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19章 威逼发令

第819章 威逼发令


  、、、、、、、、、、

  羯胡骑兵遭遇重挫并擅自撤军对匈奴人而言是一个意外的打击,打乱了刘去卑的计划,再加上刘猛率一万骑兵去了乌桓部族,使匈奴人的兵力不足以和汉军抗衡,如果再不撤退,恐怕汉军不会去攻打乌桓,而是直接进攻匈奴,迫不得已,刘去卑率军队连夜向北撤退。

  但刘去卑并没有撤回奢延泽老巢,而是再北撤一里,在一六十里外关注汉军与乌桓人的战争,对于高机动的匈奴来说,一六十里不过是一天的程,无论是乌桓败还是汉军败,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南下摘取战果。

  同时,一六十里也是一个安全距离,一旦汉军大举杀至,他们也能及时北撤回奢延泽,甚至撤回河套,刘去卑不会做亏本买卖,他北撤里,不过是一种战略撤退,目的是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

  不过相对于汉军的伺机而发和匈奴人的以退为进,乌桓人的处境就显得被动得多,一方面是乌桓人处于汉军北上的第一环,汉军北征,乌桓人当其冲,成为匈奴人天然屏障,这次汉军攻取萧关,击败边庶部,无疑给乌桓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刘去卑命令长刘猛率一万骑兵护送边庶部的老弱妇孺来上郡,看似对乌桓人的支持,实际是对乌桓人的监视,堵死了乌桓人与汉军的和解之,其实就是在逼迫乌桓人与汉军决战。

  乌桓人并不是匈奴人,他们是东胡人一支,与鲜卑同为东胡部落之一,秦末,东胡被匈奴击破后,部分东胡人迁居乌桓山而改名为乌桓部,年后,汉武帝击败匈奴,迁乌桓部于止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五郡边塞,始置护乌桓校尉,持节监护乌桓各部不得与匈奴暗通。

  乌桓原是游牧部落,南迁后开始发展农业,东汉末年乌桓被南匈奴逼迫,再分裂为东西乌桓,大部分迁去辽东,小部分西迁至关内。

  西迁至关内的乌桓人大约有二十余万人,大小十几个部落,分布在上郡和安定郡,其中上郡鲁昔部和安定郡边庶部为最大,鲁昔更是自封为乌桓王,成为乌桓人共同尊奉的领。

  在汉军没有攻取关中之前,乌桓人同时臣服于匈奴和曹操,每年向匈奴人缴纳大量贡羊,同时又象征性地向曹操上贡,苦苦维持着夹缝中的生存环境。

  但自从汉军占领关中后,尤其汉军先后攻打陇西及河西的羌氐各部,采取了和曹军完全不同的胡人策略,这便使得上郡乌桓各部都处于一种的紧张之中,乌桓王鲁昔更是派人去邺都向曹操求援,寻求抵御汉军之策。

  此时鲁昔已经得到了汉军攻取萧关的消息,这个消息令他夜不能眠,乌桓人失去了安定郡这个据点,下一步就轮到上郡了。

  鲁昔年约五十岁,身材高大,头发花白,在得知刘猛率一万军队护送边庶老弱妇孺来上郡的消息后,鲁昔变得沉默了,一天天憔悴下去。

  乌桓牙帐设在上郡中部的高奴县,也就是后来的延安,他们并没有占据县城,而是城北的奴水河畔扎下了占地数千亩大营,数十万人口过着半耕半牧的生活。

  这天晚上,鲁昔独自坐在大帐里沉思,这时,一名亲卫在帐门前禀报,“启禀大酋长,我们哨兵遇到了汉军使者,现已在大营外。”

  鲁昔一惊,连忙道:“速把汉使请到我这里来。”

  他心中乱了起来,汉军使者来得很突然,使他没有半点心理准备,但很快他稳住了心态,先看一看汉军使者来意再说。

  不多时,士兵们将一名十余岁的士领了进来,士抱拳施礼道:“在下汉王帐下参军秦宓,奉汉王之令出使乌桓。”

  “原来是秦参军,请坐!”

  鲁昔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也颇懂礼节,他摆手请秦宓坐下,秦宓坐下,侍女送来了马奶酒,鲁昔喝了一口奶酒,不露声色地注视着秦宓,他对秦宓的到来又是期待,可又有几分担忧。

  “秦参军为何而来?”鲁昔忍不住先开口问道。

  秦宓笑眯眯道:“奉汉王殿下之令,和酋长谈一谈乌桓的未来。”

  鲁昔精神一振,这也是他渴望听到的消息,他连忙笑道:“秦参军请说,我愿洗耳恭听!”

