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49章 三方角力 上

第749章 三方角力 上


  、、、、、、、、、、

  “军师尽管直言!”

  其实孙权心里也明白,这次兵败确实和他临时换帅有关,但他不能承认,而且临时换帅也并无不妥,毕竟陆氏家族已经倾向于孙绍,那么掌握军权的陆逊就十分危险了,他随时可能发动兵变,不管是任何一个君主,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毫不犹豫换帅。

  正是有这种想法,所以孙权对新吴县的兵败并不是很在意,张昭显然很体谅自己的难处,这令孙权非常满意,他对张昭的态也变得和颜悦色了。

  张昭躬身道:“微臣在考虑,荆州在这次战局中处于一种什么位置,他们真的是袖手旁观吗?微臣很怀疑他们在背后支持交州军,我们这次兵败可能和他们有关。”

  孙权负手走了几步,这个问题其实他也考虑过,也有怀疑,但他没有证据,更关键是他不能和刘璟翻脸,事关江东战俘的释放,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尽力讨好荆州,而绝不可能去指责,就算有证据,他们也只能忍下这口气,更何况没有任何证据。

  孙权苦笑道:“怀疑归怀疑,但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军师是建议我们找出证据吗?”

  “不!不!”

  张昭连忙摇头,“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微臣是建议要和荆州明确豫章郡及鄱阳郡的地位,微臣怀疑,刘璟很快会趁机东扩。”

  孙权眉头一皱,“刘璟会这样做吗?”

  张昭点了点头,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们和刘璟打交道已有多年,此人在柴桑时就利用我们西征的机会占领了江夏全境,他很善于借势,现在他和曹操签署停战协议,按理现在的中原局势对他有利,他却停止了进攻中原,一方面固然是他要攻打羌氐,巩固对关陇的占领,但另一方面也很能是为了在南方动手,扩大南方的势力范围,微臣这几日反复考虑,已渐渐看清了刘璟的思。”

  “说下去!”孙权神情凝重道。

  张昭走到墙边的地图旁,拾起木杆指着荆南道:“从一开始刘璟就给我们设了套,大地将荆南划给了我们,名义上是为了共同对付曹操,可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回想当年赤壁之战后,微臣和荆州进行荆南谈判时,刘璟对荆南的态非常强硬,由此可见荆南对他的重要,所以微臣敢肯定他是设了圈套。”

  张昭的木杆又指向交州,继续道:“刘璟之所以敢设这个圈套,是因为他对交州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刘备已统一交州,急于北征,但又忌惮汉军,所以把荆南让给我们,也就给了刘备一个机会。”

  孙权默默点头,现在看起来确实是这么回事,刘璟的深谋远虑,他孙权还是不及,孙权叹了口气,“军师请继续说!”

  张昭又道:“豫章郡在建安十四年的大战后,其实已经划给了荆州,但最后刘璟又还给了我们,不能说他不想要,只是因为吞并豫章的时机还不成熟,他才会还给我们,现在汉国疆域已全所未有地扩大,实力已和曹操并肩,他们吞并豫章郡的时机已经成熟,但只是碍于两国之间的盟约关系,他不想在道义上失信,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交州占领豫章和鄱阳两郡,然后他再从交州军的手上夺走,还会美其名曰捍卫两国联盟,但我相信他不会再还给江东,实际上,我们和交州就是他棋局上的两颗棋。”

  “军师看得透彻啊!”

  孙权非常无奈,他已知道自己被刘璟玩弄于股掌之间,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但孙权还是心中不甘,又问道:“军师有什么办法避免这种结局呢?”

  张昭想了想道:“除非是用别的利益交换,否则刘璟绝不会轻易放过到嘴的肥肉,但用什么利益交换,微臣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微臣建议,可以让敬再去和刘璟谈一谈,摸一摸他的底细,同时也请刘璟保证吕蒙军队能顺利撤回。”

  “可上次刘璟并不肯见敬,这次敬能见到他吗?”孙权担忧地问道。

  张昭微微一笑,“此一时彼一时也,微臣相信,这次一定能见到刘璟。”

  孙权沉思片刻,张昭说得对,与其在这里空想担忧,不如出动出击,利用联盟关系最大可能地争取江东的权益,豫章和鄱阳对江东很重要,他不能再坐以待毙,想到这,孙权毅然下令道:“立刻请鲁都督前来!”

