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16章 再击枹罕

第716章 再击枹罕


  、、、、、、、、、、

  战争终于在天色刚擦黑之时结束了,万氐胡骑兵被斩杀一万五千人,剩下一万余人全部成为战俘,不仅如此,近二十万氐人老幼妇孺也成为了汉军的俘虏,汉军缴获了万只羊和数万匹战马,取得了江夏军成立以来对胡人战役的第一场大胜,将东氐人部落一网打尽。

  天已经黑了,一队队男女氐人被缴械后押解去后面的空地里,二十万人坐在草原上无助的哭泣,他们就象二十余万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了选择,他们的命运将由汉军决定,四周有八千汉军骑兵看守着他们。

  数名氐人贵族则被关押在另一座大帐内,杨千万的兄弟侄已全部被杀,这些贵族则是各个部落的领,他们更是害怕,绝望地等待着杀戮一刻的到来。

  中军大帐内,刘璟正和庞统及法正商议这些氐人的安置,杀光这些手无寸铁的妇孺显然不现实,也不是汉军的传统,目前的分歧是怎么安置他们,是把他们迁入蜀中,和汉民融合,还是让他们继续留在陇西,恢复他们从前的生活。

  刘璟偏向于将他们迁入蜀中,但庞统和法正却一致认为应该将他们留在陇西,庞统道:“殿下想过没有,在陇西还有羌人、吐谷浑人、匈奴、西氐人等等胡人,迁走这些东氐人,留下的空白立刻会被别的胡人填补,反而会助长其他胡人强大,不如让他们留在陇西,让陇西的胡人多样化,也有利于我们的统治,关键是要把这些胡人变成羊,让氐胡变成氐羊,成为我们民,有利于我们的战马和牲畜来源。”

  “士元说得不错!”

  法正也补充道:“他们是胡人,习惯于游牧生活,把他们迁去蜀中,能不能适应农耕还是一回事,关键大多是妇孺,还需要官府耗费钱粮照顾他们,反而增加地方官的负担,如果涉及土地分割,还会造成蜀人敌视而引发冲突,我也不赞成强制汉化他们,应该慢慢来。”

  刘璟点了点头,又回头问马超道:“孟起的意见呢?”

  马超淡淡道:“汉国之疆皆是殿下的民,何必在意汉胡?”

  刘璟见人都不主张迁民,他也不再坚持,便对侍卫道:“去把几个主要部落长老找来。”

  不多时,五名年迈的部落长老被带进大帐,他们跪下泣道:“恳求汉王殿下饶我们部族性命,不要杀害我们!”

  “我本不想杀人,但你们屡屡与我为敌,助纣为虐,是你们咎由自取!”刘璟厉声道。

  一名为的老者磕头道:“回禀殿下,我们也是受杨千万胁迫,而且他蛊惑我们年轻的牧民,说汉军要抢我们牧场,夺我们妻女,杀我们老人,年轻人被他欺骗,为保卫妻儿家乡才和汉军作战,他们绝不是天生要与汉军为敌,只要殿下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愿归降殿下,成为殿下民。”

  “我们愿归降殿下!”后面长老纷纷应和。

  刘璟见这名老者思清晰,汉语流利,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部落长老?”

  “回禀殿下,小老儿名叫阿贵,是仇池部领。”

  旁边马超补充道:“仇池部是仅次于兴国部的第二大氐人部落,阿贵长老值得信赖。”

  刘璟沉思片刻道:“既然你们愿意成为汉国民,我也不再杀戮你们,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也不会夺你们财产,但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们要履行之前杨千万的承诺,为汉军奉上战马万匹,羊十万只,其次,所有十四岁以下的贵族少年都必须去成都读书,十八岁后可以回陇西。”

  五名老者激动万分,砰砰磕头,为阿贵道:“我们完全答应汉王的要求,另外我们在西山牧场还有不少马匹,愿再挑选两万匹骏马,献给汉王殿下!”

  刘璟对他们态还算满意,便点点头道:“既然如此,羊可以减少为十万只,从今天开始,阿贵为氐王,取代杨千万,另外,汉军将保护你们不受羌人的欺凌。”

  五名老者对望一眼,汉军居然答应保护他们不受羌人欺凌,五人皆垂泪道:“早知汉王如此恩德,我们何苦要被杨千万欺骗,白白死伤那么多弟,我们在此发誓,绝不再有二心,愿世代为大汉民。”

  五名老者割腕滴血起誓,刘璟大喜,正式册封阿贵为新氐王,当天晚上,刘璟下令释放氐人回家,交还他们财物,二十余万东氐人在一片感激的哭声中收拾了帐篷和财物,在新氐王阿贵的率领下,赶着羊群返回了他们家乡牧场。

