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69章 签发手令

第969章 签发手令


  、、、、、、、、、、

  时间到了十一月中旬,邺都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晶莹洁白的细雪从天空飘飘扬扬落下,洒满了全城,尽管雪并不大,但它的到来,让很多人才忽然意识到,严冬来临了。

  曹操回到邺都已是第五天,或许真是不适应江淮的缘故,他在寿春病情日益沉重,可回到邺都后病情竟有了起色,虽然身体依旧十分瘦弱,但气色却渐渐好转了。

  曹操拄杖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飘落的雪花,眼中充满了忧虑,北方已经下雪了,合肥那边的情况又怎么样?他今天上午刚刚接到合肥的消息,世在信中告诉他,汉军并没有撤离合肥,而是驻扎在濡须口。

  无论汉军在合肥还是在濡须口,在曹操看来并没有什么区别,都可以随时发动进攻,而现在严冬来临,今年秋粮歉收,明年春天注定要发生灾荒,但战役还在继续,曹军还能坚持多久?着实让曹操深感担忧。

  更让曹操担忧的是,合肥曹军内部似乎出现了不和谐之声,曹丕在信中含蓄地说了一件事,合肥粮多,寿春粮少,他打算调部分合肥粮食到寿春,却被张辽婉拒了。

  曹操当然明白这件小事背后所蕴藏的巨大风险,曹军内部竟然出现了矛盾,难怪刘璟撤军到濡须口,他显然也看出了曹军发生内讧。

  曹操为重视合肥战役,不惜代价地投入资源和兵力,就是为了保住这座东南重镇,不让汉军打开中原的东南大门。

  尽管合肥战役一旦失败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但比起曹军内讧,合肥战败却又显得无足轻重了,曹军内讧意味着曹军走向覆灭,意味着魏国崩溃的开端,这是曹操绝不能容忍之事。

  现在曹军内讧已经开始出现苗头,他无论如何要将这个苗头扑灭,只是该怎么处理,曹操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时,女儿曹宪走到父亲身后,细心地替他披上了一件大氅,曹操回头慈爱地看了一眼女儿,笑道:“扶我到阙台去走走,房间里让我闷得慌。”

  曹宪点点头,扶着父亲向阙台缓缓走去,几名侍女举着青罗伞盖紧跟在他们身后,曹操走到石栏前,栏杆上已积了薄薄一层白雪,曹操望着远处白茫茫的玄武池,湖水已结了厚厚的冰层,几十艘大船冻结在湖水之中,天空也变得灰蒙蒙的,和湖面连为一色。

  这时,曹操回头看了一眼女儿,他发现女儿很沉默,很少说话,“宪儿身体不适,就去休息吧!”曹操关切地对女儿道。

  曹宪摇摇头,低下头小声说:“女儿没事!”

  曹操凝视她片刻,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女儿本该四月时出嫁,但合肥战役爆发,她出嫁之事便不了了之,这桩婚事似乎已经黄了,曹操心疼女儿,便握住了她的手柔声笑道:“你是我的宝贝女儿,想娶你的年轻才俊如过江之鲫,你不用担心嫁不出去。”

  曹宪抽回手,还是摇了摇头,泪水却涌了出来,她别过头去,迅速拭去泪水,强作笑颜道:“女儿只是好好照顾父亲,不想出嫁!”

  “傻孩儿,哪有女人不出嫁的道理!”

  曹操明白她的心思,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安慰她道:“其实你的婚事并没有完结,只是暂时耽搁了,刘璟也没有退回婚书不是?等这场战役结束,我相信你就该出嫁了。”

  曹宪低下头没有说话,扶着父亲慢慢踱步,曹操也不再提出嫁之事,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笑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兄弟姐妹之间能够结成一心,不要再争斗,这样,我年之后也能瞑目了。”

  曹宪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曹操感觉到了她欲言又止,便问道:“你想说什么?”

  “女儿想说,父亲既然已决定大哥继位,就应该放手让大哥去做,大哥现在很难。”

  “发生了什么事?”曹操神情凝重地追问道。

  “女儿知道邺都粮价曾一暴涨,所有的民众官员都骂大哥无能,可父亲一回来,粮价马上就跌落了,父亲想过这是什么原因吗?”

  曹操笑道:“我回来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粮价为什么会跌下来呢?”

