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89章 弃守南阳

第689章 弃守南阳


  、、、、、、、、、、

  天不亮时,汉军完全撤离了宛城,但和张辽预料不同,汉军并没有撤向淯水以东,而是向西南方向疾速撤退,准备和庞德军队汇合,渡汉水后,从房陵郡撤回襄阳。

  而五艘满载物资大船则在个时辰前先一步撤离宛城,从淯水顺流而下,驶向汉水襄阳,五艘大船绵延数十里,声势壮观,引人瞩目,自然也引起了活跃在宛城南部数千曹军骑兵的注意。

  在和庞德军激战后,曹军骑兵虽然将近千汉军全歼,但他们也付出了余骑兵伤亡的代价,曹真没有追到庞德军主力,随即调头南下准备痛击驻守淯阳县的五千汉军,但淯阳汉军主将向宠却料敌在先,先一步退回了淯阳县,使曹军骑兵扑了一个空。

  向宠善防御,虽然淯阳城池不大,却被向宠防御得滴水不漏,曹真几次想攻下淯阳县,都以失败告终,不过向宠心中也颇为担忧,守住淯阳也没有意义,关键是要成功撤离南阳,返回襄阳,如何摆脱曹军骑兵的追击,才是当务之急。

  向宠快步来到城头,远远眺望数里外的曹军骑兵营,他刚刚得到消息,曹军骑兵向淯水北面去了,这让他很是惊讶,这时,一名牙将劝道:“将军,既然曹军骑兵北上,我们是否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向新野撤退?”

  向宠摇了摇头,“如果是曹军的诱兵之计怎么办?等等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从北方疾奔而至,奔至城下大喊:“向将军,我奉都督之令前来送信!”

  向宠探头看了看,他认识此人,是聘的亲兵,便立刻令道:“开城让他进来!”

  城门缓缓开启,送信兵催马飞奔进城,很快被士兵领上城头,送信兵单膝跪下,将一卷书信呈上,“都督之信,请将军一览。”

  向宠打开信看了片刻,这才明白曹军为什么北上,他点了点头,立刻回头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集结,准备撤退!”

  天已渐渐亮了,淯水上,延绵数十里的船队正疾速向南行驶,所有船只都是两石的平底沙船,是淯水上最常见的货物运输船,船只上装载着军械粮食,但吃水并不深,显然还留有不少余地,每艘船上各有几名士兵押运,他们躲在油布下面,手执军弩,警惕地注视着岸上的情况。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激烈的马蹄声,只见远处出现一条长长的黑线,紧接着铺天盖地的骑兵向岸边疾奔而来,驾船的船夫们顿时紧张起来,纷纷将船只向东岸靠去,紧靠东岸行驶。

  曹军骑兵并没有靠近河边,他们有过沉痛的教训,几个月前,曹纯就死在淯水岸边,几名骑兵上前大声喝道:“船只立刻靠岸!”

  无论骑兵怎么叫喊,船队只是不睬,忽然,十几支冷箭从船上射出,一名曹军士兵躲闪不及,被一箭射穿胸膛,惨叫着摔下马来,其余骑兵纷纷撤离岸边。

  曹真大怒,马鞭一指令道:“给我射箭!”

  岸上顿时乱箭齐发,射向船队,船夫纷纷举盾相迎,船身上片刻钉满了箭矢,船只却依然行驶,没有任何效果,曹真心中恨,他这次是轻装南下,没有携带火油,否则一把火将船只全部烧毁。

  就在这时,远处奔来一名巡哨,向曹真抱拳道:“启禀将军,聘军队已经离开了宛城,向西南方向撤离!”

  曹真一怔,他猛地一拍脑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五艘船只是诱饵,把自己的骑兵诱引到淯水,汉军主力却从宛城西撤了,他急问道:“他们是几时撤离?”

  “回禀将军,好像是五更时分。”

  曹真心念急转,汉军西撤才一个多时辰,走得不远,来得及追上去,他当即喝令道:“跟我来,去追击聘!”

  四千余骑兵纷纷调转马头,跟随曹真向西面追击而去,渐渐地走远了。

  一个时辰后,船队抵达了淯阳县,早等候在这里的向宠军队纷纷上了船,船队继续南行,襄阳方向驶去

  曹真率领的骑兵是来自幽州的虎豹骑,大部分是乌桓人,他们自幼生活在马上,骑术为精湛,又经过曹军的系统训练,使他们成为一支战斗力为强大的骑兵,这也是曹操能够纵横天下的原因之一,一支五千人的骑兵,足以击溃数万步兵。

  也正是这个原因,曹操绝不准外姓人执掌骑兵,四名骑兵统领,曹纯、曹彰、曹真和曹休都是曹操兄弟侄,强大的实力和特殊的优待使这支骑兵为骄傲,目空一切,不仅蔑视汉军南方士兵,连自己的曹军步兵也瞧不起。

  程昱也深知他们的实力,特地将这支骑兵派来打前哨,他们也没有辜负程昱的期望,成功阻截了汉军合并,并歼灭了阻击他们的千汉军,这支骑兵的存在使汉军为被动,连撤离南阳郡都成了大问题,

  曹军骑兵一向西疾奔,延绵数里,官道上黄尘滚滚,声势骇人,吓得上行人没命地向两边麦田里奔逃,稍慢一步,便会被乱箭射死。

  “加快速!”

