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71章 江东风云 15

第771章 江东风云 15


  走廊之上,大乔慢慢停住了脚步,她没有回头,而是低声问道:“殿下为何在母亲面前言不由衷?”

  “哪里言不由衷了?”刘璟笑着反问。

  “你真是打算保全江东?”大乔回头看了刘璟一眼。

  沉默片刻,刘璟缓缓道:“我没有说要保全江东,我只是说保护江东民众不受战争涂炭。”

  “江东民众,原来如此!”大乔笑着点了点头,她明白刘璟的意思了,这时,她想起一事,又道:“那块‘玉’,殿下不觉得惊讶吗?”

  刘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有什么特殊之处,夫人能否告之?”

  “我不能说,你回去问问尚香吧!”

  说话间,大乔已经将刘璟领到了内宫大‘门’前,她停住脚步,“我就不再送殿下了,殿下请回吧!”

  刘璟向她拱手行一礼,转身大步离去,望着刘璟远去的背影,大乔低低叹了一口气。

  ...

  走出长干宫大‘门’,刘璟望着夜幕悄然降临的星空,他长长松了口气,结束了探望,他下一步该做什么?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孙权在十几名‘侍’卫的簇拥下快步走来,孙权满脸堆笑道:“终于把贤弟等出来了。”

  刘璟也笑着施一礼,“兄长怎么不进去,要等在大‘门’口?”

  两人的神情很轻松,就仿佛才刚刚分手,一转眼又见面一般,孙权上前亲热地挽住刘璟的胳膊,无奈地叹息道:“我怎么不想进去,但母亲不肯见我,我也只能等在‘门’外了。”

  “她老人家为何不肯见兄长?”刘璟有些明知故问道。

  “唉!一言难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算了,不提此事了,我先送贤弟去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谈。”

  孙权矢口不提今天发生的迎接风‘波’,刘璟也知趣地不谈此事,两人都心知肚明,多出一个曹‘操’来,情况就变得复杂了,很多事情说多了反而保不住面子,不说倒可以相安无事。

  刘璟也不推辞,登上了孙权准备的马车,马车启动,孙权亲自送他去位于建业城的贵宾馆休息,刘璟的‘侍’卫也纷纷催马跟上,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建业招待贵客的驿馆有两处,一处叫贵宾驿,又叫鸿胪馆,位于石头城内,主要是招待外藩贵宾,一些来江东觐见的外朝藩王便会安排住在这里,另一处则叫贵宾馆,又叫内馆,位于建业县内,象江东各郡太守或者朝廷使者,都会被安排住在这里,但不管是鸿胪馆还是内馆,都不太适合曹‘操’和刘璟这样的天下权势者,只是孙权一时难以平衡,才将临时从权,将他们二人各安排在一处。

  马车进了县城北‘门’,又行了百步,便在一座大宅前缓缓停下,这里便是内馆,占地二十亩,由五座独院组成,一主四副,颇有点象武昌的贵宾馆,此时整个内馆都清空了,除刘璟之外,没有其他客人,在馆舍围墙外面有千余江东士兵把守,戒备森严。

  刘敏则站在大‘门’前等候,他事先已检查过了馆舍,刘璟从马车走出,回头对孙权笑道:“时辰已不早,兄长也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谈。”

  此时夜幕刚刚降临,鸿胪馆内摆下了酒宴,孙权还要去给曹‘操’接风洗尘,他便不再多留,笑着施礼道:“贤弟是江东之婿,建业也就是贤弟的家,贤弟尽管随意,不用有任何拘束,为兄就告辞了。”

  他行一礼,上了马车,又笑着向刘璟点点头,马车启动,迅速向城外驶去,不多时便驶出了北‘门’。

  身旁没有了孙权,刘璟倒觉得轻松起来,这时驿丞迎上来陪笑道:“请殿下先去用餐,馆内都已准备好。”

  刘璟指了指自己的手下,笑问道:“这么多人的晚餐,都准备了吗?”

  “回禀殿下,吴侯有过吩咐,都已准备好了。”

  刘璟点点头,便对都尉李青道:“安排弟兄都住进驿馆,先吃饭,然后今晚弟兄们好好休息!”

  李青答应一声,让副将去安排‘侍’卫们的食宿,这时,刘璟又对刘敏笑道:“喜氏酒馆离这里远吗?”

  刘敏一怔,随即大喜,连忙道:“不远,不远,大约二里左右。”

  “嗯!那我的晚餐就安排在喜氏酒馆吧!”

  ...

  喜氏酒馆位于城西,每天的生意都十分兴隆,今天也不例外,酒馆内灯火辉煌,笑语喧阗,坐满了客人,就在这时,千余名江东士兵奔跑而至,将酒馆团团包围,士兵们冲进酒馆,强行驱赶客人,酒馆内顿时‘乱’成一团。

  关喜惊讶万分,连忙出来问为首将领道:“王将军,究竟出了什么事?”

