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94章 孙思曹谋

第694章 孙思曹谋


  、、、、、、、、、、

  刘敏告辞而去,孙权又命人把张昭找来,不多时,张昭匆匆赶来,躬身道:“吴侯找老臣有事吗?”

  自从周瑜去世后,张昭又重新受孙权重用,渐渐掌握了江东政务大权,在江东官场的权力斗争中,张昭代表的江北一派也占据了优势,而鲁肃的庐江派则居于弱势,在去年江东模仿荆州的公开取士中,张昭派系推荐的江北士和东吴派系推荐的吴越士占去了大部分名额,而鲁肃派系推荐的庐江及豫章士,只有人被录取,遭遇惨败。

  事实上,孙权也是希望能完全效仿荆州,不分士庶,唯才是举,但他办不到,手下官一致反对,最后不得不采用折中的方式,先由各郡名望世家举孝廉,再考试择优录用。

  最后就演变了各派系对官场资源的争夺,以张昭的江北派和顾、陆、虞几大世家所代表的吴越派大获全胜而告终。

  这让孙权也意识到,江东官场的派系之争已根深蒂固,已经成为他改革图新的最大掣肘,最典型就是江东匠的失败,周瑜为了习荆州而创办了江东匠,废除匠籍,和官士享受同等待遇,这个变革的举措却遭到了张昭、顾雍、虞翻等人强烈反对,当周瑜去世后,鲁肃也没有能挽救匠,在去年因生徒流失殆尽而最终撤销。

  可以说,这是孙权自酿的苦酒,当初他为了巩固权力,刻意加强官场派系意识,最终官场派系斗争成为了江东的一大毒瘤,已经尾大不掉,难以根除了。

  孙权见张昭进屋后,只冷冷淡淡和鲁肃打了个招呼,他心中有些不悦,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温和说道:“刚才我接见了刘璟的长驻使者刘敏,他说刘璟打算访问江东,借口是陪同尚香公主来江东省亲,我和敬推测,应该是刘璟有所图而来,不知布怎么看?”

  张昭捋须略一沉吟,便笑道:“如果老臣没有料错,他亲自来江东是想巩固孙刘联盟,但他真正的目的希望江东出兵北伐和他西线呼应,以谋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布和我们所想一致,看来刘璟确实是有所谋而来,那么我们该怎么应对呢?”孙权又问道。

  张昭想了想说:“刘璟既然是有求江东而来,那我们也要求得到相应的利益,我建议主公先不要答应刘璟任何实质性的要求,而是看他的具体诚意,再来表明我们的态,为江东谋取最大的利益。”

  孙权点点头,又回头笑着问鲁肃道:“敬的意思呢?”

  鲁肃缓缓道:“如果刘璟以诚相待,我们也应该表现出诚意,不能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利益,就像合肥之战,甘宁确实是尽全力赶来,只是途远,他没有及时赶到,这就不完全是荆州水军的责任,我认为吴侯也需要向刘璟表现出歉意,这才是双方合作的基础,以诚相待,以礼相待,谋取双方共同的利益,这才是孙刘两家长治久安之道。”

  鲁肃这番话显然就是针对张昭而言,张昭脸色微变,他刚要反驳,孙权却摆摆手笑道:“布说得不错,江东利益优先,敬说得也不错,双方要坦诚合作,这样吧!由敬代表我去成都迎接刘璟,所有礼仪安排,都由敬全权负责,布这边则要开始准备粮草物资,一旦双方达成共识,江东很可能就要出兵了。”

  ........

  就在鲁肃和刘敏乘船前往成都迎接刘璟之时,曹操安插在建业的细作也探到消息,立刻将这个重要情报用鸽信发到了邺都。

  刘璟要访问江东的情报顿时让曹操紧张起来,曹操心里很清楚,刘璟在这个关键时刻访问江东,必然是想和江东联手图谋中原。

  铜雀台的内堂中,程昱、国渊、刘晔、陈群、毛玠等重要谋士属臣聚集一堂,长曹丕和曹植也在坐,曹操将刘璟欲访问江东的消息告诉了众人,他忧心忡忡道:“现在汉军在关陇取得了主动,在这个时候刘璟却守而不攻,偏偏跑去访问江东,很显然是要联合江东在中原发动攻势,我要和诸位商量一下,我们该如何应对?”

  大堂内一片寂静,这个消息着实让众人感到震惊,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时曹操看了一眼程昱,见他似乎已有所思,便道:“仲德先说吧!”

