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698章 最后的收获

第698章 最后的收获


  、、、、、、、、、、

  就在刘璟去拜祭周瑜的同时,在建业宫勤政堂内,张昭代表江东和司马懿开始了谈判,江东这边除了张昭外,顾雍和虞翻也在坐,而对方只有司马懿和刘敏两人,刘敏作为司马懿的助手,也坐在下。

  “张军师,这是我们第二次打交道了吧!”

  司马懿笑道:“希望这一次和上次一样,能够顺利达成共识。”

  张昭淡淡一笑,“我们两家是兄弟之邦,关系亲密,更有秦晋之姻,不过俗话说,亲兄弟尚须明算账,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坦诚一点,司马使君觉得如何?”

  司马懿点了点头,“我很喜欢张军师的‘坦诚’二字。”

  “既然如此,那我就开门见山,我们想知道,刘州牧为何要求江东出兵中原?”

  “不能说要求,‘要求’这个词强硬了,我们无权要求江东做什么,而是希望江东出兵,目的当然很简单,削弱曹操的实力,无论是对荆蜀,还是江东,都有好处。”

  司马懿很清楚张昭的意思,就是想要把这件事定为汉军求江东帮忙,然后在条件上就可以狮大开口了,所以司马懿一定要回避这一点,他要让江东明白,不仅是汉军得好处,江东一样有好处。

  张昭摇了摇头,“坦率地说,我们暂时没有北征的计划,尤其合肥失利后,江东上下军民对北征很抵触,我们是打算南征,现在刘州牧有了要求,姑且就说希望吧!希望我们出兵中原,且不说调兵遣将,准备物资,更重要是,吴侯必须先说服武官,还要改变南征计划,这些我们都要耗费很大的人力物力,希望贵方能明白这一点。”

  张昭伶牙俐齿,将司马懿的后一一堵死,更重要是他知道对方是来求江东,连刘璟都亲自来江东,可见对方对江东出兵的期待,既然如此,他就要利用这种期待,为江东谋取最大的利益。

  司马懿点了点头,“我们也知道江东的难处,所以荆州会给江东一定补偿,鲁敬应该告诉了吴侯,我们打算把长沙郡和衡阳郡划给江东,作为出兵的补偿,我想张军师也应知道吧!”

  “可是我们听说还有蕲春郡。”张昭似笑非笑地望着司马懿。

  “蕲春郡只是一个选择,如果江东不要长沙郡和衡阳郡,那么可以另选蕲春郡。”

  “张军师,我是一个坦率人,我觉得我们两家之间应该坦诚相见,我们可以出兵,不过条件和贵方略有不同。”

  司马懿望着张昭那掩饰不住的得意,他心中已大概猜到了对方的条件,他不露声色道:“我愿洗耳恭听!”

  “条件很简单,不仅是长沙郡和衡山郡,蕲春郡我们也要,也就是郡都要归江东,另外,还希望荆州能负担这次江东军北征的军粮,条件就这么多,可能答应吗?”

  司马懿心中顿时怒火中烧,简直过分了,竟然要荆州的郡,不仅如此,还要荆州负担军粮,司马懿冷冷道:“当年我们将数万江东将士放回江东时,可没有任何条件,江东为何如此苛刻?”

  张昭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微微叹了口气,“我很抱歉,但江东这些年屡屡受挫,士气低迷,民怨沸腾,财力也逐渐困苦,请司马军师能理解我们的难处。”

  司马懿当然理解他们,尽量利用这次机会为江东榨取最大的利益,他克制住心中的不满,对张昭道:“把长沙郡和衡阳郡划给江东已是最大的诚意,如果江东还不满足,那我们只能说声抱歉,至于其他条件,荆州不可能答应。”

  司马懿态鲜明,毫无妥协的余地,这次谈判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最终还是无果而终,双方无法达成妥协。

  结束完谈判,张昭立刻赶回了建业宫,他向孙权施一礼道:“启禀吴侯,正如我们之前的预料,对方不肯接受我们的条件,依然坚持原有条件,态非常坚决。”

  孙权笑了笑问道:“那他们有没有提到,不需要江东出兵这样的话?”

  “这倒没有提到,他们还是希望我们能出兵。”

  “这就对了!”

