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75章 困兽犹斗

第875章 困兽犹斗


  、、、、、、、、、、

  呼厨泉率万骑兵且退且走,已退到了雕阴县,而刘璟亲率五万汉军步步紧逼,一直不离呼厨泉十里,而洛川道内森林密布,只有河**两边狭窄的空地,不利于骑兵作战。

  呼厨泉又担心后背有伏兵,使他遭遇南北夹击,他不敢大意,一面派兵探查,一面缓缓撤退。

  此时,呼厨泉已经不管达曼的死活,他已意识到,他们大举南下,最终落入了汉军的陷阱,这个时候,他们若能够平安返回草原,已经是大幸了。

  万匈奴军撤到了雕阴县,这里也是匈奴一处后勤中转站,有千驻军,进了雕阴县,得到了粮草补给,这才让呼厨泉稍稍松一口气。

  雕阴县正好位于洛川道的最开阔处,这里其实是一座盆地,直道和洛川道在这里交汇,地势豁然开朗,盆地内有大片平坦的原野,很适合骑兵作战,匈奴骑兵倒是可以和汉军一战了。

  不过呼厨泉之所以在雕阴县按兵不动,并不是他准备与汉军决战,而是他刚刚得到送粮队伍的消息,五万汉军主力已抵达北面的高柔县,实际上对他已形成南北夹击之。

  这让呼厨泉大为惶恐,如果他继续向北撤退,就会再次进入森林密布的洛川道,南北两支汉军就必然会将他堵在洛川道内,骑兵无法施展,粮食断绝,他和困死在直道上的刘去卑又有什么区别?

  他立刻派一队心腹亲兵赶往并州,用金箭令命令左贤王刘豹出兵高柔,这是他们事先约好,刘豹向他承诺,至少出五万精锐之军来高柔县参加会战,现在是他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城头之上,呼厨泉心急如焚地向南眺望,他远远可以看见十里外的汉军大营,驻扎在一座高地上,一面镶有金边的黄底黑龙大旗在大营上空迎风飘扬。

  呼厨泉轻轻叹了口气,那是汉军的王旗,说明汉王刘璟就在大营内,这时,呼厨泉又向西南方向望去,十里外便是雕令关,他想起了被汉军困死在直道内的刘去卑大军,他们粮食早已断绝,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生死如何了?

  还有逐日王达曼,他现在应该已被汉军歼灭,真不知道自己回去怎么向他父亲交代?

  “单于!”

  羯人大酋长石勒出现在呼厨泉身后,他躬身道:“微臣有件事想和单于商量。”

  “什么事?”

  石勒犹豫一下道:“微臣想率领本部前往直道,去救援右贤王。”

  呼厨泉知道他不是想去救援刘去卑,而是想去救援与刘去卑在一起的儿石鞣,呼厨泉心中略有些歉疚,便柔声道:“你部属军队已经不多,恐怕攻不下午亭关。”

  石勒咬牙道:“微臣还有五千羯人士兵,拼死也要攻下午亭关,微臣相信他们有战马为食,现在应该还活着。”

  一句话倒提醒了呼厨泉,对啊!刘去卑粮食虽然断绝多日,但他们可以杀马为食,至少可以支撑半个月,自己现在轻言放弃,是有点不仁慈。

  呼厨泉毕竟是匈奴之主,刘去卑是匈奴重要贵族,他不顾刘去卑生死,回去也难以向其他贵族交代,而且若能营救出他们,也能给自己增加一支有生力量。

  不过要呼厨泉派出重兵全力去营救,也不可能,刘璟亲率大军虎视眈眈在旁,兵力若分散,正好被他各个击破。

  呼厨泉又打量一下石勒,心中暗忖,‘此人一心救,必然会拼命攻打午亭关,不如就让他去,赌上这一回。’

  想到这,呼厨泉便笑道:“大酋长率五千人恐怕不够,我再给你五千军队和二十部攻城梯,一共一万军队,希望你能攻破午亭关,救出儿。”

  石勒心中感动,连忙躬身施礼,“单于救之恩,石勒铭记于心。”

  石勒心如火焚,立刻率领一万军队离开了雕阴县,浩浩荡荡向西南方向的雕令关奔去,呼厨泉望着他们奔远,又看了看正南方的汉军大营,心中着实有点担心,一万军队张扬了,恐怕逃不过汉军斥候的眼睛,刘璟会让他们顺利前往直道救人吗?

  就在呼厨泉远眺汉军大营之时,刘璟也正好站在一处高地,眺望北面的雕阴县,现在刘璟所有的战略,就是一个字‘拖’,将匈奴人拖在关内,无法返回草原,现在已是十月下旬,只要进入十一月,第一场大雪就会到来。

  此时刘璟得到赵云送来的快信,五万主力已抵达高柔县,堵住了匈奴单于北上之,完全实现了贾诩定下的南北夹击的计划。

  同时,按照当初在雍县定下的计划,马超也应该已经出兵攻打灵州,灵州兵力薄弱,只要马超不大意,应该能顺利攻下灵州。

  一环环的计策都已一一部署,现在就等刘豹渡黄河西援,便可给原的曹操军队创造条件了,这也是司马懿出使原时,和曹操商议的既定策略。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斥候疾奔而至,在稍远处大喊道:“启禀殿下,我们发现一支万余人的匈奴军队出了雕阴县,向西南道而去。”

  刘璟不由一怔,居然走西南道,这可是去雕令关啊!难道呼厨泉还想去救刘去卑不成?

