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02章 一触即发

第702章 一触即发


  、、、、、、、、、、

  安陆郡位于江夏郡以北,由于北方有淮阳山地的阻隔,便将安陆郡与中原地区分隔开,形成了安陆郡的半封闭状态,在多年的南北大战中,除了赤壁之战外,其余战役对安陆郡的影响并不大。

  安陆郡的北部虽然山地众多,但大多属于丘陵,并不想祁山那样崇山峻岭,丘陵之间也有不少通道,可以穿过丘陵山谷直上北方。

  义阳县是安陆郡最北面的一个县,也是大将魏延的祖籍,这里是桐柏山区,地势西高东低,在义阳最东面,却是一片宽达里的平原,淮河从这里蜿蜒流过,将这片平原分为安陆郡和汝南郡。

  此时在平原上的淮河以南,矗立着一座占地数千亩的巨大军营,这是汉军耗时近两个月筑成的一座板墙式军营,营墙高两丈,并每隔步修建一座哨塔,大营紧靠淮河,站在哨塔上,可以清晰地看见淮河对岸的安阳小县。

  安阳县已经被汉军占领,作为汉军北伐的前哨,由于义阳县是淮河的发源地,淮河在这一带并不宽阔,渡江比较容易,汉军为此在淮河上修建了座浮桥,将汝南郡和安陆郡紧密地联系起来。

  这一次安陆郡将成为汉军北伐的主战场,汉军在义阳县先后增兵至八万人,刘璟也亲临安陆郡坐镇,而曹军也意识到了汝南将成为主战,曹操也先后向汝南郡增兵至十万,曹操本人也亲自赶赴安城,指挥这场即将爆发的中原大战。

  时间渐渐到了十一月上旬,中原地区已进入寒冬,淮河上游开始结冰,不过冰层很浅,不能直接在冰上行走,但在汝南境内的大小河流都结了厚厚的冰层,寒风凛冽,大地一片萧瑟。

  在安阳县以北约五十里外的一片丘陵地带,分布着大片树林和农田,在一座山坳背风处,一支由十名骑兵组成的斥候巡哨队正躲在一片树林内休息吃午饭。

  众人点了一堆火,炙烤着他们猎到的一头小野猪,野猪肉烤得噼啪作响,金黄流油,香气四溢,士兵们早已忍不住,纷纷用刀割下一块肉,坐在火堆旁大快朵熙。

  为的骑兵斥候屯长名叫王兴,就是安陆郡人,他带领的这些斥候手下也基本上是本地人,对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他们的任务就是监视曹军是否南下。

  王兴正在啃一只野猪后腿,他一抬头,却发现十名手下都在烤火吃肉,他有些不满,踢了一名士兵一脚,“吴四,轮到你当值了,快去放哨!”

  士兵无奈,只得又割下一块肉,一边吃一边向山坳外走去,这时,另一名士兵笑道:“屯长,这么冷的天,你觉得曹军会南下吗?”

  王兴抹了一下嘴上油说:“这可说不准,咱们现在就在汝南郡,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是出现一支曹军,我一点也不奇怪。”

  “屯长,你说干嘛要在冬天打仗?”另一名士兵含糊着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估摸着是想攻打许都,听说新野那边也有五六万大军,两边夹攻,就像蝎的两只大钳。”

  “不可能打许都,否则江东出兵又有什么意义?”

  众士兵争论起来,这时屯长王兴不高兴地骂道:“别放屁了,快吃肉,吃饱了巡哨去,要是漏了曹军,大家小命难保。”

  就在这时,刚才跑去放哨的士兵慌慌张张跑来,“我看见曹军了,有很多军队。”

  众人吓得跳了起来,顿时乱作一团,也顾不上吃肉,熄灭了火堆便纷纷上马,催马向山坳外奔去。

  在山丘上的一片树林边,十名斥候骑兵向远处张望,他们果然看见了一支曹军,约五千余人,正沿着远处官道疾速向南行军,很明显是向安阳县方向而去。

  “吴四,你带四名弟兄继续监视曹军,其余跟我走!”

  屯长王兴调转马头,带着四名骑兵催马奔下丘陵,走小向安阳县疾奔而去

  此时,刘璟就在安阳县视察,安阳县是一座小县,人口数户,修建在淮河北岸的高处,城墙距离淮河不足步,城池狭小,周长十余里,城墙也颇为破旧。

  县城本身没有什么军事战略价值,但因为座浮桥紧靠县城而建,安阳小县便成了桥头堡,对座浮桥起着保护作用,它的军事作用便人为地制造出来。

  安阳县目前有驻兵五千人,由校尉廖化统帅,此时廖化正陪同刘璟在县城内视察,他指着城墙道:“安阳县大约在建安五年时被黄巾军刘辟摧毁,后来又简单修筑,经过十几年后已经破旧不堪,卑职进行了部分修葺,将一些坍塌的城墙补全,破碎的城砖也换了,但要彻底重修,那至少要半年时间,时间上来不及。”

  刘璟点了点头说:“靠一座安阳县想挡住曹军主力,显然不现实,安阳县的作用是保护浮桥,不过曹军主力到来,就算他们不烧浮桥,我们也要烧掉,我们的战略是要和曹军对峙,而不是作战,你先要明白这一点。”

  “卑职明白!”