  曹真不断回头大喊,他一马当先,手提长槊疾奔,曹真心中清楚,汉军撤退的速并不快,远远不能和骑兵相比,他们在中午时便能追上敌军。

  南阳郡的地形是西高东低,东面是平原,向西是丘陵地带,再向西就是伏牛山脉,骑兵在驶过了大片麦田后,便渐渐进入了丘陵地带,这时,曹军已经发现了汉军的踪迹,显然刚走过不久。

  曹真勒住战马,用马鞭一指田地里的一名少年,对左右令道:“把他抓来!”

  几名骑兵疾奔而去,少年转身便逃,却跑不过骑兵的战马,瞬间被追上抓走,

  几名骑兵载着少年奔至曹真面前,“将军,抓住了。”

  曹真看了一眼少年问道:“小孩,我来问你,在我们之前,可有军队过去?”

  少年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骑兵斥候敲了一下少年,“快说!”

  少年战战兢兢道:“就在不久前,一支军队刚刚过去走得很急,都在奔跑。”

  曹真大喜,这必然是聘主力了,他厉声大喝:“加快速,追上敌军!”

  骑兵再次加快了速,风驰电掣般向西狂奔而去,骑兵渐渐奔近了一座丘陵,丘陵上森林茂密,长约十余里,紧靠官道,这时树林内数千支军弩已经对准了疾奔而至的曹军骑兵。

  为大将正是庞德,庞德并没有渡江而走,而是在等待机会,当他得知聘军队也向西撤退时,他立刻率军赶来,准备伏击追击的骑兵,此时庞德的眼睛里喷射出怒火,他想到被骑兵屠杀的千部下,那种彻骨之痛令他内心充满了仇恨。

  “将军,敌军千人已过!”

  庞德点点头,下达了命令,“射击!”

  梆声骤然敲响,树林内顿时乱箭齐发,密集如暴风骤雨般射向曹军骑兵,曹军追赶正急,没有提防,奔跑中的骑兵纷纷被射中,惨叫着翻身落马,后面战马躲闪不及,也被绊倒滚翻,曹军瞬间死伤惨重,官道上乱成一团,紧接着第二轮弩箭又疾射而至,很多骑兵掉头向麦田里奔去,但麦田内也布满了铁蒺藜,战马奔出几步,便被长针刺穿马蹄,长长惨嘶一声倒地。

  曹真在队伍最前面,已奔过了埋伏地,他忽然听见身后一片惨叫,浑身一震,连忙勒住战马,急声问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将军,山上有埋伏,弟兄们遭到伏击,死伤惨重!”

  曹真大吃一惊,不等他反应过来,四周鼓声大作,聘率领的八千士兵从山边的树林内杀了出来,聘大喝一声,“敌将拿命来!”

  曹真认出了聘,他一言不发,策马挺槊便刺,聘挥刀相迎,两人激战在一处,这时,聘的军队将千余骑兵包围,近处用矛刺,远处用箭射,不断有骑兵惨叫落马,这里不适合骑兵作战,令骑兵为被动。

  曹真和聘激战了十余个回合,曹真见形势为不妙,他无心恋战,虚刺一槊,挡开聘大刀,拨马便向前方奔跑,后面骑兵见主将逃跑,也跟着向前冲去,汉军士兵阻拦不住骑兵的突围,被杀开一条血,眼睁睁看着数骑兵杀出重围逃走。

  聘恨得狠狠哼了一声,回头令道:“列阵!不准骑兵再突围。”

  八千步兵迅速在官道两侧列阵,上千弩箭对准了将要冲过来的曹军骑兵,箭如疾雨般射去,其余士兵则列成矛阵,拦截住骑兵的冲击。

  这一战以伏击为先,拦截在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四千五名精锐骑兵死伤一千八余人,最后不到千人突围成功,惶惶向北奔跑而去。

  此时,张辽军队已经占领了宛城,正列队入城,而聘军和庞德军没有再继续反击,两军汇合后,便向南渡过汉水,从房陵郡返回了襄阳,至此,南阳郡重新被曹军收复,汉军主力退守襄阳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