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25章 夜攻乌桓

第825章 夜攻乌桓


  、、、、、、、、、、

  乌桓骑兵几乎是功亏一篑的撤退令刘猛勃然大怒,他纵马冲至鲁昔面前怒喝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撤军?”

  鲁昔对刘猛厌恶之急,他克制住心中的怒火,冷冷道:“汉军弓矢犀利,若再打下去,将全军覆没!”

  “你可以再增兵,派第二支万人军上去,就是不能撤退。”

  “够了!”

  旁边边庶满眼通红,捏紧拳头大吼道:“我儿已经为你送命了,你还要怎样!”

  刘猛拔刀上前,怒视边庶,“你说什么?”

  鲁昔的二十几名亲兵也纷纷拔刀冲上前,怒视刘猛,双方僵持在一起,就在这时,远处战鼓声敲响,有骑兵飞奔来报,“汉军进攻了!”

  只见汉军军阵出动,速不快,两排重甲长刀兵如山一般向这边压来,鲁昔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他当即令道:“撤军回营!”

  他又回头对刘猛道:“事关生死问题,乌桓人自己会做主,刘将军如果愿意率军出击,我们很欢迎,也愿意为刘将军压阵,如果刘将军不愿出击,就请回吧!”

  鲁昔这样说,基本上就是和匈奴人翻脸了,刘猛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已经没有底气,匈奴大军已北撤,凭他手中一万人是无法和汉军对阵,甚至也无法乌桓军对阵,他重重哼了一声,翻身上马,调转马头疾奔而去。

  鲁昔目光复杂地望着他的背影远去,尽管鲁昔和刘猛翻脸,但他却不敢和匈奴人翻脸,毕竟他年幼的儿在匈奴为人质,在没有得到刘去卑确切命令前,他还不敢直接撤回上郡,至少他要派人去向刘去卑请示,此时鲁昔并不知道匈奴人已经北撤,他想当然地认为,刘去卑正率领数万大军在几十里外虎视眈眈,等待他击败汉军。

  鲁昔随即下令道:“撤军回大营!”

  乌桓军和匈奴军先后撤回了大营,虽然游牧民族的大营一般都没有营栅,只是简单的扎下营帐,但因为乌桓和南匈奴在中原已久,也渐渐会了中原军队的一些扎营方式,其中他们比较喜欢用营栅,用巨大的粗木将大营包围起来,简单方便,外面再挖一条阻马壕沟。

  数万汉军一步步向乌桓大营杀来,距离营栅还有步时,铺天盖地的箭矢便向汉军射来,但乌桓人的弓箭大多简陋,射程不过五六十步,虽然射不到汉军,但铺天盖地的气势却颇为壮观,刘璟一摆手,命士兵停止前行。

  他凝视乌桓军营片刻,回头令道:“就地组装重型投石机!”

  汉军运来的后勤辎重中,有五架重型投石机的零件,准备组装后用在萧关防御,而投石机的另一个作用便是震慑对方,虽然蜂弩的射距达不到敌军营寨,但重型投石机却可以。

  此时天色已渐黄昏,六千弩兵依然列阵在乌桓人的大营前,防止乌桓人突击,而在一座土丘之后,数名随军军匠在大匠罗晟的指挥下,紧张地装配重型投石机。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时辰后,罗晟匆匆赶来禀报:“启禀殿下,五架投石机皆已装配完毕!”

  .........

  乌桓军大帐内,鲁昔阴沉着脸,目光盯向帐外,似乎在考虑什么,两边坐着二十几名大大小小的酋长,最前面坐着边庶和罗金,两人座位突出,紧靠鲁昔,他们人代表了乌桓最大的个部落,乌桓人的命运基本上就由他们人决定。

  边庶依然沉浸在悲痛之中,儿赤宁之死使他遭到沉重的打击,至今没有缓过神来,而罗金也沉默不语,他的部族虽然暂时没有损失,但今天汉军强大的弩箭同样给了他大的震撼,尤其那铺天盖地的铁弩矢,杀伤力惊人,此时他手中就有这么一支弩矢,他轻轻抚摸着,感受着它那沉重铁质和精良的做工。

  “你们说说吧!”

  鲁昔缓缓扫了一眼众人,声音略带嘶哑地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大帐内鸦雀无声,最左面几名酋长嘴唇动了动,似乎他们有话要说,这几人的部落损失最为惨重,今天冲击的一万骑兵大多都是他们的部族战士。

  “突兀利,你想说什么?”鲁昔柔声问一名年纪最大的酋长。

  这名名叫突兀利的酋长嘴唇哆嗦着,他老泪纵横道:“大酋长,我们不能再打下去,再打下去,我们的青壮全部死光,匈奴就会并掉我们的妇孺,从此再无乌桓族。”

  鲁昔点点头,他看了一眼边庶,不由暗暗叹了口气,目光又转到罗金身上,“你的意思呢?罗金。”

  罗金半晌才苦笑一声说:“我在回味汉军的弩阵,我想匈奴人能否有办法抵抗住?”

