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30章 逃离吴县

第930章 逃离吴县


  、、、、、、、、、、

  孙瑜带剑走进了吴王宫,下午他接到孙绍的口信,要与他商量应对城外危机,特置酒宴,请他来赴宴,孙瑜何等狡诈,孙绍最**爱的小妾早已被他收买,又在吴王宫的侍卫中安排了内应,孙绍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

  现在孙绍请自己去喝酒,他便立刻得知了孙绍的企图,心中顿时勃然大怒,眼看形势危急,孙绍便想杀自己向孙权请罪。

  孙瑜不露声色,在吴王宫外部署了千余士兵,他则内穿细甲,外穿长袍,腰佩利刃,‘欣然’入宫赴宴,就在孙瑜刚刚走进内宫,宫殿两边的帷幔后忽然爆发一片喊杀声,数十名埋伏在后面的侍卫手执利斧冲了出来。

  孙瑜早有防备,他转身疾奔,就在宫门尚未关闭的瞬间从宫内冲出,向广场上奔去,大喊道:“儿郎们何在?”

  埋伏在宫外的千余士兵闻声四起,从四面杀入宫内,数十名刀斧手逃跑不及,被士兵们乱箭射死,宫内的侍女吓得东躲**,孙瑜率军冲进了后宫,却找不到孙绍的人,这时士兵将服侍孙绍的老仆带上来,孙瑜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喝问道:“孙绍何在?”

  老仆看了一眼远处的明光塔,却趁孙瑜不备,一头在墙上撞死,孙瑜回头望向明光塔,他心中已明白,立刻喝令道:“人犯就在塔内,上塔抓人。”

  数士兵冲出后门,向山坡上奔去,片刻,将明光塔团团包围,就在这时,塔上冒起滚滚浓烟,大火迅速燃烧起来,士兵们吓得纷纷后退,望着这座起火的佛塔。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一个时辰才终于熄灭,孙瑜率领士兵在坍塌的塔内找到一具烧焦的尸体,有士兵从尸体上找到一块玉佩,玉佩已烧裂,但依稀可辨,孙瑜望着这块玉佩,他认出这叔父孙坚留给孙策的玉佩,孙策又留给了儿孙绍,代相传,看来,这具烧焦的尸体就孙绍了。

  孙瑜假惺惺地叹息一声,“痴儿,我本想伤你,你却要寻死,这就不怪我了。”

  他又回头对士兵们道:“将他厚葬了。”

  在吴县城东的一座小院里,一名年轻男院中负手踱步,目光凝视着天空,显得恬淡而平静,他正已死在明光塔中的孙绍。

  孙绍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死掉,这陆逊安排的脱身之计,被烧死之人不过一名替身侍卫,孙绍趁宫中大乱,身边人无暇监视他之时逃出了吴王宫,被陆逊安置在这座小院宅内。

  孙绍今年已二十岁,他生母袁氏,当年袁术之女,而他胞妹则嫁给了陆逊,也正这个缘故,陆家才死命保他,直到今天,陆逊才用计将他救了出来。

  此时孙绍的心中十分轻松,他没有因为吴县即将沦落而感到伤感,也没有为孙氏家族的内讧而深感痛心,。

  事实上,孙绍丝毫没有争霸之心,父亲去世时他才五岁,跟随祖母吴老夫人身边长大,深受祖母和继母的影响,笃信佛法,崇尚内心宁静,不愿与人争斗,加上他只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着实也没有争霸的资本。

  孙绍被扶上位完全孙瑜的私心,利用吴郡人对孙策的热爱,将孙绍立为傀儡,现在他已从孙瑜手中逃脱,再不傀儡,使孙绍心中有一种不出的轻松。

  这时,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门开了,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妇拎着篮走进院,却孙绍的妹妹孙姣,“哥哥!”孙姣放下篮跑了上来,兄妹二人喜而泣,紧紧拥抱在一起。

  “小妹,伯言呢?”孙绍又急忙问道。

  “陆郎寻找出城办法去了,很快会来,哥哥饿了!”

  孙姣从篮里取出肉饼和水,“我带点干粮过来,哥哥快吃!”

  孙绍点点头,慢慢啃着肉饼,又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宫内已经安静了,如果你问县里的情况,反正大家都知道城池要保不住了,陆郎,无论如何要把哥哥送出去,不能落在二叔手上。”

  到这,孙姣又问道:“哥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孙绍苦笑一声,“我本来就厌烦权力争斗,只想平平静静生活,反正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我就改名换姓生活!”

  孙姣犹豫一下道:“我也这个意思,但陆郎好像,哥哥的假死瞒不过孙权,哥哥必须要离开江东。”

  孙绍一惊,“难道孙权不会相信吗?”

  这时院外传来陆逊的声音,“其实孙瑜也不相信!”

