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78章 争粮事件

第978章 争粮事件


  、、、、、、、、、、

  次日一早,于禁召集军将领,传达了汉曹之间签订了停战合约,以及魏公的撤军令,正式宣布曹军北撤。

  两万江东军拔营动身,浩浩荡荡向京口方向进发,早有士兵赶去禀报了孙权,孙权得知毗陵郡曹军决定北撤,心中又是暗喜,同时又有点担忧。

  他立刻令丹阳郡守吕范赶赴京口,替曹军筹集五十条商船,协助曹军北渡,又让京口县令从府库中拨付五千石粮食给曹军,作为曹军北退军粮。

  与此同时,孙权又暗令大将黄盖和周泰各率军一万,部署在京口一带,监视曹军渡江北撤。

  天后,两万曹军抵达京口,此时京口外的码头上已经停泊了五十余艘商船,大多是千石货船,在码头上还堆放了五千石粮食。

  当于禁率领众将来到码头上,等候多时的吕范立刻迎了上去,吕范老远便拱手笑道:“吴侯本想亲自来送于将军北归,怎奈事务繁忙,便委托我代表他向于将军表示诚挚的感谢。”

  漂亮话说了一箩,也抵不上孙权不肯来为曹军送行的冷遇,不过此时于禁对江东已经没有了兴趣,他昨晚又接到曹操发来的紧急鸽信,命他立刻北上进驻徐州,徐州的汉军已经从彭城郡向东南撤离。

  这是曹操的第二个命令,正式令他撤出江东,于禁心中有点奇怪,按理,徐州是曹仁的势力范围,应该是曹仁军队进驻徐州才对,怎么让自己去驻防徐州。

  这让于禁思不得其解,于禁敏感地意识到,可能是曹魏内部军权有了重大调整,应该和世有关,于禁心中有种莫名的担忧,这个时候他对江东的态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于禁点点头,他望着远处堆放在码头上的数千包粮食问道:“那些粮食是给我们的军粮吗?”

  吕范连忙笑道:“正是,是吴侯给曹军上耗用的军粮,共五千石!”

  “才五千石,你们吴侯这是在打发叫花呢!”于禁为不满道。

  吕范连忙解释道:“吴侯是送一万石粮食给曹军,这只是一半,另一半在江北高邮县内,那边官仓内也有五千石存粮,吴侯已送信给高邮县令,于将军可以把五千石粮食取走。”

  孙权的小心思着实令人鄙视,于禁淡淡哼了一声,随即吩咐身后将领,“派人去接收军粮!”

  他随即又向吕范抱拳道:“请吕公转告吴侯,多谢这半年来吴侯的关照,我们后会有期!”

  “祝于将军一顺风!”

  于禁和吕范告辞,率领军队开始登船,一批批大船,向江北缓缓驶去,两万大军足足运送了一天,曹军才终于全部离开了江东。

  吕范一直等待最后一批曹军上船离去,他才长长松了口气,回头令道:“速去建业禀报吴侯,就说曹军已离开了江东。”

  就在曹军在江北上岸整军之时,大将黄忠和甘宁各率领万军迅速向广陵郡进军,汉军分兵两,一沿淮河以南东进,一穿过昭关,沿长江北上东进,似要将曹军包围全歼一般。

  此时于禁率领大军已经离开江北重镇广陵城,正沿着中渎水向北行军,他们准备在淮阴渡过淮河。

  国时期的江北地区分布着大片贫瘠的盐碱地和沼泽地,大部分人口都迁去长江以南,使得江北地区人口稀少,城池更是寥寥无几,数十里也看不见人烟,到处水泽和森林。

  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唯一重要的,就是一条汉朝时开拓的运河,名叫中渎水,运河是连接淮河和长江,江淮和江东之间贸易往来频繁,江淮地区的物资和粮食,一半是通过长江航运,而另一半则就是通过中渎水运往江东。

  在这条运河的中段有一座县城,叫做高邮县,这里是运河的中转站,修建了不少粮食和物资仓库,而在合肥大战中,江淮各地官仓的库存粮食基本上都已调去寿春,而高邮县因为属于江东而得以幸免,仓库内还有五千石粮食,孙权已下令送给曹军。

  于禁正是急需这五千石粮食,才令军队沿中渎水北上,这天傍晚,眼看距离高邮县已不远,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

  夜幕渐渐降临,雨越下越大,道也变得泥泞不堪,行军艰难,原本打算赶去高邮县宿营的曹军被迫改变宿营计划,在一片树林中宿营过夜,大雨中,士兵们深一脚、浅一脚,纷纷奔进了树林。

  于禁带着几十亲兵,骑马视察曹军士兵们宿营扎帐,由于营帐不多,只有几顶,只能让军官和生病的士兵入住帐中,而大部分士兵只得躲在大树下,挤成一团过夜,埋锅造饭也不可能,只能喝生水嚼炒米。

