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24章 痛击乌桓

第824章 痛击乌桓


  、、、、、、、、、、

  刘璟亲率五万汉军士兵出了萧关,向十里外的乌桓驻兵处缓缓而来,这支队伍中,除了刘虎和雷铜率领的五千重甲步兵外,还有庞德率领的六千骑兵,以及吴班率领的千重盾枪弩军。

  再有就是藏在队伍中的一千辆蜂弩,这是汉军的大杀器,对付游牧民族为有效。

  尽管乌桓人的战斗力略逊于匈奴人,但毕竟也是游牧民族,有高超的控马技术,不容轻视,更重要是,双方的兵力相当。

  对方有万乌桓骑兵和一万匈奴骑兵,兵力仅比汉军少一万人,加上全部是骑兵,贴身近战实力要超过汉军,汉军只能依靠先进的兵甲和敌军抗衡。

  另外对方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匈奴骑兵不会轻易作战,落井下石之事可以做,但要让他雪中送炭,恐怕不现实,一旦乌桓兵败,匈奴骑兵一定会撤离,这是贾诩对匈奴人做的分析。

  但不管怎么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是汉军的既定策略。

  刘璟率领五万汉军渐渐靠近了乌桓骑兵大营,距离还有两里时,刘璟手一挥,大军停止了前军,汉军迅速排开了阵型。

  大阵宽里,旌旗招展,声势浩大,在最前面是五千重甲步兵,斩马刀如林,在阳光下闪烁中熠熠的寒光,五千重甲步兵排列为行,形成一道锐不可当的刀墙。

  在重甲步兵两边,各有两千骑兵,他们护卫重甲步兵的左右两侧,而重甲步兵身后,则是一千辆蜂弩车,每辆蜂弩车由人控制。

  另外,每辆蜂弩车还有名重盾枪弩军护卫,这种弩车制造不易,必须要保证它们的安全。

  在蜂弩车后面则是六千弩兵,他们和蜂弩形成了远近两层打击。

  这时,对面也响起了呜咽的号角声,一队队骑兵从大营内驶出,迅速在旷野中列队,乌桓骑兵的军制和匈奴一样,万人为一卫,一名万夫长统帅,一万人又分十军,每军配两名千人长,还有五人长、人长、十人长。

  军旗上以乌桓山为标示,他们不使用盾牌,皆穿双牛皮甲,兵器比较混乱,战刀、长矛、狼牙棒,还是土制的弓箭和套。

  刘猛率一万匈奴骑兵在后面督战,刘猛见时机已成熟,举起号角劲吹,‘呜——’低沉的号角声吹响,紧接着,匈奴军中数只号角同时吹响,‘呜——’

  这是进攻命令,鲁昔无奈,只得咬牙下达了命令,“冲击!”

  左军万夫长正是边庶之赤宁,他早已按耐不住,挥刀大吼一声,“儿郎们,跟我杀!”

  他率先冲出,后面万人骑兵同时发动,声势如雷,喊杀声直冲云霄,“杀啊!”

  万马奔腾,如汹涌澎湃的浪潮,在数面大旗的引领下,战马滚滚向汉军掩杀而去,势不可挡。

  这时,刘璟冷冷下令道:“蜂弩上前!”

  重甲步兵纷纷散开,名士兵一辆,推出了一千辆无比犀利的蜂弩,木盖开启,弩箭缓缓升起,弩匣内的十支铁弩矢冰冷对准了斜空,两边弓弦已经拧紧,一千辆蜂弩一字排开,对准了奔腾而来的万马千军,大战一触即发。

  刘璟神情肃然地注视着一千辆木牛蜂弩,他对这种对付骑兵的大杀器为看重,长久以来,汉军对付骑兵一向没有好的办法,主要依靠重甲步兵,重甲步兵对付骑兵的优势很明显,利用锋利的长刃劈砍战马,可谓无坚不摧。

  但重甲步兵的弱点也同样明显,那就是笨拙缓慢,行动不便,第一次对付骑兵会有很好的效果,但如果对方一旦吃过大亏,第二次就不会再往刀口上撞,骑兵往往会绕过重甲步兵,进攻后面的军队。

  因此对于汉军而言,急需另一种对付骑兵的武器,尤其是远程武器,普通弓弩射程偏近,往往一两轮后,敌军骑兵便冲至眼前,打击效果不佳,但如果和步的蜂弩配合,形成远近两层射击,再加上重甲步兵的防御墙,这就对敌军骑兵形成了多层次的打击,会取得好的效果,刘璟对蜂弩的发威拭目以待。