  汉军随即杀羊烹酒,犒赏军,休整两天后,五万汉军继续西进,浩浩荡荡杀向枹罕城,向西氐人发动了攻势

  西氐人和东氐人又有不同,西氐人领宋建是一名陇西汉人豪强,十年前在枹罕起事,逐渐征服了西氐两多个大小部落以及河湟一带的吐谷浑人,建立起一支八万人的军队,屡屡击败前来进剿的官兵,最终朝廷默许了他的存在。

  宋建仇视汉朝,自立为平汉王,建立王府政权,册封王后、王,并设立尚书、侍中等官员,治理地方,他实际上已是一个存在了十年的割据政权。

  枹罕城是一座周长十余里的坚固石城,里面修建了金碧辉煌的王宫和大臣们的府邸,生活着成千上万服侍他们的奴隶,在王宫地宫中堆放着数不尽的金银珠宝,以及堆积如山的名贵皮毛,另外还驻扎着万军队,仓库中有大量粮食,足够军队食用一年。

  宋建最早是想和杨千万联合对付汉军的进攻,但因为他们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加上杨千万自信能击败汉军,他们联盟便没有达成,此时,宋建已经得到了杨千万被击败身死的消息,他深为惶恐,立刻命两个儿宋麒和宋麟拿他的金箭赶赴各部落,召集军队支援枹罕城。

  但形势似乎有些不妙,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天,各部落援军却迟迟未到,宋建负手在城头来回踱步,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

  宋建今年约六十岁,年轻时身材中等,长得其貌不扬,现在年过花甲,变成了一个干瘦的老头,穿着用金丝玉缕织成的王袍,头戴镶有数颗宝石的王冠,虽然身材瘦小,却养有妻妾数十人,生下上名儿女,拥有不计其数的财富,或许是因为女财富多,使他有了多的牵挂,无法再离开枹罕城。

  这时,有士兵指着远处大喊:“王爷,二王回来了!”

  宋建趴在城垛上向下望去,只见次宋麟带着十几人狼狈逃了回来,他愣住了,怎么会没有军队?他立刻令道:“将他带来见我!”

  不多时,几名侍卫将宋麟带上城,宋麟跪在父亲面前放声大哭,“孩儿险些被杀,无法再见到父亲了。”

  “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

  “孩儿去召集氐人军队,不料阿贵事先派人跑去给各部落送信,让他们不要抵抗汉军,这些部落听信了阿贵的蛊惑,不肯再出兵,反而把孩儿囚禁,准备献给刘璟,多亏随从拼死相救,孩儿才逃回来。”

  宋建听得目瞪口呆,他还指望氐人的万军队赶来援助,现在却没有了,他心中大急,又回头令道:“速派人去湟中接应长公。”

  话音刚落,远处又有骑兵逃回来,却是长宋麒的随从,随从在城下惊恐大喊道:“王爷,长公出事了。”

  长宋麒是宋建最心爱的儿,是继承他事业的,听说长出事,宋建眼前一黑,险些摔倒,他扶住城垛,连忙命人把随从带上来,随从跪在地上垂泪道:“我们跟随长公去湟中命吐谷浑出兵,但他们却般推托,不肯出兵,我们只好回来,在半上遭遇到一支汉军骑兵,长公被乱箭射死,大部分弟兄都死了,只逃出几人。”

  宋建大叫一声,仰面栽倒,侍卫连忙将他救醒,宋建泪如雨下,咬牙切齿:“不雪此仇,我宋建誓不为人!”

  他脱去王袍,换上了盔甲,率领万军队日夜在城头巡逻,宋建虽是西氐王,但骑兵要靠氐人和吐谷浑人,现在两家都不愿出兵,使他失去了骑兵的支援,城中战马不到千匹,城中士兵大多是汉人步兵,宋建深知城中的万军队不是汉军对手,他只能依靠城池的高大坚固和充足的粮草与汉军对峙,最后汉军将不战而退。

  这是宋建几十年来屡屡击败朝廷军队围剿的秘诀,屡试不爽,这一次,他还是要利用这个秘诀击败刘璟的汉军,然后再去收拾敢背叛他的氐人和吐谷浑人。

  第七天下午,汉军主力终于出现了,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阵战鼓声,只见声势浩大的汉军渐渐向枹罕城开来,宋建高喊道:“所有军队就位,弓箭手准备!”

  万军队布满了城头,密集的弓箭对准了数里外的五万大军,在铺天盖地的旌旗之下,刘璟勒住战马,冷冷地打量前方这座坚固的石城,他有着其丰富的攻城经验,这座石城使他冷笑一声,他随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全军就地驻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