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38章 深藏之棋

第738章 深藏之棋


  、、、、、、、、、、

  两天后,刘敏的坐船抵达了会稽郡,他头戴游冠,身着儒袍,腰佩长剑,身后一名小童挑着书箱,从外表看起来,他就是一个来求的士。

  船只缓缓停在郡治山阴县码头上,山阴县也就是今天的绍兴,自古便是繁华之地,和建业相比,山阴县少了几分肃杀的官气,而多了几分市侩的商贾之气,码头上货船密集,劳工成群结队,搬运着大小货包,气氛格外热烈忙碌。

  刘敏没有在码头上久留,他嘱咐船夫几句,便直接进了县城,山阴县城颇大,生活着近十万人口,街道纵横,绿树成荫,各种店铺林立次比,吆喝声此起彼伏,商业为繁盛。

  刘敏一打听,来到了城南的一条小巷前,这条小巷叫做十人巷,住着十户人家而得名,刘敏走到巷最尽头,来到一扇半旧的大门前,院里一棵大树亭亭如盖,将整个小院都笼罩住了,他敲了敲门,半晌有妇人声音问道:“是谁?”

  “我是从荆州过来,在下姓刘,找孙先生。”

  门‘吱嘎!’一声开了条缝,一名中年妇女打量了一下刘敏,刘敏取出一块铜牌,晃了一下,妇人立刻开了门,“请进吧!”

  刘敏走进院,笑问道:“孙先生在吗?”

  “我在!”

  对面房间的一扇门开了,露出一张肥大的宽脸庞,紧张地注视着刘敏,此人正是孙贲,孙贲原本是被刘璟软禁在武昌,但自从他们达成一致后,刘璟便将他送来会稽郡,一直躲藏在这里。

  孙贲认识刘敏,他紧张的目光消失了,露出一丝笑容,拱手施礼道:“原来是刘参军,好久不见了。”

  刘敏笑着点点头,回一礼道:“孙先生别来无恙?”

  “还好,请到内宅吧!”

  孙贲住的这座房占地约两亩,由内外两个院组成,他带着刘敏走进内院,进屋坐下,孙贲笑道:“孙权出兵豫章,我便知道参军很快会来找我了。”

  这句话一说,刘敏便立刻知道,孙贲并非深藏不出,他在会稽郡已有活动,应该还很活跃,刘敏笑了笑,“看来,先生对建业的情况了如指掌。”

  孙贲傲然一笑,“那是当然,会稽郡原本就是我的势力范围,既然藏身这里,自会有人给我提供消息。”

  说到这,孙贲眼中满怀期盼地问道:“是不是时机成熟了?”

  “快了,我接到汉王殿下的快信,他说先生可以开始活动,先建立势力,等最后时机成熟时,便可发动了。”

  “最后时机成熟是指什么时候?”孙贲又追问道。

  “具体我也清楚,不过殿下说,他会通知我们。”

  孙贲点了点头,“这一天我期待已久!”

  刘敏没有在山阴县久留,当天下午便返回了建业,入夜,孙贲乘坐一辆马车来到了城东的一座大宅前,这里是镇南将军贺齐的府邸,贺齐自从当年西征失败后,被孙权贬为会稽都尉,仍让他主管对付山越人,这也是没有办法,会稽郡的军队就是贺齐一手打造,一半汉人,一半是山越人,除了贺齐,谁也指挥不动这支会稽军。

  贺齐一直便是孙贲的人,当年孙贲欲造反,贺齐也在名单之上,孙贲失败被抓后,孙权为了稳住会稽,派人与贺齐达成了妥协,孙权不追究贺齐支持孙贲的罪责,而贺齐也必须继续效忠吴侯。

  话虽这样说,但这两年孙权一直小动作不断,用各种手段削弱贺齐的兵权,比如孙权表面上提升贺齐为镇南将军,却又安插了两名校尉掌管了部分军队,这就是典型的明升暗贬,令贺齐心中十分不满。

  当半年前,孙贲再出现,找到他时,贺齐便又再次转向支持孙贲,是孙贲东山再起的最大支持者。

  孙贲来到贺齐府邸,贺齐立刻命人将他请进书房,不多时,贺齐也匆匆赶到书房,他知道孙贲到来,必然和孙权出兵有关,孙贲见他进了门,便笑道:“贺将军,我们的机会即将到来。”

  “是汉王派人来找过使君了吗?”

  孙贲点了点头,“正是!”

