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97章 合纵连横 下

第697章 合纵连横 下


  、、、、、、、、、、

  长干宫是孙权母亲吴老夫人的住处,也是整个建业城中风景最优美的一座府宅,这两年吴老夫人身体不好,在去年还一病势垂危,最终挺了过来,不过她身体也为虚弱,大部分时间都在佛堂中过,对外界的事情已不闻不问。

  但女儿女婿的到来却令她为欣慰,一大早便命令侍女和家仆清扫宫殿,准备房间,她当然认为女儿和女婿应该是和自己住在一起,当女儿到来时,她喜而泣,久久拥抱着女儿,母女俩谈论了近一个时辰的家常。

  “我最担心就是你的嗣问题,我上次就告诉你,要尽早怀上孩,下次来时带给我看,可你还是一个人过来。”

  吴老夫人最揪心的就是女儿无,她语气中有些埋怨,数落女儿,“如果说是你夫君的问题,可是人家陶氏也能生,我估计就是你自己的问题,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放在心上,整天大大咧咧,还和从前一样,你啊!什么才能明白,孩是女人生命的延续。”

  孙尚香被母亲数落,也不生气,她拉着母亲撒娇道:“娘,别再说了,保证下次来,我一定抱一个白胖小给你看。”

  “哎!又说下次,你到底让我担心到几时,对了,你请医吃药没有,我听说张机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你有没有找他看看?”

  “请他看过了,他说女儿没有问题,水到自然渠成,也吃药了。”

  “胡说!你的药在哪里?拿给我看看,你从小就怕吃药,一定是不当回事,把药丢在一边了,是不是?”

  孙尚香只觉一阵阵头大,她想见母亲,但每次见到母亲,又害怕她说孩之事,对自己不依不饶,她只得求救似向大嫂望去,大乔就坐在一旁,抿嘴偷偷地笑,她和孙尚香关系好,见小姑向自己求援,便对吴老夫人笑道:“母亲,等会儿吃饭时提醒一下姑爷就行了,我觉得给姑爷说一句,比给尚香说一万句都管用。”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吴老夫人,“嗯!你说不错,给我女婿说。”

  孙尚香心思其实很细腻,她生怕母亲说出让丈夫难堪的话,连忙给大嫂使个眼色,大乔会意,又笑道:“母亲,还不能直接说,毕竟姑爷是一方雄主,得给姑爷面,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来安排一下。”

  吴老夫人是明事理之人,知道分寸,她点了点头,又轻轻敲了女儿一下,“看见没有,你大嫂多能干,若都象你一样糊涂,我非要被你这个死丫头气死不可。”

  孙尚香吐了一下舌头,感激地向大嫂眨眨眼,这时,一名侍女在门口道:“老夫人,酒筵时辰到了,吴侯和姑爷都来了,在大堂里。”吴老夫人点点头笑道:“别让我女婿久等了,我们走吧!”

  孙尚香连忙扶起母亲,和大嫂一起向前面大堂而去

  大堂内灯光辉煌,酒筵已布置好,两边各摆放了一排桌,铺有软席,后面站着伺候的侍女,虽然是家宴,但器具菜肴方面一点也不含糊,金杯玉盏,银壶玉液,菜肴也以清淡为主,但做得都为精致,令人不忍下箸。

  这时,刘璟和孙权都已经来了,还有孙权的几个妻以及女儿、儿,另外还有孙策的儿女,孙翊和孙匡的妻儿,连同当初做媒的乔国老和吕范两人也一并请来,和司马懿坐在一桌,在下,小乔带着儿女也来了,大堂内济济一堂。

  刘璟还是第一次见到小乔,见她虽容颜俏丽,但明显有些憔悴,看得出周瑜去世后,她过得并不好,刘璟向小乔拱手道:“刘璟和公瑾是挚交,公瑾早逝,刘璟也哀痛之致,只是今天刘璟来得匆忙,不及去吊唁公瑾,明日一早,我一定登门吊唁公瑾。”

  小乔神情黯然,连忙起身施礼,“多谢刘州牧牵挂先夫,小乔感激不尽!”

  她又命儿向刘璟磕头行礼,刘璟点点头,“不必客气,请坐吧!”

  这时,堂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大群侍女簇拥着吴老夫人、以及孙尚香和大乔缓缓走来,众人连忙跪下行礼,“参见母亲!”

  “孩都起来!”

  吴老夫人笑着摆手,这时她看见了刘璟,连忙上前虚托,扶起女婿,“贤婿不远万里前来探望老身,足见是情深意重之人,着实令人欣慰之,我女儿有你这样的夫婿,真是她的福气,请安坐!”

  “多谢母亲!”

  刘璟起身,取出一串紫檀木做的念珠,呈给吴老夫人,“这是小婿孝敬岳母的心意,请岳母收下。”

  东西虽然不贵重,但这份心意却让吴老夫人十分感动,她接过念珠笑道:“多谢贤婿,我非常喜欢。”

  她又将女儿拉过来,吩咐她道:“和你丈夫坐在一起,给他斟酒。”

  在一片笑声中,孙尚香略略脸红地紧靠丈夫坐下,她轻轻掐了刘璟一下,低声问道:“你准备了念珠,怎么不告诉我?”

