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86章 河西对策

第986章 河西对策


  、、、、、、、、、、

  次日天不亮,刘璟便起身前往未央宫,这是他返回长安的第天,有多的政务需要他处理,尽管他实施战时分权制,最大限把权力交给平章台,可就算如此,依旧堆积了大量重要事务等他批准。

  刘璟的马车在数名骑兵护卫下驶入了未央宫,刘璟下了马车,来到自己已阔别一年的官房,和长安的巨大变化相反,他的官房没有任何变化,就仿佛他昨晚才刚刚离去。

  此时已是月,天气渐渐暖和,官房内没有点火盆,收拾得一尘不染,也没有任何浑浊之气,刘璟推开窗,一股清新的晨风扑面而来。

  这时他若有所感,一回头,只见徐庶出现在门口,刘璟不由笑了起来,“元直每天都这么早过来吗?”

  “每天倒没有。”

  徐庶慢慢走进房间笑道:“微臣估计殿下今天一早会来,所以就提前一点出门,果然如此!”

  “坐下说话!”

  刘璟请徐庶坐下,笑了笑道:“我估计回来后,大家都会向我诉苦,一场合肥大战将家底都耗光了。”

  “到后期确实粮食非常紧张,到秋收后就缓解了,关键是匈奴送来了几万头牛羊,救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们后期向前线运送的都是牛羊肉,殿下应该深有感受吧!”

  “当然深有感受,九月后天天吃羊肉,煮羊肉、烤羊肉、烧羊肉,变着花样吃,现在我看见羊肉就害怕。”

  说到这,两人都哈哈笑了起来,这时有小童进来给他们上了茶,刘璟喝了一口茶,又道:“我看了平章台关于匈奴的报告,让我感到担忧的并不是匈奴,而是鲜卑人,两支东西鲜卑已有联合之势,一旦他们合为一体,必将成为草原霸主,匈奴被灭亡也就成必然,鲜卑人迟早会成为中原的最大威胁。”

  “殿下的意思是,扶持匈奴对付鲜卑?”

  “我曾经这样想过,但总觉得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另一个游牧民族身上,当然,让两虎相争,自相残杀也不错,可归根到底还是得靠自己,我们必须要拥有强大的武力,要控制住草原游牧民族,不能允许任何一家坐大。”

  徐庶沉默片刻道:“可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人口和财力,恐怕也难以维持强大的军力。”

  “你说得不错,这次合肥之战,不过十几万军队以及一年的战争,就几乎耗光我们的财力,要是几十万人的会战,我们根本就负担不起,而游牧民众都是全民皆兵,以战养战,很轻易就能动员几十万人南下,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军队,那就必须依靠强大的兵器,大力发展像蜂弩、火油和重甲步兵这种对付游牧民族的利器,只需两万军队便可以击败数十万游牧民族。”

  两人说到这,刘璟便将话题一转,问道:“关于河西,平章台听到过什么消息吗?”

  “我们知道马超越权干涉地方官员任免,也知道马超擅自在肃州收取往来商人重税,另外,河西羌人和氐人应该在一月时送疆土到长安,但今年到现在依然没有送来。”

  说到这,徐庶叹息一声,“我们原本打算派人去质疑马超,但考虑到合肥战事紧张,便隐忍不发,只能在长安对西域客商减税,以弥补他们的损失,殿下,恐怕河西局势不妙啊!”

  刘璟知道徐庶只是说得比较含蓄,没有直接指出马超欲谋反,但大家都明白,河西之事已不得不解决了。

  刘璟沉吟片刻,对站在门口的侍卫道:“去打听一下,其余几个尚书有没有到。”

  侍卫匆匆而去,片刻回来禀报,“殿下,他们都到了。”

  刘璟随即对徐庶道:“我们去议事堂,具体商讨一下此事。”

  ......

  议事堂上,众人济济一堂,连年事已高的尹默也赶到了,一年多没有和众人议事,刘璟心中颇感亲切,对众人笑道:“先我要感谢各位对犬的殷切教导,他变化很大,我感觉得出来,这都得益于各位,刘璟感激不尽!”

  刘璟起身向众人躬身行一礼,众人连忙摆手,不敢承当,董和更是直言不讳道:“殿下肯把公交给我们,就是对我们的信任,更重要是,我们都希望公将来能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主公,这是我们为人臣应尽的责任。”

  众人都表示同意董和的表态,蒋琬也笑道:“公天性宽仁淳朴,我们早发现他在翻阅各地牒时,尤其关注民生民情,我们都说公一定会成为一个仁慈之君,这是天下人之幸也!”

  “现在还言之过早,看他以后吧!”

  刘璟便不再提儿之事,将话题引到了河西之事上,对众人缓缓道:“大家恐怕对河西形势危急程还体会不深,我已接到马岱的密报,马超已提升了十名羌氐大将,以掌控军权,另外,河西军已增至万,其中两万是羌氐人,汉军只有一万,主要部署在武威和敦煌两地,我在前年年底便知道河西之乱势不可免,只是要部署合肥战役,才不得不对马超妥协,但现在合肥战役结束,恢复河西秩序也就成为了当务之急,我现在想知道,我们究竟还有多少财力物力容许我出兵平定河西之战?”