  程昱叹了口气道:“坦率地说,这个消息令微臣也感到震惊,不过我并不奇怪,刘璟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他在关中占据了战略优势,却引而不发,反而去联合孙权,准备北攻中原,令我们腹背受敌,微臣认为,他明着是想打中原,但实际上还是为了关中,让微臣感到很无奈的是,明知他是为了关中,却不得不被他牵制住,关中固然重要,可中原更重要。”

  这时,尚书国渊接口道:“刘璟就算是为了攻打中原,可是他出访江东,来回至少也要四五个月,等他们发动对中原的战争时,也是秋天了,但现在才五月中旬,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刘璟不在前线的这几个月时间,集中兵力夺回陈仓和陇县,把汉军赶出关中,甚至还能夺回陇西,不知毛使君是否觉得可行?”

  毛玠是从陈仓逃出的谋士,对陈仓和陇县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虽然国渊是诚心求教,但毛玠脸上还是为之一红,心中深感羞愧,半晌低头不语。

  曹操明白他的心情,便笑道:“我也有这种想法,孝先不妨坦率说一说吧!”

  毛玠无奈,只得缓缓道:“刘璟虽然不在陈仓,但贾诩却坐镇陈仓,在陈仓有精锐驻军五万人,在陇县有万人,另外散关也被汉军牢牢控制住,臣闻刘璟在夺取陈仓后第一件事就是加固城池,拓宽护城河,加强防御,如果我们要攻克陈仓,至少要十万军队,另外防止陇县汉军偷袭长安,还需在长安驻军五万,这样就是十五万大军,超过了我们军队的一半,需要耗费的粮草物资长安已不能承担,必须从并州运粮,这还是在能攻克陈仓的前提之下,一旦攻不下陈仓,反而被陇县和陈仓的汉军回击,八万对十万,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兵败,后果之严重,我想大家都应该明白。”

  曹操脸色一变,毛玠说得没错,有贾诩镇守陈仓,又有黄忠、赵云之勇,一旦攻不下陈仓,反而兵败,后果确实很严重,他承受不起。

  这时程昱又继续道:“还是接着刚才微臣的话说,刘璟虽然是虚攻中原,可一旦中原有了机会,他一定会变虚为实,真的向中原进军,中原不利,天下震动,我希望丞相能充分重视这一点。”

  曹操默默点了点头,尽管他不愿承认这一点,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心中叹息一声,问道:“那依仲德之见,我们该怎么办?”

  “微臣提出一个方案,叫做:关中守点,中原布边,具体说就是屯五万重兵固守长安,和汉军对峙,关中只放五万军队便可,而中原则部署十五万大军,分为四个点,南阳、汝南、合肥和徐州,另外十万大军屯守许都,哪里危急就支援哪里,只要能挫败刘璟的中原攻势,我们再回头反攻关中,微臣认为,局势还是能够挽回。”

  曹操也感觉这个方案可行,便道:“仲德暂留片刻,各位先退下吧!”

  他又见长欲言又止,也点了点头,“丕儿也可以留下。”

  众人告退,内堂上只剩下程昱和曹丕两人,曹操先问曹丕道:“丕儿有什么话要说吗?”

  “启禀父亲,孩儿想提醒父亲,陇西及关中之战中有不少壮烈之士,迟迟得不到封赏,这样对军心不利,比如姜平,宁可自刎而不降刘璟,何其壮烈,父亲为何不厚赏之。”

  “吾儿说得不错,这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姜平壮烈忠心,可谥号为‘忠’,加封街亭侯,由其继承,跟他一并自刎的军士皆封列侯,每人赏金千两,这件事就由你去操办。”

  “孩儿遵命!”

  曹操很赞许长考虑周详,他沉思片刻,又对程昱叹息一声说道:“说实话,我现在最迫切之事,就是要挽回声誉,仲德反攻南阳成功,虽然挽回了不少声望,但还不够,若我能再取得一次胜利,威信大增,我就能继续募兵,增加实力,现在刘璟要出访江东,我想我们能不能利用这几个月时间做点什么,尽快募兵,不知”

  程昱很清楚曹操所受到的压力,他留自己下来就是希望自己替他分忧,程昱想了想便笑道:“有一个办法可以增加丞相声望。”

  曹操大喜,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俗话说,柿要捡软的捏,天下除了南方势力外,还有一个软柿,丞相忘了吗?”

  曹操一怔,猛然醒悟,“仲德是说辽东?”

  程昱点了点头,“袁氏余孽退去辽东,虽然击败了公孙家族势力,但听说他们内斗厉害,互相倾轧,军队日渐分裂,而且军纪十分混乱,本来不用管他们,数年之内他们必有内战,但如果丞相要提高声望,不如派一支劲旅前去,一战可败之。”

  曹操欣然捋须道:“仲德知我心也!不知派谁为好?”

  程昱目视曹丕,曹丕立刻躬身施礼,“孩儿愿为父亲分忧,率军平定辽东。”

  曹操看了看程昱,又看了看曹丕,微微一笑道:“好吧!就由丕儿率军前往,希望你莫要令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