  为首将领名叫王宁,是孙权身边的牙‘门’校尉,受孙权的委派,全权保护刘璟的安全,刘璟慕名要来喜氏酒馆用餐,王宁就需要先来清场了,他冷冷道:“汉王殿下马上要来这里用餐,你把所有的食客全部赶走,收拾好酒馆,其间不准再接待任何酒客。”

  关喜顿时又惊又喜,汉王殿下要来了,她慌忙吩咐酒保立刻送走酒客,收拾酒馆,酒保们忙得仿佛脚不沾地,慌‘乱’成一团。

  喜氏酒馆在建业名气极大,虽然占地和规模远不是第一,仅排在第五位,但经营有方,江东的达官贵客尤其喜欢来这里用餐,使酒馆名气远扬,甚至连汉王刘璟也听说了这家酒馆,指名要在这里用餐,这使得酒馆上下倍感荣耀,酒保们格外卖力,很快便将酒馆布置一新。

  片刻,李青又带了数十名‘侍’卫进酒馆内检查一番,确保安全无误后,才去通知汉王,此时,酒馆外数十步外早已挤满了成千上万赶来看热闹的民众,当刘璟的马车在酒馆前缓缓停下时,江东民众立刻掌声如雷,欢呼声震天。

  就在十天前,荆州使者将数万名江东战俘的家信送回了江东,向他们家人报平安,汉王从‘交’州军手中救回了数万江东子弟,使他们不用‘蒙’受远去‘交’州劳役之苦,很快将回家和亲人团聚,这件事早已传遍江东大地,使刘璟的仁义之名深入每一个江东人的内心,甚至超过了孙权。

  人们从内心深处爱戴这位江东‘女’婿,很多老人甚至称呼他为璟郎,刘璟笑着向四周民众挥手执意,欢呼声愈加热烈,一些人甚至情不自禁地挥臂高呼:“汉王万岁!”

  “汉王万岁!”数千人都高喊起来,四周赶来的民众越来越多,已超过了万人,整个建业县都开始沸腾起来。

  ...

  关喜将刘璟迎进了后堂,这里是喜氏酒馆招待贵客之处,作为江东地区的情报头子,关喜直接向刘璟负责,她已多次见过刘璟,但今天她却格外‘激’动,她心里明白,今天刘璟来这里,一定和她的终身大事有关。

  她亲自给刘璟献上酒菜,酒菜虽然不多,但非常‘精’致,又温了一壶上好的会稽老酒,刘璟喝了一口酒笑道:“关校尉在江东多少年了?”

  关喜俏脸微红,恭恭敬敬答道:“回禀殿下,关喜在江东已快六年。”

  “六年,这时间不短了。”

  刘璟也颇为感慨,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刘敏,见他满脸期盼之‘色’,不由微微一笑,又对关喜道:“今天我只是来用晚餐,探望一下属臣,另外,这位刘参军似乎也很期待我来这里。”

  关喜满脸绯红,盈盈跪下道:“一切由殿下做主!”

  刘璟点了点头,又道:“在我记忆中,关校尉原本不是军职吧!”

  “是!卑职五年前才入军,从军侯、牙将,一步步升到副校尉。”

  “五年时间升到副校尉,这需要立下很大的功绩,江东从当年的强盛之敌渐渐变成今天的弱敌,这其中关校尉居功至伟,你虽是‘女’子,却丝毫不让须眉,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升你为校尉,赏金千两。”

  关喜顿时心‘花’怒放,她又深深行一拜礼,“卑职谢殿下之封赏!”

  但旁边的刘敏却紧张起来,他是希望娶关喜为妻,而不是看她升官得赏,当然,关喜的功绩被肯定,他也会为她感到高兴,但这一刻他更希望自己心愿得偿。

  刘璟瞥了他一眼,见他满脸紧张,便笑着开玩笑道:“刘参军似乎比关校尉还紧张啊!”

  刘敏再也忍不住,上前和关喜并肩跪下,“恳请殿下成全!”

  这时,旁边刘璟的十几名‘侍’卫都笑了起来,关喜羞得满脸通红,悄悄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埋怨他的鲁莽,他们的小动作刘璟看得清清楚楚,刘璟的玩笑之心消失了,脸上变得严肃起来。

  他这才缓缓对关喜道:“汉军的情报大站共有五处,除了江东外,还有‘交’州、河东、河北和中原,这五站一直都是直接向我禀报,汉军现在拿下关陇,我直管情报,也有点力不从心了,所以我打算设立情报司,统领下面的五大情报站,情报司由庞军师兼管,不过还需要一名具体的主事官,我考虑就由关校尉出任这第一任主事官。”

  关喜明白汉王的决定,就是将她调回成都,主管情报内务,虽然官爵上升了半级,但实际权力却小了,由独自统领一方,变成了协调五方,由外勤变成内务。

  但关喜心里清楚,这样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减轻她的事务压力,在不误事业的同时,也能顾全家庭。

  她心中感‘激’万分,垂泪道:“殿下苦心安排,卑职铭记肺腑。”

  刘璟点点头,又对刘敏笑道:“关校尉调回成都,你也回平章台吧!出任尚书从事,主管汉国鸿胪。”

  虽然不是最理想结果,但刘敏也知道,关喜不可能放弃事业,一心在家中相夫教子,汉王做出这样的安排,已经是最大限度成全他们了,他已心满意足,刘敏恭恭敬敬地叩首道:“微臣感‘激’殿下成全!”

  刘璟上前扶起他们,笑道:“回成都后,我希望能尽快喝到两位的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