  想到这,刘璟立刻回头,向身后的刘虎望去……

  石勒率军一小心翼翼缓行,尽管他心急如焚,但他也不敢下令纵马疾奔,那会激起漫天尘土,马蹄声也会引来敌军的注意。

  “大酋长,我们这不是夹着尾巴走吗?”

  一名匈奴千夫长对他们的小心缓行为不满,他催马上前冷冷对石勒道:“我们是骑兵,而对方是步兵,在这片旷野里,应该是汉军惧怕我们,他们若敢追来,正好狠狠教训他们。”

  石勒心中恼火,对方只是一名千夫长,就敢如此对他无礼,可见匈奴人根本就没有把羯人放在眼中,但现在他还不敢得罪匈奴人,他还需要这些匈奴人去助他攻克午亭关,石勒只得忍住气道:“这是单于的命令,不准我们暴露,将军若有不满,回来可以向单于投诉,但现在我们必须谨慎行军,不能让对方发现我们。”

  千夫长见他把单于搬出来,不由冷冷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走,但走了几步又停下道:“只怕汉军斥候早就发现了我们。”

  石勒心中顿时有些担忧起来,他知道千夫长说得有道理,刘璟在城外布满斥候,他们出城时动静很大,对方岂能不知?

  石勒心中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匈奴骑兵走的是西南道,有一片长条型的树林和盆地相隔,汉军大营虽然驻扎在高处,最近处只相隔里,但也不容易发现他们。

  匈奴骑兵一小心翼翼,并没有惊动到汉军大营,当他们过了汉军大营,石勒心中大喜,立刻喝令加快速,一万骑兵快马加鞭,风驰电掣般向数十里外的雕令关奔去。

  当他冲过西南道后不久,前方直道便出现在眼前,但石勒却忽然勒住了战马,不安地望着前方,只见直道入口在两座山谷之间,而山谷前,一支军队拦住了他们去。

  这是一支与众不同的军队,每个士兵身披重甲,从头到脚厚厚层层,只露出一双眼睛,每人手执一把一丈五尺长的长刀,柄短刃长,在阳光照射下寒光闪闪。

  对方是重甲步兵,约千人,列队成排,将六十丈宽的直道入口封锁得严严实实,石勒回头对刚才的千夫长冷冷道:“你不是想和汉军一战吗?现在机会来了,你是否愿打头阵?”

  千夫长心中也有一点不安,但刚才他的话说得满,使他此时没有台阶可下,他只得硬着头皮高声道:“我当然愿意一战!”

  “好!我给你千军队,祝你旗开得胜。”

  石勒厉声喝道:“擂鼓助威!”

  ‘咚!咚!咚!’急促的战鼓敲响起来,这是作战的命令,千夫长挥舞长矛大吼道:“跟我冲垮他们!”

  匈奴骑兵骤然发动,千骑兵在旷野里疾奔,速越来越快,如狂风暴雨,他们挥舞战刀,大声吼叫,匈奴骑兵就像一把无比锋利的锐矛,又像一把无比沉重的铁锤,要将敌军撞成碎片,踩踏成泥,冲毁一切,披靡一切。

  “杀啊!”匈奴骑兵的马蹄声惊天动地,以力拔山兮之力撞向重甲步兵。

  刘虎早已看惯了这一切,在敌军骑兵还有两步时,他冷冷令道:“四排出刀!”

  鼓声响起,前四排一千把雪亮的斩马刀形成了一片密集的刀林。

  匈奴骑兵终于如滚滚乌云冲至,为是名骑兵,迅如奔雷,气势惨烈,激起漫天黄尘,以千钧之力向重甲步兵撞击而来。

  在一片惨叫声中,骑兵群轰然撞上了刀林,顿时血雾弥漫,肢体横飞,但与此同时,一股无以伦比的力量迅速由刀尖传到刀柄,最后消失在大地之上,这是重甲步兵对付骑兵最艰难的一步,那就是骑兵的第一次撞击,力量为强大,但如果能顶得住,那后面的骑兵会形成连环相撞,反而造成他们之间的死伤惨重。

  重甲步兵身经战,早已有丰富的经验,任凭强烈的疾风扑面,他们依然如泰山般纹丝不动,不过还是有十几名重甲步兵被强大的力量撞飞出去。

  大部分士兵都顶住了匈奴骑兵的冲击,名匈奴骑兵连人带马几乎都死伤殆尽,他们有的被锋利的刀尖刺穿,有的撞上刀刃,人头滚落,四肢横飞,死人死马堆积在重甲步兵阵前。

  巨大的冲击力没有能撞开缺口,给匈奴骑兵带来了大的麻烦,后面的骑兵停不住战马,接二连地撞击在一起,惨叫声响成一片。

  刘虎见第一轮冲击已经消失,又高声喝令道:“成排列战!”

  八排千重甲步兵迅速列成重甲步兵军阵,开始挥刀向前一步步劈杀,和千骑兵激战在一起,鼓声如雷,喊杀声震天,两支军队在直道前的旷野里展开了血腥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