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41章 如假包换

第941章 如假包换


  、、、、、、、、、、

  孙权亲自为主将,吕蒙为副将,率四万江东军、五艘战船浩浩荡荡西援曹军。

  江东军声势虽然大,却似乎只是风雨雷动,而无实际动作,按理,他们应该先夺回芜湖,形成与汉军对峙之势,但孙权并不急于动对汉军的攻势,而是驻兵历阳,等待时机。

  孙权接到情报,汉军在占领濡须口后,并没有大举北上,而是屯重兵和战船于濡须口,看似在和曹军对峙,但孙权心里明白,刘璟是在防御自己。

  这样一来,江东军更不会轻易西进,孙权希望汉军先和曹军大战,这样他才有机会获得最大的利益,但曹军也并不急于和汉军开战,似乎也是在等汉军先和江东军激战,他们才能最大限获取利益。

  这是一个微妙的角平衡,不过在孙权这一边,还有一点后顾之忧的原因在内。

  孙权刚刚得到消息,陆逊用计杀掉了贺氏兄弟,率千汉军夺取了会稽郡,尽管孙权尚不知陆逊已经向吴郡进军的消息,但会稽郡的失守还是让孙权大惊失色。

  丹阳、吴郡、会稽是江东最核心的个郡,他可以不在意其余各郡的得失,而唯独这个郡关系到他在江东的统治,无论失去哪一个,他都无法承受。

  贺氏兄弟虽然占据会稽,但他们毕竟还承认他孙权为江东之主,而汉军占领会稽则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孙权心中焦虑之急,不肯再向西行,停驻在历阳等待吴郡的消息,如果吴郡再出事,他也顾不上合肥大战了。

  船舱内,孙权负手来回踱步,显得十分焦虑,一旁行军司马步骘劝道:“汉军毕竟才千军,就算会稽军队全部投降,他们至少也要用几个月的时间来整合,没有那么快,而且吴郡有老将黄盖镇守,卑职认为不会有什么事,吴侯不必这么焦心。”

  孙权叹了口气道:“若真是只有娄之类的汉将在会稽郡,我倒不担心了,偏偏陆逊在会稽郡,而且孙绍还担任了会稽守,这样就很容易获得会稽军队的支持,我也知道陆逊的能力,不需要几个月,最多十天半个月,他便可以将会稽军整顿完毕,至于吴郡,更让我担心。”

  步骘也知道孙权为什么担心吴郡,因为是陆逊领兵,又打着孙绍的旗号,且不说吴郡大世家会支持陆逊,更重要是吴郡人都认可孙绍,有了世家和民意的支持,黄盖能否守住吴郡,确实令人担心。

  步骘想再安慰孙权,但实情已摆在他们眼前,再安慰也无济于事,只有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沉默片刻,步骘又问道:“那吴侯准备如何应对会稽或者吴郡的危机?”

  孙权道:“我已下令徐盛率五千军队紧急赶赴吴郡支援,这样吴郡的军队就能达一万五千人,但建业的兵力就不足了,所以我想再撤回一万军防守建业,反正我当初承诺曹操,出兵万,调走一万军我也还有万,也不算违背承诺。”

  “可是如果只有万军,恐怕对付汉军就显得兵力不足了。”

  孙权叹息一声,“那也没有办法,我毕竟要先保住江东,若吴郡失守,我恐怕只能退出合肥大战了,但愿曹操能理解我的难处。”

  步骘也只能暗暗苦笑,曹操只管自己的利益,怎么会理解江东的难处?

  如果江东军参战,那么合肥展,孙曹联军就有六分胜机,攻守兼备,可一旦江东撤军,仅靠曹军和汉军作战,没有水军,那曹军也就只剩下守势,胜面也减少为四成,汉军将反占六分优势,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事实,曹操又岂能不迁怒江东军?

  就在这时,有侍卫急奔到船舱外禀报:“启禀吴侯,一支曹军船队到了,约余艘,送来一万桶火油。”

  孙权顿时又是惊喜,又是忐忑,惊喜是曹操没有失约,他所以期盼的火油终于到来,而忐忑则是曹操已经履约,他也要履行承诺攻打芜湖。

  孙权心情复杂,只得对步骘道:“先去看看火油再说吧!”

  此时一艘运火油的船队就停在历阳县的漕河内,漕河与历水想通,最后注入长江,这支艘货船组成的船队自然就是甘宁献的计策,护卫船队的千名曹军士兵都是由汉军乔扮,为牙将姓温,当然,这个温将军也是由汉将装扮,只要他们不跳出来大喊大叫,‘我是汉军!’江东军一般也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

  孙权带着步骘、吕蒙等人来到船队旁,数千江东军正在向岸上搬运火油,一万桶火油堆积如小山一般。

  这时,牙将温延上前行一礼,取出曹操的亲笔信,呈给孙权,“这是魏公给吴侯的亲笔信,请吴侯过目。”

  孙权接过信看了一遍,果然是曹操的笔迹,上面写得很清楚,按照双方达成的协议,先交付一万桶火油,十万粮食将随后分批交付,希望江东军信守承诺,尽快屯兵芜湖。

  孙权心中又叹了口气,曹操一点都不含糊,明确要求自己出兵芜湖,这可怎么办?

