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54 陆逊献计

第754 陆逊献计


  、、、、、、、、、、

  诸葛亮吃了一惊,尽管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汉军真的大举杀至,又让他紧张起来,他连忙问道:“关将军可有消息?”

  “暂时没有关将军的消息。”

  “再去打探,若有消息,迅禀报!”

  探答应一声,匆匆去了,这时,主簿杨仪急道:“军师,汉军主力杀至,我们是应战,还是撤军?”

  诸葛亮没有回答他,而是快步向城头而去,城头上北风劲吹,残阳如血,一抹余晖将赣江染红,诸葛亮凝视着北方,此时他们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汉军船队正向这边缓缓驶来。

  诸葛亮迅估算兵力对比,他手下只有五千兵,其中一半都是老弱残军,而对方是有备而来,他们守不住城池,但现在的关键是关羽军队在哪里?有没有及时退回,如果正在退回途中,他还可以坚持一下,可如果相距还有里,那么就来不及了,他们必须撤离。

  诸葛亮的目光又向北边望去,眼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焦虑,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如此被动。

  但形势已不容诸葛亮过多考虑,这时,有士兵大喊:“军师,汉军开始上岸了。”

  只见岸边一艘艘战船缓缓靠岸,一群群士兵快下船,在岸边集结,已经有数千人之多,形势十分危急,但此时,北边还没有消息过来。

  诸葛亮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他立刻对一名报信兵令道:“去禀报关将军,为避免腹背受敌,请他立刻撤军去新吴县。”

  报信兵答应一声,上马飞奔而去,这时,诸葛亮又令道:“传我的命令,立刻放弃南昌县,向新吴县撤离。”

  南昌城肯定是保不住了,为了避免被全部歼灭,诸葛亮只能放弃南昌向新吴县转移。

  西城门打开,五千交州军护卫着诸葛亮、杨仪等官迅向西撤离,他们撤离得非常仓促,大部分物资都没有能带走。

  交州军撤走的情况立刻被汉军斥候现,他们飞奔而回,将情报报到了刘璟面前,“启禀殿下,敌军已逃离南昌城,向西而去。”

  刘璟站在船头,向西面眺望,数里外的南昌城阻断了他的视线,这时,陆逊在一旁笑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诸葛亮应该是撤去了新吴县。”

  刘璟点了点头,又若有所思道:“奇怪,诸葛亮怎么自己走了,他和关羽张飞的军队脱节了吗?”

  陆逊被刘璟提醒,这才有点反应过来,“确实有点奇怪,他应该坚守城池,等交州军主力回援,现在弃城而走,那为何又要派关张两军北上?”

  刘璟冷笑一声,“或许他们之间生了什么难言之隐!”

  刘璟并不想去过猜测交州军的内部矛盾,他的当务之急是全歼敌军,他立刻下令道:“令王善率部占领南昌县,其余各军随我北上。”

  武昌都尉王善率千军进驻南昌县,刘璟则亲率近两万大军一北上,准备从南面迎击交州军。

  “伯言,你觉得关羽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刘璟在马上笑问道。

  陆逊摇了摇头,“坦率地说,我只是久闻其名,对他并了解,不过从现在他的表现来看,他最大的弱点就是有名气。”

  “此话怎讲?”

  “很简单,当我们船队兵分两南下时,关羽就应该考虑到腹背受敌的威胁,这个时候他立刻撤军南下,我们船队并不快,如果是强行军,完全可以追上我们,但关羽并没有这样做,我不能说他愚蠢,连普通士兵都能想到的威胁,他不可能想不到,那只有一个解释,傲气,不屑,说白了,他就是被声名所累,有些事不屑为之。”

  刘璟点了点头,“这次关羽的行为确实有一点反常,诸葛亮也很无奈,仓促撤离南昌,或许他原本是希望关羽能及时赶回来,但关羽让他失望了,不过我们也不能过于轻敌,尤其要防止敌军撤去新吴县。”

  正说着,一名骑兵斥候疾奔而至,在马上向刘璟抱拳行礼道:“启禀殿下,北方十里外现交州军主力,约两万人。”

  刘璟大喜,回头喝令道:“改为方阵行军!”