  虽然廖化并不真正明白刘璟的意思,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只要他忠实地执行刘璟的命令就够了,至于为什么要那样做,那就不是他考虑的事情。

  就在这时,有士兵来报,“启禀州牧,有骑兵斥候回来了,说发现敌情!”

  刘璟一怔,便吩咐道:“带斥候来见我。”

  城门开启,几名斥候骑兵进了城,为的王兴很快被带到刘璟面前,刘璟笑问道:“发现了什么敌情?”

  王兴没有想到会遇到刘璟,他心中有些紧张,连忙单膝跪下禀报:“约五千曹军正沿官道向南而来,现在应该在二十里外。”

  ‘五千曹军,和安阳县的兵力相当,曹操这是什么意思?’刘璟想了想,便对王兴道:“继续去探查,尽量探查远一点,有情况随时禀报。”

  “遵命!”

  王兴行一礼,起身快步而去,这时廖化道:“卑职估计曹军是来试探我们的虚实?”

  刘璟点了点头,“如果我所料不错,在他们身后一定还有大队骑兵,一旦安阳守军迎战,曹军骑兵就会从后面包抄,摧毁安阳县和浮桥,声先夺人,歼灭江北的五千汉军,提振曹军士气。”

  “州牧的意思是,卑职以不变应对敌军,守安阳城不动。”

  “我也只是猜测,不知敌军的真实意图,还是以防御为好,不过浮桥那边需要加强防御,若情况不妙,可随时放弃安阳回撤!”

  廖化抱拳道:“卑职明白了,也请州牧立刻回南岸。”

  刘璟翻身上马,在数亲兵护卫下,奔出城门,沿着浮桥向南岸而去

  五千曹军先锋在大将于禁的率领下迅速杀到了安阳城,确实如刘璟的猜测,曹军的目的就是要全歼安阳城的五千汉军,用第一战的胜利来提振士气,于禁只是先锋,他的任务就是烧毁浮桥。

  而在于禁的背后,千曹军骑兵已经准备就绪,一旦城中汉军出城和曹军激战,曹军就会迅速杀来,配合于禁军队歼灭汉军。

  这时,于禁率领五千曹军已经逼近了汉军的第一座浮桥,位于安阳城东面一里处,由五士兵守卫,五士兵手执军弩,埋伏在掩体后,紧张地注视着曹军缓缓杀来。

  于禁率领的五千曹军已排列成攻击阵型,一千士兵手执大盾排成两排,组成盾墙缓缓向前推进,在刀盾军后面则是一千弩兵,再后面是千长矛兵。

  于禁在弩兵中间,他挥动战刀大喝:“压上去,摧毁浮桥!”

  随着曹军战鼓声隆隆敲响,曹军开始奔跑起来,五守军一齐向曹军阵型中放箭,密集的箭矢腾空而去,射向敌群,但收效并不大,曹军的盾阵顶住了汉军弩兵的第一轮射击,中箭者不到二十人。

  与此同时,曹军弩兵也开始放箭,铺天盖地的箭矢射向桥头掩体,将五汉军死死压住,眼看着曹军越来越近,汉军军侯大喊一声,“撤退!”

  桥头的五汉军纷纷离开掩体,沿着浮桥向南奔去,跑在后面的十几人被乱箭射中,惨叫着倒地,曹军士兵如大潮冲过了掩体,彻底占领了第一座浮桥,很快,熊熊烈火在浮桥上燃烧起来,浓烟滚滚。

  城头上,廖化注视着远方被烧毁的浮桥,眼看着曹军又掉头向第二座浮桥杀来,他捏紧了刀柄,不能这样被动下去,一旦座浮桥被烧毁,他们也回不去了,但究竟是出击,还是撤退,廖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斥候骑兵王兴再次从北方奔回,在城下大声道:“速禀报廖将军,有紧急敌情!”

  廖化快步走到城头,探头问道:“发现了什么?”

  “发现曹军主力,约十万之众,正向这边浩浩荡荡杀来,已不到十里。”

  廖化大吃一惊,他一回头,曹军已经占领了第二坐浮桥,形势为危急,廖化当即令道:“立刻出城,向南岸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