  议事堂内都沉默了,过了良久,蒋琬先道:“殿下如果要全力攻打河西,我们当然支持,但我们也必须说实话,告之殿下仓禀实情,目前长安官仓内有存粮十万石,原本有十余万石,但因为去年向民间借粮,秋粮入库后都还了回去,仅靠长安库存的粮食肯定不够,不过我们可以调汉中和益州的官粮,微臣估计最后存粮能达四十万石左右,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刘璟笑道:“各位把问题想得严重了,这不是合肥战役,不要多军队,最多出兵五万,时间也不会久,我估计十万石粮食就足够了,而且还有很多存栏牛羊,也可以充作军粮,我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粮草问题,而是河西的官员和汉民问题,一旦河西反叛,羌人趁机抢夺土地,先遭难的是他们,所以我要先把他们都转移出来。”

  “殿下是想把河西汉民移到关中吗?”司马懿问道。

  “不!关中负担重了,我打算把他们安置到灵州,前年陶家在灵州开垦了十万顷土地,现在我已说服陶家,把这十万顷土地交给官府,足以安置五万户人家,不仅如此,陶家还愿意捐献出十万石粮食和二十万段布匹,用以移民过,这样一来,不仅是河西汉民,就连中原和河北的逃民也可以安置,各位,我已经把大家心烦之事都解决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由大喜过望,去年河北及中原先后遭遇灾荒,加上合肥战役的严重影响,致使大量饥民涌入了关中和荆襄,已有数十万之众,这些饥民需要大量的粮食和物资,给汉国带来沉重的负担,令平章台的尚书们不胜烦恼。

  现在刘璟说服陶家让出土地,陶家还愿意捐献出粮食和布匹,这无疑解决了他们最头疼之事,让众人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徐庶叹息道:“陶家如此慷慨,是殿下之福也!”

  刘璟微微笑道:“陶胜告诉我,布匹和粮食都在巴蜀,要运来关中并不容易,不过也不必运来关中,直接放在成都用于军队开支,然后我们开启长安府库安置饥民,另外需要平章台安排大量人员去灵州,协助陶政安置移民,光靠灵州官府,根本难以完成这项重任,事情很多,也很琐碎,希望大家多多费心,我们一起把前期事情安排好,然后汉军便可以出兵河西了。”

  众人默默点头,司马懿起身道:”请殿下放心,平章台已有丰富的安置经验,会把事情一一安排好,不过微臣要提醒殿下,要及时派重兵守住大斗拔谷,防止河西和河湟羌人连为一片。”

  司马懿这句话倒提醒了刘璟,如果马超真在河西造反,他必然会出兵攻占大斗拔谷,那时不仅是河西危机,连河湟和陇西都会受到严重威胁,他是要先守住险关要隘,刘璟点点头道:“多亏司马尚书提醒,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

  .........

  与尚书们商议完河西之事,刘璟回到了自己官房,刚到院门口,一名书佐便奔上来禀报道:“庞将军来了,求见殿下!”

  刘璟微微一怔,庞德居然来了,他本来也打算派人将庞德请来,毕竟是庞德当年是马超的左膀右臂,如果马超造反,庞德会不会响应?尽管刘璟知道庞德是忠义之人,但这个问题他不得不考虑,现在庞德自己来了,性就让他明确表态吧!

  想到这,刘璟便问道:“他现在何处?”

  话音刚落,庞德从院里走出,单膝跪下,高高抱拳道:“卑职特来向殿下请罪!”

  刘璟连忙扶起他,“庞将军何出此言?”

  “殿下......”

  刘璟不等他说完,便摆手打断他的话,“这里不是说话之地,随我来!”

  刘璟将庞德带进官房,让他坐下,又名侍卫们都退下,这才坐在他对面,柔声问道:“你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庞德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刘璟道:“这是马超昨天派人送给卑职的密信,希望我率骑兵去河西举事,复兴西凉,卑职有罪!”

  “莫非庞将军答应他了?”

  “若答应他,卑职今天就不会来见殿下了。”

  “那你有何罪?”

  庞德犹豫一下,万分羞愧道:“早在去年春天,他就派人来暗示过卑职,让卑职想办法去河西任职,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卑职便猜到了他的用意,只是卑职一时糊涂,竟把这件事隐瞒下来,直到昨天,卑职才知道他在河西已准备了大量的钱粮兵器,安插羌将掌控兵权,这是卑职的罪过,若去年告之殿下,也不至于成今日之大患了。”

  刘璟淡淡一笑说:“庞将军不必自责,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今日之患,龙前来出征居延海时便发现了端倪,只是我要发动合肥战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任他所为,昨天晚上马岱派敦煌主薄李来向我密报,最多再过两个月河西就会生乱,让我早做准备。”

  庞德心中稍稍得到一点安慰,原来殿下早就知道,他立刻起身抱拳道:“卑职愿为先锋,扫平河西之乱!”

  刘璟凝视他半晌道:“我知道令明将军是忠义之将,不会背叛我,我也愿意相信令明,既然你主动请令,我想让你率骑兵给我守住大斗拔谷。”

  庞德忽然明白了汉王做出这个决定的勇气和巨大信任,他心中感动异常,鼻一酸,跪下泣道:“感谢殿下信任,卑职向苍天发誓,宁可死也绝不会背叛殿下!”

  刘璟连忙扶起他,对他沉声道:“河西那边或许还要花一点时间撤民,但大斗拔谷却十万火急,我怀疑马超已经动手,你今晚就要连夜出发,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大斗拔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