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57章 江东风云 1

第757章 江东风云 1


  就在汉军进攻豫章郡,驱逐‘交’州势力的同一时刻,曹‘操’率领三万大军抵达了合‘肥’,至此,合‘肥’的曹军兵力已达八万之众,剑锋直指江东。

  镇江双阙,这是濡须口北岸两座观赏长江风景的高楼,楼高五丈,站在阙台上可以极目长江的‘波’澜壮阔,双阙是在前年合‘肥’之战后修建,曹‘操’特地双阙命名为文远双阙,以表彰张辽大败江东军的功绩,但张辽不敢接受,又悄然将双阙改名为镇江双阙。

  此时在双阙高台之上,曹‘操’正负手而立,注视着眼前‘波’光浩淼的大江,心中思绪万千,曹‘操’是在接到孙贲的秘密求助信后,毅然决定赶赴合‘肥’,他已经意识到江东即将大‘乱’,这将是他统一江东的机会。

  虽然曹‘操’已经和刘璟签署了停战协议,但并不意味着曹军就完全刀枪入库,放马南山,曹军还要训练,还要寻找机会进行战争锤炼,而且今年中原和河北粮食大丰收,粮食充足,国力得以一定的恢复,这便给了曹‘操’极大的信心,即使不再和汉军作战,但他们依然可以和江东军作战,可以和北方游牧民族作战。

  对曹‘操’而言,江东的战略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旦拿下江东,他便获得了水军之利,可以和荆州水军抗衡,也就扭转了曹军最大的不足,不过曹‘操’心里也清楚,要想灭掉江东,并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江风强劲,寒意渗人,阙台四角的军旗在风吹下啪啪作响,跟随父亲南下的次子曹彰上前劝道:“父亲,江风寒冷,还是回营吧!”

  之所以这次由曹彰跟随曹军南下,是因为曹彰的岳父正是孙贲,曹‘操’希望儿子参与对孙贲施加影响力,曹‘操’负手笑了笑道:“大江之上令人‘胸’襟开阔,所有的烦忧都忘记了,诸君可有此感?”

  回应声寥寥,只有几名大将的声音,曹‘操’心中微微诧异,回头向众谋士望去,只见以程昱为首的十几名谋士都冻得浑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显然是不胜江风寒冷,曹‘操’顿时歉然道:“江风寒冷,大家都下去吧!”

  众人如释重负,纷纷下了阙台,曹‘操’又凝视长江片刻,也转身走下了阙台,返回了位于濡须口的军城。

  曹‘操’的八万大军分驻两处,一处在合‘肥’城,有驻军三万人,一处便在濡须口,有驻军五万人,濡须口军城周长约十二里,是前年由张辽筑建,是一座完全用来驻军的城池,城内营房、仓库皆是砖石结构,有很好的防火功能,在城东‘门’外则是一片占地数千亩的训练场,可以进行骑兵训练,在城内也有一座占地五百亩的校场,用于阵型训练。

  在曹‘操’到来之前,整个东南军队皆由张辽统帅,张辽由此被封为镇东将军,回到大堂,张辽命人给诸位谋士奉上姜汤袪寒,曹‘操’喝了一口姜汤,沉‘吟’片刻问道:“荆州那边可有消息?”

  张辽在彭泽县城内设立了一个秘密情报点,有探子专‘门’刺探彭泽湖的情报,张辽立刻禀报道:“今天上午刚刚接到彭泽县传来的鸽信,江东船队已经启程返回,估计五日后船队将过濡须口。”

  “那汉军的消息呢?”曹‘操’又问道。

  张辽很了解曹‘操’,知道他其实是关心刘璟的消息,他笑道:“刘璟现在应该在柴桑,卑职听闻,前些日子江东和‘交’州使者同时去了柴桑,现在荆州水军正在大举调兵至柴桑。”

  曹‘操’点点头,叹息道:“这就叫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了,江东和‘交’州为争夺豫章郡打得你死我活,最后却是白白便宜了刘璟,如果我没有料错,这是刘璟布下的连环套,孙权和刘备都上了套。”

  说到这,曹‘操’发现程昱‘欲’言又止,便笑问道:“仲德想说什么?”

  程昱放下姜汤碗,拱拱手道:“回禀丞相,微臣考虑,对刘璟而言,重要的未必是豫章和鄱阳郡,而应该是江北的庐江郡。”

  曹‘操’眉头一皱,“仲德何出此言?”

  “很简单,如果刘璟想借此机会彻底灭掉江东,那么夺取豫章和鄱阳郡就很有必要了,但从孙贲信中描述以及刘璟现在的军队部署来看,汉军并没有灭掉江东的打算,而是想分裂江东,彻底削弱江东,从战略上考虑,保留江东有利于牵制徐州一线,更重要是,现在灭掉江东,会使汉军陷入泥淖,难以自拔,只能说时机还不成熟,这样的话,豫章郡和潘阳郡的重要‘性’就彰显不出来,相反,夺取庐江郡,将直接威胁合‘肥’,其战略意义大得多,孰重孰轻,我想刘璟心中很清楚。”

  众人面面相觑,皆觉得程昱之言匪夷所思,但又合情合理,这时张辽抱拳道:“丞相,程军师所言极是,当年刘璟派甘宁攻打合‘肥’时,甘宁就曾言,迟早还会回来,卑职以为这并非甘宁的随口之说,而是透‘露’了刘璟夺取合‘肥’的野心,汉军很可能会利用这次机会用豫章郡和鄱阳郡换取庐江郡。”

  曹‘操’沉思片刻道:“仲德所言有理,文远说得也不错,那我们该怎么办?赶在汉军之前夺取庐江郡吗?”

