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03章 曹丕反击 上

第803章 曹丕反击 上


  、、、、、、、、、、

  “林主事请说,我洗耳恭听!”南宫坐直身体,勉强笑了笑道。

  “第一个要求,所有的羌人部落都强烈反对南宫部对他们的剥削,汉王殿下认为向各部落收税是官府的事情,南宫部不应该越俎代庖。”

  南宫心猛地一沉,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刘璟第一个要求就涉及到了他的核心利益,他急忙申辩道:“我并非向各部落收税,那不是税,那是必须向羌王缴纳的‘份羊’,就像汉人家族中需要向族长缴纳的族钱。”

  林进歉然道:“我只是代述汉王殿下的原意,我没有任何决定权,羌王的述求我可以回去向汉王殿下如实反映。”

  南宫阴沉着脸问道:“那第二个要求呢?”

  “第二个要求便是羌王不能有直属军队,必须解散回归各部落。”

  南宫心念急转,这个要求可以应对,他的直属军队大多是南宫部弟,就算解散也能迅速集结,问题不大,他不露声色又问道:“第个要求又是什么?”

  “第个要求就是必须确定羌人和官府之间的界限,羌人各部落的牧场由官府来划定,此外各县城的管辖权在官府,和羌人无关,另外按照惯例,羌人各部落每年应向官府缴纳牛羊,当然数量不会多,只是一种象征性的缴纳,但必须要缴纳,这是一种臣属关系,几年来一直是这样,汉王殿下也不想改变。”

  第个要求其实就是领土疆域问题,河西是中原朝廷的疆域,羌人不过是生活在汉朝疆域中的臣民,之前南宫赶走酒泉和张掖官员,现在要重新恢复。

  这个条件一个比一个苛刻,一个比一个让南宫难以接受,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才冷冷道:“如果我不接受又怎么样?”

  林进摇了摇头,“这一点汉王没有说,或许他认为羌王应该会接受,或者羌王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双方达成妥协。”

  南宫重重哼了一声,“除了第二条我勉强可以接受外,其余两条我都不能接受,第一条中羌人部落缴纳的是传统份羊,和官府税钱无关,这一条就是汉王的无理要求,没有什么妥协余地,至于第条,我可以让出一些县城,但让出哪些县城应该由我来决定,换而言之,酒泉和张掖我可以接受共治,但不会再恢复从前那种主臣关系。”

  林进欠身笑道:“第一条中或许双方有误会,也或许是汉王殿下听信了一些羌人部落的一面之辞,汉王的本意是恢复传统,我想双方只要能沟通充分,那么‘份羊’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至于第条,只要不影响到丝绸之的畅通,怎么共治,双方可以反复协商,最后达成妥协,我个人意见,关键要沟通充分,不要造成误会,这次我只是来传信,具体代表汉王谈判之人是法军师,羌王这边也可以指定对等谈判者。”

  南宫点点头,这样也可以,他想了想便道:“我就让叔父南宫盛全权代表我和贵方协商吧!我也希望能和平地解决双方的分歧,保住河西来之不易的安宁。”

  林进告辞而去了,南宫又命人将叔父南宫盛找来,南宫盛是个干瘦老者,十分精明,只是身体不好,一直在修养,他听完南宫的叙述,眼珠疾转,连声冷笑道:“大王听不懂刘璟的意思吗?”

  “侄儿愚笨,请叔父教诲。”

  南宫盛冷哼一声道:“刘璟怎么可能不知道‘份羊钱’,氐人不是也有吗?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河西各部落脱离南宫部的控制,没有了各部落进贡的份羊,你的羌王也就名存实亡,我们也就养不活直属军,这是由一而二之事。”

  南宫脸色一变,他这才明白刘璟提出废除份羊的深意,拳头不由捏紧了,绝不!他绝不会答应。

  南宫盛瞥了他一眼又道:“就算刘璟答应保持份羊,也会大大削减各部落上贡份额,比如每个部落上交五万只变成五只,还是一回事,所以也不能相信他的妥协。”

  南宫已作出决定,他绝不接受任何侵害到他利益的条款,他又沉声问道:“那叔父说,第条是什么意思?”

