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994章 风起武威

第994章 风起武威


  、、、、、、、、、、

  武威郡苍松县,距离武威郡治姑藏县约六十里的一座小县,也是汉民的传统聚集之地,县城外分布着大片耕地,县城交通便利,商业发达,千余名商人聚集于城内,形成了座规模浩大的市场,远至酒泉的小商人也要跑到这里购买货物。

  但经过近两个月的撤离,苍松县基本上已是一座空城,商人大多返回了陇西,常住居民也迁去了灵州,不少商人也带着货物赶去灵州做生意,原本热闹的县城内变得冷冷清清,留下来的居民要么是不肯迁走的老人,要么是不在迁徙范围内的游牧羌人。

  在县城以南是一眼望不见边际的麦田,在农田的中部是著名的苍南河,河两边边分布着大片房舍,这里也是整个武威郡最大的汉民聚集地,约有上千户人家。

  大部分人家都已迁去灵州,但依旧有余户乌桓农民不肯离开自己的土地,进入五月,麦穗已经灌浆,大片麦浪呈现出青黄之色,再过一个月便到了丰收的时节。

  尽管人们都知道危险在迫近,但这余户乌桓民却不舍离开即将收获的麦,况且还是十几万亩麦田,巨大的利益诱惑着他们一天天地忍下去,心怀侥幸地等待着收获的季节到来。

  这天上午,几名老农和往常一样去麦田里张罗农活,眼看麦要成熟,每个人心中都惶恐并欢喜,余户人家,十几万亩麦,每家都可以分到数千亩的麦田,这让他们何等激动。

  麦田已经有不少人家开始忙碌了,几名老农在口道别,准备去各自的麦田,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闷响,大地也开始轻微的震动起来。

  麦田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齐站直身向北面望去,渐渐地,北方大地出现了一片乌云,越来越快,正向这边疾飞而来。

  “是羌人骑兵!”

  忽然有人大喊一声,顿时惊醒所有的人,他们吓得丢下手中的活计便逃,几名老农也慌了手脚,转身向自己家跑去。

  这是一千名羌人前哨骑兵,骑兵毫不怜惜地冲进了麦田,纵马在麦田内风驰电掣般疾奔,最前面的余名骑兵追上了在麦田中奔跑的农民,战刀毫不留情地向奔跑中的农民后颈劈去,人头被劈飞起来,鲜血泼洒进了麦田。

  乌桓民聚集地已乱作一团,余户人家的男女老幼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便夺门而逃,扶老携幼,沿着苍南河逃命。

  就在这时,无数羌人骑兵从麦田内杀出,狂风般向人群冲来,纵马冲进了人群中,刀劈矛刺,人们哭喊惨叫,哀求饶命,但没有任何作用,羌人骑兵无情地杀戮这些手无寸铁的农民,只片刻间,数人全部尸横遍野,无一活口。

  羌人骑兵将一支支火把扔进了房舍,熊熊大火开始蔓延,苍南河两岸浓烟滚滚,数千间农舍被付之一炬,烧成了白地,河岸两边的水车也被毁坏殆尽,千余羌人骑兵烧毁了苍南河农耕区,又继续催马向东疾奔,向下一个农耕区疾奔而去。

  .......

  天后,数万羌人骑兵出现在武威郡苍松县以南的辽阔麦田内,这里是天前羌人前锋清剿汉民聚居区之处.

  此时,大片房舍已烧毁,到处是残垣断壁,苍南河边的血迹还没有干透,尸骨已被草原野狼吞噬,仇恨在这里沉淀.

  “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彻天空,一队队的骑兵出现在麦田尽头,烈马腾空,马蹄声敲打着地面,俨如平地惊雷,使大地也为之震动。

  来自休屠部、南宫部的羌人,和以都野部为的氐人,一共近万羌氐人骑兵在这里汇合,俨如股洪流相汇。

  “都野老弟,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休屠部大酋长休屠堼高声喊道。

  氐人酋长名叫都野浑,他们生活在都野泽一带,以湖得名,都野浑哈哈大笑,“既然休屠兄有兴致,我就跟你赌了,赌什么?”

  “就赌看谁先占领灵州,赌注是一万头羊。”

  “一万头羊再加一千个汉人年轻女,干不干?”

  “好!我跟你赌了。”

  就在这时,南宫部的新酋长南宫靖驰马而来,他头发天然呈火红色,脸上有一块触目惊心的黑疤。

  他的相貌长得像原酋长南宫,若天黑时,很容易将他和原来的南宫混淆,只是他的红头发和父亲完全不同。

  休屠堼和都野浑显然都十分惧怕他,见他到来,都不敢再提打赌之事,恭恭敬敬地听他的吩咐。

  “两位酋长不必多礼。”

  南宫靖神情十分傲慢,“虽然现在由我来执掌南方各部落,但还要请两位大酋长多多关照!”

