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41章 出使失败

第741章 出使失败


  、、、、、、、、、、

  甘宁笑道:“我想这并不是江东军的第一次借道,在去年江东军进驻荆南四郡时,我便奉汉王殿下之令,亲自护送江东军经过江夏水道,进入洞庭湖,这是我职权范围内之事,请鲁都督放心,我不会刁难江东军的正常通行。”

  鲁肃一怔,他没有想到甘宁竟然这样轻易答应了借道之事,而且还不用向刘璟禀报,他心中还未来得及窃喜,却猛然想起一事,连忙道:“这次和去年完全一样,只是人数上稍稍增加一点。”

  甘宁亦淡淡道:“去年是六千人过境,这次如果人数上多一点也无妨,只要不超过一万人,我不会阻拦。”

  鲁肃已经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将出在人数上限,他心中开始不安,小心翼翼试探道:“恐怕这次是万人。”

  甘宁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毫不迟疑道:“按照双方签署的盟约,我们只能容许做多一万军队过境,而且荆南四郡的江东军总兵力,也不准超过一万,盟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事关荆州的安全,这是原则问题,请恕甘宁坚持。”

  “可这只是从权,一旦我们击败交州军,我们就会立刻撤军,绝不会超过一万人,请甘将军理解。”

  甘宁还是摇了摇头,“当年汉王去京口迎娶尚香公主时,江东的态也很强硬,汉王携带来的兵力不准超过六千人,上岸不准超过五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这是确保江东的安全,汉王殿下能理解,最终尊重了江东的决定,孔云,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江东为何要为难我们?”

  “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是为两家结亲,军队再多也没有意义,而是这次是江东和交州开战,是因为战争,一万军队怎么能击败交州军?请甘将军能理解我们的难处,在人数上稍作宽容,吴侯将感激不尽。”

  甘宁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似乎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鲁肃感到了一线希望,又补充道:“事后吴侯会亲自给汉王殿下写一封信,说清楚情况,绝不会让甘将军受到牵连。”

  甘宁最终叹了口气道:“我和江东打交道多年,坦率地说,吴侯的一些所作所为令我心寒,比如合肥之败,最后吴侯将兵败责任推到我甘宁身上,说是因为我会兵来迟,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之事,让我怎能相信吴侯的诚意?”

  鲁肃刚要解释,甘宁一摆手又道:“当然,我不会因为私人恩怨而影响两国关系,我也会在职权范围内给予江东军最大的变通,江东军在荆南四郡的驻兵能否超过一万人,这不是我甘宁的职权,我可以不管,就当不知道此事,但长江水道要经过江夏的战略重地,包括铜矿和火油产地,其重要性我不说,鲁都督也应该明白,所以,江东军过境江夏,最多不能超过一万军队,多出一人都不行,请鲁都督见谅。”

  鲁肃心中也渐渐有了怒气,他站起身,为不满道:“双方签署有共同御敌的盟约,现在交州军侵犯江东利益,按照盟约,荆州就应该主动出兵,协助江东军抗击交州军入侵,但直至江东军在长沙郡全军覆没,也没有见荆州出兵一人,既然荆州并没有把盟约当回事,为何甘将军现在又口口声声拿盟约来说事,这不是很滑稽吗?”

  甘宁毫不退让,也争锋相对道:“盟约是一回事,出兵是另一回事,没有汉王殿下的兵符,谁敢擅自出兵?交州北侵之时,江东有没有去成都请求汉王派兵助战?如果汉王下令出兵,兵符到来,我甘宁敢抗令不遵吗?至于鲁都督口口声声说我不近情理,不准江东军过境去荆南四郡,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一定要走江夏?明明可以走豫章郡进陆进入长沙郡,一样能杀入荆南四郡收复失地,我现在非常怀疑江东军的真正目的,你们并不是去荆南,是不是想趁机夺取江夏,所以我现在决定,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不准江东军一兵一船进入江夏境内,如果江东胆敢强闯,我就视同江东向我们宣战!”

  甘宁的态非常强硬,鲁肃大怒,起身怒视道:“我要去找汉王,看看是谁有道理?”

  “请便吧!汉王现在在襄阳,鲁都督尽管前去。”

  甘宁转身向帐外走去,走到门口,甘宁又停住脚步,回头冷冷道:“彭泽本来就是江夏的地盘,我准你们驻停彭泽,并借道彭泽湖前往赣江,就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若真要和我翻脸,我连彭泽都不准你们进入。”

  说完,他吩咐两边士兵,“送鲁都督出营!”