  鲁昔明白罗金的意思,他们抵挡不住,匈奴人也一样抵挡不住,可关键是匈奴人不会和汉军去拼命,而是不会放过他们乌桓人,这才是他们的软肋要害,叹了口气,鲁昔对众人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想给族人留条后,我们夹在汉军和匈奴人之间,最后只会被碾压得粉碎,诸位请告诉我,如果我决定迁去河西,有多少族人愿意跟随?”

  大帐内还是没有人说话,毕竟这个决定来得突然,让很多人都一时难以接受,可就在这时,大帐外传来一阵骚乱,似乎有人惊恐得大喊大叫,众人面面相觑,都愣住了,这是出了什么事?

  帐帘一掀,一名士兵奔了进来,惊恐万分道:“酋长,天降大火,大营起火了!”

  鲁昔吃了一惊,连忙快步走出大帐,众酋长也纷纷跟了出去,外面的情形让众人都呆住了,只见大营内火光冲天,无数顶大帐被点燃了,烈火焚烧,滚滚浓烟遮蔽了晴朗的夜空,士兵们到处逃窜,乱作一团,

  这时,有士兵指着天空大喊:“又来了!”

  众人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五个巨大的火球,挟带着浓烟和烈焰,向大营呼啸冲来,鲁昔立刻意识到,这是汉军发出了攻击火球,火球的射程并不远,不能直接射到营帐内,但它弹力巨大,落地后又继续弹起,再冲出数步,这样便冲进了他们的大帐群,所过之处,大帐被点燃,迅速变成一片火海。

  鲁昔顿时大喊道:“拆除北面的大帐,快去拆除!”

  众酋长转身向北面奔去,大喊大叫,“立刻拆除帐篷!”

  大营一五十步外的高地上,五架巨型投石机正在大发神威,将一只只巨大火油球抛进乌桓军大营,虽然乌桓人为了防止汉军火箭的袭击,特地将营帐远离营栅步远,形成一道隔离地带,这个距离内,汉军火箭射不到营帐,就算是犀利的蜂弩和一般投石机,也难以击中目标。

  但汉军的火油武器是乌桓人做梦也想不到,汉军用浸泡过火油,又晒干的布条一圈圈缠绕,形成一个硕大的布球,弹性十足,用重型投石机砸出四步后,它还有巨大的弹力和惯性,使它着地后会继续向前弹出数步,它就完全能冲入乌桓人密集的营帐之中,见它点燃后发射,就变成了乌桓人的噩梦。

  尽管鲁昔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但已经来不及了,夜风强劲,火借风势,使大火蔓延快,大火烧断了绳,大火燃烧的帐篷被风吹起,在空中被烧断成几块,向北面飘去,落在一片尚未被大火波及帐篷中,迅速点燃了营帐,使大营北面也开始燃烧起来。

  鲁昔见火势蔓延得快,他急得直跺脚,边庶在一旁劝道:“快撤离吧!要不然我们都会命丧大火。”

  边庶话音刚落,有士兵奔来禀报道:“启禀酋长,匈奴人营地早已空无一人,不知他们到哪里去了?”

  鲁昔呆住了,脑海里一片茫然,原来匈奴人已经撤走了,是几时撤走的?

  边庶急得大喊道:“酋长,不要管匈奴人,我们要立刻撤离!”

  鲁昔缓缓点头,当即下令:“全军从东面突围,撤回上郡。”

  越来越大的火势使乌桓人放弃了救火,无数士兵涌向大营东门,他们也顾不上战马,只管拼命奔逃,此时东门已开,乌桓人冲出大营,向被黑暗笼罩的旷野里奔去。

  而在距离大营不远处,两万汉军已等候多时,他们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等待乌桓人落入网中。

  .........

  低缓的山丘上,五架投石机仍然在奋力投掷火球,乌桓人大营早已成了一片火海,受惊的战马嘶鸣,不停冲撞栅栏,它们终于冲出了羊马圈,撒开四蹄向旷野里奔去。

  刘璟站在山丘上,凝视着远处的大火,对贾诩笑道:“军师觉得那支匈奴人会杀回来吗?”

  刘璟所说的匈奴人是指刘猛率领的一万匈奴骑兵,他们在夜幕降临后不久便偷偷离开北面的另一座大营,那时汉军的伏兵还没有部署完成,让人奇怪的是,这支骑兵并不是为了趁夜进攻汉军,而只是为了撤离。

  不过贾诩猜到了他们的意图,这支匈奴骑兵应该是接到了刘去卑的北撤命令,但他们又不想放过乌桓人,才迟迟不肯撤退,直到乌桓人在弩阵中损失惨重后,他们才决定北撤,不过他们北撤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现在汉军发动了对乌桓大营的火攻,这支匈奴骑兵会改变北撤计划吗?

  刘璟回头向贾诩望去,贾诩沉思片刻道:“我总觉得这支匈奴骑兵并不甘心,他们若想撤军,早该撤走了,也不用迟迟拖到现在,只能说明他们心有不甘,而且他们兵力也足够,我认为这支匈奴骑兵有可能会调头来袭击我们。”

  刘璟点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军师觉得他们会袭击哪里?”

  贾诩指了指脚下,“就袭击我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