  南宫靖的声音很低沉,还带着一种沙哑,但语气坚决,没有一丝含糊。

  河西各部落在半个月前齐聚张掖,马超将所有部落军队分为部分,北方酒泉七部的两万羌人骑兵由沙头部大酋长沙头峰为主帅。

  南方张掖六部和武威部,以及氐人诸部的万骑兵,都统一由南宫部大酋长南宫靖率领。

  至于马超自己,他亲率两万羌氐精兵和五千贵霜骑兵为核心军队。

  南宫靖身高足有八尺,武艺高强,号称羌人第一猛士,汉军在第一次扫荡河西时,南宫靖并不在河西,而在贵霜国练武。

  这次马超派使者前往贵霜购买兵甲,贵霜国王都林便让南宫靖返回河西参战,他在南宫部连败十名勇士,更将兄弟南宫伯玉打成重伤,南宫伯玉被迫放弃酋长之位,南宫靖被长老们推选为新酋长。

  南宫靖是南宫的庶长,母亲是贵霜国的女奴,他从小就好勇斗狠,而且头脑简单,八年前闯下大祸,放火烧了数千顶大帐,被父亲南宫赶出部落,他便去了母亲故国贵霜国。

  虽然相貌变化不大,但不知道为什么,休屠堼和都野浑都发现这个南宫靖和原来那个南宫靖有点不同了,并不是指相貌,尽管他火红色头发和脸上的黑疤依然和从前一样刺眼。

  而是指他的心性,原来的南宫靖好勇斗狠,但头脑简单,是个十足的蠢汉,而这个南宫靖心计却很深,且心狠手辣。

  原来的南宫靖是个平庸而诺诺无主见的人,但今天的南宫靖却有一种说一不二的领袖气质,他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种让人不敢反抗的霸气。

  尽管他有一头标志性的红发和脸色黑疤,但休屠堼和都野浑还是怀疑其实是假冒的南宫靖,只是南宫部族人都一致认为他就是从前的南宫靖,让别人也无话可说。

  休屠堼和都野浑暗暗叹息,南宫部有了此人,恐怕以后羌人各部的日不会好过了,听马超的意思,就是要让此人为南羌之王。

  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嘹亮的号角声,随即传来隆隆的战鼓声,他们人蓦然回头,只见远方旌旗招展,大队骑兵疾驶而来,这是马超的主力军队到来了。

  马超带来了约五千骑兵,都是羌人和氐人中挑选了的精锐之军,他们俨如一股洪流,汇入了万胡骑之中。

  马超身着黑盔黑甲,身材魁梧,目光阴冷,手执一杆一丈八尺长的亮银枪,尽管已年近四十,但依旧武艺超群,天下罕有对手。

  马超自封为西凉王,尽管他刻意讨好曹操,表示愿为曹军外援,共同对付汉军。

  但曹操却拒绝了他,并由天下诏,斥责他为出卖大汉疆土的国贼,令他恼怒万分。

  他原本向张既承诺军队不出河西,但现在他已撕毁原有的诺言,他要率军杀向灵州,抓回所有逃亡之民,发配给羌人为奴。

  尽管他在羌人中有巨大威望,但如果没有切实的利益相诱,这些羌人都不会给他卖命。

  这次他任命南宫靖难为征北将军,率万军北上灵州,但他刚刚得到消息,赵云率领五万汉军正向河西方向杀来,他立刻率军赶到武威郡。

  这时,休屠堼、都野浑和南宫靖同时上前,躬身施礼道:“参见西凉王殿下!”

  马超冷淡地对人道:“位大酋长,兵马可齐了?”

  南宫靖抱拳回礼,“回禀殿下,各部骑兵都已汇齐。”

  马超点点头,“五万汉军已离开金城郡,倾兵向河西杀来,我担心武威有失,所以特地赶来,各位暂时不要去灵州。”

  南宫靖也答道:“我听说蛮人一万骑兵为汉军先锋,我建议集中兵力,先歼灭这一万骑兵,给汉军一个下马威!”

  马超缓缓点头,“好!我为后援,各位可奋勇杀敌,用汉人祭祀祁连山。”

  马超回头一声厉喝:“擂鼓振威!”

  “咚!咚!咚!”巨大的鼓声如闷雷响动,万羌氐大军出发了,浩浩荡荡向东南方向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