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61章 江东风云 5

第761章 江东风云 5


  此时汉军的船队也同样在长江上劈‘波’斩‘浪’,顺流而下,距离江东船队约有千里,这是三天的航程,大江之上,八百艘千石战船风帆鼓起,在强劲的西北风吹拂之下,船速疾快,八百艘战船列队而行,绵延数十里。

  这一次汉军东征出动了三万五千军队,其中三万水军,五千刘璟的直属军,并携带了充足的粮食和物资,事实上刘璟并不是东征,而是去监视曹军,控制江东局势,既要使江东分裂,也不能让江东局势失控,要让江东保持一种分裂状态下的平衡,这才最符合汉军的利益。

  船舱内,刘璟正伏案给家里写信,他在出发之时,接到了家信,陶湛在信中说,邺都已经确认了曹宪的身份,那个贸然闯入刘府的曹宪,真是曹‘操’的‘女’儿,这让刘璟心中有些惊讶,曹宪到底是什么动机,虽然陶湛在信中也含糊透‘露’了一星半点,但刘璟却不太愿意往那个方向考虑。

  刘璟停住笔,眼前又出现了曹宪那美貌的容颜,高挑而丰满的身材,以及雍容华贵的气质,不能否认,曹宪对男人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他刘璟也不例外,虽然她是曹‘操’的‘女’儿,但还是让刘璟感到怦然动心。

  刘璟沉思片刻,又提笔写道:‘若此‘女’不愿北归,可暂住府中,待问清其父态度后,再令其北归,可善待于她..。。’

  写完信,刘璟细细读了一遍,便吹干了笔墨,小心地收入信封,打上了火漆,对旁边亲兵道:“这封信可‘交’给信使,请他速回成都,将信‘交’给王妃。’

  亲兵接过信快步离去了,刘璟负手走到船窗前,望着北岸的风景,不由心‘潮’起伏,他从当年那个逃避战‘乱’的少年,一步步走到今天,一晃已经十三年过去了,可有时候却觉得一切都发生在昨天,那个真正的刘璟,刘景升父子,江东周郎,一切都如江水滔滔而去,时光再也不会回头,却不知他几时才能走完这段时光之旅,几时才能实现他当年从未有过的念头,统一天下。

  正沉思着,这时船舱外传来了敲‘门’声,打断了刘璟的思绪,他心中略略有些不快,问道:“什么事?”

  “启禀殿下,有斥候禀报,说江东陆家有急信给殿下。”

  刘璟微微一怔,江东陆家居然来找自己,他们怎么找到自己?刘璟当即令道:“把斥候带上大船!”

  他索‘性’也走到甲板上,望着江面上驶来的一条小船,片刻,小船靠近坐船,有士兵用软梯将报信斥候拉了上来,斥候取出一封信,在刘璟面前单膝跪下禀报,“这是陆家给殿下的信件,请殿下过目。”

  刘璟接过信,又问道:“怎么会接到陆家的信?”

  “回禀殿下,陆家在前方的皖口有中转站,他们收到鸽信后派人找到了我们。”

  刘璟点点头,打开信件看了一遍,心中略有些诧异,信中不光是陆家的事,而是孙瑜希望得到自己的支持,居然将孙瑜卷进来了,这时,陆逊闻讯匆匆赶来,“殿下,听说有陆家来信?”

  刘璟将信递给他,“你看看吧!很让人意外。”

  陆逊接过信看了一遍,他也有些吃惊,但转念又一想,这其实也正常,陆逊便道:“如果殿下了解前因后果,或许就不会奇怪了。”

  刘璟点点头笑道:“去船舱里说吧!”

  两人走回船舱,刘璟请陆逊坐下,这才笑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陆逊略略整理一下思路道:“孙氏家族在建安四年为争夺江东之主,已经爆发过一次内讧,那一次是孙权胜了,孙静和孙贲失败,但矛盾并没有消除,在孙翊意外暴毙后,孙静就彻底和孙权翻脸,这次名义是孙家吴郡族人支持孙绍继承父业,实际上是孙静次子孙瑜想取孙权而代之,不过在江东的三支孙氏势力中,孙瑜最为弱小,一旦孙贲在会稽郡自立,肯定会北征,吴郡首当其冲,孙贲得到曹‘操’支持,而孙瑜压力巨大,他只能寻找外援,恰好陆氏家族也表态支持孙绍,孙瑜自然就会寄希望于汉军。”

  刘璟负手走了几步,回头笑道:“那伯言认为我是接受孙瑜的请求,还是视而不见?”