  “酋长应该也知道,汉军在陇西并非一味杀戮,对于心怀敌意,顽固不化者,我们会毫不犹豫剿灭,但对于愿归降汉国,甘愿为汉国之民的羌人和氐人,我们则是以怀柔待之,并不夺取他们的土地,也不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继续安居乐业,平静地生活并繁衍后代。”

  鲁昔低头不语,半晌叹道:“我们从汉武帝时代起就一直是汉朝臣民,朝廷还设置护乌桓校尉,对乌桓进行有效治理,汉王殿下是大汉嫡裔,很多人都认为他为汉朝继承者,让我们臣服汉国并无不可,只是汉王殿下能保证我们的生活依旧吗?”

  秦宓微微一笑,“如果乌桓想保持原来的游牧生活方式,也不是不可以,但不能在上郡,我们可以在陇西或者河西划出一片牧场,用来安置乌桓人,河西牧草丰美,比关内好得多。”

  鲁昔脸色一变,咬牙又问道:“如果我们不想离开上郡呢?”

  秦宓脸上笑容消失,淡淡道:“如果不愿意离开上郡也可以,但不能再保持游牧生活,必须转为农耕,我们会在耕作技术和耕牛上全力支持乌桓人。”

  鲁昔没有吭声,这让他无法回答,良久,他才低声道:“毕竟事关重大,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秦宓点点道:“汉王殿下也知道事关重大,不会让酋长立刻表态,但有一点我要说清楚,如果酋长接受我们的方案,就请在五天内举族向东迁移,暂时离开上郡,不要影响到我们与匈奴决战,如果五天内没有动静,我们就视同乌桓拒绝了汉王殿下的善意。”

  .......

  秦宓被鲁昔派士兵送出了大营,他则独自一人在大营内深思,刘璟全部转为农耕的条件让他着实难以接受,难道他们真要迁去河西吗?

  这时帐帘掀开,他年轻的妻娜霓端着一碗草药汤走了进来,鲁昔有过任妻,前两任妻都是因难产而死,给他留下了两个女儿,而第任妻娜霓年方二十岁,比他的大女儿还要年轻,却在前年给他生了唯一的儿阿卢。

  娜霓也由此被鲁昔异常宠爱,她长得美艳端庄,是乌桓族中出了名的美人,连刘去卑都打她的主意,最终她成为了乌桓王鲁昔的女人。

  娜霓将药汤碗放在丈夫面前的小桌上,整个人却伏在他后背,抱住丈夫的脖,在他耳边低声问道:“雄鹰只会因年迈而憔悴,你体壮如牛,尚能博熊杀豹,为何也会变得憔悴?”

  鲁昔轻轻拍了拍妻柔软的手,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有点心事,过几天就好了,嗯!罗金来了没有?”

  “他已经到了,我让他进来吗?”

  “让他进来吧!”

  娜霓点点头,转身出去了,罗金是乌桓王鲁昔的同父异母兄弟,他是乌桓第大部落酋长,他的部落生活在上郡和安定郡之间的北地郡,鲁昔正是从他这里得到了萧关的消息。

  不多时,罗金快步走进大帐,鲁昔起身和兄弟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人坐下,罗金有些急不可耐地低声道:“汉军和羯人部爆发了激战,兄长知道吗?”

  鲁昔心中一阵惊喜,连忙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两天前,大约五千汉军骑兵追击赤宁残部,在回军途中遇到了石鞣的军队,两军在固原旧城一带爆发了激战,五千汉军骑兵对阵一万千羯骑,兄长猜一猜最后结局如何?”

  鲁昔摇摇头道:“五千对阵一万千,就算汉军再训练有素,恐怕也难抵挡羯人骑兵的冲击,要知道羯人骑兵可是匈奴人中的精锐。”

  “我开始也是这样认为,但最后得到的消息是,汉军虽损失惨重,羯人骑兵却是惨败,一万千人只剩下千人逃走,直接逃回了草原。”

  鲁昔愣住了,半晌才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汉人的骑兵几时变得这般强大?”