  乌桓骑兵战马奔腾,一万骑兵形成了一片黑色的浪潮,扬起滚滚黄尘,杀气冲天,势不可挡,赤宁一马当先,高举战刀,眼睛都瞪红了,这是他复仇的机会,在萧关,他们不擅于守城,轻而易举地被汉军夺取了关城,损兵大半,赤宁视为奇耻大辱,而现在是他们最犀利的骑兵进攻,赤宁憋足了一口气,他要用摧枯拉朽般的气势彻底击溃汉军。

  乌桓骑兵冲进了一里距离内,这时汉军阵型又发生了变化,六千弩军士兵从后面迅速上前,分为排,排在蜂弩之后,六千把军弩刷地抬起,瞄准了奔腾而来的骑兵。

  乌桓骑兵冲进了四步内,黄尘漫天,大地在颤抖,强大的杀气席卷而来,令人骇人变色,这是游牧骑兵最强大的万人冲击,蕴含在其中的力量连天地都为之哭泣。

  骑兵终于冲进了步内,汉军的战鼓声骤然敲响,这是射击的命令,一千辆蜂弩车早已蓄势以待,发射士兵同时扳动了开关,只听见一片咔咔声,强劲的铁弩矢瞬间射出,密集的弩矢迅速形成一片箭网,俨如暴风骤雨般射向奔腾而来的骑兵群。

  第一轮万支铁弩矢便产生了巨大的效果,铁弩矢以抛物线落下,沉重的铁质使它巨大强大的冲击力,射透了骑兵的双层皮甲,铺天盖地落下的弩矢使大片骑兵被射中,骑兵惨叫落马,被后面冲来的战马践踏如泥,或者战马悲鸣,连人带马向前翻滚,撞翻前后骑兵,在高速奔跑中,一旦落马,必死无疑。

  在长达近里的冲击面上,到处可以看见翻滚倒地的骑兵,仅仅一轮万支弩矢,便超过两千骑兵阵亡,令无数乌桓骑兵胆寒,但前面的骑兵已无法调头或者放弃,骑兵群奔腾而来,将前面的骑兵裹夹着前进。

  一轮弩矢射完,名操作士兵并没有停止观望,两名士兵左右扳动绞盘上弦,射击士兵则将一盒新的弩匣装上箭槽,动作迅速,片刻便完成了第二轮发射准备,但第二轮不需要等待战鼓声敲响,准备完毕后,立刻发射出去。

  万夫长赤宁躲过第一轮射杀,望着强大的弩矢,他心中也为之震撼,但他只奔跑了数十步,前方如蝗虫般的铁弩矢再一次迎面扑来,只见寒光闪动,数支弩矢已到眼前,赤宁躲无可躲,绝望地大叫一声,他被支弩同时射中胸膛,翻滚落马,当场惨死。

  铺天盖地的铁弩矢再一次射入了密集的骑兵群中,很多士兵都躲在战马身后,但效果并不大,战马纷纷被射中,翻滚扑倒,同样给骑兵带来了致命的伤害,第二轮万支弩矢使乌桓骑兵伤亡超过一千五人,而主将赤宁也不幸惨死。

  两轮弩矢打击便使乌桓骑兵伤亡超过成半,乌桓骑兵的攻势滞涩,速明显减慢,士气迅速低迷,不少骑兵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调头,使骑兵队开始混乱起来,但这时乌桓骑兵距离汉军大阵只有步之,另一种死亡的气息向他们扑面而来。

  一千辆蜂弩车迅速后撤,露出六千弓弩军,一排两千人,共分为排,随着一阵梆声敲响,第一排两千支弩箭密集射向迎面冲来的乌桓骑兵,这一次不是铁弩矢,但一样力量强劲,在步内,一样可以射穿敌军的双层皮甲。

  这是近距离的段射击,比蜂弩更有章法,六千弩军轮番射击,此起彼伏,片刻之间,便射出了两轮一万两千支箭,乌桓骑兵人仰马翻,死伤惨重,死尸堆满了数十步内。

  这无疑是乌桓骑兵遭遇的最致命打击,士气消亡殆尽,骑兵前后撞击,乱成一团,这时,后面传来了撤军的钟声,‘当!当!当!’敲响,乌桓骑兵争先恐后调头逃跑,数千乌桓骑兵如潮水般撤退。

  汉军士兵一起欢呼起来,还没有正面作战,乌桓骑兵便死伤近半,这是对付游牧民族前所未有的战果,刘璟也欣慰地笑了起来,蜂弩不负他的期待,以密集杀伤方式针对骑兵群,发挥出了大作用。

  这时,刘璟已看出乌桓骑兵心生怯意,可能会撤回大营,他当即下令道:“重甲步兵出击!”

  五千重甲步兵缓缓列队而出,长刀如林,仿佛山墙一般,一步一步向敌军走去,七千骑兵护卫两翼,在重甲步兵身后是六千弩军跟随,万长矛兵也一起出动,汉军终于出动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