  一般军队行军都是长蛇阵,一万军队至少长四里,很容易被伏兵从中间截断,而且遇到敌军时,集结成作战阵型会耗费很多时间,这就是遇到伏击往往会失败的原因,没有时间集结,最后在混乱中崩溃。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被动,在关键时刻,军队往往会转变成方阵行军,也就是以作战阵型来进行行军,就算遇到伏击也能立刻投入战斗。

  一万八千名汉军士兵立刻组成了只方阵,每六千人一座方阵,俨如片黑色的水面,波涛起伏般向北挺进。

  关羽也同样意识到自己身处危境,当他接到诸葛亮要求他紧急撤往新吴县的建议后,踌躇良久,他并没有立刻撤向新吴县,而是列队向南疾行军,赶在被前后两军夹击之前,一举击溃敌军主力。

  这确实是交州的一个战机,后面的汉军登陆集结至少需要一个时辰,他只要在一个时辰内击败刘璟主力,然后再调头对付北下的汉军,便能一举战胜汉军,当然,这样的机会很好,但毕竟有一线希望,对于关羽而言,这是维护他尊严和现实的唯一平衡点,对他至关重要。

  这时关羽也接到了探快报,在前方十里外现了汉军主力,而身后的汉军估计还在十里外,这就是他唯一的机会来了,关羽当即下令道:“全军加前进!”

  交州军加快了南下的,约行五里后,军队来到一片开阔的旷野,是余水的入江口,余水从西而来,在这里注入赣江,这里也是摆开战场的良地,渡过余水,旷野平坦,南北宽四里,东西长二十余里。

  关羽打量下这片旷野,虽然是背水一战,但实际上,他们可以沿着余水向西撤退,是一处进可攻,退可守,又能激士兵必死之心的绝佳之地,关羽点点头,回头对张飞笑道:“就在这里等候敌军吧!”

  张飞冷冷道:“这一天我已等候多时!”

  就在这时,对方旷野里传来的激烈的战鼓声,‘咚!咚!咚!’鼓声沉闷,动人心魄,交州军士兵都不由紧张起来,他们终于要和闻名天下的汉军作战了,每个人都不由捏紧了矛杆。

  对面官道上出现了黑压压的士兵,列队成方阵,不快,却杀气腾腾,这时,司马王甫催马上前对关羽低声道:“将军,趁敌军列阵未稳,一举击杀之。”

  关羽却摇了摇头,“对方已有准备,不要自乱阵脚。”

  他不接受王甫的建议,按兵不动,王甫心中颇为失望,虽然对方已有准备,但毕竟没有形成正式阵型,交州军大举杀上,战胜敌军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一分,等敌军列阵完成再战,他们就被动了,只是关羽不肯,令王甫无可奈何。

  汉军也开始进入旷野,加快,迅摆下翼大阵,刘璟为中军,马岱为左翼,王平为右翼,王平的南蛮飞军、马岱的陇西骑兵、刘正的鹰击军、刘虎的军,这五支军队组成了刘璟的牙将,平时有两万人之多。

  但这一次刘璟东来,只带了千人,飞军和骑兵各有一千人,重甲步兵和重盾弩军各五人,鹰击军没有跟随,而是留在关陇,刘虎也留在高原练兵,没有前来,而是由刘虎的副将雷铜跟随前来。

  荆州以水军为主,平时这千牙将并没有出现,可一旦进入陆地战,他们便迅接管了军权,刘璟任命王平和马岱为左右裨将,统帅左右两翼,另外,还有雷铜率领的五重甲步兵和吴班率领的五重盾弩军隐藏在中军,这两支军队是刘璟的杀手锏,只有在关键时才使出来。

  眼看一万八千汉军列阵已毕,张飞大喝一声,催马而出,他声先夺势,要单挑敌将,重挫汉军的锐气。

  “汉将之中,谁敢与我一战?”张飞在旷野里挥矛大喊,声如巨雷,耀武扬威。

  这时,中军裨将庞德上前对刘璟抱拳道:“殿下,末将愿意一战!”

  刘璟帐下猛将如赵云、马、黄忠、甘宁等人都没有跟随,但庞德在五虎将中排名第五,武艺不亚于甘宁,虽然略逊于张飞,但仍可以一战,刘璟便点了点头,“准战!”

  庞德大喜,催马杀出了大阵,汉军鼓声如雷,喊杀声震天,庞德挥舞七十斤大刀,刀尖指着张飞喝道:“汝敢欺我汉军无人?”

  张飞本希望刘璟能亲自出阵一战,不料却杀出一个黑面贼大汉,心中失望,旋而大怒,大吼一声,挺矛便刺,关羽见庞德长得雄壮,身高足有八尺四,一柄劈山刀凶猛无比,他心中暗忖,‘刘璟派此人出战,必有过人之处’。

  关羽有点担心张飞轻敌,便对张苞嘱咐道:“去提醒你父亲,命他不可轻敌。”

  张苞飞马而出,大喊道:“父亲,二伯有令,此人武艺高强,不可轻敌。”

  张飞愈加愤恨,恨不得一矛将庞德刺个透心凉,他长矛疾如黑色闪电,仰面向庞德刺去,庞德毫不气馁,连劈数刀,刀光成网,封锁住了张飞的攻势,两人如走马灯似的激战在一起。

  一人如黑龙出海,长矛猛烈,一人似猛虎下山,大刀犀利,两人激战了五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这一场大战,两边士兵看得如醉如痴,声音都喊叫得嘶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