  孙权冷笑一声道:“他们骨里还是希望我们出兵,只要抓住这一点,就不怕刘璟不妥协,我所料不错,出兵中原关系到他的关中之战,对他很重要,既然这么重要,他当然得付出必要的代价。”

  孙权负手走了几步,又道:“谈判暂时停一停,我相信稍微向后拖一拖,刘璟妥协的可能性更大。”

  一辆马车迅速驶向长干宫,马车上,刘敏忧心忡忡道:“把衡阳郡给江东,我觉得不妥,失去了衡阳郡,我们就无法支援湘东郡和桂阳郡,实际上也就失去了湘东和桂阳两郡,这个代价大了。”

  司马懿微微一笑道:“你的担心虽然有道理,但你要明白一点,这件事州牧已经深思熟虑,他心中非常明白,包括贾诩,他也替州牧仔细斟酌过,既然提出这样的条件,自有他的道理,你就不用担心了。”

  刘敏默默点了点头,他确实有点多虑了,很快,马车抵达了长干宫,在长干宫会客堂内,刘璟接见了司马懿,听取他关于谈判的汇报,等司马懿说完,刘璟摇了摇头,明确表态道:“在来江东的上我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任何物资的条件都不能答应,至于他们还想要蕲春郡”

  刘璟回头注视着司马懿道:“我的原则是要江东向南走,军师明白吗?”

  司马懿默默点了点头,“我明白。”

  “既然军师明白,那就不用我再说了,不过有一点要明确,他们必须出兵合肥和徐州后,才可能拿到我让出的利益,不能像上一次,只是名义上的出兵,这一点绝不能含糊。”

  “微臣会和们明确这一点,另外出兵时间需要再明确。”

  刘璟沉思片刻道:“我们也需要时间部署,就十一月上旬吧!北方开始结冰后,双方一起出兵。”

  在连续次谈判后,孙刘两家最终达成了妥协,江东放弃了军粮的要求,同时也放弃对蕲春郡的要求,作为利益补偿,刘璟答应将长沙、衡阳、湘东和桂阳四郡划给江东,双方达成了一致,江东将出兵八万进攻中原,而荆州将出兵十万,从南阳和汝南两个方向向中原进攻。

  十天后,刘璟结束了对江东的访问,准备返回荆州。

  建业城外的长江码头上,孙权再次率领官和刘璟告别,而孙权的谢夫人等一群女眷也在向孙尚香告别,在码头外围,数万江东民众自发赶来,送刘璟和尚香公主西归。

  “兄长就不用远送了!”

  刘璟抱拳笑道:“希望我们冬天的合作能够圆满成功,也祝愿江东能顺利夺取徐州和合肥,希望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

  孙权笑得有些勉强,曹操哪里会把中原让给他们,他心里如明镜一般,迟早还得撤军,若不是为了荆南四郡,他怎么也不会答应这次北征,不过客气话得说,孙权呵呵一笑,“这是我们双方共同的希望,我也希望贤弟这次江东之行没有白走,贤弟一保重!”

  江东众官也一一施礼,“刘州牧一顺风!”

  “各位保重,有机会再见!”

  刘璟向众人施一礼,便转身向大船而去,这时,孙尚香也告别完毕,在几名女兵的护卫下快步走来,她对刘璟嫣然一笑,挽住他的胳膊,回头向兄长和官挥挥手,便和刘璟一起向大船上走去。

  “夫郎,明年我们家里可能有客人要来。”走上船,孙尚香笑道。

  “是谁?”

  “小乔要来,她说在江东非常压抑,想出门走走,我就邀请她来成都了,可以吗?”

  “当然可以!”

  刘璟笑道:“不过明年我们可能会搬家了。”

  “回襄阳吗?”孙尚香惊讶地问道。

  刘璟向岸上送别他们的民众挥了挥手,又对孙尚香笑道:“只是可能,还没有确定,明年再说吧!”

  孙尚香的目光也投到数万名送他们的民众身上,她微微叹息道:“上次也是,这一次他们还是这样热情,我何德何能,能承受他们如此大的期待?”

  “你妄自菲薄了,你知道嫁给我,江东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吗?”刘璟轻轻搂住她肩膀笑问道。

  孙尚香眨了眨眼问道:“噢!莫非夫郎在打江东的主意?”

  “迟早有一天,天下要统一,我希望最大程上保住孙氏一脉,我得给我夫人一个面。”

  刘璟低头在孙尚香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又笑道:“不过现在,我更关心的是,我们这些天的春耕冬垦是否有收获了。”

  孙尚香将头靠在他肩上,低声道:“说真的,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可能明年,我就要教我的宝贝女儿练武了。”

  “你有了?”刘璟惊喜地望着她。

  “不知道,只感觉有点不对劲。”

  孙尚香抱住他的胳膊,调皮地笑嘻嘻道:“恐怕耕作的力还不够,还需要夫郎再努力,才会有更好的收获。”

  刘璟捏了她鼻一下,“拿你没有办法,走吧!我们回舱去,好好探讨一下生命的真谛。”

  孙尚香虽然感觉白天不妥,但最终还是半推半就地跟着刘璟向船舱里走去。

  船队离开了建业城,浩浩荡荡向荆州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