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51章 三方角力 下

第751章 三方角力 下


  、、、、、、、、、、

  尽管柴桑官方对刘璟接见鲁肃保持低调,并不对外宣扬,但杨仪还是从一名衙役那里了解到了情况,这令他很郁闷,刘璟根本就在城内,只是不想见他而已,倒先见了江东使者。

  杨仪并不是想和鲁肃攀比,而是担心刘璟最后的决定会对交州不利,这次他也是肩负重任而来,军师明确表态,他们可以放弃荆南四郡,但交州要豫章郡和鄱阳郡,这样也不侵犯到荆州的利益了,但刘璟会答应吗?

  午饭后,杨仪无聊赖地在大街上散步,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初到一地,总是要了解一下当地的风情,柴桑是他第一次来,他久闻这里是刘璟的起家之地,心中也充满好奇。

  只是他此时心情不好,也无心细看,只是围着驿馆胡乱走了一圈,这时,他忽然听到有人在焦急地喊他:“杨主簿!”

  杨仪一回头,只见驿丞慌慌张张跑来,“马驿丞,出了什么事?”杨仪迎上去问道。

  “杨主簿,快快跟我回去,汉王殿下来了,就在驿馆。”

  杨仪头脑中嗡地一声,脑海里乱成一团,汉王竟然来了,他心中也慌了起来,不再逛街,慌慌张张跟着驿丞向驿馆跑去

  驿馆内外已被上千士兵控制,护卫十分严密,刘璟没有进内堂,而是负手站在驿馆大院的鱼池前观赏红鲤鱼,这里面有不少鲤鱼还是他当年放入的鱼苗,如今都长得又肥又大,色彩斑斓,令人赏心悦目。

  这时,旁边的庞统小声提醒他道:“殿下,他们来了。”

  刘璟一回头,只见驿丞领着杨仪站在自己身后,十分紧张,生怕打扰了他看鱼的兴致,刘璟歉然一笑,“原来已经来了,为何不告诉我?”

  杨仪连忙上前,躬身施礼道:“交州军帐中主簿杨仪参见汉王殿下!”

  “杨主簿一辛苦了,请进屋里说话。”

  杨仪连忙领刘璟进了自己住的院,在正堂内坐下,庞统也陪坐在一旁,这时,驿丞给他们上了茶,刘璟笑着问杨仪道:“不知杨主簿是走哪条线过来的?”

  “下官是走新吴县北道,先到阳新县,再走水转到柴桑。”

  刘璟回头对庞统笑道:“就是军师北归那条吧!”

  “正是!那条着实不好走,山陡峭,河流又多,我们一披荆斩棘,又搭了很多便桥,走了近十天才到阳新县。”

  杨仪连忙行礼道:“难道一都有桥梁,原来是庞军师搭了桥,我只走了四天便到阳新县,真是要感谢庞军师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这时,刘璟将话题转到了正事上,他喝了一口茶,不露声色问道:“按照上次庞军师和诸葛军师达成的共识,交州军应该把江东军战俘交给我们,不知你们准备怎么移交?”

  杨仪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半晌道:“我这次前来,就是奉军师之命和汉王商议此事?”

  “商议?”

  刘璟略略提高了声音,表示不解,随即他又淡淡道:“具体情况,我让庞军师和杨主簿详谈,我今天只是来探望一下杨主簿。”

  刘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当然,这不是对杨仪的不满,而是对诸葛亮的不满,莫说他诸葛亮,就连刘备也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诸葛亮居然派个主簿来和自己协商,他当自己是什么呢,柴桑县令吗?

  不过人到了一定地位,涵养都很会深,刘璟心中不满,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他起身笑道:“欢迎杨主簿有时间回襄阳看一看,襄阳变化很大。”

  说完,他又交代庞统两句,转身便离去了,杨仪脸胀得通红,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自己说话不当心,居然说出奉军师之命和汉王商议,这不应该了。

  他嘴唇嚅嗫几下,想道歉却又说不出口,只得眼睁睁地望着刘璟远去,这时,庞统在他身旁笑道:“杨主簿,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一个时辰后,庞统匆匆赶回了县衙,他快步走到内堂,一名侍卫见他到来,便笑道:“庞军师请吧!殿下在堂上相候。”

  庞统走上内堂,只见刘璟正负手站在沙盘前,他连忙上前施礼:“参见殿下!”

  刘璟点点头笑道:“说一说交州的态吧!”

  庞统取出一封信,递给刘璟,“这个诸葛亮托杨仪给殿下的亲笔信,另外,杨仪向殿下道歉,他说错了话。”

  刘璟接过信笑了笑,“我知道他是说错了话,他应该说和贵方协商,而不能说和汉王协商,口无遮拦说话可是官场大忌,希望他得一个教训吧!”