  此时正逢早春二月,乍暖还寒,雨夜中格外潮湿阴冷,连于禁也冻得瑟瑟发抖,不得不裹上一张毛毯,他的士兵们士气低迷,寒冷难耐,不由低低叹了口气,这种天气和寒冷很容易让人情绪低沉,身体稍微弱一点,也会经不住寒意病倒。

  在北面十里外便是高邮县城,那是抵达淮阴之前唯一的一座中县,人口约两千户,城内有十几座大仓库,是江淮粮食南运广陵的中转站,于禁从吕范那里得到消息,高邮粮仓大约还有四五千石粮食,这对他们为重要。

  另一方面,士兵们得以进驻城池,对于几天来孤寂行军的士兵,也是一种大的慰藉。

  他原本计划去高邮城内休整天,可以雨势大,道泥泞难行,他们今晚是没办法赶去高邮县了。

  这时,树林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听见斥候在树林外大声问道:“将军在哪里?有紧急军情。”

  于禁一惊,催马走出树林,正好遇到了几名斥候,“发生了什么事?”于禁问道。

  为斥候屯长在马上抱拳道:“启禀将军,北面来了一支汉军,约两千余人,他们是驾船而来,带来很多船只。”

  于禁心中疑惑,两千余汉军士兵南下,这是怎么回事?他又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就在一个时辰前发生。”

  于禁低头沉思片刻,猛然醒悟,急问道:“汉军入高邮城了吗?”

  “高邮县城已被汉军占领了。”

  于禁心中顿时大急,他手中军粮不多,难以支撑到他们抵达徐州,考虑到江淮各地官仓的粮食都已调运去寿春,他们唯一的补充就是高邮县这五千石粮食,若汉军将粮食搬走,他们怎么办?

  于禁已顾不得和汉军可能爆发冲突,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将五千石粮食留下,于禁当即对刚赶来的副将王晋令道:“王将军可率千士兵赶去高邮县,扣住汉军的船队,不准他们把粮食运走,尽量不要爆发冲突,我随后就到。”

  王晋接令,立刻率领千军队冒雨向十里外高邮县疾奔而去,于禁又等了大半个时辰,等雨势稍小,他这才率领五千军队赶去支援副将王晋。

  但就在距离高邮县还有四里时,于禁的军队遇到了几名疾速奔回报信的骑兵,为骑兵高声禀报道:“启禀于将军,我们和汉军爆发了激战,双方死伤惨重,王将军也受了重伤,恳求将军立刻增援。”

  于禁大吃一惊,怒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爆发激战?”

  “我们赶到高邮城外,正好遇见汉军在向船上搬运粮食,王将军命令汉军士兵停下,但汉军不肯,双方在争夺粮食时发生了冲突,随即爆发激战,我们杀死了数名城外的汉军士兵,但也遭到了城内汉军从后背袭击,弟兄们死伤近千人。”

  于禁也知道,一旦争夺粮食,冲突势不可免,只是他希望这种冲突尽量小一点,不要把事情闹大,却没有想到竟然爆发了激战,副将也受了重伤。

  于禁又气又急,令手下道:“全速前进,赶往高邮县!”

  此时高邮县城以北的码头上激战惨烈,数千人在黑夜中冒雨厮杀,弓箭在雨中无法使用,只能用长矛捅刺,用战刀劈砍,喊杀声震天,杀得你死我活,雨水和血水混合,尸体在泥泞中被践踏,双方都疯狂了,甚至出现难辨敌我,互相残杀的情况。

  虽然汉军只有两千余人,兵力人数上要逊于对方,但夜战的能力却比曹军要强,一个时辰的血战,伤亡不足曹军一半,尽管如此,汉军还是伤亡七余人。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进攻号角声,这是曹军援军到来的号声,原本被杀得节节败退的曹军顿时士气大振,开始向汉军反扑。

  这时,汉军中传来了刺耳的钟声,一千余汉军开始迅速向北撤退,丢下了上艘前来运输粮食的拖船和数千石粮食,仓惶北撤。

  于禁没有追击北撤的汉军,他下令收拾战场,将阵亡的两军士兵掩埋,又令士兵将仓库中所有的粮食全部搬运上船,天快亮时,两万曹军全部抵达了高邮县,于禁原本计划在高邮县休整天,但发生了高邮争粮战斗,他也不愿再耽误下去,命令士兵整队,立刻向北进发。

  但于禁做梦也想不到,高邮争粮事件已经演变成了曹军在淮南袭击汉国商队,破坏停战协议的严重事件,使汉军找到了出兵借口,六万大军分兵两,迅速向广陵郡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