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795章 双面间谍

第795章 双面间谍


  、、、、、、、、、、

  南市的一家小酒馆里,张驴儿带着杨训在一间屋里坐下,杨训又一次取出了腰牌,递给张驴儿,“你再看看吧!”

  张驴儿也不是一般人,他是董昭安插赵亭身边的一名探,负责监视赵亭的一举一动,赵亭虽然是董昭之人,但董昭也并不完全信任他,杨训临行时,董昭便告诉他,可以从张驴儿那里突破,查到事情真相。

  张驴儿看了看牌号,竟然是四号,他心中一惊,赵亭才是十六号,此人居然是四号,身份必定非同小可,他连忙恭敬地问道:“请问先生是何人?”

  “我乃杨尉之侄,植公的幕僚杨训是也!”

  张驴儿顿时肃然起敬,起身施礼道:“原来是杨尉之侄,小人失敬了。”

  杨训心中苦笑一声,对方显然不知道他是何人,只看重他是杨尉之侄,却不知他是弘农名士,更没有向他行拜礼,只是作个揖,明显是敷衍自己,也罢,不和这等小人物一般计较。

  杨训摆摆手笑道:“不必客气,请坐!”

  张驴儿坐下,眼巴巴地望着杨训,不知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杨训沉吟片刻道:“我不妨对你说实话,植公和董大夫都怀疑杨添已经暗中投降了汉军,所以特命我来调查此事,你应该是知情人,或许你没有证据,但我要知道,你认为杨添是否投降了汉军?”

  张驴儿愣住了,半晌才结结巴巴道:“杨先生何出此言?”

  杨训也感觉自己问得直接了,便笑了笑道:“这样吧!你告诉我赵亭到底为何被抓?”

  张驴儿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其实很复杂,杨添和赵亭各为其主,暗中斗得很厉害,出事那天,我身在局中,没有看透这件事,事后我才慢慢回味过来,赵亭狠辣,但杨添更老奸巨猾。”

  “此话怎么说?”杨训顿时有了兴趣,连忙探身问道。

  张驴儿苦笑一声道:“黑市被清剿,祸起于假官金案,有人说是因为汉王微服私访发现,其实不然,真正原因只有我知道,其实是赵亭派人暗中向官府举报,企图借汉军之手干掉杨添。”

  杨训点了点头,这话比较靠谱,他又追问道:“然后呢?”

  “赵亭早就有准备,一旦杨添被抓,他就立刻转移,谁知杨添事先给自己留了后,从水道逃脱了汉军的围捕,他老奸巨猾,立刻反布了个陷阱,让自己的一名心腹回来哄骗赵亭,说他已被抓,在一家旅舍中藏有千两黄金,赵亭心中有了贪念,带着我去旅舍,我看得出他想吞掉这笔黄金,不料杨添已暗中向汉军通风报信,汉军便在旅舍中设下埋伏,将赵亭当场抓获,我因为守在外面而得以逃脱,结果杨添便杀了一招回马枪,将赵亭的势力全部接管。”

  杨训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内斗得如此激烈,杨添居然这般老奸巨猾,伯父还真小瞧了他,他沉思片刻道:“可杨添居然搞到了平章台议事记录,你觉得这可能吗?”

  “杨先生是因为这个而怀疑杨添投降了汉军?”

  杨训点点头,“就是因为这一点,不仅是我,植公和尉都觉得不可能,平章台议事记录是何等机密,怎么可能泄露出来?”

  张驴儿自嘲地笑了笑,“如果我说杨添确实接触过刘璟的幕僚林进,但当时还远远没有到收买并策反林进的程。”

  杨训一怔,“那份平章台议事记录又是什么意思呢?”

  “哪有什么平章台议事记录,那不过是杨添根据一些传闻炮制出的一份假报告而已。”

  杨训顿时大怒,“他竟敢如此大胆,哄骗魏公!”

  张驴儿叹了口气,“他的本意并非是为了哄骗魏公,而是想稳住自己的地位,再加上丕公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他才临时编造了一份所谓的平章台议事记录向长公交差,不过此人确实有点能力,这一个多月来,他真的拉拢了林进,据我所知,他隔差五请林进喝酒,给了林进不少好处,甚至还买通了妙香楼的头牌红妓,让林进陷入而不能自拔,至于林进有没有投降,我不知道。”

  杨训慢慢冷静下来,愈发认可了张驴儿的话,那份平章台议事记录真有可能是是编造,因为他杨训也能编造出来,刘璟要攻打合肥,还有要迁都长安等等,这些其实都是即成事实,谁都知道,刘璟刚回到成都,肯定要商议这些事情,杨添用一些传闻,加上自己的臆测,确实可以编得天衣无缝。

  杨训无奈地暗叹一声,看样曹植想利用杨添已投降汉军来打击曹丕的打算是不可能实现了,但杨训还是有一点不甘心,又问道:“那赵亭呢,他现在在哪里?”

