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83章 携美游柴桑

第783章 携美游柴桑


  、、、、、、、、、、

  汉军战船经历数天的航行,即将抵达柴桑城,由于大乔已经返回建业,这一次是小乔和刘璟同船而归,一回归,两人相处融洽,却没有了和大乔时那种激情。

  船至柴桑,大雪已经停止了,两岸山峦、森林、河流和田地被大雪覆盖,变成了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小乔身穿一件白狐皮袄,外面系一件淡绿色的雀翎氅,独自一人站在船舷边,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南岸的白雪世界。

  这时,刘璟出现在她身边,扶着船舷笑道:“建业没有这样的雪景吗?”

  小乔浅浅笑道:“我小时候常有,但这两年都没有了,在我记忆中,这样的大雪还是年前出现过。”

  “看样建业还是比荆州略微暖和,江夏和襄阳年年有大雪,不过成都却很少下雪,就不知关中会如何?”

  小乔听懂了刘璟的话中之话,有些惊讶道:“将军要搬去关中吗?”

  刘璟点了点头,“迟早要去,最明年可能就要搬了,小乔也随我去关中吧!”

  按理,刘璟应该叫她周夫人,或者小乔夫人,但那是官方称呼,相处时间久了,刘璟也就改称她为小乔,周围比较亲密的朋友都这样称呼她,小乔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刘璟期待,这时她眼睛一亮,指着远处的大片绿色惊奇地问道:“那是哪里,怎么不是白色?”

  “那就是彭泽湖了,过了彭泽湖,就是柴桑,我们会在柴桑休息两天,然后直接去巴蜀。”

  “哦!原来那里就是彭泽湖。”

  小乔自言自语,她忽然抱紧双臂,歉然道:“我有点冷,想进船舱了。”

  “让我陪你回舱吗?”刘璟殷勤地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谢谢!”

  小乔转身返回了自己的船舱,刘璟默默注视她进了船舱,他感觉这一小乔对自己略有些冷淡,表面上他们相处很融洽、和睦,但骨里却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人人都说小乔热情奔放,大乔含蓄静,但刘璟的感受却恰恰相反。

  刘璟也回到自己船舱,这次他从五月份离开成都,一晃半年过去了,他也开始思念自己家人,刘璟取出纸笔,准备给家人写一封信,这时,他若有所感,一抬头,却见小乔站在舱门口,神情有些犹豫,刘璟放下笔笑问道:“怎么了?”

  “我有件事,想问问殿下。”

  “请进来坐下说!”

  小乔身姿摇曳地走进船舱,在刘璟对面坐下,刘璟命侍女上了茶,小乔双手捧着茶杯,笑问道:“殿下请说实话,你究竟和我阿姊是什么关系?”

  “先纠正一下,既然你不让我叫你周夫人,那你也别称呼我殿下,叫我璟公吧!这样让我感觉自在一点。”

  “好吧!璟公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

  在芜湖县内,小乔也悄悄追问过大乔,大乔却矢口否认,但凭女人的直觉,小乔感觉到刘璟和大乔的关系非同寻常,尤其刘璟亲自去码头送别大乔回江东时,大乔那依依不舍的眼神,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和她一起长大的小乔。

  刘璟半晌方笑道:“你的阿姊对我怀有感恩之心,我们相处得很好,坦率地说,我也很喜欢大乔,不过深一层的关系就没有了。”

  “真的没有吗?”小乔似笑非笑地望着刘璟。

  “这个我没法解释,就象我与你一过来,朝夕相处,肯定会有很多人以为我们有什么关系,就像你怀疑我和大乔一样,但实际上,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刘璟的坦率使小乔脸一红,她心中也疑惑起来,她很了解阿姊的矜持和含蓄,她或许会喜欢刘璟,但仅仅相处两天时间,就让她那么轻易地献身给刘璟,确实不可能,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吗?

  她点了点头,“公确实是一个正人君,我们朝夕相处,殿下却能守礼相敬,若是孙权或者曹操,他们早就”

  说到这,小乔脸红了,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刘璟却很惊讶,问道:“难道孙权也在打你们姐妹的主意吗?”

  小乔轻轻叹息一声说:“阿姊我不知,但他对我我感觉得出来,而且他暗示过我父亲,希望我选择孙氏家族再嫁。”

  刘璟默默点头,以大乔小乔这样的绝世姿容,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而且两人正是成熟之时,有一种难以言述的妖艳魅力,刘璟在大乔身上对这种魅力体会得尤其深刻。

  两人沉默片刻,小乔又抿嘴笑道:“假如我长期在公府上住下去,你会答应吗?”

  “我当然欢迎,只是建业那边,我是说你会舍得放弃建业的房宅和田产吗?”

