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36章 身陷泥潭

第736章 身陷泥潭


  、、、、、、、、、、

  早在交州军开始大举进攻衡阳郡时,步骘便紧急派人向孙权禀报,此时江东军的远程鸽信还没有建立,只能派人赶去武昌县寻找江东情报点传递消息,等孙权得到消息时,长沙郡已经被交州军攻占。

  徐盛兵败、临湘失陷、步骘被俘,荆南四郡全部被交州占领,一连串令人心惊胆战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建业,令江东朝野一片哗然,痛斥步骘守土不力者有之,埋怨孙权不该接受荆南四郡者有之,质疑汉军袖手旁观者也大有人在,一时间,江东上下都陷入了大的舆论风潮之中。

  但对于江东的应对策略,江东官场内却出现了巨大的分歧,这一次是江北派和吴越派的对立,以张昭和张纮为的江北派力要求孙权出兵夺回荆南,而以顾雍及虞翻为的吴越派却主张放弃荆南。

  这一次,势力弱小的庐江派站到吴越派一边,鲁肃两次上书孙权,陈述江东出兵荆南的得失,鲁肃在上书中明确指出,荆南无论人口还是税赋都谈不上是江东的重要利益。

  但如果劳师远征,就算击败了交州军,夺回荆南,江东也会付出巨大的人力财力代价,这种代价已经不是江东能承受,更何况远征荆南还要看荆州军的脸色,种种权衡利弊,再出兵荆南对于江东而言,是得不偿失。

  但张昭却强烈要求出兵荆南,维护江东的利益和尊严,张昭明确指出,江东无论对汉军,还是对曹军,都遭遇了重大失败,如果再向交州刘备低头,吴侯的威望将被撕碎殆尽,将难以再有作为,甚至连一向中立的张纮也含蓄劝孙权,不要轻易放弃荆南。

  至于顾虞陆等吴越派反对的原因是劳军损财,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却是为了维护吴越各郡的利益,去攻打荆南,显然是需要吴越出人出利,这将严重影响到吴越的经济复苏,而荆南对他们则没有半点利益。

  各方意见在朝野中争吵,在市井街头热论,两派观点尖锐对立,也影响到了孙权的决策,孙权为此迟迟拿不定主意。

  建业吴王宫,鲁肃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快步走进内宫,来到麒麟阁前,这里是孙权在内宫的书房,是孙权晚上处理政务之地,宦官来到书房前躬身道:“启禀吴侯,鲁都督到了。”

  “请进!”

  房间里传来孙权的声音,似乎忧心忡忡,鲁肃叹了口气,快步走进了麒麟阁。

  大堂上,孙权正负手来回踱步,他已为荆南之事烦心了两天,依孙权的本意,他不想出兵,江东民困财乏,确实再承担不起一场大战的耗费,但张昭说得也很有道理,如果在刘备面前的示弱,恐怕他孙权的威望将损毁殆尽。

  不过孙权也知道,吴越派反对出兵是有私心,而张昭和荆南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确实是为了他的声望考虑,孙权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他想再和鲁肃好好谈一谈。

  这时鲁肃走进大堂,躬身行礼,“微臣参见吴侯!”

  “敬终于来了,快快请坐。”

  孙权连忙请鲁肃坐下,这才对他正言道:“敬,荆南之事令我心烦意乱,我想再听听你的想法。”

  “吴侯一向果断,怎么现在犹豫不决了?”鲁肃微微一笑。

  孙权叹了口气道:“两难啊!国力贫乏,兵力不足,可让我放弃荆南,我又不甘,我盼望了多年才到手,不想这么轻易就失去它。”

  “可是吴侯得到荆南也并不艰难啊!不费一兵一卒就拿到了,不是吗?”

  孙权一愣,他有点听出鲁肃话中有话,迟疑着问道:“敬这话是什么意思?”

  鲁肃苦笑一声说:“吴侯不觉得很巧合吗?我们拿到荆南不到半年,刘备就北征了,尽管我一向不以恶意人,但我还是有点奇怪,荆南对于刘璟同样重要,他就这么拱手让给我们,是不是这里面有点名堂。”

  “你是说,刘璟明知刘备想北征,就故意把荆南让给我们?”孙权黑着脸问道。

  “我不敢这么说,微臣只是觉得刘璟的诚意不足,或者说,他放弃荆南四郡,大了一点,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他可是寸土必争之人。”

  孙权之前没有考虑这么多,主要是他钻了牛角尖,他对荆南看得重,而且他们也完全拿到了荆南四郡,派去了官员,除了兵力受限制外,没有任何阻碍,刘璟完全是把荆南四郡给了他,更重要是,刘璟通过让出荆南四郡,最终逼曹操签署停战协议,得到了关陇,和关陇相比,荆南四郡也算不上什么了。