  陆逊知道刘璟已有决定,只是考量一下自己,他想了想道:“卑职以为,如果殿下要维护江东的势力平衡,就应该支持孙瑜,只要孙瑜保持中立而不败,那孙权和孙贲也就无法最终决斗,三孙分吴之势也就确立了。”

  刘璟笑了起来,“伯言所说正合我意,我给伯言三千‘精’锐,就算是陆氏家兵,由伯言带兵入吴,支持孙瑜抗击孙贲北征。”

  陆逊大喜,这样一来,他就不再是江东叛逆了,他深深行一礼,“感谢殿下对陆家的厚爱。”

  刘璟又道:“伯言也不用下船,等后天到了芜湖,伯言直接率一支船队从芜湖进入吴郡,我也将驻兵芜湖,静观江东局势。”

  ...。

  两天后,汉军船队渐渐抵达了濡须口,大将沈弥率领一支二十艘快船组成的斥候船队向北岸靠近,靠近岸边时,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座双阙楼,以及双阙后面的军城,军城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

  岸上的曹军士兵发现了他们,开始涌到岸边,一齐向江中‘射’箭,密集的箭矢‘射’向汉军哨船,哨船被迫后退,离开了箭矢‘射’程,就在这时,河口处鼓声如雷,一支曹军船队疾驶而来,这是曹军巡哨船,为首将领名叫薛巨,是张辽部将,原是长江水贼黑旗军头目,率领数百部众投降曹军后深得张辽器重,成为曹军中比较少见的水军将领。

  曹‘操’船队约五十余艘,都是二三百石的小船,非常灵活,船上士兵个个身材彪悍,水‘性’‘精’通,都曾是长江上的水贼,他们迅速组阵,从四面八方将汉军船只包围。

  沈弥见对方深通水阵,而且人数远超自己,他不敢轻敌,立刻率领船队向西北方向突围,薛巨指着沈弥大骂,“包围他们,一个不准逃走,那个为首敌将给活捉剥皮!”

  沈弥大怒,驾船向薛巨冲来,四周箭矢如雨,沈弥单手执盾,另一手执‘精’钢长枪,抵挡并拨打箭矢,片刻冲至敌船前,沈弥大喝一声,一跃跳上敌船,‘挺’枪向薛巨刺去,薛巨挥刀迎战,两人在船上‘激’战在一处。

  战了七八个回合,薛巨渐渐不支,他慢慢后退至船边,大吼一声,连劈数刀,转身向江中跳去,沈弥早料到他要跳船,长枪疾刺,一枪刺穿了他的左肩,薛巨惨叫一声,坠入江中,江面上不见了踪影。

  这是水战中最常用的擒贼先擒王,只要干掉敌首,其余船只失去了指挥,就会不战而溃,汉军船只见敌将落水,顿时士气高涨,向敌军船只杀去,江面上喊杀声一片,曹军哨船无心恋战,损失了十几艘哨船后,撤回了濡须河口中,薛巨也被一艘船救上,狼狈逃回军营。

  这时,沈弥已经发现了曹军设在濡须河口内的水寨,水寨规模不大,大约有五百多艘战船,其中一半是千石战船,水寨被两层木桩包围,木桩上搭建通道,数千名曹军士兵执弩以待,防御十分严密,极难靠近,沈弥见部众已捞起了落水的弟兄和十几名曹军士兵,便挥手道:“撤退!”

  船队迅速驶离北岸,向停泊在江心的汉军船队驶去,不多时,沈弥上了刘璟的座船,向船头刘璟抱拳禀报道:“启禀殿下,卑职已大致探明曹军水寨情况。”

  刘璟点点头问道:“敌军有多少战船?”

  “回禀殿下,战船约五百余艘,一半是千石战船,水军八千人,水军主将为李典,另外,曹‘操’本人就在北岸军城内,卑职抓获的战俘今天还亲眼看见他来水寨中视察。”

  刘璟眉头一皱,曹军怎么会有五百多艘战船,哪里来的?他心中不解,这时,沈弥命人将一名战俘推了上来,战俘是屯长,合‘肥’本地人,他吓得跪下磕头,哀求饶命,刘璟瞥了他一眼道:“你好好问答我的问题,我放你回去。”

  “小人.。明白!”

  刘璟注视他问道:“我想知道,曹军中怎么会有五百多艘战船,是几时得到的?”

  战俘战战兢兢道:“大半是江东军的粮船,孙权当初在合‘肥’败退时,在巢湖中来不及撤走,被曹军俘获,另外一百多艘船是张辽这两年高价招募船匠打造,很多船匠都是从江东过来。”

  孙权当真是败家子,屡战屡败,连船只都拱手送给了曹军,还污蔑战败原因是汉军救援来迟,刘璟暗骂一声,命人将战俘带下去,这时,庞统走上前笑道:“莫非殿下准备在江东和曹军开战吗?”

  刘璟摇了摇头,“这次东来,并不是为了和曹军开战,而是为了江东,一旦打破平衡,江东的局面恐怕就会失控了。”

  说到这,刘璟又回头问沈弥道:“离芜湖还有多远?”

  “回禀殿下,约还有二十里。”

  刘璟当即下令道:“去芜湖驻兵!”

  汉军船队又再次起航,缓缓向十里外的芜湖城驶去,这时,就在双阙台上,曹‘操’正负手望着江面上的汉军船队。

  汉军船队声势浩大,一眼望不见尾,这让曹‘操’的神情十分凝重,他和刘璟‘交’战无数次,在水上还从未战胜过刘璟,使他心中对和刘璟水战有了一种骨子里的畏惧。

  也就是六年前的此时,他在赤壁大败,成为他兴衰的转折点,至今还令他心有余悸,曹‘操’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但愿这一次,不要再重蹈赤壁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