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27章 最后希望

第1027章 最后希望


  、、、、、、、、、、

  按照孙权和黄盖的约定,黄盖每天都要用鸽信向建业报告吴郡的情况,这也是汉军攻占京口后,吴郡和建业间的联系被切断,一种无奈的应对策略。

  此时孙权也知道汉军主力占领京口之事,汉军主力没有西来建业,而是直接向南杀去,这让孙权十分担心吴郡的安危,他几乎每天都要询问吴郡那边的消息。

  黄盖也和约定的一样,每天发送一份鸽信到建业,证实了孙权的担心,汉军占领了毗陵县,占领了毗陵全境,汉军主力正向南推进,但就在这时,鸽信的内容却发生了变化,汉军没有攻打吴县,而是在挖掘运河,一连几天,每天鸽信内容都差不多,汉军迟迟没有攻城,依然在疏通运河。

  这让孙权的心中十分困惑,汉军不攻城掠寨,却在疏通运河,这是在做什么?

  孙权在书房内负手来回踱步,他此时已忘记了江东在大局上的溃败,却着眼于细节上的得失,对于如何能翻盘,他没有一点思,他只怀着一丝侥幸,或许汉军被困在吴郡,或者在吴郡遭遇失败。

  这时,一名侍卫在门口禀报:“吴侯,罗校尉求见!”

  孙权点点头,“让他进来!”

  片刻,一名十岁左右的将领快步走进房间,此人叫罗岩,出任内务军校尉,也就是秘密机构鹰喙的头目,他和前任领王宁一样,都是出身孙权侍卫,对孙权忠心耿耿,是孙权最信任之人。

  罗岩上前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吴侯!”

  孙权瞥了他一眼,冷冷问道:“诸葛瑾有下落了吗?”

  几天前,诸葛瑾意外失踪,士兵只找到他损坏的马车,马车内血迹斑斑,挽马被乱箭射死,诸葛瑾和车夫却不知所踪,这件事引起了众多官员议论,诸葛瑾为人宽厚,人缘好,官员们纷纷去诸葛府中慰问他的妻儿。

  这件事让孙权很被动,他怀疑诸葛瑾已经投敌,但从现场看,诸葛瑾又似乎出事了,孙权有心杀一儆,将诸葛瑾妻儿投入狱中,但又怕引起官愤怒,让他左右为难。

  罗岩沉声道:“卑职派人严密监视诸葛府,前几天他妻痛不欲生,可这两天她忽然安静下来,悲痛减轻很多,甚至有点假装悲伤,卑职总觉得有人在给诸葛瑾家属通风报信。”

  “我不要你的猜测,是谁在给他们通风报信?”孙权有些恼火道。

  罗岩无奈解释道:“这几天他们府中没有家人进出,但来了不少官员上门慰问,足有十几人,包括张军师,卑职确实不知是谁给他们通风报信。”

  孙权负手走了几步,忽然恶狠狠道:“既然如此,就当诸葛瑾已背叛,立刻将他妻儿下狱审讯!”

  “卑职遵令!”罗岩明知不妥,但也只得答应了。

  孙权又问道:“现在官员们有什么动作?”

  这也是孙权所关心之事,秣陵县城内谣言四起,人心惶惶,这个时候,官们都在各自打算了,孙权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准备背叛自己。

  “回禀吴侯,这段时间官员们都非常沉默,没有人公开表达自己的态,但入夜后,官员们私下往来密切,往来很多,卑职无法一一统计。”

  “有没有谁暗中召集官员密谈?”

  “昨天晚上,有十几个官员去了张军师府中,都是从前和他一个派系的官员,他们在一起聚会了大约两个时辰才散去。”

  和张昭一个派系,那就是北方派了,也是江东最大的实力派,包括张昭、诸葛瑾、薛综、程秉、严畯等高官,还有数十名普通官员,在目前这个情况下,这些派系聚会也是情理之中,但孙权却很想知道,是张昭主动召集他们,还是他们自发去找张昭?

  想到这,孙权吩咐道:“你去调查清楚,北方派的聚会是谁发起?这很重要,一定要搞清楚。”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禀报:“吴侯,吕都督有急事求见!”

  孙权让罗岩退下,这才让吕蒙前来进见,片刻,吕蒙匆匆走进了书房,向孙权施一礼,有些紧张道:“吴侯,卑职得到消息,可能吴县已经失守!”

  孙权一愣,“这...这是哪里得消息?”

  “消息从军中传来,卑职仔细盘查过,是吴郡那边有败兵逃回,带回来一些不利的消息。”

  “什么....消息?”