  但现在刘备军队北上,把尚未捂热的荆南四郡又夺了去,孙权又急又气,在鲁肃的提醒之下,他忽然也意识到,这里面是有点蹊跷,刘璟把荆南四郡让给自己,确实大了一点,再细细思,终于有点回过味来。

  “砰!”孙权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齿道:“他胆敢如此欺我。”

  鲁肃又连忙劝道:“其实吴侯也不必生气,这件事刘璟其实也在冒风险,毕竟刘备也是刚刚打完大战,国力困乏,未必愿意北征,如果交州军不肯北征,那刘璟就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况且这件事若处理得好,对江东也并非坏事,可趁机将交州席卷于囊中。”

  孙权怒气稍平,他和刘璟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刘璟这样暗算自己也很正常,犯不着为此恼火,他点点头又问道:“我是想把交州卷入囊中,敬说说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微臣建议先攻,派人去成都找刘璟,要求他履行盟约,出兵协助江东夺回荆南四郡,刘璟必然不会出兵,但这样一来,我们就在道义上占优,摆明了荆南四郡是我们的土地,一旦我们不出兵夺回荆南四郡,刘璟也不会容忍刘备势力真的北上,他迟早会出兵攻打交州军,那时我们再向他讨要荆南四郡,他怎么交代?和我们撕破脸皮,还是毁掉两家的盟约?除非刘璟愿意眼睁睁看着我们和曹操结盟,否则他一定会有所交代,微臣估计,他会协助我们攻下交州,把交州给我们,荆南四郡他拿走。”

  孙权负手来回踱步,他知道鲁肃是不希望江东和荆州翻脸,但鲁肃还是把刘璟考虑得稍微简单了一点,在国家利益面前,道义是不值钱的,刘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旦夺取交州,他才不会让给江东。

  孙权叹息一声,“敬,让我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微臣告退!”

  鲁肃该说的也说了,最后还是要吴侯自己拿主意,鲁肃行一礼,慢慢退了下去

  孙权心中纠结,连晚饭也没有吃,自己独自在麒麟阁中思考,侍卫们也不敢打扰他,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两个时辰,夜渐渐到了一更时分,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侍卫低声喊道:“吴侯!吴侯!”

  孙权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他一下惊醒,有些不悦道:“什么事?”

  “启禀吴侯,张军师紧急求见,说荆南有大事发生。”

  “啊!”孙权低低一声惊呼,连忙道:“速速请他进来。”

  不多时,两名侍卫领着张昭走进了麒麟阁,张昭行一礼,“老臣参见吴侯!”

  “布,有什么紧急大事,快说来!”

  张昭叹息一声说:“臣刚刚接到豫章郡和鄱阳郡的飞鸽求救,交州军分兵两,进攻鄱阳和豫章,两郡皆失陷了。”

  这个消息如一声晴天霹雳,将孙权惊呆了,荆南四郡对他来说只是不舍,但毕竟不是江东的传统疆域,得之最好,实在失去其实也无妨,可豫章和鄱阳郡则不同,十几年来一直便是江东的领土疆域,尤其豫章郡,无论人口、粮食,还是铜矿,对江东都至关重要,如果豫章郡丢失,就等于断了江东一臂。

  孙权半晌才醒悟过来,顿时有些惊慌失措,连忙问道:“布,这可怎么办?”

  “吴侯,这就是老臣坚持要出兵的缘故,刘备和诸葛亮皆是虎狼之辈,我们示弱,他们只会变本加厉,继续向东扩张,现在江东叫喊不肯出兵之辈皆有私心,并非为国家大计考虑,吴侯不能再犹豫,丢失豫章和鄱阳,江东会出大乱,吴侯之位恐怕就保不住了。”

  张昭话说得重,但又击中了孙权的要害,这一次张昭并没有私心,他确实是为大计考虑,他知道孙权屡败于刘璟和曹操,地位已经不稳,如果再被刘备所欺辱,江东就会有人造反了。

  孙权深深吸一口气,这一刻,鲁肃的一番苦劝已被他抛之脑后,他可以失去荆南,但绝不能失去豫章和鄱阳,他当即下定决心,“布说得不错,我们不能再退让,必须出兵。”

  张昭大喜,急道:“老臣建议分兵两,水可由吕明率领,陆则由陆伯言统帅,水陆并进,先夺取豫章郡。”

  孙权冷笑一声,“这一次我亲自统帅军队西征。”

  建安十九年七月,交州军占领荆南四郡后,继续向东扩展,先后占领鄱阳郡和豫章郡,孙权已无退,他举倾国之力,出兵十万,亲自为主帅,分兵两,水陆并进征讨交州军。

  而此时,刘璟也秘密赶到了江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