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894章 迁都议事

第894章 迁都议事


  、、、、、、、、、、

  虽然汉国的都城尚未从成都迁到长安,但由于刘璟已居长安,为了政务运转便利,包括平章台在内的不少核心部门已经从成都迁到长安,成都只留下一些不重要的部门,汉国的权力中心,事实上已经转到了长安。

  击败匈奴后,军队的任务便结束了,而安置匈奴平民、奖励军功、抚恤家属、处理战俘、清点战利等等大量事务,都转交给了汉国朝廷,尤其平章台,大量琐碎的事情将五相国压得喘不过气来,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更不用说还有迁都、年审这样的大事要做。

  虽然汉王出征回来,是应该休息几天,但很多事情必须要汉王同意后才能做,要不事情就进展不下去,没有办法,众人只好推举执笔尚书徐庶来见刘璟。

  刘璟走进外书房,只见徐庶心事重重坐在桌前想着什么,竟然没有发现自己进来,刘璟不由笑道:“元直怎么会如此心不在焉?”

  徐庶这才发现刘璟进屋了,连忙起身行礼,“微臣参见汉王殿下!”

  “元直不必多礼,请坐!”

  两人坐下,侍女进来给他们上了热茶,徐庶这才苦笑道:“事情实在多,千头万绪,简直无从着手。”

  “这可不是元直的风格啊!这么多年来,元直几时因事情多而叫苦?”刘璟喝了一口茶,淡淡笑道。

  徐庶叹了口气说:“其实事情多也就是这一段时间,主要是战后要处理的事务多杂,好像都很重要,大家都难以分清轻重缓急,所以大家让我来和殿下谈一谈。”

  “是不是想把事情都推给我来做?”刘璟开玩笑道。

  “绝无此意!”

  徐庶当然明白刘璟话中有话,正是因为他放了相权,才使他们如此忙碌,一旦收权,那绝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徐庶连忙道:“只是有几件大事想请殿下明示,我们就可顺利做下去。”

  “说吧!有哪些大事?”

  徐庶稍稍整理一下思,缓缓道:“第一件事,就是希望迁都之事能再缓一缓,一是我们就有时间处理战后杂务,其次冰天雪地,迁都也不现实。”

  刘璟点点头,“可以,迁都之事就再延迟一年,你们先处理好战后事务。”

  徐庶大喜,这是他们最头疼之事,只要再迁都半年,他们就有时间准备了,不过刘璟建议延迟一年,似乎时间长了一点,没有必要。

  刘璟仿佛明白他的心思,不慌不忙道:“我是希望迁都连同改革官制一起来做,现在我们设立多相制,这就和公九卿制很不协调,要么恢复公制,废除多相制,要么废除公九卿制,重新考虑新的权力制衡制。”

  徐庶点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们其实不止一次讨论过,我们都主张保持多相制,由侍中加以制衡相权,御史台监察官,而且司马、司徒、司空下面都设了六曹,导致政出多门,地方难以执行,而且官吏冗积,财政负担大,最好能合并六曹,统一归平章台管辖。”

  刘璟想到的其实是省六部制,不过一种制实施需要几十年的磨合,不断调整完善,绝不是推出一种制就立刻能实施,这涉及到多人的利益,还要和经济发展相适应。

  所以他不急着提出方案,而是让官自己讨论,慢慢寻找最适合的制,朝刘璟期待的那个方向发展,比如徐庶提出,公下面都设六曹,导致政出多门,地方难以执行,所以就需要合并六曹,由平章台统一管辖,这就向相国领导下的六部制迈进了。

  虽然现在汉国还没有公,可迁都到长安后就要考虑设立了,也可以把公当做一种荣誉职务保留,而没有实权。

  刘璟又笑道:“还有什么大事让我决断?”

  “还有一件大事就是战利的分配,有五多万头牛羊,还有从灵州运来的五万两黄金和无数珠宝,黄金珠宝和其他物资我们暂存入官库,但五多万头牛羊,我们该怎么分配?”

  刘璟想了想问道:“汉国有多少户人家?”

  “大约有一二十万户。”

  刘璟当即建议道:“眼看要过年了,每户人家分一只羊,军户则再增加一头牛,阵亡家属在军户的基础上再给只羊,元直算一算,大概还能剩下多少?”