  孙贲并没有向贺齐隐瞒自己背后得到了刘璟的支持,只有这样,才会让贺齐等支持自己的人看到希望,虽然贺齐当年败在刘璟手上,但他也明白,孙权毕竟是江东之主,势力强大,光靠他们是无法战胜孙权,只有得到外部势力的支持,才有可能和孙权抗衡,外部势力要么是曹a,要么是刘璟。

  现在刘璟全力支持孙贲,战胜孙权就有希望了,贺齐的心中也开始兴奋起来,他命人摆酒,和孙贲对坐而饮,贺齐连喝几杯,情绪开始上头,他端起耳杯忿忿道:“去年会稽遭受年不遇的水灾,秋收减产七成,人民困苦,可他做了什么,非但不减赋赈灾,还居然加税,要不是官府暗中抵制,不知会逼死多少农民,前不久,又增加了种口赋,税赋平空增加一倍,商贾税也大幅增加,我昨天找了吕范,明确要求会稽郡不执行增税之令,吕范却不肯,我和他大吵一场,我估计一旦真的执行,会稽郡的商业必将遭受毁灭ig的打击,至少一半店铺要关门。”

  孙贲也愤恨道:“当年叔父和伯符打下的江山,被他一点点败亡殆尽,屡战屡败,割地赔款,伤亡的将士不知有多少,对外昏庸无能,对内拼命压榨,他有何面目去见父兄!”

  两人唏嘘不已,孙贲又喝了一杯酒道:“我们关键是要夺取会稽郡,随即北上夺取吴郡,我估计刘璟的意思,就是趁现在江东空虚的机会,一举夺取江东。”

  “应该是这个意思,但他说的时机,可能是指孙权被交州军拖住,无力撤回,那样才是最好的时机。”

  停顿一下,贺齐又建议道:“另外使君可以去建业,暗中拉拢一些支持我们的武高官,象朱治、韩当、程普,他们受当年的牵连,都被贬黜,完全可以拉拢过来,还是会稽虞氏、吴郡陆氏,丹阳谢氏,这些豪门世家也要争取,另外山越人那边我会和他们联系,相信他们会支持使君上位,我觉得还有必要得到曹a的支持,这样我们把握更大了。”

  孙贲默默点头,贺齐说得很对,他是该有所行动了

  孙权率十万大军乘坐一千两艘大小战船,延绵二里,风帆如云,铺天盖地,在长江上浩浩荡荡一西行,自从建安十四年的西征惨败后,江东的战船毁损殆尽,只剩下几艘千石以下小船,随即又遭到荆州的限船制裁,使江东战船难以恢复。

  不过周瑜却用了变通的办法,建造九石战船,同时准备了大量造船材料,当限制取消后,便立刻开始大规模造船,短短两年时间,江东战船便恢复到一千五艘,千石以上的大战船就有艘之多。

  这次江东军出征,几乎将江东各地官仓的钱粮调拨殆尽,以举国之力征讨北侵的交州军,在为的五千石主船上,孙权站在船头,凝视着波光浩淼的江面,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这时,张昭慢慢走到他身后,微微笑道:“难道吴侯没有信心吗?”

  “我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孙权叹了口气说。

  张昭轻捋花白的长须道:“吴侯的是因为当年西征荆州失败,心中留下了阴影,至今没有消除,其实这一次我们征讨交州军,吴侯应该有信心才对。”

  “也不完全是当初的阴影,主要是我有点担心这次汉军会有什么动作,会不会助力交州军,如果汉军也参与战役,恐怕这次西征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吴侯的担心虽然有点道理,但我相信,刘璟绝不会公开支持交州军,毕竟我们之间有盟约,毕竟有尚香公主,这点面刘璟要给,最多是暗助交州军,但毕竟我们和交州军实力悬殊,就算暗助,也不会有多大的作用。”

  孙权苦笑一声说:“别的不怕,就怕交州军突然使用了火油,而我们却没有,这可是战船的大敌啊!”

  张昭也沉默了,确实很有可能,他沉思片刻道:“老臣以为,刘璟就算给他们火油,量也不会大,或者吴侯写一封亲笔信,让敬送给江陵,有吴侯的亲笔信,刘璟就不会做得过分。”

  “军师觉得刘璟在江陵吗?”孙权眉头一皱问道。

  张昭点点头,“我敢肯定,刘璟一定在江陵或者柴桑,这个时候,他绝不会在成都,不过就算他不愿见我们也无妨,把信交给甘宁,甘宁自然会给刘璟。”

  “好吧!我这就写一封信。”

  孙权随即修书一封,派人将鲁肃找来,将信递给他嘱咐道:“敬可先去柴桑,如果柴桑兵力不多,那刘璟就可能在江陵或者武昌,江陵可能ig更大,若刘璟愿接见敬最好,若不愿见,那就请甘宁把这封信转给刘璟,事关重大,敬要慎重行事。”

  鲁肃接过信施礼道:“吴侯请放心,我和刘璟打交道多年,知道该怎么应对他,绝不会误了大事。”

  鲁肃随即乘坐一艘快船,箭一般驶向荆州,孙权站在船头,望着快船远去,他心中沉甸甸的,充满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