  “第条更简单,就是恢复从前的强汉时代,我们只是臣民,一切听从官府的安排,简而言之,刘璟就是要将我们变成比氐人还不如的零散部落,他现在只是先礼后兵,想不费一兵一卒就达到目的,如果我们不干,那么战争必然爆发,所以我劝你不要迷信所谓谈判,他们只是说得好听,让你在不知不觉中缴械投降,汉人的狡猾你不是不明白。”

  南宫点点头,“叔父说得是,一方面去谈判,另一方面要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我现在就去昭北部和合离部,逼迫这两个大部落出兵,这样我的兵力就能达到六万人,可以和汉军一战。”

  南宫盛拍拍他肩膀,凝视着他眼睛道:“这才是南宫部的雄主,只要这次击败汉军,建立羌帝国的梦想就能一步步实现了。”

  尽管南宫盛十分奸猾,但他还是没有看透刘璟的真正意图,刘璟并没有什么先礼后兵,也没有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想法,所谓谈判只是拖延战术,防止羌人先发制人,从而为汉军的作战部署争取时间。

  刘璟已铁下心彻底铲除南宫部,只要南宫部一除,河西羌人又将陷入一盘散沙的状态,什么羌王,他刘璟就是羌王。

  就在林进去张掖城出使的同时,刘璟的酒泉战役也有了结果,马岱率领五千骑兵在酒泉郡禄福城外大败控制酒泉郡的居延部,斩杀居延部大酋长阿奴,阿奴之左利丹率领残军逃往居延海,马岱却不肯放过,率领千骑兵穷追不舍。

  居延部是效忠南宫的大羌人部落之一,居延部的覆没也就意味着南宫失去了对酒泉郡的控制。

  刘璟没有了腹背受敌之忧,他请法正率领两千军镇守酒泉郡,随即亲率一万骑兵南下,进入张掖郡,向张掖城挺进。

  这天下午,刘璟军队在距离张掖城约五十里外的草原上扎下了大营,大营扎在一座高地上,四周插满了十万支长矛,里面又围了一圈大车,这是野外扎营的简易方法,可以防止敌军偷袭大营。

  刚扎下大营不久,王平便率五千军队赶到了大营,这是马超担心刘璟被羌胡袭击,派王平赶来支援。

  刘璟大喜,连忙命人将王平带进大帐,王平进帐单膝跪下见礼,“卑职参见汉王殿下!”

  刘璟很久没有看见部下了,此时一见格外欢喜,他连忙扶起王平,拍了拍他胳膊笑道:“快坐下,给我说说大战情况,好像听说你们在武威郡全歼一万羌胡骑兵。”

  “确切说是七千九余人,只要是刘虎将军的重甲步兵大展神威,还有马将军主力及时赶到,否则羌胡骑兵就攻克了苍松县,后果不堪设想。”

  王平便将武威郡的战役简单说了一遍,却将自己的功劳含糊隐去,刘璟何等精明,他立刻听出了王平话音中的隐瞒情况,那应该就是王平自己的功劳,他身为先锋,救下了武威城,怎可能毫无建树。

  王平的谦虚颇有几分赵云之风,让刘璟非常喜欢,他心知肚明,也不说破,便笑了笑道:“那你这次过来,可遇到羌人阻击?”

  “没有遇到,卑职抓到敌军探,好像南宫去其他部落催兵去了,不在张掖城内。”

  这个消息令刘璟心中一动,又连忙追问:“你是什么时候抓到敌军探?”

  “就在今天,距离现在不到两个时辰,可惜探死掉了,否则卑职会带回来。”

  刘璟负手走了两步,立刻喝令道:“让吴班来见我。”

  不多时,吴班匆匆赶来,他率鹰击军一跟随骑兵主力,“卑职在!”吴班躬身道。

  刘璟吩咐他道:“你可命手下潜入张掖城,给我打探消息,南宫现在究竟在哪里?另外,所有鹰击军派出,抓捕附近的羌人巡哨。”

  “遵命!”吴班行一礼,匆匆去了。

  刘璟从王平的话语中敏锐地发现到了一个战机,如果南宫不在张掖城,这是一个击溃敌军的难得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