  张驴儿摇了摇头,“我不知,估计已被处决了。”

  “好吧!”

  杨训起身道:“我就住在黄河酒馆对面的旅舍中,若有什么情况,你可及时向我汇报。”

  说完,他转身扬长而去,张驴儿望着他背影走远,不由狠狠‘呸!’了一声,“什么玩意儿?”

  他想了想,也不急着回骡马店,而是离开南市,去了另一家酒馆

  在南市大门外有一家‘辅酒馆’,据说这家酒馆是一名关中商人所开,但实际上它是汉军情报机构设在南市的一个分支点,关喜手下的得力干将张继快步走进酒馆,直接上了二楼,走进了一间雅室。

  雅室内,张驴儿正在喝茶,见张继进来,他连忙起身行礼,“参见张将军!”

  张驴儿的身份很特殊,一方面,他是董昭安插在成都的一根眼线,专门监督成都情报站的领,而另一方面,在赵亭被抓后不久,他也被汉军盯上,最终成为汉军的眼线,负责监视杨添的一举一动,可以说,他就是曹军情报站中的双面间谍。

  张继摆摆手笑道:“请坐吧!”

  张驴儿坐下,有些不安道:“今天中午,也就是刚才,曹植派人来找我了。”

  张继顿时有了兴趣,坐下问道:“是什么人,找你做什么?”

  “来人名叫杨训,自称是杨尉之侄,又是曹植的幕僚,他是来调查杨添是否已投降汉军。”

  ‘杨训?’张继默念两遍这个名字,又问道:“那你是怎么回答?”

  “小人就是按照上次将军教我的话,回答了杨训,看样,他是相信了,他现在就住在黄河酒馆对面的旅舍内,让我有事情就去找他。”

  张继想了想笑道:“你也不用给他说得多,言多必失,反而会让他生出疑心,也不要再理睬他,他若再来找你,你就是杨添会怀疑你,不用再和他说什么了。”

  “小人明白了!”

  张继觉得此事颇为重要,他也要急着回去汇报,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若还有什么事,可直接给掌柜留言。”

  张驴儿也起身告辞,返回骡马店,张继则匆匆赶回司隶衙门,向关喜汇报这个重要的情报

  关喜在汉国府内一疾走,不多时便来到了汉王官房前,她是为了杨训之事来向汉王汇报,虽然她的上司是庞统,应该先向庞统汇报,但此时庞统不在成都,天前去了襄阳,关喜只能直接向汉王汇报紧急之事。

  走到汉王官房前,关喜向侍卫抱拳道:“请替我转告殿下,我有重要之事汇报。”

  关喜是汉国唯一的女高官,侍卫们都认识她,当值侍卫笑道:“关将军稍候,我这就去禀报。”

  侍卫进了官房,片刻出来道:“殿下请将军进去。”

  关喜身着武将军服,显得她相貌俊朗,更加英姿焕发,她整理一下衣装,快步走进了官房,刘璟正在处理政务,见她进来,便放下笔笑道:“听说关将军后天就要出嫁了,怎么还有时间忙碌公务?”

  关喜和刘敏早已经定下婚期,就在后天成婚,她脸一红,上前施一礼道:“关喜不敢因私废公!”

  “你不敢因私废公,可我怎么向刘鸿胪交代?”刘璟笑眯眯反问道。

  “卑职和他已经说好,成婚归成婚,但他须支持我继续担任公职,我们已经达成共识。”

  刘璟点点头,他理解关喜对事业的执着,便不再劝她,关喜毕竟是女人,她和刘敏成婚之事,他让王妃陶湛来安排,刘璟又问道:“关将军有什么急事吗?”

  “是这样,杨尉之侄杨训昨天来到成都”

  关喜便将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告诉了刘璟,刘璟眉头微皱,他是何等高明的眼光,一下便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曹植怀疑杨添的忠诚,而是尉杨彪替曹植出头,杨彪之杨修是曹植心腹不假,但这么多年来,杨彪从未和曹植有什么瓜葛,而这一次杨彪居然让侄杨训出面,而杨训还拥有董昭给的高等身份号牌,这就很明显了,杨彪开始介入了曹氏兄弟的继位之争。

  杨彪是何许人,他和司空崔林一起是名门士族的代表,如果杨彪介入曹氏兄弟争位,一定不会是以个人身份,杨彪已年近七旬,这种争位对他个人已没有什么意义,应该是士族势力介入曹氏之争,而且士族势力是支持曹植。

  想到这,刘璟便道:“可以派人监视杨训,但不要惊动他,只要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