  “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天热,忘记了。”

  “晚上再找你算帐!”

  虽然说算帐,可孙尚香眉眼中却笑意盈盈,丈夫居然给母亲准备了礼物,这份心意足以让她感动和惊喜,她拎起酒壶,给刘璟耳杯里倒了一杯酒,嫣然笑道:“母亲让我给你斟酒,那今晚你喝多少酒,就由我来决定,非把你灌进桌底不可。”

  “把我灌趴下,丢脸的可是你。”

  “那先喝一半,晚上咱们关上门继续喝。”

  这时,坐在一旁的大乔轻轻咳嗽一声,孙尚香这才醒悟,母亲要说话了,众人都在望着他们呢!她的俏脸蓦地一红,瞪了刘璟一眼,低下头去。

  吴老夫人深深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柔声对众人道:“今晚是家宴,欢迎尚香和吾婿归来,大家尽管放轻松一点,我虽然不主张饮酒,但今天例外,来!我们举杯,庆祝今晚团聚的一刻。”

  吴老夫人端起耳杯笑着向刘璟和孙尚香示意,众人纷纷举杯,欢迎他们二人归来

  宴罢,有侍女送他们来到准备好的寝房,是一栋层的小楼,也是整个长干宫最精致的楼房,紧靠湖边,凉风习习,格外地凉爽,刘璟和孙尚香走到二楼时,孙尚香却搂住了他的脖,撅嘴道:“我走不动了,抱我上去!”

  刘璟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起来,孙尚香咯咯直笑,“这样才乖,把本公主伺候好了,今晚就饶你一壶酒。”

  刘璟吻了吻她的唇,笑道:“我把你扔进湖里去!”

  他快走几步,来到二楼窗前,做势要把他扔出去,孙尚香吓得惊叫一声,刘璟大笑,直接抱着她冲上楼,一进寝房,两人都愣住了,只见寝房的床榻周围摆了一圈屏风,屏风上全是小儿嬉戏图,迎春图,各种各样活泼可爱的孩呈现在他们眼前,栩栩如生。

  孙尚香这才明白大嫂说得含蓄安排,原来是这个意思,她眼波流动,瞅了一眼刘璟,搂着他脖,在他耳边娇声道:“夫君,你明白了吗?”

  刘璟苦笑一声,“我明白了,看来今晚我要改姓牛了!”

  “那么我们还喝酒吗?”孙尚香娇媚地笑道。

  “先春耕,然后喝酒,喝完酒再夏种,最后再秋播冬垦,反正这次一定要让你母亲如意。”

  “那还等什么?牛大哥。”

  刘璟哈哈一笑,忽地吹灭了灯,钻进屏风,两人笑着倒在床榻之上

  次日一早,刘璟梳洗完毕,在数骑兵的护卫下,乘车来到了周瑜的府邸,此时周瑜去世已经一年,府邸早已恢复了平静,听说刘璟到来,周瑜长周循连忙迎了出来,周循已经十六岁,长得酷似其父,俊雅飘逸,一表人才,目前在宫中当侍卫。

  他昨晚听母亲说,今天刘璟要来拜祭父亲,他便特地请假,等候刘璟到来,周循跪下,磕头施拜礼,“晚辈周循拜见州牧!”

  刘璟连忙扶起他,“贤侄请起,我今天是特来拜祭你父亲。”

  “我已听母亲说起,请州牧跟我来。”

  周循请刘璟进府,来到父亲的祠堂前,“州牧请吧!”

  刘璟走进祠堂,望着墙上周瑜的画像,他轻轻叹息一声,在周瑜灵前跪下,低声道:“公瑾在上,刘璟从成都而来,拜祭公在天之灵,忆往昔激情岁月,叹公早逝,江东英豪不再!”

  刘璟敬了香,恭恭敬敬磕了个头,周循在旁边磕头回礼,拜祭完,刘璟来到主堂,这时,小乔也出来见礼,她见刘璟果然履约前来,心中感动,哽咽道:“州牧忙之中还来拜祭先夫,妾身感激不尽。”

  “夫人客气了,公瑾是我挚友,和我并肩抗曹,只恨相隔万里,无法最后见他一面,今日来拜灵,也算是了我一桩心愿。”

  小乔“多谢州牧关心!公瑾生前也常说,他一生最佩服两人,一是伯符,其次就是州牧,可怜他早逝,还望州牧将来多多关照他的几个孩。”

  刘璟点了点头,“公瑾之也就是我的后人,以后夫人有任何要求,尽管对我说,只要刘璟能做到,绝不推辞。”

  刘璟见小乔憔悴,楚楚可怜,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怜惜,又柔声道:“夫人应该出去走走,心情就会开朗,如果夫人愿意,不妨来蜀中一游,我和尚香会象家人一样欢迎夫人。”

  这句话触到小乔的心事,她的眼睛有些红了,她悄悄拭去眼角泪水,点点头,“我一定会来!”

  稍坐片刻,刘璟便起身告辞,小乔和周循一直将他送出府邸,望着刘璟马车走远,小乔不由低低叹了口气,她想到昨晚尚香娇颜艳丽,而自己却老了很多,或许刘州牧说得对,自己是要出去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