  刘璟又打开诸葛亮的信看了一遍,诸葛亮在信中写得很含糊,模棱两可,刘璟又问庞统道:“他具体是怎么给你说的?”

  “杨仪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答应让他们占据豫章和鄱阳两郡,荆南四郡他们已经完全放弃。”

  “那江东战俘呢,他们什么时候送来?”江东战俘才是刘璟为关心之事,在一切谈判之前,交州军应该先把江东战俘送来。

  庞统苦笑一下说:“听他们的意思,是要用江东战俘为条件,希望殿下表奏朝廷,封刘备为豫章守,然后他们就把江东战俘交给我们。”

  刘璟连声冷笑,“看来诸葛亮还是不识时务,打败了江东军,就开始忘乎所以了,居然要和我讨价还价,很好,江东军战俘我不要也罢,他们也别回去了。”

  庞统察觉到刘璟已动了怒,连忙劝道:“殿下请息怒,请听微臣一言。”

  刘璟克制住了怒火,淡淡道:“你说吧!”

  “其实微臣觉得,这是诸葛亮在试探我们,他已经感觉到我们可能不会把豫章和鄱阳两郡给他们,但又不能肯定,所以用江东战俘来试探我们,我想以诸葛亮之智,他不会真的犯下如此低劣的错误。”

  刘璟还是摇了摇头,“说到底,他们就是想占据豫章和鄱阳两郡,但这绝不可能!”

  “但他们耗费兵力军粮,击败了江东军,殿下一句话就让他们无功而返,恐怕他们也不能接受,微臣听杨仪的意思,他们是想找一个平衡点。”

  刘璟负手走了几步,用一种毫不妥协的语气说:“没有什么平衡点,我知道他们不甘心,但他们想北扩,就需要用实力来说话,如果他们一定要豫章和鄱阳两郡,也不是不行,只要能击败汉军,不仅是豫章和鄱阳,荆南四郡也归他们所有。”

  说到这,刘璟回头又对庞统道:“你去告诉杨仪,江东战俘我非要不可,若他们不给,他们万交州军就留下来给我开矿吧!”

  随着吕蒙的一万江东军返回彭泽,孙权最终率领江东军船队离开了彭泽,返回建业,而这时,汉军也开始在两条战线集结,一是老将黄忠率五万大军在江陵集结,黄忠已接到刘璟的命令,开始率大军离开江陵,向荆南零陵郡进发。

  而另一大军是四万荆州水军也开始在柴桑集结,八艘千石战船云集柴桑,江面上被铺天盖地的战船遮蔽。

  九月中旬,刘璟令甘宁率一万水军留守柴桑,他亲自率领万水军乘坐五艘大船离开了柴桑,经过彭泽湖,进入了赣江,浩浩荡荡向南昌县杀去,战争的阴云再次笼罩在豫章郡的上空。

  交州军自从击败了江东军,便将主力重新迁回南昌县,而新吴县则用于关押两万余江东战俘,这两万多战俘是诸葛亮用来和刘璟讨价还价的砝码,他并没有将战俘们送去交州,更没有将他们编入交州军中,诸葛亮很清楚,如果处置不好这批战俘,他们将面临和汉军的战争。

  南昌县四方楼,这是豫章郡的主楼,是诸葛亮叔父诸葛玄当年出任豫章守时修建,诸葛亮少年时也在这里住了几年,四方楼是南昌县的最高楼,位于东城外一片风景秀丽之地,临窗而望,可以清楚地看见波光浩渺的赣江。

  此时诸葛亮就站在小窗前,心中思绪万千,他昨天收到主公刘备的快信,在祝贺他战胜江东军的同时,也要求他继续北上,攻下庐江郡和新都郡,建立以豫章郡为中心,包括庐江、鄱阳、新都郡在内的长江地区,再打通南面的临川郡和庐陵郡,这样便将长江地区和交州连为一片。

  刘备的雄心壮志带给诸葛亮的只有苦笑和惆怅,他理解刘备想离开交州北归的急切心情,但刘备显然将汉国忽略了,如果刘备知道刘璟至始至终就在江夏,恐怕他就不会这样乐观了,刘备以为刘璟已经将政治中心转到关陇,已经不关心南方地区。

  只能说刘备的想法是不错,但绝不可能实现,诸葛亮很清楚刘璟要动手了,自从杨仪从柴桑回来,就意味着刘璟已撕破了所谓中立伪装,开始登场了。

  “军师,会不会是我们不肯将江东战俘给刘璟,将他触怒了,所以他才决定出兵?”杨仪在一旁小心翼翼道。

  诸葛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杨主簿,你把他想得简单了,不管我们是否将战俘给他,他都一样会出兵,他为什么在江夏,就在等待这个时机,江东战败离去,豫章郡和鄱阳郡已不属于江东,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两郡收入囊中,这是他早就预谋好的计划,我们仓促北征,白白成了他的棋。”

  杨仪心中失落异常,半晌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