  他又问牙将温延道:“这一顺利吗?有没有遭遇到汉军巡哨船?”

  温延行一礼,恭恭敬敬道:“汉军主要是在南巢湖一带巡视,而我们是从北巢湖进入白下水,他们不知道这条河道已被拓宽,不过我们得尽快赶回去,下一步我们会运粮食来历阳。”

  孙权点点头,回头又问仓曹参军韩进道:“韩参军,火油可有问题?”

  “回禀殿下,卑职已验过,正是提炼过的清火油,数量一万桶,完全正确。”

  孙权立刻坐下提笔给曹操写了一封回信,交给温延,“温将军可把此信转交给魏公。”

  温延收了信又道:“另外,魏公还有一句口信让我转告吴侯。”

  “温将军请说!”

  “魏公说,汉军可能会从柴桑兵新都郡,请吴郡守军不要大意。”

  孙权一惊,曹操绝不会无缘无故说这句话,他这样说,必然是有证据了,难道汉军又向新都郡增兵了吗?

  “魏公还有什么口信?”

  “没有了,这就句话,如果吴侯没有别的事,卑职先告辞!”

  温延向孙权行一礼,转身便上了货船,不多时,艘货船调头,又缓缓向北面的历水驶去。

  孙权心乱如麻,沉思良久,对吕蒙道:“我这就率一万军赶回建业,历阳水军就暂时交由吕都督统帅,大军驻守历阳,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向芜湖进军。”

  “卑职遵令!”

  吕蒙迟疑一下,又建议道:“虽然我们无法大规模向芜湖进军,但也可以小规模骚扰汉军,拦截汉军补给之类,这样也可以给曹操一个交代。”

  孙权点点头,“可以,具体方案你可以和步司马商议。”

  孙权回头又指着岸上堆积如山的火油桶道:“这一万桶火油立刻运去吴郡,交给黄老将军,用来对付汉军,要立刻启程。”

  曹操第一批给的一万桶火油全部随军携带,建业没有了存货,孙权着实担心吴郡安全,所以这第二批的万桶火油,他当即便决定送去吴郡。

  这个时候,就算军队不撤回建业,他孙权也必须得赶回去了

  陆逊率领七千军队兵不血刃便占领了钱塘县,他随即又占领了富春县和余杭县,从这个富庶的县中获取了近五万石官粮,作为他的军粮。

  但陆逊并不急于北上,一方面固然是娄率领船队走松江需要时间,另一方面,他得到新都郡张宁的消息,约五千汉军已进入新都郡,正向始新县疾赶来。

  陆逊便立刻意识到,这是汉王派出的支援军队,准备从侧面包抄吴郡,五千汉军的到来令陆逊信心大增,这样一来,他投入吴郡战场将达到一万五千人,和吴郡的江东军兵力持平,下面就看谁的策略更好,临战挥更好,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陆逊的手段绝不仅仅限于军事,就在他占领钱塘县五天后,陆逊的一名心腹便秘密潜入了吴县,找到了陆氏家族。

  陆家虽然已被公认和汉军有联系,但孙权收复吴郡后却没有清算陆家,原因也很简单,孙权在吴郡的支持率并不高。

  而陆家是吴郡第一世家,且和顾、张两家有着盘根错节的紧密关系,家互为联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清算了陆家,势必会引起吴郡动荡,这便使得孙权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拿陆家开刀。

  不过孙权也咽不下这口气,虽然没有对陆家下手,但他还是令黄盖派人紧密监视陆家的一举一动,不准陆家再生事端。

  黄盖不可能派人包围陆府,只是在陆府的座门前各部署了两名监视者,看谁来拜访陆府,或者陆俊又去拜访谁?

  这只是一种低等级的监视,孙权深恨陆家,黄盖却未必,黄盖不可能得罪陆、顾、张家,否则他在吴郡就很难做事,要知道这家光佃农就过万户,若上万佃农集体闹事,就很难平息了,黄盖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也只是在表面上应付孙权,象征性地监视陆家,不敢过于压迫陆家。

  入夜,吴县下起了小雨,几名监视陆家的人则无聊奈地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这时,一名黑衣人迅靠近陆府东院外,在院墙两边张望片刻,这一带没有侧门,自然也没有人监视。

  黑衣人迅攀上一株大树,纵身一跃,便跳入了陆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