  交州军在新吴县大胜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柴桑,此时刘璟还在柴桑,尽管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交州军战胜江东军的过程却让刘璟有了一点担忧,诸葛亮选择了一个为巧妙的时机,并不是在江东军熟睡之时,而是选在江东军准备撤退之时,这个时候,江东军已毫无战意了,一触即溃,由此可见诸葛亮的才智非同一般人。

  这让刘璟收起了轻敌之意,事实上,他并没有派黄忠率五万军屯兵于零陵,黄忠还在巴郡,荆州军主要集中在襄阳屯田,他只是为了让诸葛亮将战俘交给自己,而向对方施加了压力。

  刘璟当然不会为了打击一个敌人,而树立起另一个敌人,他是不可能让刘备北扩,那绝不符合他的利益,他是希望刘备把精力放在经营交州上,替自己好好打理交州,一旦刘备心思放在北扩上,他有限的资源必然就不会用在经营交州上了。

  交州军不过是他棋局上的一颗棋,现在这颗棋已经完成了使命,是到把它赶出棋盘的时候了,刘璟在接到新吴县战报的当天晚上,便秘密下达了命令,命令黄忠立刻赶赴南郡,又从襄阳和巴郡调集万军向江陵方向集结,同时将荆州水军调到柴桑,准备他的收官之棋。

  所有的战争部署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但在向交州军宣战之前,他还需要和交州进行一些交涉,比如将江东战俘全部转到江夏,这些江东战俘对他很重要,当初他访问江东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江东民众对他骨里的感激就和当年他释放江东战俘有关。

  孙氏家族经略江东已有世,势力已在江东根深蒂固,就算江东造反,也不过是孙氏家族之间的内讧,他刘璟想要从孙氏家族手中夺取江东,必须要事先笼络江东民心,而释放战俘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江东的一万多名战俘都被安置在柴桑城外的军营内,由大将沈弥率领千汉军看守,这是原来的江夏军的大营,可容纳数万人,由于柴桑驻军大量减少,这座军营便荒废了,直到为了安置江东军战俘,才又重新启用。

  刘璟在大将沈弥的陪同下,正在战俘营中视察,战俘营中井然有序,并不混乱,沈弥对刘璟介绍道:“虽然战俘们暂时比较平静,但这只是因为他们暂时摆脱了被押去交州的恐惧,其实战俘们还是很不安,时间久了,恐怕还是会生出事端。”

  “他们有什么不安呢?”刘璟笑问道。

  “主要是他们担心被送去矿山,回不了家乡,卑职感觉这些战俘很厌战,渴望回乡与家人团聚,尤其晚上时,他们会唱吴歌,结果整个军营都一起唱起来,情绪很是悲伤。”

  刘璟点了点头,“我今天来视察,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你去把所有战俘集结起来,我要向他们训话。”

  “卑职遵命!”

  沈弥匆匆去了,不多时,战俘营内响起了隆隆的战鼓声,这是集结的命令,一群群战俘从营房内奔出,在看守士兵的呵斥下,迅速在练兵场上集结,不多时,一万两千余人都已集结完毕。

  这时,刘璟走上了两丈高的阅兵木台,他看了看下面密密麻麻的江东士兵,高声道:“江东的兄弟们,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便是汉王刘璟,想必大家都听说过我,也有不少人见过我,今天我是特地来看望大家。”

  一万两千名战俘鸦雀无声,一个个神情肃穆,其中大部分人都认识刘璟,刘璟见众人情绪紧张,便又笑道:“其实我也算是半个江东人,我是江东的女婿嘛!江东不是有句俗语,一个女婿半个儿,我娶了你们的尚香公主,这个江东半儿的身份就逃不掉了。”

  轻松的话语使众人都笑了起来,刘璟说得不错,众人想到了尚香公主,心中不由生出了一线希望,就算刘璟不肯放他们,尚香公主也一定会帮助他们,这时,刘璟摆摆手,练兵场上又安静下来。

  刘璟又高声道:“我听说有很多兄弟担心被送去矿山,我今天就是要给大家说明清楚,先,你们不是汉军战俘,你们是交州军战俘,是我用巨大的利益将你们从交州军手中换来,因为我不忍心你们被带去交州,从此和父母妻儿永别,我是将你们从交州军手中救出来。”

  刘璟说到这里,很多人的眼睛都红了,不少江东士兵还低声哭泣起来,刘璟见情绪调动起来,又继续道:“其次,汉国已经废除了用战俘开矿的惯例,所以你们放心,不会送你们去矿山,我会把你们送回家乡和家人团聚,战争结束后就会实施,大家请安心等待,把身体养好,争取早日回家!”

  战俘们顿时激动起来,不知是谁高喊一声,“汉王万岁!”

  顿时引起了一万多人的共鸣,他们一齐高呼起来,“汉王万岁!万岁!”喊声响彻天际,直冲云霄,每个人的喊声都是由内心发出,几乎所有的人都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这正是刘璟需要的效果,他回头对众将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别看他们今天是江东军士兵,但明天就是我的民,要善待他们。”

  刘璟又对廖立吩咐道:“公渊要组织一批读书人,来军营替他们写家信,必须要把他们的家信全部送到他们家人手中,要让他们的感激传到他们家人心中,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众人一起躬身应道:“遵命!”

  这时,一名士兵匆匆跑来,单膝跪下禀报道:“启禀殿下,江东军使者鲁肃和交州军使者杨仪同时抵达,都在城外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