  “据说不是靠骑兵,而是汉军依靠固原旧城反击,最后他们援军赶来,石鞣才遭遇惨败。”

  鲁昔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若是靠骑兵击败羯人,打死他也不相信,但汉军的战斗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汉军已经和匈奴人正面作战了,这样一来,汉军就无暇顾及乌桓人,他们反而变成了旁观者,这是鲁昔梦寐以求的结果。

  但不等鲁昔的欣喜表现出来,罗金又随即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我还要告诉兄长一个消息,匈奴人北撤了。”

  鲁昔心中刚刚萌生的希望在这一瞬间又破灭了,半晌他叹了口气,他终于领教到匈奴人精明了,无论如何也要把汉军先推到上郡,鲁昔摇摇头又道:“你刚才提到了赤宁,他现在在你那里吧!”

  罗金苦笑了一下,却没有明说,但鲁昔却明白了,赤宁一定在他那里,可是这样一来,祸水不就东移了吗?还有边庶带来的数万老弱妇孺,想让汉军不关注上郡都不可能了。

  想到刘璟苛刻的条件,鲁昔抱住头,痛苦地呻阴一声,他该怎么办?

  “我听说汉军使者来了,是吗?”罗金小心翼翼问道。

  鲁昔点点头,便将秦宓说的条件给兄弟复述了一遍,最后叹口气道:“乌桓人怎么可能全部转为农耕,最多成人,可如果不答应,我们就得迁徙去河西,我们该怎么办?”

  “兄长如果实在不愿去河西,不如我再去与刘璟和谈,看看能不能妥善解决乌桓人的地位问题。”

  “我倒是想这样做,可是刘猛率一万军队就在我们这里,假如我胆敢和汉军私下接触,那个屠夫会把我吃了。”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在帐门急声道:“酋长,刘猛来了,要见酋长。”

  话音刚落,只听见帐外传来刘猛粗鲁的声音,“我与你们酋长是什么关系,还需要你们禀报?统统给我滚开!”

  鲁昔和罗金同时站起身,只见帐帘一掀,长得俨如黑熊一般的刘猛闯进了大帐,他停住了脚步,深深盯了一眼鲁昔,又干笑一声问罗金道:“原来罗金酋长也在这里,一定带来了什么消息吧!”

  鲁昔知道此人表面粗鲁,实际上精明无比,秦宓刚走,他便赶来了,显然是得到了汉使到来的消息,怀疑自己和汉军私通。

  罗金欠身行一礼笑道:“我确实是带领了消息,石鞣被汉军击溃之事,想必猛将军也知道了吧!”

  “原来是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石鞣擅自出兵,遭到了汉军优势兵力的包围伏击,遭遇失败也是他自找,两位酋长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会影响大局。”

  鲁昔不露声色问道:“石鞣之败,我倒不放在心上,不过听说右贤王随后撤军北上,不知这又是为了什么缘故?”

  刘猛没有回答他的疑问,而是走进大帐坐下,对鲁昔道:“我今天和边庶酋长又谈过,他说汉军攻下萧关,下一步必然是攻打上郡,我也完全认可他的判断,汉军对安定郡和上郡已势在必得,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积应对,先是要聚集军队,不知大酋长准备几时发出乌桓赤木令?”

  赤木令是乌桓人的最高军事命令,又叫集兵令,接到这个命令的乌桓部落,必须立刻派出军队到大酋长处集结,刘猛刚刚接到父亲的命令,要求他督促乌桓出兵,而就在这时,他得到了汉使秘密来乌桓见鲁昔的消息。

  刘猛顿时又惊又怒,便立刻来逼迫鲁昔发赤木令。

  鲁昔摇了摇头,“赤木令只能在最危急的关头发出,十年来也只发出一次,现在汉军并没有进攻上郡的迹象,我觉得暂时还没有必要发赤木令。”

  “等汉军打来就晚了,大酋长,赤木令是我的父亲的意思,如果你不肯遵令,这个后果恐怕你承受不起,我先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乌桓对我们有了异心,那么乌桓将不仅面对汉军这一个敌人,明天天亮前乌桓必须发出赤木令,否则大酋长请好自为之吧!”

  说完,刘猛冷笑几声,起身快步而去,鲁昔望着他走远,心中感到异常沉重,就在这时,又士兵奔来禀报:“启禀酋长,匈奴一万骑兵已经在我们大营外,列下军阵,随时要攻击我们。”

  匈奴一万军已兵临城下,鲁昔顿时呆住了,就算他现在调兵集结也来不及,更无法遣散数十万妇孺,半晌,他和罗金对望一眼,同时叹了口气,看来他们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

  万般无奈,鲁昔只得取出了代表乌桓最高军令的支赤木令,吩咐几名亲兵道:“你们可持赤木令赶去各部落,命令他们天之内,率军队来乌桓牙帐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