  只见陆逊快步走进了院,孙绍连忙起身行一礼,陆逊连忙对妻道:“快去给兄长收拾东西,孙瑜开始城了,我们这就离开,上我再细细告诉你。”

  孙姣连忙替兄长收拾了包裹,两人跟着陆逊匆匆离开了小院,在不远处的河边上了一条乌篷船,陆逊和孙姣的两个儿已经在船舱内等候,众人上了船,两名船夫摇船而走。

  陆逊这才缓缓道:“孙瑜虽然被瞒过一时,但他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毕竟没有任何人看见塔中人就你,何况玉佩还假的,找玉工辨认一下就知道了。”

  孙绍轻轻抚摸手中玉佩,这父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他怎么舍得把它毁掉,只能找块假的替代,孙绍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很难瞒过,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伯言,我们现在就离开县城吗?”

  陆逊点点头,将两个年幼的儿搂在怀中道:“不光你要离开,我也要带妻儿离开,孙权同样不会放过我,我已安排好线,今晚最后的逃离机会。”

  “城外大军围城,我们怎么逃离?”孙绍不解地问道。

  陆逊微微一笑,“你到时就知道了。”

  沉默片刻,孙绍又忍不住问道:“如果逃出城,我又该去哪里?”

  “去会稽外海岛,吴郡的汉军已先一步撤走了,那边有汉军修建的军城。”

  孙绍震惊异常,汉军什么时候在外海岛修建了军城?他居然从未听过。

  “你不要问了,我也前两天才知晓,这当年吴侯和汉王殿下达成的妥协,吴侯把所有的外海岛全部让给了当时的荆州,只有少数高官知道,吴侯从来就没有公布过。”

  六万孙曹联军将吴县团团包围,包括出城的几条河流也派人严密监视,不准有船只逃离,天渐渐黑了,时间到了亥时,联军大帐内灯火通明,孙权正和张辽等人商议次日的破城之策。

  按照孙权的意思,最好吴县不战而降,若大举攻城,江东损失大,孙权不想再承受这样的损失,但吴县守军似乎没有一点投降的意思,至今没有任何将领派人偷偷来联系,这让孙权心中十分郁闷,他其实也知道个中原因,吴郡一直支持孙绍继承江东,而不支持他孙权。

  好在吴郡的大世家已经在下午先后派人射信出城,表示愿意支持吴郡重归建议,让孙权心中稍稍舒服一点,不过这些世家都墙头草,实在不能指望他们会真的效忠。

  “吴侯觉得几大世家之言信得过吗?”张辽在一旁问道。

  孙权点了点头,“他们要保护家族,现在吴县破城在即,我也相信他们会选择自保。”

  “魏公给我的时间不多,我最多只能在江东呆五天,明天不管否破城,都我的最后一天,请吴侯见谅。”

  停一下,张辽又道:“为了保证攻城,吴侯就给一个明确时间点!”

  孙权沉思片刻,缓缓道:“最迟明天中午,若城内还不肯投降,将军便可随意攻城。”

  张辽点点头笑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一名士兵急奔而至,在帐门口高声禀报道:“启禀吴侯,东城门大开,逃出来无数的平民,士兵们阻拦不住,周将军请问否可以杀进城?”

  孙权和张辽对望一眼,这机会来了,张辽急道:“传我命令,大军杀向东城。”

  孙权也奔出帐,大声道:“速去告诉周将军,立刻杀进城去!”

  东城门由江东大将周泰负责包围,城外有千江东驻军,属于比较薄弱之处,而守东城门的大将名叫何振,原陆逊的部属,率两千军守东城门。

  亥时左右,东城门忽然大开,数千江东民众从城内奔涌而出,扶老携幼,带着微薄的家产,人心惶惶,哭声、喊声,在城外乱成一团。

  城外的江东也不忍强行驱赶,只能拦住他们奔逃,这时,周泰发现入城有机可趁,但没有孙权的命令,他不敢擅自入城,他一面命令士兵顶住城门,同时急派人去请示孙权。

  就在东城门乱成一团之时,在距离东城门约数步的松江上,一艘乌篷船悄悄从城内驶出,监视河边的士兵也跑去拦截逃出的乱民,这艘乌篷船无声无息地离开东城门处,渐渐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尽管如此,乌篷船还被江东士兵发现,禀报了主将周泰,河边不远处的一处高地上,周泰骑在马上,默默注视着乌篷船远去,他心里很清楚乌篷船内什么人,也知道为什么会有大量民众逃出城。

  不过周泰并没有下令拦截,这故主唯一的儿,周泰很清楚他若落在孙权手中会什么结果。

  周泰低低叹了口气,调转马头向城门处而去,

  尽管陆逊制造东城门大乱,让他们得到机会从水道逃脱,但孙曹联军也由此获得攻城机会,周泰接到孙权的命令,率千军杀进了东城,吴县在夜间沦陷。

  随着孙曹联军大举入城,孙瑜在绝望中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