  “我的财产?”小乔冷笑一声,眼中涌起了一丝幽怨,她低声道:“那是周家的产业,与我何干!”

  刘璟从她的话语中读懂了多的怨恨和奈,他忽然明白的小乔的处境,便爽朗笑道:“你呆多久都行,如果你愿意一辈留在我身边,我是求之不得。”

  这句话令小乔的俏脸蓦地通红,她半晌才轻咬嘴唇道:“原来公也不是正人君。”

  “你愿意我是正人君吗?”

  刘璟目光热烈地注视着小乔,对这对名冠天下的姐妹,他思之已久,重要是他心怀天下,对女人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长期位居高位,也使他对女人没有多顾虑,他毫不掩饰自己对眼前这位绝代佳人的期待。

  小乔手指绞成一团,心中十分矛盾,她虽然对刘璟颇有好感,也明白刘璟的暗示,而且刘璟年轻位高,以及君临天下的气,让每一个女人都难以拒绝,但小乔有自己的尊严,她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屈服、委身于刘璟。

  小乔不知该怎么说,只得低下头不敢说话,她这副半拒半迎的神态让刘璟感到了机会,他正要靠近小乔,外面却传来一声高喊:“柴桑到了!”

  船身剧烈一晃,速开始减慢,小乔顿时醒悟过来,连忙岔开了话题,笑道:“我还从未来过柴桑,公愿意陪我去逛一逛吗?”

  刘璟欣然点头道:“愿为佳人效力!”

  小乔嫣然一笑,起身回自己船舱了

  柴桑城虽然在政治上渐渐被边缘化,但在经济上却得益于荆州和江东的贸易开放,近些年来商业得到了迅猛发展,在靠近城门一带的北市内是商铺林立,舟楫穿梭不息,异常热闹,包括长沙郡、豫章郡、鄱阳郡以及蕲郡东部一带的商人都要来这里采办货物,使柴桑北市成为了巨大物资集散中心,在整个荆州地区仅次于武昌县。

  此时已经是十二月上旬,临近年,柴桑市场上各地物资堆积如山,商人们讨价还价,格外热闹,刘璟对柴桑已经十分熟悉了,他没有了逛街的心情,不过小乔想买一些东西,刘璟也就打起精神,陪她一起逛街。

  小乔离开建业时十分匆忙,只带了几件随身衣物,她的脂粉、饰之类一样没有,和大乔的清雅素净不同,小乔从小就比较喜欢化妆打扮,服孝期间,她没有任何化妆打扮,但服孝期满后,她又渐渐恢复了自己的爱好和生活方式,她生性外向活泼,尤其喜欢逛街,柴桑的热闹繁荣使她一洗旅途的郁郁不乐,变得眉开眼笑了。

  刘璟乔装为商人,稍作装扮,很难认出他,而小乔则带了一顶帷帽,帽檐上的轻纱遮住了面容,只是她身姿妙曼,气质高雅,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不过小乔似乎并不在意,她大方地和刘璟并肩而行,一笑语娇言,完全恢复了她活泼外向的性格。

  他们走到一家饰店前,刘璟知道这是柴桑最有名的饰店,便笑道:“我们进去看看!”

  小乔已经买了一些上等脂粉,不过花费不多,她也欣然接受刘璟心意,但饰之类的名贵之物,她却不愿意接受刘璟的馈赠,她摇摇头笑道:“我的饰不少,都在阿姊那里,哪天写信让她托人捎来就是了,不用再买了。”

  刘璟却微微笑道:“我也要顺便给家人买一点,你帮我挑选几件。”

  “那好吧!相信我的眼光。”

  小乔兴致勃勃地跟着刘璟进了饰店,进了店门,她便自然松开了刘璟的胳膊,这时,一名伙计热情地迎上来道:“欢迎贵客来小店挑选饰,小店是柴桑第一名号,在荆州也排名第,绝对货真价实,童叟欺。”

  刘璟见店内客人颇多,不由眉头一皱道:“可有贵客房?”

  伙计眼光很毒,见他们衣着华贵,气质不凡,尤其还跟着几个魁梧强壮的随从,估计不是一般人,他连忙陪笑道:“当然有贵客房,请随我来!”

  刘璟带着小乔走进了贵客房,两人在一张小桌前坐下,一名管事取来放满名贵饰的玉盒,将十几件名贵饰一件件摆放在他俩面前,笑着介绍道:“这都是小店的珍,当年汉王妃的饰都是由小店供应,汉王妃现在天天戴的一支碧凤钗也是当年从小店购买。”

  小乔掀起了覆面的轻纱,笑吟吟地望着刘璟,意思在问他,‘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