  “问题就在这里,其实大哥做了很多事,颁布了很多命令,但就没人肯执行,但父亲一回来,下面人害怕了,立刻执行大哥的命令,结果粮价就跌下来了,父亲,大哥没有权啊!”

  曹操心中有些不悦,便道:“宪儿,你不要过问政务。”

  曹宪却没有顺从,她心中有多的话想对父亲说,她紧咬一下嘴唇道:“就算父亲生气,我也要说,父亲既然希望兄弟一心,为什么又要让二哥在幽州掌军权?难道父亲不知道将来的后果吗?”

  “不要再说了!”

  曹操厉声怒喝,一把推开了曹宪,怒斥她道:“我说过了,你不要过问政务,不管你在魏国还是汉国,我绝不准你参与政事!”

  曹宪跪了下来,垂泪道:“父亲,女儿不是过问政务,是害怕兄长们将来手足相残啊!”

  曹宪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曹操的心,他眼前一黑,险些晕倒,两名侍女连忙扶住他,他摇摇头,“扶我回去!”

  两名侍女扶住曹操向房中走去,只有曹宪依旧跪在地上,泪水扑簌簌落下,她为了自己婚姻的不幸而伤感,也为兄长之间深刻矛盾而痛心,一时间悲从中来,竟呜咽着哭了起来,只有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她的身上和头上。

  良久,两名侍女才从房中跑出来,上前扶起曹宪,低声安慰她,慢慢返回她的房间,曹操站在窗前望着满脸泪水的女儿,不由低低叹了口气。

  他慢慢坐到桌前,凝神想了片刻,提笔给合肥写了一封手令

  合肥城开始了交接仪式,由于曹操的手令到来,调张辽和徐晃回邺都,任命曹仁为合肥主帅,任命曹真为寿春主将,张辽无奈,只得将合肥军权移交给了曹仁,曹操在手令中还赋予世曹丕任免之权,除合肥和寿春主将外,其余诸将皆由世任免。

  曹丕随即任命牛金为合肥副将,将臧霸降为合肥后勤副统领,曹丕又任命王朗为参军祭酒,辛毗为司马,掌控军机要务,至此,曹丕完全控制了合肥、寿春之军,张辽被迫黯然离开了合肥。

  消息很快传到了濡须口,刘璟得知曹军已换将,便立刻令甘宁和庞德水陆并进,再截断寿春和合肥的联系,甘宁率千水军和五艘快船,庞德则率七千骑兵,两支军队连夜出发,向北疾速而去。

  两天后,风向转为西风,刘璟立刻抓住这个机会,临江拜祭水神,再率领十五万大军,千艘战船浩浩荡荡北上,再一次向合肥城杀去

  当汉军撤离后,张辽做得第一件事,便是恢复了原先的河道,又疏通了新形成的妃湖与逍津的水道,使运河水和湖水重新流向合肥,护城河内再蓄满了河水。

  曹仁虽然接了张辽的军权,但他同样也是经验丰富的大将,依然执行张辽之前定下的种种守城策略,并不更改,唯一改变的是军队将领,所有军侯以上将领全部被清洗,换成了他的心腹之将,上名将领被调离合肥,使曹仁彻底掌控了这支五万人的大军。

  另外,由于寿春和合肥的粮食储量不平衡,曹丕下令从合肥运送十万石粮食到寿春,解决寿春军队的粮草不足。

  入夜,一支运粮船队在运河中静静地航行,这支船队都是由石的民船组成,船只不大,但数量众多,足有二余艘,一次可运输万石粮食。

  这已是船队第二次运输,他们之前已将万石粮食运去了寿春,这是第二批万石,每艘运粮船除了名船夫外,还有十名曹军士兵护卫。

  另外在运河两岸,各有两千军队护卫,一共有五千军队护卫这支运粮队,堪称有重兵护卫。

  此时船队离开合肥已有四十里,再北行十里就将进入芍陂湖,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沉闷的雷鸣声,很多在沉睡中的曹军士兵纷纷惊醒,站起身向岸边望去,他们听出这种闷雷声是从南面传来。

  渐渐的,大群黑影出现在岸上,正疾速向北移动,对于江东军队,或许还会有所困惑,但对于北方的曹军,这种情形再熟悉不过,他们顿时大喊起来,“骑兵,岸上有骑兵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