  鲁肃没有任何机会,几乎就是被汉军士兵赶出军营,大营外,鲁肃渐渐冷静下来,他忽然意识到,如果刘璟就在大营内,那么甘宁的态就一定是刘璟的态,如果刘璟真去了襄阳,那么他也一定有所交代,不准江东军过江夏,恐怕就是刘璟的意思。

  想通这一点,鲁肃忽然意兴萧瑟,也不想去襄阳追刘璟,直接无精打采地乘船返回了彭泽

  孙权下令陆逊在南昌城等待十天,就是为了让吕蒙的西军进入长沙郡,断了交州军的后,此时吕蒙率万水军,分乘四艘大船,一切已收拾就绪,就等孙权一声令下,船队将浩浩荡荡出发,驶往江夏。

  但鲁肃带回来的,却是一个令孙权无比震惊和沮丧的消息,甘宁不准江东军借道江夏水域,如果江东军强行驶入,就将视为宣战,这个消息令孙权勃然大怒,他拍桌怒喝道:“简直是欺人甚,他甘宁不过一个小小的地方将军,有什么权力决定两国间的大事!”

  旁边张昭瞥了鲁肃一眼,阴冷着目光道:“莫非是因为上次合肥之战,吴侯和甘宁生隙,甘宁记恨在心,由此报复吴侯不成?”

  这话明着是说甘宁,但实际上却是指鲁肃办事不力,果然,孙权不满地对鲁肃道:“敬,如此重大之事,为何不去找刘璟,却去找甘宁,他有什么权力决定这种事?”

  鲁肃连忙道:“回禀吴侯,微臣认为刘璟其实就在江陵军营内,甘宁的话就是刘璟的意思。”

  张昭冷笑一声说:“鲁都督,这话就不对了,你有什么根据说刘璟在江陵?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臆测,如果刘璟真不在江陵,而是如甘宁所言,去了襄阳,你却不去襄阳,这不是耽误了吴侯的军机大事吗?”

  鲁肃心中深恨张昭,却又找不到证据反驳,只得道:“不管刘璟当时在不在江陵,但发生了这种重大事件,他怎么可能不来江陵,他一定向甘宁交代过,所以我认为甘宁的意思,就是刘璟的意思,甘宁是慎重之人,这么重大的事情,他若没有得到刘璟的指示,他怎么敢断然拒绝我们入境,至少他会很含蓄,要请示汉王,而绝不会一口回绝。”

  “话虽这样说,但敬还是应该亲自和刘璟谈一谈,而不是在这里推断、臆测,当然敬经验不足,屡屡被刘璟所骗,这个结果也是在情理之中。”

  鲁肃大怒,狠狠瞪了张昭一眼,“张军师为何一定要对我鲁肃落井下石,刘璟不肯见我,我跑去襄阳又有何用?他又会去汉中,我追去汉中,他却去了关中,那才是耽误吴侯的大事,现在至少甘宁拒绝我们了,这就是荆州的态。”

  “好了!”

  孙权心烦意乱地打断了鲁肃的话,对他道:“敬先下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我再找你。”

  鲁肃见孙权已完全将自己排出决策圈,他不由有些心灰意冷,心中叹了口气,躬身施一礼,退了下去,此时孙权心乱如麻,无暇去感受鲁肃的心情,待鲁肃离去,他立刻问张昭,“布,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张昭叹了口气道:“非微臣对敬有成见,这件事敬确实做得令人不满意,微臣敢断言,甘宁至少会同意一万人过境,因为去年我们就有六千人过境,但不知敬怎么谈成这个结果,甘宁断然拒绝,这明显是惹怒了甘宁,要不卑职亲自去一趟成都,和平章台谈一谈,或许会有转机。”

  孙权也并不愚蠢,他虽然架空了鲁肃的权力,对鲁肃还是比较了解,他知道鲁肃是尽职厚道之人,所说的话也不会是他随意捏造,尽管没有证据,但孙权也相信鲁肃的话,甘宁确实是得到了刘璟的指示,否则他不敢这样断然拒绝,这个后果甘宁承担不起。

  孙权叹了口气说:“关键我们的时间来不及了,再拖下去,粮草供给就会出问题,布还是说说眼前之事吧!”

  张昭沉思片刻道:“现在有两个方案可以选择,其一是将过境江夏的西征军队改为一万,但要携带万军的粮食供给,另外两万军可以陆过去,在长沙郡集结,我相信甘宁不会阻拦一万人过境,毕竟有盟约,其二方案是放弃过境江夏,万军全部走陆,绕到长沙郡,攻下临湘县获取粮草补给,这两个方案虽然麻烦一点,但都可以最终形成东西合击的原本方案。”

  孙权负手走了几步,他最终做出了决定,“第二个方案会出现粮草补给问题,过于冒险,我还是决定用第一个方案,至少粮草由我们自己携带,不会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