  徐庶心中迅速盘算一番,笑道:“大概还剩下一半,两万只羊和十万头牛。”

  刘璟便道:“剩下的分为两半,一半赏给军官和朝中地方官,另一半则由军方犒赏军。”

  徐庶迟疑一下,建议道:“给官员们多了,不如给每户人家再分一只羊。”

  刘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要替我想一想啊!跟着我这个汉王若不能升官发财,谁还愿意替我卖命。”

  徐庶苦笑一声,没有再反对,刘璟负手走了几步又道:“在新年之前,我们在居延海应该还会有一次大收获,这一次收获的所有财物,就用来奖励军功,这次剿灭匈奴,利在千秋,我要给将士们厚赏。”

  徐庶已准备纸笔,迅速记下了刘璟的意见,刘璟见他考虑得周到,便笑道:“还有些事情,本想过两天再和平章台商议,不过你先记来也好。”

  “殿下请说!”

  刘璟想了想道:“还有万匈奴战俘的处理,还是按照老规矩来,让他们去矿山服役年,年后转为平民,给他们土地,家人可以团聚。”

  徐庶停住笔笑道:“殿下,关于处置战俘,微臣倒有一个想法。”

  “你说!”

  “微臣考虑,矿山其实并不缺人,倒是关中很缺劳力,不如就把他们留在关中服役,编为奴户,负责修复长安残缺的城墙,疏通关中大大小小的灌溉渠道,修筑关中官道,只要他们肯卖力干活,我估计最多两年他们便可以获得自由,不知殿下觉得如何?”

  刘璟沉思片刻,便欣然同意,又补充道:“如果是编为奴户,那就可以准他们与家人住在一起,可以防止他们造反,要告诉他们,只要心悦诚服归降,两年后就可以转为平民,另外,我会调拨五千军队专门看管这些匈奴战俘。”

  徐庶挥笔记下了刘璟的指示,有了明确的方案,他顿时觉得压力小了很多,回去也可以向众人交差了。

  徐庶起身施礼笑道:“每次殿下休息的时候我都会打扰,今天又来了,实在不好意思,微臣先告辞了。”

  刘璟这才想起确实如此,大笑道:“你不说,我还险些忘了,过两天我请大家喝儿的满月酒,倒时再罚你杯!”

  徐庶告辞走了,刘璟回到内书房,这才发现桌上的牒,他忘记和徐庶说一说暂停发行金钱之事,他现在想来,其实也不必停止铸造,他可以用金钱来奖励军功,如果真要收藏,也可以让士兵们收藏得利。

  这次他从灵州缴获了五万两黄金,估计还会从居延海那里缴获一些黄金,这些黄金正好可以用来奖励军功。

  刘璟正想沉思着,忽然若有所感,一回头,只见长刘致站在门口,显得十分犹豫,刘璟只是在昨晚吃饭时和儿聊了两句,还没有与他详谈,儿来得正好。

  刘璟便笑着向他招招手,“进来吧!”

  刘致进屋跪下磕头,“孩儿拜见父亲!”

  “起来吧!”

  刘致站起身,垂手站在父亲身旁,他身材中等偏瘦,不像他父亲那样高大魁梧,长得也很秀气,眉眼像他母亲陶湛,只是鼻很象刘璟,又高又挺。

  刘璟忙于征战,这几年很少和儿交流,在他印象中,儿还是一个捏雪人的顽童,可一转眼,却发现他已经长大了,再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向自己哭着告状,母亲把他藏在房中的雪人偷走。

  刘璟望着儿单薄的身体,舐犊之心油然而生,柔声道:“你看书多了,应该多多加强锻炼,从明天开始,我让李青教你练剑。”

  “是!孩儿会努力练剑。”

  “还要多吃肉,牛肉羊肉烤着吃,不要吃得精细,我希望你长得壮一点,长大后才有精力处理繁重的事务,要知道,爹爹这个位也不好坐啊!”

  “父亲的教诲,孩儿记住了。”

  刘璟笑了笑,让儿吃什么恐怕得对他母亲去说,和他说没有用,刘璟话题一转,便问道:“你找为父有什么事吗?”

  刘致跪了下来,“孩儿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就是了,何必跪下,站起来说!”

  刘致起身,却犹豫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刘璟脸一沉,“大丈夫有什么话就直说,你这样胆胆怯怯,像个女人一样,要么就回去,想好了再来!”

  刘致只得小声道:“父亲,我们是不是要搬去未央宫?”

  刘璟一怔,儿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他有些奇怪道:“是又怎么样?”

  “父亲只是国王,虽然蒙圣恩享受之礼,但如果我们搬进未央宫,就是非常严重的僭越之举,会引来天下人非议,影响到父亲的名望,望父亲慎重考虑。”

  “这是谁告诉你的,你师傅吗?”刘璟着实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儿竟然提出这种问题,他才九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