军,千万不要发动民夫来守城,那样反而会给他们机会,导致临战哗变,加速宛城陷落。”

  聘着实感到为难,他正在考虑是否动员宛城民众参与防守城池,邓义便迎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毕竟汉军占领南阳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他也不知宛城士族们的真实想法,如果真如邓义所言,事情就麻烦了。

  聘拱手施礼,“多谢邓公及时通告,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聘将邓义送走,他立刻找来几名心腹亲卫,低声对他们道:“你们想办法打听一下,城中是否有大户在暗中聚集壮丁,要隐秘一点,不要被发现。”

  士兵们领令走了,聘又派出了数支斥候,去探查庞德军队的下落,以及曹军主力的出兵情况。

  时间渐渐到了晚上,风声开始紧张起来,宛城内的各家店铺、酒馆纷纷关闭,聘派去探查情况的几名亲兵也带来了不妙的消息,确实有一些大户人家在集中壮丁,多则人,少则十几人,他们借口是要保护家产,但具体动机不明。

  与此同时,庞德军队的下落也有了消息,庞德的七千军队已从方山向南撤退到阴县,随时可渡汉水回房陵郡,而五千曹军骑兵则杀到淯阳县,准备赶来宛城的五千淯阳县守军又被迫返回了淯阳。

  种种不利令聘感到很懊恼,他们在中原的情报不力,不能事先得知曹军会增兵叶县,反攻南阳,以致他判断失误,没有及时将兵力集中,才最终导致了今天兵力分散的被动局面。

  如果他能早一天知道曹军已增兵叶县,庞德的军队就能赶回宛城。

  现在叶县那边到底有多少曹军,主将是谁,这些他都一无所知,现在聘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是坚守宛城,还是撤军,可就算是撤军,外面的人五千骑兵他又该怎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