  这时,刘晔起身道:“丞相,微臣以为现在也只是猜测,虽然程军师之言很有见地,但若为一个猜测就出兵庐江,微臣认为不妥,反而给了刘璟进攻庐江的借口,现在我们的目光还是应该放在江东,不要轻易被分心。”

  程昱解释说:“刘主簿说得有理,现在江东形势微妙,应该谋定而后动,现在应以静观为主,不宜妄动刀兵。”

  众人各抒己见,大堂上一片窃窃‘私’语声,就在这时,堂外有‘侍’卫禀报:“启禀丞相,外面有信使送信,说是有彭泽县的紧急情报。”

  张辽连忙道:“这一定是彭泽县的鸽信到了,应该是汉军的消息。”

  曹‘操’点点头,“速呈上来!”

  片刻,一名‘侍’卫快步走上大堂,单膝跪下,将一管红‘色’鸽信呈上,红‘色’表示情况紧急或者重大,有‘侍’卫取了鸽信转给曹‘操’,曹‘操’在桌案上慢慢展开了信卷,他眯眼看一遍,眼中流‘露’出无奈之‘色’,他苦笑一声,对众人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刘璟率荆州水军在南昌县以北大败关羽军队,关羽两万军队全军覆没。”

  这个消息令满堂震惊,尽管所有人都有预料,但它真的发生,还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半晌,程昱叹息一声说:“这下,江东会更热闹了!”

  ...

  这次江东之‘乱’的主角无疑是孙贲,当年孙权为稳住江东局势,没有斩尽杀绝,这就给了孙贲翻身的机会,借助贺齐的力量,孙贲终于在会稽郡站稳了脚跟。

  趁孙权西征之机,孙贲遍访江东各地,将当年支持他的许多江东元老请到了会稽郡,包括朱治、韩当、程普等元老。

  孙贲同时招兵买马,打造兵器,短短一个月,他便招募了一万余人,加上贺齐的两万军,他们手上军队达到三万。

  尽管他们已经具备了举兵的条件,但最好的时机还没有到来,内堂上,孙贲正和贺齐、朱治、陈矫等人商议起兵事宜,陈矫是曹‘操’派来协助孙贲,在上一次孙贲叛‘乱’时,陈矫便是幕后策划人,不幸被抓,后来被曹‘操’换了回去,这一次曹‘操’又将他派来,作为曹‘操’的全权代表。

  陈矫已经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对众人缓缓道:“我们上次失败,就是因为手中没有地盘和军队,而这一次我们有了会稽郡,也有了自己的军队,但我认为,仅仅有会稽郡还不够,三万军队人数也太少,我们应该谋取吴郡,会稽和吴郡连为一片,我们就占据了一半江东。”

  孙贲沉思片刻道:“孙绍得到孙氏家族支持,也准备取代孙权,现在就不知他们进展如何,我们是否可以利用和孙绍联合的借口,或者反过来,借口平定孙绍叛‘乱’,我们进兵吴郡。”

  说到这,孙贲看了一眼朱治,他久居吴县,对吴县的情况非常了解,朱治是江东元老,今年已年近六十,有极深的官场历练,他明白孙贲的意思,轻捋‘花’白胡须笑道:“孙绍不过才十七岁,才智未熟,他岂会有自立对抗孙权的魄力,孙绍不过是傀儡,真正在幕后谋事者,却是孙静父子,不过孙静年事已高,深居简出,有传闻说他已去世,真相尚不知,但其次子孙瑜却野心勃勃,自认为雄才大略,可取代孙权,如果我没有料错,孙瑜才是吴郡起兵的主谋。”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贺齐开口道:“孙权从不准孙氏子弟执掌军权,孙瑜虽然被封为奋威将军,却是徒有虚名,不过吴郡都尉公孙阳从前是孙静的部将,他应该是向孙瑜效忠,所以我认为,孙瑜掌握了吴郡的军权。”

  “贺将军能否告诉我,吴郡有多少军队?”陈矫又问道。

  贺齐笑了笑说:“吴郡军队有一万五千人,其中公孙阳掌握一万军队,另外黄盖在吴郡训练民团,手中有五千民团军队,据我所知,黄盖曾和公孙阳因粮食供给一事‘交’恶,所以黄盖常去毗陵郡屯田,他兼任毗陵典农校尉,如果孙瑜在吴郡起兵,黄盖应该不会跟随。”

  陈矫目光变得急切起来,连忙道:“如果我们能联络上黄盖,要求和黄盖联合出兵镇压孙绍造反,黄盖是否会答应呢?”

  “这个不知,不过可以请韩当去说服黄盖,毕竟黄盖也因派系问题被排挤,遭到孙权冷落,我们可以一试。”

  正商议着,有‘侍’卫快步走到堂下禀报:“启禀主公,江北曹丞相有急信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