  “说是黄将军偷袭汉军大营中计,被汉军伏击,大败而逃,朱恒投降汉军,献了吴县城,现在黄将军情况不明。”

  孙权呆住了,慢慢颓然坐下,如果消息是真,那么吴县真的完了,每天送来的鸽信也是假消息,他就是感到奇怪,汉军为何不攻城,反而疏通运河做什么?

  半晌,孙权低低叹息一声,“吕都督,如果消息是真,我们该怎么办?”

  吕蒙咬牙道:“卑职听说汉军粮草屯积在毗陵县,如果我们能偷袭毗陵成功,烧毁汉军粮草,或许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孙权沉思片刻道:“偷袭毗陵,需要多少军队?”

  “军队不在多,而在于精,千人足矣,卑职推荐丁奉为主将,率军偷袭毗陵。”

  此时孙权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要有人说,还有一线希望,他都会毫不犹豫抓住,只是让他出兵,这有点让他为难,但只沉吟片刻,孙权便做出了决定,“也罢!就依吕都督之言,当丁将军率军偷袭毗陵县。”

  .........

  江东官们各有打算,江东武将们也逐渐分化,以吕蒙为的少壮派依旧殚尽竭虑,尽一切力量击败汉军,挽救江东。

  而以陈武、蒋钦为的老将则比较悲观,认为江东大势已去,虽然他们没有说出投降汉军之类的话,但也态消,不肯卖力防御。

  到了江东最危急的时刻,孙权也终于认识到,他只能依靠吕蒙等少壮派,和汉军进行最后一搏。

  夜晚,一支军队离开了建业,正迅速向东进发,这支千人的军队正是由丁奉率领,前去偷袭毗陵县汉军粮草重地的江东军。

  事实上,吕蒙得到的消息也只是十天前的事实,十天前,汉军为了攻打吴郡,而将二十万石粮囤积在毗陵县,以毗陵县为粮草后勤重地,但现在吴郡已经被汉军主力攻下,那么毗陵县还是不是粮草后勤重地?吕蒙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为此,他做出两个方案,如果毗陵县还是汉军的粮草后勤重地,那么丁奉必须千方计烧毁汉军的粮草,迫使汉军因缺粮而退兵,相反,如果毗陵县已经不再是汉军的粮草后勤重地,那就由丁奉自己去寻找汉军粮草所在,想办法烧毁它。

  总之,丁奉和他率领的千军就成了吕蒙安排在外面的一支奇兵,一旦汉军主力包围建业,这支奇兵将在外围作战,伺机进攻汉军的死穴。

  也正是这个战术意图,丁奉率领的这千军队十分精锐,都是五六年的老兵,大多参加过合肥之战,训练充足,装备精良,除了全套的刀矛盔甲外,每个士兵还背着斗米和一只火油皮袋。

  丁奉走得并不急迫,在走出五十里后,天渐渐亮了,丁奉见前方有一片树林,便下令全军进入树林休息。

  士兵们走了一夜,也着实有些疲惫不堪,他们纷纷冲进树林,寻找一处干燥之地休息,丁奉也找到一块大石坐下,一边喝水,一边思着吕蒙给他的命令。

  丁奉本人也认为汉军的粮草后勤重地不应该再停留于毗陵县,既然汉军拿下了吴郡,那么下一步必然是杀一记回马枪,调头进攻建业,在这种情况下,汉军的粮草后勤重地会放在哪里?

  丁奉取出一幅地图放在大石上,仔细地寻找汉军可能选择的后勤的重地,这个承担粮食后勤的重地必须要具备几个条件,先是交通便利,尤其要方便水运,其次要离建业比较近,便于随时向汉军支援粮食,凭这一点,毗陵县就要去掉了,甚至京口也不可能,原因都是离建业远。

  而第就是要安全,便于驻扎重兵,有利于防御,不会被敌军轻易偷袭,可是....建业附近同时符合这条的地方几乎没有,不是交通不便,就是安全不利。

  这时,丁奉的目光有些凝固了,他发现了最有可能成为汉军后勤重地的存粮之地,那就是长江北岸,既有长江的水运便利,又有远离江东军的安全,同时离建业很近。

  丁奉心中充满了苦涩,如果他是刘璟,他会不会把其重要的后勤重地依旧放在不安全的江东,而不迁去安全且便利的江北呢?答案是必然的,汉军粮草必然会北迁,连他这个普通的江东战将都能想到这一点,作为一国之君的刘璟会想不到吗?

  这时,一名士兵匆匆走来,向丁奉禀报道:“启禀将军,我们在树林里抓到两个逃兵。”

  丁奉点点头,“把他们带上来!”

  ...